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一點錢  >   空心化農村導致何建華這樣的黑社會村官

空心化農村導致何建華這樣的黑社會村官

來源: 曉看 2016-11-02 17:45

現在社會的風氣不是特別的好,雖然習主席上臺之后有了很大的改進,但是還是有很多貪官之類的。我老家在長江頭黃海邊,地理意義上的江北,人文意義上的江南,替大清孤兒寡母起草退位詔書的狀元張謇老家,就在30里開外。有點尷尬的是,至今有半個村不通公路。我問過家人和鄰居為什么,回答都一樣:村里沒錢。

幾個在外面做生意的說,村官都上門來化緣過,希望大家支援家鄉建設,但都被拒絕,理由也都一樣:狗日的拿到錢不會修路,會拿去自己蓋房子,他們這樣干過幾次了。 

狗日的,在很多農村,如今成了村官的俗稱,不分地域,輕描淡寫,帶著鄙視,它的背景是最近二十年來農村日益凋敝和空心化。按網民的總結,現在村官是打出來的,鎮官是喝出來的,縣官是跑出來,省官是生出來的。拳頭和棍棒打出來的干部,享受狗日的稱謂,倒也水到渠成。

說句公道話,我老家的村官有點寒酸,不靠山,不近城,沒礦產,沒企業,典型小農經濟,有權利但沒有機會尋租,取消農業稅、當兵名額推薦之后,農民幾乎無求于村官,懼怕也無從談起。中青年人都在外地打工,留在農村的是老人小孩,沒人把種田當回事,大片農田都由山東等外地人來承包。

另一方面,我的父老鄉親也是幸運的,小國寡民狀態下,沒有滋生農村黑社會的土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帝力于與我何有哉。這比河北石家莊市長安區北高營村的農民們幸運多了——不被黑社會化的村官,或者村官黑社會蹂躪。

那么多法學專家和普通民眾呼吁放過賈敬龍一命,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殺人動機,他被惡霸村官逼上絕路的絕望無助。村官何建華是個游走紅道黑道,為官一任禍害一方的鄉村惡霸典型。

80后對惡霸地主這個字眼也許陌生,60和70后對惡霸地主的主要知識,也來自南霸天,胡漢三,劉文彩、周扒皮四個文藝作品的主角。

他們的罪行比起何建華之類的當代惡霸村官來,簡直不值一提。何建華具備傳統意義上惡霸地主身上全部特征,欺男霸女,魚肉鄉里,驕奢淫逸,勾結官府,豢養流氓打手掠奪人民。

而文學作品里的惡霸地主很多方面比何建華遜色,比如何建華可以向村里的企業收保護費,把農民的基本農田賣給鋼材市場,可以借女兒生日之名大擺酒席,向四面八方的索賄,至于私設小金庫,包養情婦出入省城娛樂場所,是他的常態。

在何建華身上,絲毫看不到基層黨員干部為人民服務,只有全心全意為人民幣服務,為自己的窮奢極欲折騰。

他強奸過婦女,賣過假貨,打架斗毆坐過牢,但放出來沒幾個月入了黨,村長支書一肩挑。入黨花了6萬,當村支書花了200萬。選舉時用麻袋裝著錢,嚇走競爭對手,贏得村民選票。大成本必須大產出,上任不到一年,他開起奧迪A6,兒子開上奔弛,女兒開上了寶馬730。

何建華是怎么把賈敬龍家的婚房拆掉,怎么讓賈敬龍求天天不應,求地地不靈,生不如死的,詳細過程賈敬龍網上發過。賈敬龍射殺何建華后想開車自首,被何家人逼停、打斷腿,造成自首未遂事實,也已經得到確認。

賈敬龍的遭遇,生活在太平盛世和諧社會里,常人只能在《水滸傳》的林沖、《白毛女》,在賀龍、彭德懷這樣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少年故事里讀到。何建華為非作歹,不是在荒山野嶺天高皇帝遠,是在省城城郊結合部。

農村空心化之后,這是和我的老家不同的另一種常態:有土地、礦山等資源,鄉鎮有企業,掌握農村權力就租機會,村官成了香餑餑,用鈔票買出來,用棍棒打出來,成為村級直選最常見的途徑。

《南方周末》兩年前做過農村黑社會調查,在司法公開的背景下,村官涉黑的有兩種途徑,小部分是由黑變紅,何建華類型;大部分是由紅變黑。何建華是多行不義,這是鄉村惡霸東窗發事的帶普遍性的誘因。如果不出現命案,自己不殺人或者被人殺,這些當代的南霸天、胡漢三們不會進入公眾視野,被輿論場關注。

兩年前中央打擊農村黑社會的專項整治運動,榜上有名的黑社會村官,都是作惡多端、民憤極大,涉及黑金數千萬甚至上億,身背命案。百度有關黑社會村官詞條共有75萬條,都屬于這個類型。事情沒有搞大之前,這些鄉村惡霸雖然作惡多端,但都默默無聞。

空心化的農村,老人和小孩對鄉村惡霸沒有反抗能力,都忍氣吞聲,這些惡霸紅道黑道都走得通。賈敬龍因為拆遷,三年來多次被何建華的黨羽毆打,多次報警都無濟于事,何建龍甚至揚言,到北京都能擺平。

在熟悉的話語體系里,被判死刑的,一般都民憤極大,影響極壞,不殺不足以平憤。這些年來,有很多農村黑社會頭目、鄉村惡霸型村官符合這三個條件,百度里這類典型俯拾皆是,越是經濟相對發達的農村越多。

賈敬龍該不該判死刑,是個法律問題,不該是政治問題,但他確實是惡霸村官魚肉鄉里的受害者。他揭開中國農村基層組織黑社會化的冰山一角,光憑這一點,應該算重大立功表現。

網友薦論

  • 當代中國能體現民主的地方可能就是農村村官選舉了。年滿十八一人一票。他是怎么當選的?仁者見仁。無論如何,也算是一種民心。輿論有時候是很盲目的,它跟事實的真相無關。大惡人周扒皮和劉文采不是也都被平反了嗎?大家最好不要道聽途說就亂發感慨和議論。期待河清海晏還是從期待司法公平公正開始吧
  • 是法律,更是政治。法律本身就是政治,但政治不一定是法律。這個涉法問題的背后,仍然是政治問題。基層組織與基層群眾是政府的基本、是政權的基礎,但歸根結底是政治問題。
  • 小時候,我家經歷過村里惡霸的欺負。我家的房子的門框窗戶都被那些混混拆了。我被差點毀了容,妹妹的脖子根處挨了一棒槌,十幾人圍著父親亂揮手里的棍子。眼看帶頭的快打死我父親,我拿起剪刀就戳進了那人的后背,結果他疼的亂叫,對我一頓毒打。 村子里沒人敢出來,都聽說是宋老五,不敢惹,招來不必要麻煩。 后來,奶奶急中生智裝死,我看出奶奶的聰明,開始嚎啕大哭起來,他們剛開始不信,用棍子狠狠的敲奶奶的腿,奶奶愣是沒動一下。 他們看死人了,嚇的開車跑了。記憶中十幾輛面包車。 后來,他們走了以后警察來了,救護車也來了,可笑的是我站在房頂能看見我們派出所的大院。 那時,那時十五歲的我,體會到了一句話,“那些婊子養的”!!! 常常被混混們欺負,今天是李家明天是王家,可是,今年回去,看到當年那個人稱惡霸的宋老五成了我們當地的知名成功者,想想不免心酸。 說好的善惡終有報,他媽的我叔叔死了,他為什么活的那么好。
  • 我最痛恨的是“專項治理”,用類似黑幫的手段搞短促突擊。這讓表明發起者也明白靠法律法規來管理社會是行不通的,至少不會長治久出。天網恢恢 疏而不漏只能讀半句,合作鉆過天網是一個游戲。這讓我想起年青從軍種莊稼淘糞坑。撈出上面的蛆糞底子仍舊污穢。那個狗日的村官只不過是浮在糞水上的蛆。現在掏糞只是權宜。我們要建現代意義上的洗手間。順便說一句,西方的抽水馬桶十七世紀就奠定了現代衛生間的技術標準。
  • 大部分農村干部一般都是惡霸,鎮里為什用他就是看中了能漁肉百姓換句話能生財進恭,都是一丘之貉。村民的選舉權形同虛設。這樣只要鏟除了村霸他的上級就要遭殃。這也是村霸不能被一般舉報除之的重要原因。所謂官官相護嗎!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