首 頁  >   藥品  >   藥品品牌  >   益瑪欣  >   老齡化發展趨勢下日本老人生活中危機與未來存在隱患

老齡化發展趨勢下日本老人生活中危機與未來存在隱患

來源: 瞭望智庫 2016-10-26 10:13

現在的社會朝著老齡化發展趨勢,老年人們一直都是生活中的弱勢群體,畢竟年紀大了,只能靠一點退休金來過日子,要是子女好點多幫忙照顧照顧,要是子女對其不好,只能靠老伴二人相依為命了。對待老年人待遇方面,日本老人生活的待遇那是相當的可觀,因為他們一直都是非常尊敬老人,而且老人們對于政治方面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但是現在的社會朝著老齡化發展趨勢,日本老人中危機于未來也存在非常多的問題。

現在日本老年人的生活環境開始惡化了。

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在7%到14%時被稱為“老齡化社會”,到了14%到20%則被稱為“老齡社會”,而超過21%就被稱為“超老齡社會”了。1970年日本的這個比例是7.1%成了老齡化社會,到1995年上到了14.5%晉升為老齡社會,2007年因為21.5%而步入超老齡化社會。

2015年9月日本總務省發表的數字是這個比例已經達到了26.7%,甚至連80歲以上的老年人占總人口的比例都已經超過了7%,日本厚生省人口研究所的預測是到2035年時日本65歲以上的老年人的比例會占到1/3。

筆者頭一次產生“日本老人真多”的感觸是阪神大地震的時候,那時候NHK撥出了教育頻道來循環播送出收集到的全部死難人員名單,給人的印象好像都是70多歲了,想想老年人在自然災害面前抵抗力更弱一些,犧牲當然首先就是他們。

大概到十年前為止,超老齡化問題在日本還只是被人提起,大家還并沒有什么實際感覺。那時日本的老人還是很優裕的,年金收入很高,又不要交稅和健康保險,公營交通幾乎對老人都是免費的(起點年齡隨各地區財政收入不同而變化,一般從65歲開始),又沒有家庭勞動的負擔(日本人沒有帶孫子的習慣),似乎應該很為怎么消磨時間而苦惱。

日本老人雖多,但卻不會發生和中青年人爭奪休閑空間的事情。這是因為在日本老年人和中青年人的活動空間和時間就是錯開來的,白天在日本街頭看過去,除了家庭婦女們就是老頭老太了。這個時間帶在街上出現的中青年男人,除了公司跑外搞營業的之外,基本上就是屬于游手好閑的了,正常的人應該在上班。

日本的老年人的活動性很強。從學校到職場一輩子忙了下來,總算退休下來有了自己的時間,因此都喜歡去圓一下年輕時未竟的夢,比如去向往了大半輩子的國內外什么地方去觀光旅行,喜歡過體育運動的老人會到附近的中小學去當業余教練,看看能不能培養出幾個職業運動員出來。或者玩玩成為“藝術家”的最佳捷徑的攝影,每天背著全副裝備到處走,拍海,拍山,拍花,還要拍花姑娘。

當然看不到日本老人跳廣場舞打太極拳,一般也就是跑跑步散散步什么的,日本喜歡登山的老人不少。日本全國就是幾個島,這幾個島的中間都隆起來了山脈,雖然從絕對值上來看并不高,但也不是那么好攀登的,經常有登山隊遭難的新聞出來。玩室外的基本上都是老年人的原因是年輕人沒有那么多時間,只能等退休之后再圓夢。

在社區或者附近做好人好事也是打發時間的好手段,比如撿一下馬路上的垃圾,幫著小學生上學放學時過馬路,晚上在社區巡邏,看看有無陌生人出沒順便防止亂扔垃圾。

當然也有喜歡小賭一下的,比如去跑馬場買馬票,但更多的是一大早去扒金庫(PACHINKO)排隊等著開門玩彈子機,打麻將的當然也有,但一般都是在專業麻將館玩,在家里拉桌子的沒有,更不要說到街上樹蔭下去了。

日本人對自己所屬空間的歸屬意識很強,不會混淆,因為誤入了空間只會使得所有人都尷尬,比如在東京的涉谷和大阪的南這些有名的年輕人聚集地,老年人除了路過此地之外不會停留下來,因為邊上都是年輕人,連使用的語言系統都是不一樣的,相互之間幾乎無法溝通。

日本社會對老年人的待遇非常優厚,各社區都用稅金特意建造公用的“集會所”,這種集會所理論上是社區所有居民都可以使用的空間,但一般就是“老年人活動基地”,不愿意或者不方便進行別的活動的老人,尤其是大娘們喜歡在這里舉行各種活動交換信息,中青年人除了參加社區活動之外是不會出入這個地方的。

老年人能夠得到政策傾斜的根本原因在于老年人積極參加各種投票選舉,這樣不管是執政黨還是反對黨都沒有膽量敢得罪老年人,記得原來一到選舉的時候,所有黨派都爭相拍老年人馬屁,給出各種更加優厚的條件。

另一方面中青年人的困難卻沒人管,因為日本中青年人對政治很淡漠,投票率極低,在政治家看來中青年人就是如同空氣般的存在。因為不會影響到政治家的當選,所以中青年人受點苦活該。

除了東方儒教社會尊老的傳統之外,日本這種政策向老人傾斜的現象也不是不可理解,畢竟現在這個富庶的日本社會是由這些老人們建設起來的。特別是在看到日本政府在遇到財政問題時最后莫名其妙地從什么地方弄出來了一筆錢來解決的時候更會讓人尊敬這些為日本做出過貢獻的老人們。

比如小泉純一郎的郵政民營化使得日本政府保有的日本郵政、郵政儲蓄銀行和郵政簡易保險的股票能夠上場,這就給日本政府帶來了超過17萬億日元的財政收入(約合1700億美元),政府全部保有的這些股票第一期投放股市的收入就被用來處理3·11東日本大地震以及地震帶來的福島第二核電站事故的處理,這些財富就是現在這些日本的老人們創造出來的。

這種方式總讓人想起“坐吃山空”的成語,靠這種方式是無法將對老人的優待長久維持下去的。隨著社會老齡化程度的進一步加劇,社會所能夠承受的優待老年人的界限就顯露了出來。

從2006年開始日本人口數量開始絕對減少,由此帶來的就業人口減少成了非常大的問題,因為老人們領取的年金保險在實質上是從年輕人繳納的年金保險中支付的,如果就業人口不能持續增加的話,年金保險制度勢必破產。同時老年人所受到的優待也是用就業中的中青年創造的財富來買單的,而現在的現實是已經創造不出足夠支付對老人的福祉的財富了。

所以現在日本老年人的生活環境開始惡化了。

現在日本人的退休年齡是60歲,但是年金要到65歲才能拿,本身因為經濟不景氣的原因,現在退休的老人們比起他們的前輩年金就已經少了,更何況這五年中沒有收入。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日本公司有義務繼續雇傭退休以后的員工作為臨時工,也就是把年金制度上的問題推給企業。日本的年金制度之所以出了這種問題是因為當初在設計年金制度的時候是按照人的平均壽命有一個極限來考慮的,到了一個極限之后人們的平均年齡不會再增長了,但誰都沒有預料到戰后日本人的平均壽命居然是一條斜率一定的直線一直在增長,這樣養活那些不再勞動的退休人員就超出了社會能夠負擔的程度,只能不斷推遲領取年金的年齡,實際上就是延長退休。

除了“如何養活老年人”之外,“如何照顧老年人”也成為一個找不到答案的社會問題。

2016年4月5日下午,日本兵庫縣加東市一位叫八尾嘉明的男子向警方自首,說他剛剛殺死了自己的妻子。

10月17日,神戶地方法院姬路支部做出了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的判決,而監察官提出要求是5年有期徒刑,法官藤原美彌子在判決書中說明了判決理由:“對于這種因為無盡頭的看護產生肉體和精神疲勞,而又無法向人求助從而決心殺人的心理狀態無法嚴厲批判。”

被告八尾嘉明已經82歲了,被他殺害的妻子八尾正乃被害當時79歲。2009年之后八尾正乃開始呈露老年癡呆癥,經常出去之后找不到家,后來發展到臥床不起,經常出入于看護設施,在家也是請看護工幫忙照顧。事件發生一個月之前他兒子可能是因為經濟原因而建議不用看護工,而八尾嘉明因為年事已高,在照顧了妻子一個月之后實在無力繼續承擔這種需要大量體力的勞動了,于是用電線絞殺了妻子。

這種因看護疲勞時而殺人的案件在日本叫“介護殺人”,時而可見,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同樣的判決今年3月份岐阜地方法院也做出過一次,那一次是74歲的兒子殺了已經看護了10年的98歲的母親。

這樣發展下去,也許會有那么一天,“被親人殺死”都會成為一種奢侈,因為已經找不到能殺死自己的親人了。

這種情況的由來是人口的構成不合理,也就是老齡化。但日本并沒有像中國那樣搞過會導致人口構成不合理的強制性計劃生育,這種人口構成的不合理是由于人們的生育觀的改變以及長期以來政策向老年人傾斜所帶來的。

修正這種政策錯誤已經成為日本社會心照不宣的共識,日本社會已經認識到了社會是由中青年人在擔承著的,只有中青年人能創造出更多的社會財富才有可能增加老人的福祉,所以現在各地的競選口號中如何優待老人的口號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如何解決少子老齡化的問題,起碼要有“待機兒童數為零”這一條。

所謂“待機兒童問題”是指母親想出去打工,但是孩子卻無法放入保育所,從而母親只能在家照顧孩子的問題。日本社會基本上沒有父母幫著子女照看第三代的習慣,就只能把孩子送往保育所。而幼稚園是從5歲開始,而且幼稚園一般都只看半天孩子,只有保育所才從零歲開始全天照看孩子。

但正因為“從零歲開始全天照看孩子”,日本對保育所的要求很嚴格,不是隨便就能拿到執照,從而造成保育所能力結構性不足,不少母親因為孩子的拖累而無法走上社會,而同時這個問題又壓抑了家庭的生育愿望,也進一步影響了出生率。

所以各地政府都把解決“待機兒童問題”作為重要課題,“待機兒童數為零”就是說讓所有想進保育所的兒童都能進保育所,這樣可以解放婦女勞動力,同時通過解決照料孩子難的問題來減輕人們在生育選擇上的顧慮從而提高出生率。

但是解決起來很不容易,在遇到的各種困難中,最奇葩的是來自老人們的阻撓。

根據東京新聞的統計,去年一年中千葉縣、東京都、神奈川縣、沖繩等地都發生了多起保育所因為周圍居民的反對而無法開設的事例,反對的理由都是“太吵了”。

進入了超老齡化社會的日本因為缺乏孩子而很安靜,或者不如說是一種寂靜。習慣于了這種寂靜的老年人雖然知道這種寂靜實際上就意味著衰亡,但是習慣又使得他們反對損害自己享受寂靜的權利而給孩子們一個活動的空間。

日本的老人們曾經忘我無私地為社會做出了貢獻,但現在他們向社會發泄的是任性。如果說自己不愿意承擔照料第三代的責任還是一種生活方式的話,連他人照料第三代都要加以阻擾就是在損害社會了,這些反對建造保育所的老人們實際上是在努力使日本社會更加老齡化。

日本環境的干凈和安靜很為人贊賞,但如果一個社會的價值觀以安靜為最高追求而不惜犧牲孩子們發出聲響的權利的話,這個社會也就沒有了前途。

如果說青年人是早上七八點鐘的太陽的話,老年人就是夕陽了。雖然有“夕陽無限好”的說法,但是夕陽落下之后就是黑夜了。

網友薦論

  • 中國的養老問題也許要到二三十年后才會大爆發,到時那些被地方政府忽悠進城的農民,沒有任何養老金醫療保險的他們將成為地方政府最大的負擔。
  • 日本人的素質也沒像某些公知大v說的那么高嘛,連對孩子的正常哭聲都容忍不了!這種事情還不知道有多少我們不知道,不過無所謂了!但日本老人面臨的狀態倒必須引起我們的注意和警惕!又想起了前陣子有人曾經連中國當下的家庭模式都要攻擊,說這是小農經濟小市民思想落后的體現,或許說這話的人沒有看到這篇文章!中國的道德和文化傳統、家庭觀念以及家庭生活模式根本不允許出現大面積的這樣的問題,除非像日本一樣,學習西方導致家庭觀念尤其是撫養孩子贍養老人這樣的東西都給淡化了!三世四世五世同堂,曾經在中國是大幸福的表現,希望咱們中國人在學習先進的東西不斷進步的同時,老祖宗留下的有些寶貴傳統還是要堅持和繼承下來才好!當然,老無所依這樣的問題要綜合施策,但家庭仍應是最主要的支撐和載體,其它的渠道作為補充,這樣才是正道,贍養老人的責任不可一味丟給社會和政府!
  • 我們比日本差的地方, 1,未富先老。 2,人口計劃生育扭曲人口階梯。 3,制度政策不健全。主要指養老,醫療等。 比日本好的地方 1,人口基數大。 2,文化傳承利于人口增長,如老人帶孩子,孩子孝敬老人等。 3,執政者有機會借鑒他國歷史教訓,更早更好應對,如放開二孩。 4,執政者不受太多民意干擾。其實這在很多地方是缺點。但此時是優點,不會受老人選票影響。 借鑒意義 1,不能放任或過度管制人口自然增長。 2,既不能不管,也不能過度保障老年人福利。 3,推行好中國傳統文化,如孝敬父母,尊老愛幼,多子多福等。對國家長久發展有現實意義。 4,必須提高經濟發展質量,以科技為本。如能有類似第二次工業革命類的科技生產力大爆發,則年輕人養老負擔能力會成倍提高。
  • 有兩個造假鈔的不小心造出面值15元的假鈔,兩人決定拿到偏遠山區花掉,當他們拿一張15元買了1元的糖葫蘆好,他們哭了,農民找了他們兩張7塊的。
  • 中國的現狀還好吧,但是這種現狀還能維持多久呢,延遲退休只是暫時之舉,畢竟改變不了社會養老的本質。目前最好的方法就只能回到家庭養老,政府提供一定的財政和稅收上的傾斜。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