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360貸貸網  >   偶爾還是會有那么幾個瞬間,我是真的想你了

偶爾還是會有那么幾個瞬間,我是真的想你了

2016-11-18 15:15

有個手機號是我很早就背熟了的。那時候我還沒有手機,周末會在校門口的小賣部一口氣地撥下那個號碼,說:“喂,你最近怎么樣?”“除了想你,一切都好。”他是我第一個產生情愫的人,自幼相識,無話不說。說實話,偶爾還是會有那么幾個瞬間,我是真的想你了。

后來我們漸漸長大,分居南北求學,再后來有了各自最親密的伴侶,再也不能帶著從前那樣的純真之情相互問候。我們終于不再聯系。那個手機號,我有時記得,有時卻怎么也想不起來,有時過一段時間,腦海里又隱隱約約浮現出一組號碼,至于是不是,自己也說不清了。過節回家的火車上,窗外飛過的風景像極了童年的故鄉,我忽然想起他來,還有那個已經無法確定的手機號。我靈光一閃,把手機號輸入微信進行搜索,竟搜到了一個用戶。從微信頭像和名稱來看,真的是他。

十幾年過去了,我居然沒有記錯,他也沒有換號,這是我意料之外的。我把頭像放大看了看,然后默默退出了。我知道,我們再也不能像小時候那樣說:“喂,你最近怎么樣?”——“除了想你,一切都好。”只是,偶爾還是會有那么幾個瞬間,我是真的想你了。我想你的時候,你也在想我嗎?

前一陣兒看法制新聞,有農婦得到遇難的親人托夢,然后根據夢境指引警察去了她從未去過的案發現場,成功協助了破案。這件事引發了許多關于“托夢”和“心靈感應”的討論,留言區的各種故事看得我淚流滿面。不管你信不信,這樣的事情確實存在,而且很難用科學來解釋。

我有一個堂弟,小時候和奶奶形影不離,感情特別好。堂弟畢業后去了很遠的地方上班,一年到頭難得回家幾趟。有一天,堂弟忽然夢見和奶奶一起坐火車,火車開到中途,奶奶找不到了。堂弟心里一急,接著醒了,第二天找領導軟磨硬泡,要請假回家看奶奶。

回到家里,奶奶坐在客廳里,像往常一樣拉著他的手噓寒問暖。在家呆了一天,堂弟很滿足,又放不下工作,就匆匆往公司趕。回去的路上,火車開到一半,堂弟接到家里的電話,奶奶去世了。大概這種巧合,也不過是心有所想,夜有所夢。想念想到極致,就是心意相通。若能在最后再見上一面,已是上天的恩惠。

舅舅年輕時意氣用事,有幾分狂放。換過幾任女朋友之后,舅舅終于帶回家一個小舅媽。小舅媽在我印象里有幾分高冷和神秘,經常自己待在臥室,不怎么喜歡交際。忽然有一天,她帶我們兄妹幾個上街買衣服,要給我們一人買一身衣服。

買新衣服,對當時的小孩子來說還是很難得的事情,而我們家教一向嚴格,所以不敢收這樣貴重的禮物,何況是面對高冷的小舅媽。我想,只要我禮貌地試穿幾件衣服,然后說沒有合適的,這件事就這么過去了吧。兄妹幾個不謀而合,故意挑著每件衣服的毛病。小舅媽大約看穿了我們的心思,說:“不合適就接著找,今天一定要找到合適的才行。”

那時她已經懷孕八個月左右,身子很笨重,逛一下午的街其實很累,但她打定主意,買不到衣服絕不罷休。我們終于不忍心,認真挑選了喜歡的衣服。我得到一件漂亮的連衣裙,穿了很多年。小舅媽生完孩子沒多久,和舅舅離婚了,留下了小表弟。很多年后我才恍悟,她挺著肚子給我們買衣服的那個下午,是否還有一份預見性的難以言說的苦心?無論如何,當親戚們坐在一起,偶然提起她來的時候,我們總會說,那是個不錯的人,偶爾有些想她

小時候我到遠方住院做手術,弟弟在家里天天拽著衣角問:“姐姐什么時候回來?把這幾本書找人給她帶去好不好?”據說我挨了很多刀,縫了很多針,一滴眼淚都沒掉,卻在病房聽說了這樣的念叨,一下子就哭了。不曾想,多年之后,我們竟習慣了別離。

龍應臺在《背影》中說: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訴你:不必追。其實何止父母女子,我們的整個人生,都是不斷地相聚和別離,而且不必追。

之前看過一組圖片,其中一幅拍攝在離別的車站。兩個耄耋老人,一個在車里,一個在站臺。火車就要開了,站臺上的那個癡癡佇立,拿手絹擦拭著眼淚,火車上的那個,就著車窗上的水汽,寫下“保重”兩個字。

他們心知,在這樣的年紀,見一面就少一面了,于是連說“再見”都是奢望,只能說“保重:你若能保重,我便知足。我除了想你,也一切都好,不必掛念。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所有的離別是否都還留有尾聲?

網友薦論

  • 互補型的伴侶最長久。
  • 年齡真的不是問題嗎?
  • 挺契合此刻的心境……因為害怕別離 所以害怕相遇,遇見了 在乎了 然后又錯過了,除了遺憾還是遺憾。不管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本以為能夠深刻得天長地久,未曾想蜻蜓點水似的 匆匆離去……又有多少人始終陪伴左右,小感慨一番。感恩相遇,惋惜離去,祝福來來往往的每一個人吧,從生命里經過,也是緣分!
  • 我敗給了不信任,很愛他,但就是在他身上找不到踏實感,所以我逼他離開,因為這樣下去我們都會很痛苦……
  • 放屁,明明是被判不愛還找借口理由,能忍是沒傷夠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