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中圖在線  >   我所認識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

我所認識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

2016-11-15 15:20

記得在2001年我在菲律賓做記者認識杜特爾特時,他還是菲律賓南部最大城市達沃市的市長。那時候因為嚴厲打擊犯罪,他經常受到犯罪分子發出的恐怖威脅。他好像從來沒怕過。我到死都會記得他說的那句話:“不管一個人是否害怕,他隨時都有可能沒命。死神降臨的時候,身邊有多少保鏢都沒用。”是的他就是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他的傳奇在菲律賓經商的華人無人不知。

你不知道在菲律賓經商的華人都有一種刻骨銘心的恐懼——擔心被綁架。所以很多富有的華商采取各種措施保護自己和家人。在馬尼拉工作的時候,我坐過華人富商的防彈車,親眼目睹他們每天處于綁架陰影下小心翼翼的生活。有的華裔大富翁干脆坐直升機往返于辦公室和家之間……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20多年來,菲律賓還沒有第二個人打擊犯罪比杜特爾特更有效。他在臺上,應該就是投資菲律賓最好的時候了——至少可以有個相對安全的環境。

其次,老杜是個堅定的民族主義者。他不復雜,簡簡單單就是一個原則——對菲律賓國家好、對菲律賓民族和人民好,就行!所以他喜歡和中國人打交道。中國不欺負其他小國,中國人在菲律賓干的事到目前為止絕大多數都是有利于菲律賓經濟發展、有利于改善人民生活的事。

美國就不同咯。美國曾經對菲律賓實行殖民統治,在菲律賓設軍事基地,利用菲律賓在亞太地區搞戰略平衡。美國公司實際上至今還在對菲律賓進行經濟上的掠奪。美國的所謂“民主”使菲律賓無可避免地陷入了“金錢政治”的怪圈。菲律賓人最尊崇的國父黎剎是一位抵抗西班牙殖民統治的大英雄。黎剎在赴刑場前寫下的詩篇《永別了,我的祖國》氣壯河山,被菲律賓人世代吟誦:“有我鮮血在此,任憑祖國需要,傾注又何足惜;灑落一片殷紅,初升曙光染赤”。可見菲律賓的民族主義精神是何等氣概!

杜特爾特是一位純粹的、地道的、無可置疑的民族主義者。老杜渴望實現菲律賓經濟社會的發展,使人民過上更好的生活。誰來幫助菲律賓發展經濟,讓老百姓生活更好,誰就是朋友!反之,就不是朋友!所以,杜特爾特不待見美國是有原因的——世界上哪個民族主義者會去舔前宗主國的腳丫子呢?再加上,老杜這個人死都不怕,還怕美帝國主義嗎?

與美國外交的“功利”思維不同,中國人自古以來就秉持“共贏”的思路。鄭和七下西洋也沒在哪里建立殖民統治。中國人講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走到哪里都是“和氣生財”。這些,有四分之一中國血統的老杜懂。所以您想干的事只要是對菲律賓經濟社會發展有好處的,就放心去吧,上帝保佑老杜,他也會保佑您。老杜訪華,帶來中菲關系極大改善。這也給兩國經貿往來創造了一個新的歷史機遇。在這樣良性向好的兩國關系發展趨勢下,去菲律賓投資做生意,不正是好時候么?

再看看作者另外一篇文章,您也許更清楚老杜的為人:我所認識的杜特爾特。他是一個純粹的菲律賓民族主義者,不做美國的“跟屁蟲”;他貌似粗俗,卻有膽有識,即便爆了粗口,也知道如何面色坦然地為自己辯解;他不講奢華,生活簡單得簡直不像總統,但是頭腦清楚、態度堅定……我認識杜特爾特是在2001年,15年后他當選菲律賓總統。看了媒體的各種報道后,我發現他還是當年那個杜特爾特。

(一)穿舊棉襯衫的“天使”我認識杜特爾特是在2001年采訪菲律賓中國人質事件的過程中。當時先后有4名中國工程人員在菲律賓南部棉蘭老島被綁架。從首都馬尼拉去工地采訪要先飛到棉蘭老的最大城市達沃,然后再改乘汽車。那年7月的一天,我就這樣第一次來到達沃。達沃是菲律賓的第二大城市,南部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當晚,我和一些當地的華人朋友共進晚餐,有人問我:“聽說馬尼拉特亂,綁架事件特多,你們生活在那里害怕不害怕?”我心中頓生疑竇,南部不是比馬尼拉亂得多嗎?這里有多個穆斯林極端叛亂組織和其他反政府武裝,戰亂不止,綁架頻發,嚇得外國人不敢駐足,菲律賓人望其興嘆。怎么這里的人還會表現出一副很同情馬尼拉人的神態呢?

這位朋友的解釋令我驚詫,他說:“你不知道嗎?達沃是全菲律賓最安全的城市,這里很少有犯罪,因為這里有一位治理犯罪有方的市長。”原來棉蘭老還有這樣一塊“安全島”。去南部之前,我一直為安全問題而忐忑不安,看來至少在達沃還能睡個好覺。我急忙打聽南部其它地區的情況。眾所周知的事實并不假,棉蘭老再沒第二個達沃好睡覺了,附近的幾個省都很亂,達沃的一些商人從來不敢外出做生意,只能等著外省的人上門來取貨、送貨。

我于是對這位蔭庇一方的市長非常感興趣。朋友向我介紹,這位羅德里格·杜特爾特市長的父親以前是大達沃的市長,統轄著包括現在的達沃和周圍兩個省份的大片地區。但杜特爾特并不是憑著父親的名望當選的,而是憑著其維護一方安全的“特殊能力”。他從1989年開始擔任達沃市長,由于其在打擊犯罪方面有特殊能力,連任三屆,每屆三年,因為法律規定不得四次連任,只得“歇”了一屆,當了三年眾議員。2001年5月他再次參加市長競選,以無與倫比的優勢再次連任。他究竟有什么秘訣能夠在紛亂的環境中保住一方靜土呢?在我的強烈要求下,朋友同意幫我約見這位神奇人物。沒想到還真約成了。

采訪的地點定在達沃市區一處僻靜的小餐館。下午三四點鐘,餐館里一桌客人也沒有,正好便于我聆聽神奇市長的獨家秘訣。我在心里把他想象成一個令所有邪惡勢力望而生畏的正義的化身,一個天使般的人物,因為他能夠令達沃130多萬市民置身在棉蘭老、處于各種武裝分子的包圍之中而天天享受安全感─—一種在菲律賓許多地方都有點奢侈的感覺,這實在太了不起了。

焦灼地等待了近一個小時,門外停下一輛外觀有些臟破的大客貨兩用車。三男一女從車上跳下來。我沒在意。沒想到我的朋友緊張地站起來說:“市長來了。”我連忙起身回頭,只見一個身穿舊棉質花格襯衫、休閑褲的中年男子已然走到我的面前。這就是達沃市長?達沃可是菲律賓的第二大城市、南部的經濟中心呀!這位市長怎么如此沒有派頭, 與馬尼拉的政客們儼然不同。市長先生雖然穿的隨便,長得又粗又黑,活脫脫像個干慣了活的工人,年齡大約在四十五歲上下,但言談舉止彬彬有禮,頗具紳士風度。落座之后,他對我關于他治理有方、受民愛戴之類的吹捧絲毫不以為意。我于是直截了當地問他有何打擊犯罪的秘訣,為什么棉蘭老的其它地方不能像達沃這樣安全。

他坦率地對我說:“我有我的辦法。任何人在我的地界里做了壞事,無論是偷竊、搶劫,還是殺人、綁架,我都會親自帶人去把他處理掉。”他用了一個動作和一個象聲詞解釋所謂“處理”的含義──手在脖子上橫著一抹,嘴里發出“喀”的一聲。我二度驚詫!不,應該說是驚駭!一位堂堂市長竟然隨隨便便坦言自己用這種方法治理社會。坐在桌對面的朋友對我點了點頭,肯定這位市長說的是真話。朋友后來告訴我,有人說他把壞人處死后就地埋了,也有人說他總是把壞人帶到海上再干掉,尸體扔進大海喂魚,還有人說他乘直升機把壞人帶到天上,再從半空中把壞人推下去。

我進一步問道:“到目前為止你一共處死了多少人?”他狡猾地一笑說:“這個我不能告訴你,不然可能會成為別人指控我的證據。”他隨后又告訴我一個令我驚愕的事實,他畢業于大學法律系,是位注冊多年的律師。一個對法律了如指掌的律師竟然用完全不合法的暴力手段成功地維持一個城市的治安,這不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情嗎?然而這就是菲律賓南部的現實。

當市長之前,他當了整整10年檢察官,每天“依法辦事”,處理各種各樣的案子。而當了市長之后,他像換了一個人,立刻變得“無法無天”了。他說:“當市長和當檢察官不同。我得想盡一切辦法、采取任何有效的手段,保證達沃人的安全。”我無需理會杜特爾特市長是否真的不經審判就殺人,這是那些企圖給他定罪的人的事情。擺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很清楚的事實,就是他的這種觀念和言行在達沃是行得通的,而且受到歡迎。他一次次當選市長就是證明。

這位市長不僅因為采取這種獨一無二的手段維持治安而深受市民擁戴,還有人邀請他到中央政府任職,負責更大范圍地區的治安。但他認為在首都沒有在達沃瀟灑自由,婉言謝絕了。

有人權組織對這位市長提出起訴,目前還有幾個案子在審理中。但所有對他的起訴都沒有充分的證據,也許是他的法律知識在保護他。他對這類指控無動于衷,用他的話說:“我們不能因為怕被起訴就不做事了。”

我又問他怕不怕犯罪分子報復?他說:“我是個天主教徒,盡管我一年才去一次教堂,但我相信只要做自己所能做的事情就夠了,其它的事情讓上帝來管吧。”我不禁有點感動,他把保護達沃市民當作自己的責任,卻把保護自己的責任交給了上帝。

我問他手下有多少人,他說只有五、六個。這支隊伍就是全菲律賓聞名的“杜特爾特敢死隊”,只要杜特爾特一聲令下,就立刻出發去把目標干掉。我又問他為什么不讓警察來做抓人的事,他無奈地搖了搖頭,很明顯是有難言之隱。

南部的犯罪分子往往有反政府武裝的背景,如果摩伊或新人民軍的武裝分子在達沃犯案,他會怎么“處理”呢?要知道這兩支反政府武裝是目前菲律賓最大的兩支,人數都在萬人以上,雄霸一方,中央政府都拿他們沒轍。他回答說:“我不管什么摩伊、新人民軍,我和他們的頭目都談過,只要他們在我這里作案,我就會當一般犯罪一樣‘處理’。”

杜特爾特說他有四分之一的中國血統,祖母來自中國廣東。但從他顴骨高聳的黑臉上一點也看不出中國人的遺傳基因。后來我們又談到了南部的安全問題,使我對中國人質事件發生的社會背景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

交談過程中,我一點也沒覺得他可怕。 分手的時候,他盛情邀請我再來達沃玩,我也希望能夠與他在馬尼拉相見。然后,他又跳上了那輛臟兮兮的客貨兩用車,一溜煙地開跑了。

回到馬尼拉沒兩天,我在報紙上讀到這樣一則消息:“達沃市長發出警告:‘你見過沒有雙手的小偷嗎?也許很快就會見到了。誰要再敢偷手機,被我抓住,我會毫不留情地將他的雙手砍掉’。”我腦海里浮現出杜特爾特發出這番警告時威嚇又不乏幽默的表情,不禁為之莞爾。

其實不光搶劫、殺人這類的罪案他會親自過問,就連有人卡拉OK聲音開得太響吵到鄰居、男人酗酒醉倒街頭這類的事他也管,往往發出一些夸張的威脅,起到震懾作用。但是,當他看到迫于生計站在路邊等待客人光顧的妓女,卻總是充滿同情地掏出錢包,給她們一點生活費,讓她們買些吃的然后趕快回家。 

(二)“教父”市長:沒想到沒過一個月,我們就又見面了。這次見面使我充分地認識了他的權力與威嚴。一天,我接到達沃那個華人朋友打來的電話,說達沃市長這個周末要來馬尼拉開全國市長會議,想約我吃飯聊天。我很痛快地答應了,約定周五的晚上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大堂見。

到了周五的晚上,我如約來到香格里拉,果然見他深陷在大堂的一張沙發里,愁眉緊鎖。我問他為什么精神那么差,他嘆了一口氣說,太多的人有太多的問題找他解決。他說一起吃飯的還有幾個朋友,問我喜歡中餐還是日本料理。我選擇了中餐。于是我們就往香格里拉的香宮餐廳走。他身后十步遠總跟著一個白衣黑褲的隨從,他一招手就立刻過來,聽完吩咐馬上去辦,黑褲腿煞煞生風,辦完事又馬上回到他身后,繼續保持十步的距離。

同桌吃飯的共有男男女女十個人。我聽不懂他們用菲律賓的他加祿語交談,但很明顯,每個人都對他畢恭畢敬。他則像“教父”那樣,傾聽每個人的申訴,然后答應給他們解決各自的難題。我的任務就是幫大家點中國菜,然后喂飽自己的肚子。

正吃著,杜特爾特的女友特麗薩來電話了,杜特爾特讓她加入我們的宴席。不到半小時,這位美麗性感的德國混血女郎出現了。我們已是第二次見面,所以很熱情地打招呼、擁抱、行“貼頰禮”。

一落座,特麗薩就抱怨昨天又丟了一只手機。我同情地開玩笑說,應該讓杜特爾特去把小偷的雙手砍下來。她卻并不以為這只是一個玩笑,帶著深深的遺憾說:“可惜這兒不是達沃。”仿佛如果真是在達沃,杜特爾特就可以抓住小偷,幫她解恨。

在菲律賓人的眼里,杜特爾特是個性獨特的官員。有人說他太“黑”,簡直比黑社會還黑,因為他打擊販毒、強奸、搶劫、偷竊等犯罪的手段之狠辣連黑社會都望塵莫及。可是他是壞人的克星,是他把曾經名列全國犯罪率榜首、治安最差的達沃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以至于一些人寧愿在達沃享受安全而不愿去馬尼拉發展。

他出身名門,名校畢業,社會地位卓著,可是走在達沃的大街上,他顯得那么普通,經常是一件洗得發白的棉質花格襯衫,一條牛仔褲,以至于我無法想像他穿巴龍衫或西服的樣子。

他就是這樣一個既簡單又豐富,亦正亦邪,充滿矛盾的復雜人物,在他的眼睛里,可以讀到“善良”“狠辣”“聰明”“狡詐”“果敢”“玩世不恭”等許多種沖突的個性。

所有人都對他望而生畏,因為見到他就會不由自主地聯想起那些可怕的殺人傳聞。

特麗薩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杜特爾特的大名,她上中學的時候杜特爾特就當上了達沃市長,她親眼看著杜特爾特把達沃治理得井井有條,她欣賞他。特麗薩說在達沃沒有人不怕杜特爾特。我突然間恍然大悟,他之所以愿意和我這個小記者做朋友,可能就是因為我這個初來乍到的外國人不像其他人那樣怕他。他太聰明,太強悍,所以他的內心一定十分孤獨。

在菲律賓,維護一方平安并非一件十分容易的事,不僅要和匪徒斗,還要和軍警、政府官員中的腐敗現象斗、和某些有影響的社會勢力斗,這需要超凡的勇氣和智慧。所以菲律賓再沒有第二個像達沃這樣安全的城市,因為沒有第二個杜特爾特。

前馬尼拉市市長阿爾弗雷德·林曾說過:“要是菲律賓有20個杜特爾特,社會治安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可惜,天底下有誰敢像杜特爾特這樣冒險、瘋狂、玩火而不自焚呢?為了在動蕩不安的南部保住達沃這一方靜土,不知道他處決了多少犯罪分子,而且做得不留痕跡,讓人抓不住把柄,巧妙地躲開了許多明槍暗箭,至今仍屹立在南部,成為一桿維護穩定與秩序的大旗。

杜特爾特長著一雙小眼睛,眉毛外側有點往下耷拉,小眼晴一眨就有了主意,眉毛一動就露出一臉“壞相”。正是因為聰明機智,他才能繞過許多陷阱。有一次在接受電視臺訪問時,女主持人問他:“如果由你負責在全國范圍內打擊犯罪,你還會用以前的手段懲治壞人嗎?比如把壞人從直升機上推下去之類的。”

杜特爾特立刻意識到這其中有“陷井”,因為無論他回答“會”或“不會”,都等于當眾承認他以前做過類似把壞人推下去的事,那會給想要指控他的人提供證據。他立刻回答說:“你在誤導我。”并不是所有政客都能如此清醒,埃斯特拉達(菲律賓第13任總統)就曾在接受漂亮女主持人電視采訪時,一不留神承認了自己曾用假名簽署銀行文件,讓指控他的人抓住了重要證據。

2001年12月的一天,我突然看到一條消息,有人揚言要暗殺杜特爾特,我連忙打電話給他,他的回答顯得很無所謂:“他們說有人要暗殺我,我根本不在意。沒事兒,放心吧。”結果一直到現在,他真的沒事兒。他曾對我說:“不管一個人是否害怕,他隨時都可能沒命。死神降臨的時候,身邊有多少保鏢都沒用。

網友薦論

  • 牛逼勁快趕上金三了。支持一下
  • 小心點,你殺了毒犯。美國會利用這點暗殺你。
  • 這個總統可能干不長。
  • 有華人血統,好樣的。
  • 有骨氣的菲律賓總統。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