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1號領投  >   讓-保羅·薩特談父親和母親

讓-保羅·薩特談父親和母親

2016-11-03 17:26

我們每個人對于父母都是有自己的理解的,我覺得父母不僅僅是給我們關愛這么簡單,更多的是我們的依靠。今天我們來聊聊讓-保羅·薩特談起父母是怎么說的。他是法國20世紀最重要的哲學家之一,法國無神論存在主義的主要代表人物,西方社會主義最積極的鼓吹者之一,一生中拒絕接受任何獎項,包括1964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在戰后的歷次斗爭中都站在正義的一邊,對各種被剝奪權利者表示同情,反對冷戰。

談父親:我沒有超我

(父親)讓-巴蒂斯之死是我一生中的大事:他的死給我母親套上了鎖鏈,卻給了我自由。

世上沒有好父親,這是規律。請不要責備男人,而應譴責腐朽的父子關系:生孩子,何樂不為;養孩子,豈有此理!要是我父親活著,他就會用整個身子壓我,非把我壓扁不可。幸虧他短命早死。

我生活在背負安克塞斯們的埃涅阿斯們中間,從苦海的此岸到彼岸,孤苦伶仃,所以憎恨一輩子無形地騎在兒子身上的傳種者。我在身后留下一個沒來得及成為我父親的年輕死者,要是他現在復活了,可以當我的兒子。父親早死是壞事還是好事呢?我不知道,但我樂意贊同一位杰出的精神分析學家對我的判斷:我沒有超我。

對我來說,父親連一個影子都不是,連一個目光都不是。他和我,我們有一段時間在同一個地方使大地承受我們的體重,僅此而已。家人向我暗示我不是某個死者的兒子,而是奇跡造成的孩子。毫無疑問,出于這個原因我淡泊到了難以置信的程度。我不是頭頭,也從來不想當頭頭。

命令與服從,其實是一碼事。連最專橫的人都是以另一個人的名義,以一個神圣的無用之輩——他的父親——的名義下達命令的,把他自己遭受的無形的挨打受罵傳給他的后代。我一生中從不下達命令,下命令我就覺得好笑,也使人發笑。這是因為我沒有受到權勢的腐蝕,人們也沒有教會我服從。

確實,我父親過早的引退使我成為一個不完全的“俄狄浦斯”:我沒有“超我”,不錯,但我也沒有殺氣騰騰呀!我母親是屬于我的,沒有人與我爭奪這個安穩的所有權,因此我不懂得暴力和憎恨,我不必學會妒忌別人。由于沒有碰過釘子,起初我只是通過靠不住的笑容認識現實。我能造誰的反呢?我能反對什么呢?別人縱使為所欲為,可并沒有侵犯我呀!

我是沒有父親的孤兒,既然我不是任何人的兒子,我的來源便是我自己,充滿著自尊和不幸。我被一股激情推到世上,一味往善的方向發展,前后關系是很清楚的:母愛的溫存使我變得怯懦,孕育我的那個粗野的摩西不在人世,使我的生活單調乏味,外祖父的寵愛使我自命不凡。

我純粹是個物品,倘若我能相信家里上演的喜劇,那么我獻身于受虐狂再合適也沒有了。但不可能,家庭喜劇只使我表面上激動,骨子里卻冷若冰霜,不以為然。我對成套的喜劇形式反感至極,憎惡幸福的昏厥,憎惡懶散,憎惡自己過分受撫摸、過分受寵愛的軀體,我在反對自己時找到我自己,我立意自尊和殘忍,反過來說,我變得寬宏大量了。

寬宏大量,如同它的反面:吝嗇和種族主義,只不過是為了醫治我們內心的創傷而分泌的香膏,到頭來使我們中毒而死。為了逃脫人被棄置不顧的命運,我為自己選擇了資產階級最不可救藥的孤獨,即造物主的孤獨。請不要把這當頭一悶棍與真正的反抗混為一談:人們奮起反抗嗜殺成性者,而我只有施恩人。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還是施恩人的同謀哩。況且是他們把我稱為“神童”的,我只不過把受我支配的工具用于其他目的罷了。

我不斷地創造自己。我既是贈與人也是贈與物。倘若我父親活著,我就會知道我的權利和義務;他死了,我一無所知。我沒有權利,因為愛浸透了我整個身心;我沒有義務,因為我出于愛才慷慨給予。惟一的職責是討人喜歡;一切都是為了裝點門面。

談母親:唯一使我動感情的親屬

安娜-瑪麗既無金錢又無職業,決定回娘家生活,但我父親毫無道理的棄世使施韋澤一家憤憤不平:他簡直像是休妻。母親因為缺乏先見之明,又沒有早作準備,被認為咎由自取,誰讓她懵懵懂懂地嫁給一個不耐久的丈夫呢。但對待細高個兒阿莉亞娜懷里揣著孩子回到默東,家里人的態度倒都是無可指責的。

我外祖父已經退休,這時他復職就業,并沒有一聲怨言;我外祖母,雖然得意,但并不喜形于色。安娜—瑪麗雖然感激涕零,但在好意相待中猜測到責難。無疑人們情愿接納寡婦,而不喜歡做母親的姑娘,但實際上也相差無幾。為了得到寬恕,她不遺余力地埋頭苦干,操持娘家的家務,先在默東后在巴黎,一概如此:她身兼數職——女管家,女護士,膳食總管,太太陪房,女傭人,但依然抵消不了她母親無聲的怒氣。

讓我服從誰呢?人們給我介紹一個高個兒年輕女子,對我說她是我的母親。但我自己卻把她當作大姐姐。這個處處受到監視、對誰都屈從的“處女”,在我看來,她是伺候我的呢。我愛她,但要是誰都不尊重她,我怎么會敬重她呢?

倘若我萬幸有一個妹妹,我會感到她比安娜-瑪麗更可親嗎?甚至比卡爾媽咪更可親嗎?說不定她便是我的情人。情人這個詞,我當時經常在高乃依的悲劇中見到,但不解其意。情人們擁抱親吻,海誓山盟永睡一張床(稀奇古怪的習慣:為什么不像我和母親那樣分開睡在兩張相同的床上呢?)。

除此之外,我一無所知。然而我揣測到在冠冕堂皇的構思里藏著一團毛茸茸的肉體。總而言之,要是我當哥哥,說不定會犯亂倫罪呢。我大膽地設想著。想入非非嗎?掩飾禁忌的情感嗎?兩者都很有可能。我有一個大姐,就是我的母親;我希望有一個妹妹。

母親依然是唯一使我動感情的親屬。我千錯萬錯不該到婦女們中去尋找這個從未存在過的妹妹,難怪我碰了釘子,并為此付出了代價。盡管如此,時至今日我寫到此事,當年為卡米葉慘遭殺害而憤憤不平的怒氣又涌上心頭。她是那樣的純潔,那樣的活潑,以致我想:賀拉斯的罪行興許是我反軍國主義的一個思想來源——軍人居然殺害自己的姐妹。

大概因為這個緣故,一九一四年左右那幾年是我童年最幸福的日子。我跟母親平起平坐,形影不離。她稱我為她的男伴,她的小男人,我對她無話不講。更有甚者,被束之高閣的創作轉化成喋喋不休的話語,從我嘴里往外涌,我嘁嘁喳喳地講述所見所聞,盡是一些安娜—瑪麗知道的東西,無非是房子、樹木和人物。我非常樂意向她通報消息,仿佛成了世界的代言人,事物通過我發出信息。

我們現在不談這個,因為就關系到寫作而言,這一點也不重要。直到十四歲我常把我寫的東西給母親看,她說,“非常好,非常不錯的想象。”她不把它給繼父看,他也不注意它。他知道我在寫,但他一點也不關心。而且這些作品不值得任何人注意。

但我知道繼父不關注它。也就是說,實際上我總是為反對他而寫作。我的整個一生都受此影響。寫作就是反對他。他不責備我,因為我太年輕——我做這事獲得的自由比玩棒球還多——但事實上他是反對我的。

我在享利四世中學一直待到十一歲。然后我去了拉羅舍爾。我的繼父朋友的圈子以及他對生活的態度使我不可能同小姑娘有什么接觸。他認為在我這年紀我應該同男孩子玩。我的朋友應該是我中學的男同學。我的父母只是同縣長、市長和一些工程師——以及類似這樣的人——結識,而非常偶然的,這些人沒有一個有年紀小的女兒。這樣,在拉羅舍爾,我的時間整個地浪費掉了,我所有的只是對母親的兩三個朋友的一些模糊感受,但那不是太多。我確實對我母親有一種感受。

十三四歲時我得了乳突炎,動了手術。我在病房住了三星期,我母親在我旁邊安了一張床,床的右角對著我。晚上我睡下時她開始脫衣服,而她幾乎脫光了。我醒著,半閉著眼睛通過眼瞼看她脫衣服。順便說說,我的同學想必發現了她給予他們的感受,因為當他們列舉自己喜歡的女性時,總要提到她。

最讓我痛苦的是我開始不同母親在一起的時期。我的繼父確實是這種痛苦的根本原因,我失落了什么,失落了某種不僅同她相關也同自由觀念相關的東西。在這以前,我在我母親的生活中扮演著一個有特權的角色,而現在我失去了這種地位,因為有了一個人,他同她一起生活,他對她有首要的作用。以前,在我同母親的關系中我是一個王子,現在我只是一個二等王子。

網友薦論

  • 懷念以前讀薩特的日子。(他的名言太多:存在即本質、他人即地獄、人活著就是行動、人是一堆無用的熱情…)
  • 上次就說鮑勃迪倫拒領諾獎(其實是假新聞)時帶出了薩特這位真的拒絕領諾獎的法國巨匠。抽煙斗的樣子太帥了。這個季節就適合晚上一本紙質書,一杯紅酒,一段輕音樂(當作背景音樂),一把閱讀斗(福爾摩斯看書時抽的那種長柄煙斗,低頭時不會熏眼睛)。這絕對就是現實以上主義了。
  • 一個家庭中父親地位的重要性,不管其是暴是善,對兒子的影響無以代替,父親的爆裂性格在我身上得以延續,我慘其無法改變,我想長久以往,我會被其摧毀!幸好身邊的女人對我百般忍耐,但我總是愧疚不已!
  • 抱著初心的夢想,一直和生活死磕的人,如今都已遍體鱗傷… 這個世上所有的人都不完美,但只要正視自己的缺點,如薩特,將心靈的脆弱放在陽光下曝曬,他就是一個真實而偉大的,超越了現實的我的我。
  • 翻譯真的很重要,譯者的水平決定了譯本的深度和高度。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