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科技  >   科技品牌  >   歐年寶  >   學習怎樣培養教育孩子,知道怎么閱讀了解閱讀的意義

學習怎樣培養教育孩子,知道怎么閱讀了解閱讀的意義

來源: 瞭望智庫 2016-11-24 18:03

孩子是祖國的花朵,祖國的未來,我們應該為了未來孩子的發展不要沉迷于傳統,應該去突破,所以我們需要去學習怎樣培養教育孩子讓孩子知道怎么閱讀去了解閱讀的意義。

曹勇軍是南京市第十三中學語文特級教師,也是蘇教版高中語文教科書編寫組核心成員。今年上半年,曹老師赴美訪學,在一所佛羅里達中學親身體驗了一遭美國語文教育、閱讀教育。

他發現——

美國的語文課更愿意用小說而不是課本作為教材,因為老師認為“讀小說是讀真正的書、完整的書,對師生更具有挑戰性,可以更好地培養閱讀能力、分辨能力和批判能力。”

美國語文課的小說閱讀強調“主題式研究型”的文本細讀,重視批判性思維的培養。他們特別喜歡討論,幾乎到了無討論不成課的地步,培養學生把作品與現實相聯系的融會貫通能力。

本文為曹老師在訪學后的心得:

今年上半年,我應邀赴美國佛羅里達大學教育學院做了半年訪問學者。為了認識美國中學語文課堂的真實面貌,我與美方學術合作者傅丹靈教授商量之后,在她的安排下,與佛大附中三位美國老師組成了一個研究小組。

兩個月40多節課聽下來,加上與美國同行的接觸交流,我對他們的閱讀教學有了大致的了解和判斷。

1

他們語文課不用教材

在國內時曾聽到不同的說法,有人說,美國語文課不用教材,也有人說還是用的,實際情況怎樣,我想一探究竟。

在傅丹靈教授主持的第一次中美語文研究小組會上,我見到了美方的三位老師珍(Jen)、科迪(Cody)和凱特(Kate),安排落實了聽課和研究的計劃。

美國老師沒有辦公室,研討會是在科迪老師教室開的。吸引我目光的是教室中央的小桌,上面滿是書,一摞一摞的,一共十種,熟悉的如胡賽尼的《燦爛千陽》、戈爾丁的《蠅王》、蘇薩克的《偷書賊》等,不熟悉的有戴維斯的《梅爾的戰爭》、麥考密克的《永不墜落》等。

傅老師的博士生小董告訴我:這10本書是最近科迪上“戰爭文學”這個主題時指定學生讀的。不一定本本精讀,但至少要選讀其中若干章節。

看我對這些書這么感興趣,科迪很開心,走到靠墻柜子前拉開柜門,哇,里面全是書!這都是為學生準備的!都是學生語文課要讀的書!

“那么課本呢?”我問。“這就是課本啊!”他笑嘻嘻地回答。

這就是他們的課本?我深受刺激和震撼!

一次,在凱特老師班上聽課,看見她辦公桌上擺著一本厚厚的《文學》(Literature),傅老師說,這就是他們高二的語文課本,但他們不用。為什么呢?因為他們喜歡自主選材來建設自己的課程。

后來,在研究小組會議上,我曾問過美國老師:“是不是美國老師都不用課本,而是自選作品當作教材?”

三位老師認真地商量了一會兒,慎重地告訴我:也并非都如此。很多學校和老師還是用教材的,但是有追求的學校和優秀的老師一般都不用課本,而是自己選作品來教,帶學生讀書。

2

他們讀真實的書、完整的書

我曾與幾位美國老師討論過:為什么不用課本而選用小說來進行語文教學?

他們認為讀小說是讀真正的書、完整的書,對師生更具有挑戰性,可以更好地培養閱讀能力、分辨能力和批判能力,況且社會、歷史等學科上已經讓學生讀了不少非虛構作品(nonfiction),這樣語文課上就應該多讀虛構作品(fiction),而小說是典型的虛構作品。

科迪老師說:“我不贊成用教材,是因為我覺得要培養學生的閱讀能力和欣賞能力,就應該讓他們讀‘真正的書’(real book)。”

他開玩笑對我說:“你說哪一個成年人會去讀課本?你到咖啡廳里能看到一個讀課本的人嗎?都是在讀與課本不同的‘真正的書’。”

他又補充說:“我的班級就像一個社會,每個學生就是一個社會成員。學生應該讀‘完整的書’(entire book),才能更好地成長。”

珍老師也認為:“小說是一種原生態的信息文本,不像語文課本,是經過加工和解釋過的,而且課本規定了教學內容和方法,比較死板,束縛也大,缺少真正閱讀的目的性……我要保護青少年幼稚的心靈,讓他們對社會上的事情有分辨力和批判性,有同情心和多元價值觀。”

《追風箏的人》電影劇照

兩位美國老師都提到“真實閱讀”“真正的書”“完整的書”,這也解答了我心中原有的疑惑:為什么美國語文課堂在傳統經典和現代作品之間,重視甚至偏愛現代作品。

我想,就是因為這些作品與學生生活更接近,更容易引發他們的思想共鳴,而且小說中多色調粗礪的社會生活畫面以及對人性的深度揭示,可以提供思考的張力和探索的空間,讓學生聯系自己,有助于培養其批判思維,發展其獨立人格,這也是他們選擇圖書的基本原則之一。

凱特老師解釋她此前帶領學生讀胡賽尼的《追風箏的人》和塞維爾《夜》的原因時就表示:“我覺得對猶太人大屠殺和阿富汗戰爭的理解,是學生成長中特別重要的兩件事,是值得我們去理解的東西,因此我才會克服困難把這兩本書引進我的教室。”

3

他們每學年讀5—7本書

美國中小學一個學年分為四個“學季”(quarter),每個學季大約9周時間,他們一般一個學季至少要讀一本書。

珍給我看過她的學年教學計劃,她每個學季根據教學主題安排學生集中精力研讀一本書,常常會根據課時適當增加。比如她本學年度就帶學生先后讀了《銅日》《殺死一只知更鳥》《崩潰》《局外人》,以及自選閱讀的一本小說。

根據多年的教學經驗,我當然知道她一年讀5本小說會遇到多大的困難。

我也有不少疑問,比如,用多長時間讀一本書?都是在課堂上讀完的嗎?學生能讀得完嗎?如果不喜歡或者沒有讀完怎么辦?等等。

我發郵件給三位美國同行,很快得到他們的回復。

科迪老師:“學生的閱讀不一樣。有的學生一晚上就能讀一本,有的永遠都讀不完,我折中一下,一般3-4周讀一本。這不一定適合每個學生,所以我班上有的學生是課內讀,有的學生要課內課外結合起來才行。

我選這些書首先是因為我們喜歡,也與流行文化的取向有聯系,我還讓學生選他們自己喜歡的書。

一般沒有多少學生完不成,就是完不成,至少他們也已經知道書中基本的意思(idea)。實在不行,我讓他們聽朗讀版或者參加小組討論。

如果有人不喜歡又找不到自己喜歡讀的,我就告訴他們:學會讀書也是一個人成長的過程,成長就要學會接觸一些不太感興趣的東西。”

特老師:“這個學年我們班級讀了7本書。一般在學校里課堂上讀,有時也會帶回家讀。大多數學生完成了,也都寫了讀書筆記。

學生不喜歡班級統一規定的書,我就多提供幾本供他們選擇,因為我也并不喜歡所有的書,當然不能指望學生都喜歡我選的書。學生閱讀遇到困難,我就讓他們去看參考書,或聽朗讀版,給他們提供一些幫助。”

 

在一次中美研究小組會議上,我又追問他們:“你們三個人少的每學年帶學生讀5本書,多的讀7本。美國學生一學年應該讀多少本書?課程標準中有沒有統一的要求和規定?”

“NO!NO!從來沒有聽說過!”三位老師一邊搖頭,一邊幾乎異口同聲叫了起來。

“很多人不讀書,就是讀課本。中學沒有讀過一本完整的書!”珍老師憤憤然補充說。

4

他們閱讀中重視細讀、批判和探索

傅丹靈教授把他們的閱讀教學概括為“主題式研究型小說閱讀”。

首先是“主題式”。無論是珍老師的“殖民主義文學”,還是凱特老師的“個人成長”,抑或是科迪老師的“正義感、反歧視、多元文化”,都圍繞著教學主題展開,教學主題為小說閱讀提供了研讀思考的立足點和聚焦點,提示了學習的重點和方向。

第二是“研究型”。閱讀的過程是研究的過程,是面對閱讀中真實的問題、互動互助、質疑探討、形成新思想的過程。

在這樣的閱讀中注釋是研究,討論是研究,做海報是研究,最后寫大作文還是研究。

第三是“小說閱讀”。他們以小說為基本閱讀對象和教學載體,借助小說開展讀寫活動,通過閱讀研究提高思維能力,讓學生發現自我,質疑社會,認識人生。

菲茨杰拉德的《崩潰》

他們重視文本細讀(closereading),常用做注釋、填表格等方法梳理情節,把握細節,深耕文本。

做注釋(annotation)類似于我們的批注評點法,就是把對原文關鍵處的感受、理解、評價和質疑寫在便利貼紙上,粘在原文旁邊。

我見過珍班上同學對小說《崩潰》做的注釋本,內容很豐富,有的是對情節的梳理,有的是對細節的分析,還有的是對人物對話的品味,非常的個性化。

老師也常設計一些圖表幫助學生完成注釋,比如為幫助學生完成《崩潰》一書的注釋,珍設計一份“為討論而準備的注釋”(annotation to prepare for the discussion)作為示例,讓學生學有所依。

這份實例精彩之處在于,從讀者反應理論出發,從三個方面設問,要求學生自問自答,深耕文本:

一是“作品中什么讓我覺得出乎意外”,

二是“作者認為讀者已經知道了哪些內容”,

三是“在閱讀過程中哪些內容證實或顛覆了我原來的猜想”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每一類問題,她都提供了相應的語句格式,要求學生運用所提供的語句格式,概括原文中的關鍵情節和細節,讓學生在閱讀中得到思維與語言表達的雙重訓練。

他們的小說閱讀很重視批判性思維(criticalthinking)的培養。他們特別喜歡討論,幾乎到了無討論不成課的地步。

討論的內容廣泛,可以是小說的主題,可以是小說的人物形象,可以是小說的關鍵情節,也可以是表現手法。

針對文本細讀中發現的問題,問題驅動,任務驅動,展開頭腦風暴,在互動碰撞中,讓文本生發出豐富的創意。

我曾聽過科迪老師上過一節課:你讀的小說中的人物會把選票投給誰?

那是3月中旬的一天,美國大選如火如荼。那節課上,科迪老師事先選擇了五位總統參選人——希拉里、川普、桑德斯、盧比奧和克魯茲,并且從“移民問題”“難民問題”“社會問題”“伊斯蘭問題”“對外武力干預”和“領導風格”六方面概括介紹每位參選人的特點,一個人一張大海報,懸掛在教室墻上,

要求學生閱讀5位參選人的海報,選出自己閱讀的小說中的人物,推斷他可能會給哪位候選人投票,并把理由寫在便利貼紙上,粘貼在對應的海報上。

學生很興奮,紛紛寫下自己小說人物所投的票,然后聚集在各自投票人物的海報前,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學生們認真聽,認真申辯,認真反駁,好像真是在投票一樣,沒有人覺得這只是一次虛擬的語文活動。

活動結束后,老師追問學生:你是否同意同伴的決定?為什么?并讓學生反思這個活動對自己的幫助:我們是否應該把閱讀和現實聯系起來?

這節課展示了美國老師閱讀教學的追求,即在真實的情境中提出問題,讓閱讀發生,不僅檢驗了學生閱讀的成果,培養學生把作品與現實相聯系的融會貫通能力,也展示了他們批判性思維培養的課程實施的功力。

他們倡導探索性寫作(expotorywriting),充分利用寫作,讓學生展示自己的閱讀思考,表達自己的閱讀理解,促進自我的成長。

美國中學語文課上,各種各樣的寫作作業很多,除常規的讀書報告之外,他們很擅長采用海報這種形式。進凱特班級聽課,那時他們剛讀完《追風箏的人》,墻上貼滿了學生的讀書海報。

凱特解釋說:這是她前段時間的作業,要求學生在原書中選擇一個具體象征物,然后寫出描寫該象征物出現的原文以及頁碼,最后自己解釋其象征含義。

有一幅讀書海報選的是書中最具象征意義的風箏,海報上用簡筆畫畫了埃米爾和哈桑兩個人物,各自手牽一只風箏。

在兩只風箏下面,抄錄了原書52頁的一段話:“多年來,我見過好多人放風箏,但哈桑是這些人中放得最好的”,

下方左邊小人嘴里說:“我做夢也想把風箏放得和你一樣高”,

同時他心里想:“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我是故意輸給你的。這表明他對宗教多樣性的理解和尊重。”

這些海報極富創意和巧思,很好地表達了對原文中關鍵象征物的理解,體現了學生閱讀的質量,而且人人展示,互助啟發,讓學生構建出全新的閱讀策略和經驗。

5

我們要還學生真正的閱讀課

美國同行閱讀教學并非如我們想象得那樣輕松簡單。并不是所有的家長都支持他們的教學探索,即使是同行也不是個個都理解,加上州統考的壓力等等,都讓他們苦惱。他們也有壓力,也有阻力,也在掙扎。

在中美研究小組一次會議上,我提到美國電影《死亡詩社》,引起了他們深深的共鳴。

我告訴他們,這部電影在中國老師中影響很大,很多有追求、有理想的老師都喜歡電影中的基廷老師。

我還告訴他們,我們學校高一學生一進校,老師就和學生一起觀看這部電影,汲取力量,互相鼓勵,共同奮斗。

珍對我說美國師生也特別喜歡基廷。我問美國老師喜歡這部電影的哪個部分,喜歡老師身上的什么。

科迪回答說:“學習不僅僅是為了上大學,而是為了自己的一生。這一點我喜歡!”

凱特補充說:“語文不是教書而是教人。電影中有一個片段——基廷讓學生撕掉課本的導言。我放給學生看,告訴他們我們學習的目標和宗旨……”

美國老師很熱情,眼睛直視著你,交流起來充滿活力,你說話他們不斷“ya!ya!”地呼應,有一種熱氣騰騰的存在感。

我告訴美國同行,和他們一樣,我也在進行探索:我帶領一幫學生成立了一個經典夜讀小組,一年時間讀15本書,都是經典的書,如《1984》《瓦爾登湖》《美的歷程》等等

當然平時教學,我還是按課本要求來教,我這個課程是用每周五的晚上開設的,每次兩個小時。

他們發出驚嘆聲,驚奇地問:學生愿意嗎?我說:學生是自愿報名的。開始只有十幾個學生,現在有三十多個學生。他們又發出驚嘆聲。

我說周五晚上是周末,學生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但他們有興趣,愿意來,覺得讀書有收獲,有一種成長的快樂!

科迪問:“曹先生,你愿意在自己班上也這樣教嗎?”

我回答說:“我覺得,讀整本的書,讀真實的書,對學生語文能力的提高以及人的成長,特別有價值。我的實驗效果不錯。接下去我會在自己的班級、年級甚至學校嘗試。而且我們國家開始新的語文課程改革,把整本書的閱讀作為基本的教學任務,納入了課程標準,相信將會出現新的局面。到這邊來,看到你們的課堂探索,找到了同路人,特別振奮。我們一起努力,把真正的閱讀課還給學生!”

大家一片歡呼!


網友薦論

  • 漢子十萬,常用三千。一字多一點或少一點就不是同一字,發音不同意義不同,這就是漢字的微妙之處。漢語是世界上表達能力最完美的語言,漢文化博大精深,只有循序漸進才能由表及里地學習,吸收,消化。英語只有二十六個字母,只是組合的關系。漢字則不同,必須通過一篇課文認識幾個生字,日積月累,這是一個必經之路,更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閱讀是在認識單字,單詞的前提下進行,深化詞組的認識和對事物,事件,歷史的認知。因此,不能生搬硬套外國的教學方式和方法。
  • 課本一般是經過規范的、傳遞一種正常思維模式的途徑,而小說描繪了作者的一種心境,有些甚至偏激,兩者對于不諳世事的孩子來說,孰優孰劣一目了然了吧。
  • 用不用課本,不能一棍子打死,我看美國人這種方法就不行,小孩子應當有最起碼的語法訓練,作文訓練,跨過了這些基礎的訓練,直接奔到小說這種語法字詞使用有較大自由度的學習對象,一般小孩子恐怕難以消化,教材必須要有,可以和課外讀物相互補充嘛。
  • 學人所長補己所短,洋為中用推陳出新。傳承了千年的中國教育模式與理念確實亟待提高、改進、完善。如果不思進取缺乏新意教育就要落后,教育模式創新時不我待。
  • 讀此文,感到深深的震憾,美國教師勇于探索,是真正的在做學問,在育人,培養一種自主的思維方式永遠比做會一道題,學會一個知識點對學生的影響深遠,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永遠適宜各行各業。我國教學死盯高考,不開發思維是難以追趕美國的,盡管現在有進步,也應該居安思危,避免沾沾自喜,讓中國夢夢想成真。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