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旌逸集團  >   偉大的企業要學會技術專利申請和如何做到創新

偉大的企業要學會技術專利申請和如何做到創新

來源: 瞭望智庫 2016-11-09 17:30

為什么中國總是不能進入國內的企業排名。偉大的企業要學會技術專利申請和如何做到創新,其實我個人認為首先,我們自己得去學會反思為什么中國明明有這么多企業卻偏偏進不了國際排名。我記得在中國的歷史上,有一段時間是封建社會,那個時候的中國太自大了。換個角度想的話,其實換不同的領導人,政策也會變得不一樣。社會的走向也不一樣。很多情況下好像都是這樣。不僅是領導人的重要性,還有就是我們這些人對于科技的研究能不能超越國際甚至能夠跟上國際的步伐。如果跟不上,自然就會被淘汰。我認為中國進不了國際的軌道還是因為自身不夠強大吧,看看人家是怎么說的。

這個報告被中國媒體輿論關注引用,很大程度是因為日本企業在這個榜單上數量最多,超過美國,而中國企業的數量是零。2015年日本有40家企業上榜,超過美國的35家。這個報告經常被用來證明日本企業并未衰落仍然強大,以及中國企業的落后。如以下這些報道:

 

媒體評全球創新百強企業日本最多 內地無一入圍

全球創新企業100強解讀

《全球創新企業100強》榜單出爐,日本企業最多,中國內地無一入圍

以上報道除標題有區別外,內容中的觀點與文字基本相同。除了報道2015年創新100強“日本40家;美國35家;法國10家入圍;德國4家;瑞士3家;韓國3家;瑞士、加拿大、比利時、臺灣、荷蘭各1家”這個事實,還進行了這樣的引申:

 

在中國媒體上,我們見到的日本是“失去的20年”,經濟衰退、創新能力喪失。但在我們唱衰日本的時候,他們正在“為未來投資”。經濟實力的比拼,從來不靠GDP。而是技術話語權和產業鏈掌控力。從這一點上,中國的驕傲來得越早,未來會摔得越重。

 

這些年,全球都在貨幣放水,用債務刺激經濟。但日本和中國相比,日本放出的水流進了產業整合、重組、創新、研發環節,中國的水流進的卻是地產、基建和“城市化”。簡單總結,日本債務附著的資產是“技術產能”,中國債務附著的是“土地產能”。

 

在全球消費電子領域地位的衰退,讓人懷疑日本企業的創新力。但實際上日本的創新方向正在發生巨大變化。雖然日本電子企業在大眾市場衰退,但在上游核心部件和商用領域里的話語權卻在提升。而且,這種優勢隨著新技術的普及,將會轉化為大眾消費市場的競爭力。

 

以上是中國媒體引申的,用來說明日本做對了、中國做錯了。這些報道甚至隱隱進行了預測,中國會“摔得很重”;而日本雖然暫時衰退,但是在創新技術的支持下,會重新在大眾消費市場崛起。

 

中國有些媒體作者的優點是,創作能力比較強。除了原始報道,還能自己發揮寫出深度,寫出或激情四射或韻味悠長的流行文章進行傳播。缺點是,有時對中國沒信心,對外國信心卻很足,選擇性地唱衰中國,唱好美國、日本、印度、越南等不同級別的“樣板”。

 

 

佳能、富士通等是全球百強創新企業榜單的“五朝元老”

 

對于這類排名統計,還是得去看原始報道,搞清楚為什么日本這么強,中國這么弱。我的結論是:中國企業雖然也在搞創新,但是不喜歡不善于申請國際專利,專利引用情況不好,所以企業得分普遍不高,無法上榜。而日本企業熱衷于全球專利申請,所以得分很高,一舉霸占了榜單。

 

一個企業要出現在湯森路透創新100強榜單上,需要四個條件:

1.五年內需要有100個成功授權的專利。企業得到的專利數量不夠直接刷掉。

2.專利申請成功率排名要好。有些企業申請了一大堆專利,但是通過的比率不高,得分就低。

3.專利占比要高,也就是數量要多。在中日歐美四大專利局的成功專利,越多越好。

 

4.專利引用排名要高。不能自引,專利被人家引用了才是真強,有一個DWPI專利引用指數在算這個。

 

上榜企業就是過了第一條的門檻,然后2、3、4三項加權排名分高。象IBM和西門子都沒進2015年榜單,就是2、3、4三項排下來沒進前100。

這個排名扯來扯去,就是看專利,申請的、通過的、引用的。除專利數據,別的什么都不看。這個榜單更合理的名稱是“世界專利100強”。在申請專利這一項上,中國企業遠遠落后,百強里一個都排不上。華為因為業務偏向,在中國企業中國際專利經驗算最多的,2014年一度殺入100強,2015年又掉出來了。這是中國企業唯一的一次上榜經歷。

 

從統計數據來說,雖然專利絕對數量并不少,中國企業基本只在中國專利局申請,這吃了大虧。湯森路透2015年報告里直接就說了,中國企業的大缺陷是絕大部分專利沒在境外申請,只有6%的專利這么做了。人家都在全球申請,在全球得到保護和引用,中國企業只在中國申請。在上面的2、3、4三項數據中,專利占比首先就吃了大虧。還有專利引用排名更是完蛋了,你都在境外沒有什么專利,人家難道專門跑中國來引用?

 

湯森路透2015年報告批評的另一個國家是英國,也和中國一樣吃了零蛋。一個原因是英國研發投入只占GDP的1.63%,不如日本的3.47%高。還有和中國一樣,申請專利不積極。法國倒是搞得不錯,有10個企業上榜。亞洲中日上榜企業數量0:40,歐洲英法0:10,很有意思。

 

湯森路透是著名的SCI體系的數據維護者,手頭的資料就是高水平論文引用這樣的數據庫,據此發布了《2015 研究前沿》 這樣的報告。報告甄選出了2015年10個科學領域的100個熱點研究前沿和49個新興研究前沿。美國在143 個前沿都有核心論文入選,且在108 個前沿的核心論文數排名第一。中國在82個前沿有核心論文入選,在16個前沿中核心論文數為第一名,超過英國(10個)、德國(8個)和日本(2個)。說明在科研熱點前沿領域,美國單獨構成第一集團,中國排第二集團前列。

 

對于高校與機構的科研論文,這是不錯的方法,因為科研成果主要是以高水平論文的形式存在。沿用這個方法,湯森路透又利用手頭的專利引用數據庫,做了“全球創新企業100強”榜單。因為銷售額、利潤、品牌、用戶感受之類的東西不象專利引用數據這么規整,干脆都不考慮了。用專利引用數據庫,就可以寫一個程序直接算出結果。這樣簡單處理可以理解,但是我們就要知道,這個方法用于評估企業創新實力,只有一定的指示性,甚至可能會誤導。

 

創新在企業發展中到底居于什么地位

企業說到底,最終還是要看經營數據。研發、創新、生產、品牌、營銷,都是為了把企業經營數據做好。研發肯定應該搞,這個道理是硬的,沒人會有意見。如果還沒有條件搞出創新,也要老實打基礎搞目標明確的山寨研發。有條件就要創新,真創還是假創,是關鍵創新還是平凡創新,到市場上接受檢驗。

 

至于申請專利,是一種企業行為,專利多有好處,不能等同于創新,更不是企業成敗的決定性因素。同樣是中國通訊企業,中興申請的專利數經常超過華為,但是企業經營和華為有一定差距。(2015發明專利授權榜單出爐:中興第二華為三)日本企業的問題就在這里,表面上專利數據很好,但是從創新到企業經營問題重重。

 

日本上榜的都是老牌企業,很早就是全球企業500強上的常客,歷史都不短,申請全球專利的經驗豐富。專利申請是做熟了的流程,研發人員常規地在研究,做出來或者發現了值得一說的東西,就去申請專利,一個成果中日歐美四大專利局都去申。這確實體現了日本企業的競爭力。

 

研發人員是在自己的領域里做精做深,搞一些研究。只要盯著一個領域整天琢磨,有足夠的投資,總能想出一些東西。專利申請就是這樣的,你想出的是新的東西,人家沒申請過就行了。

 

有些專利聽上去非常可笑,如手機的某個形狀,某種操作方式都成了專利。蘋果就告過別的企業,短信信息里出現電話號碼,直接點按撥打就侵犯了它的專利。日本企業的發明專利其實還不錯,因為日本企業喜歡搞硬件,做出來的新東西比較實在。例如,iPhone6手機的1300個零件,有700個是日本企業生產的。

 

另一方面,日本企業老氣橫秋、死氣沉沉,有活力的新企業根本沒有,和中美相比截然不同。跨領域、改變商業模式的大創新也出不來,近年來世界上的大創新主要是美國在搞,中國也有一些。日本大企業有權力的決策人員基本是老頭,領導者平均年齡高達60歲,而且極度保守,對于世界科技與生活劇烈的改變既想不到也無法接受,只會讓研發人員進行一些精致的研發。

 

有些日本高管不愿意看電子郵件,讓手下人打印出來看。高管們不想學習新東西,舊軟件一直用,新軟件更好用但是在公司內部無法推動。日本的硬件研發傳統也與此相關,高管們就是這么過來的,對于硬件研發能理解,對于元器件做精做深是支持的。

 

世界上各種新科技、新模式、新潮流很多,商業競爭是全方位的。日本企業在上世紀80年代達到頂峰,一度看不起美國企業,中國企業更不知落后多少年,不在視野里。但是后來90年代初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失去的20年經濟增長乏力,日經指數和道指相比,走勢差了20倍。為什么這么長時間恢復不過來,眾說紛紜。也有說法認為,日本經濟其實沒事,20年沒有失去,而是暗暗積聚了力量,巨額海外資產再造N個日本等等。這類說法就太看得起日本了,其它先不說,日本企業特別是消費電子行業老牌企業的衰落是明顯的。


日本白色家電衰落

日本由于企業文化的問題,過于偏向硬件,忽視了軟件的重要性。日本企業發明了各種各樣的機器,如各種奇葩機器人,硬件創新不少。但是用戶對于商品的需求很復雜,硬件的提升往往并非最關鍵因素。很多情況下夠用就行,性能并非越高越好,更不是越新越好,要考慮性價比。而軟件研發思維,能更好地滿足用戶需求,開發的時候就會考慮使用細節。硬件并不能形成依賴,用戶其實不關心功能的實現細節,換低成本的硬件更好。

 

而軟件卻會讓用戶形成使用習慣,形成路徑依賴,切換成本很高。有時硬件的創新,如觸摸屏,讓軟件的重大變革成為可能。但是如果沒有軟件思維,變革就慢。以軟件為核心的公司,較有活力,會靈活快速地迅速調整。

 

日本企業曾經擅長的電子消費品市場,新世紀以來變化極快。在快速變革的時代,日本企業跟不上,品牌迅速沉淪,這是已經發生的事實。日本家電、PC筆記本、手機,都曾經占據不小的市場份額。在模擬時代,日本家電就是世界霸主,一度占領了中國市場。后來的沉淪,有戰略性的錯誤。

 

日本電子產品的傳統路線是價格高,品質好,用得起的人少,高價供應給世界上的富人就可以了。按硬件研發的思路,機械、材料、電子,這都是有門檻的,想做出一個先進的小機器很困難。日本企業自以為優勢明顯,能夠制造高品質電子產品的國家不會多。在模擬時代確實如此。

 

但是沒想到,隨著數字技術的發展,電子產品迅速標準化、模塊化、規模化、白菜化。象芯片、主板、面板這類東西,看著是高科技,但是規模上去以后成本可以做到極低。集成商只要按照接口來,就能輕松使用,門檻并不高。以中國為制造基地后,電子產品的數量出現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快速增長,市場擴大到了全球,潮流變成了“物美價廉”。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國家市場崛起是真實的,和過去發達國家主導的市場需求很不一樣。日本企業還搞高價產品,市場并不會遷就它。

 

日本電子企業的硬件優勢并沒有支配性作用,全世界電子消費品行業的研發、生產、營銷已經成了極其龐大的體系,每個環節都非常專業,又在快速變革。單一的硬件或零部件行業的一些優勢,只能保證在行業中有一定地位,卻不能主導行業的發展。實踐說明,象中國企業以及韓國三星這樣,整個產業鏈都涉及,會有一定優勢。或者象美國蘋果一樣,在高端設計環節進行主導,也是可以的。

 

跟不上時代變化的日本企業,僅僅有“專利創新”的優勢,沒有辦法在競爭中占到上風,反而被各種立體打法狠狠打擊。家電和手機行業,刮起了互聯網和智能風潮,日本企業沒跟上。一個智能手機,就把日本種種復雜精巧的小設備全消滅。到后來,日本電子產品連品質也未必高了,因為其它國家產品在快速進步。產品貴還不好用,故障率也未必低,品牌沉淪就是必然的。

 

有些報導說,日本企業是主動放棄電子消費品牌,是向高利潤的零部件產業“轉型”,是跑到了產業鏈的上游。這未免有些文過飾非,如果繼續能把日本家電、手機、電腦高價賣到全世界,它憑什么不做?

 

做下去的后果就是巨虧,索尼六年巨虧1.15萬億日元,松下兩年巨虧1.4萬億日元,夏普五年巨虧1.3萬億日元賣給富士康了。這不是主動放棄,而是蔣委員長的“勝利轉進”,被中美韓的競爭對手揍的。當然這些企業放棄掉巨虧的業務后,扭虧還是正常的。畢竟是止損了,也有賺錢的生意,家電PC手機都是產值極大的生意,能提供攝像頭等高利潤零部件也不錯。日本股市還因此上漲了,雖然主因應該是日本央行狂買股票。

 

也有說法認為,日本企業在積聚力量,準備2020年東京奧運會集體放大招,重新奪回消費電子品牌的領導地位。這應該是癡人說夢,日本企業要有這種大計劃,當初也不會犯錯。領導日本企業的還是那些內心無法理解新世代的老頭,想要變革,誰來推動?日本能收縮戰線,把硬件研發繼續做好,這就不錯了。想要重新奪回領導地位,需要新的革命性產品,光是跟上人家的優點是不行的,市場地位已經失去了。又不能象中國一樣,研發生產消費一條龍,以本土海量市場以及性價比為優勢,到處鬧革命。

 

日本的硬件研發這種路線,如果有整機銷售配合,象80年代那樣,是很厲害。但是如果只是研發生產零部件,雖然說是在產業鏈的上游,其實是有問題的。夏普還是液晶屏的發明者,研發出了一代又一代的新產品,每年都在“全球創新100強”里。但是最后如何?賣都賣了,不可能再搞什么新產品反殺回來了。

 

日本企業搞出了性能更好的硬件,申請了專利,人家也引用了。但這并不是太了不起的事。別人并不是求著日本企業賣,本來就是互惠的商業行為。三星有時還控制Amloed屏、曲面屏的供應,限制下競爭對手。日本企業已經沒有這種底氣了,硬件產品也需要加入到整個研發生產消費的產業鏈中,才能賺取部分利潤。有些人進行自虐式的想象,說如果沒有了日本元器件,中國制造就全完了。但是現實世界的運行自有它的道理,研發生產消費各個環節都很關鍵,沒有哪個公司會搞這種自殺式攻擊。

 

而且硬件生產研發的變化很快,中國、韓國對新材料與元器件的研發非常重視,資金投入都是海量的,并不是說就只日本企業在搞。韓國的研發經費占GDP的4%,比例高于日本,中國研發經費正在以每年10%的速度快速增長,可能2019年就超過美國變成世界第一。

 

人們對中國經濟不滿的時候就會提起錢都進房地產了,什么事都扯到房地產。但中國經濟規模已經非常大了,企業研發雖然被狠狠批評,但企業數量眾多,好企業的比例不用多就能產生重大影響,進口替代搞得熱火朝天。中國2016年進出口額將跌回和2011年一樣的3.6萬億美元,但是順差變成6000億美元變成4倍,進口替代功勞不小。2015年日本對中國出口1093億美元,同比下降13.6%,日本商品的代表變成馬桶蓋、電飯鍋。

 

從企業的活力來看,中國和美國算是全球領先的,全球排名前10的互聯網企業中國4家美國6家,其它國家沒有。美國企業既有活力,申請全球專利也熟,因為美國有全球霸主的地位,新老企業天生就會考慮全球市場。中國企業有活力,新公司、新產業模式不斷冒出來。但是由于發展階段的限制,也由于自身市場夠大,一般只注重在本國發展,在本國申請專利,不太愿意花錢花精力跑到全球去申請專利。這是一個弱點,以后應該加強。只是以“全球創新企業百強”這樣的榜單來說中國企業創新不行,或者神化日本,未免失之偏頗。

網友薦論

  • 不管專利如何,也不管排名怎樣,這三十多年,中國的經濟發展壯大了,走到了世界第二,而且,在可見的將來,還要走到世界第一,并將以強大的國力軍力經濟力,無情而徹底的碾壓小日本,那些哈美哈日的哈哈們,你們就見鬼去吧!
  • 我認為,這個方式很好,更能激發中國人奮發圖強的熱情和潛力。請牢記毛澤東主席的一句話:封鎖吧,封鎖個十年八年,中國的一切問題都解決了。唱衰中國,唱衰了嗎?吹捧美國,吹起來了嗎?中國什么優點都沒有,唯一的優點就是不服輸!
  • 這篇文章又是中日之間的比較。歸根結底,一個企業的發展和生存,創新和專利申請是很重要的一個方面,但不是一個決定的方面。在創新的過程中,如何與自己企業發展相結合,如何把創新的結果與自己企業的營業結合起來,這才是企業主和政府考慮的問題。一味追求創新數量的多少亦或是專利申請數量的多少反而本末倒置,就像是一味中學生整天追求刷題的多少忽慮了成績的提高,這是不科學的一種方法。
  • 中國的企業創新許多受到政府政策的限制而得不到推廣。近十多年來,本人與成都博士園的企業有合作,他們的許多產品都有國際專利,或有獨特的優勢,消費者反饋信息均很好,但在具體的銷售推廣中,受到落后的廣告法、落后的媒體思維、以及利益集團的打壓,而限制了市場發展。最后專利只成了申請補貼的工具,真正的市場價值得不到發揮。
  • 專利不等于創新。而是用國際專利的專有國際市場競爭。比如:同樣的產品和高新技術,我們沒有去國際專利申請,而日本卻去國際專利申請,中國要發展國際產品了,所有權變成了日本了。就是這樣的道理。再比如:本來中國的中藥完完全全屬于中國但日本申請了專利,就變成了日本了,就是日本侵略我們的中藥專利產品。可能日本己經可能許多申請了吧。中國你一定要注意這些細節方面的事情了。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