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創富部落  >   用心交朋友 唯有用心對待每個人 交人交心

用心交朋友 唯有用心對待每個人 交人交心

來源: 思想聚焦 2016-12-01 19:15

現在很多人用心交朋友,不再是用心對待每個人,其實我們只需要用心對待那么幾個人就行,不需要遇到每個人都掏心掏肺的,那樣感覺自己太廉價了。交人交心,用心去相交,對別人對自己的尊重。

上大學第一天的時候我就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剛見面的人稱呼彼此的時候都省略掉姓直接稱呼名字。聽起來很親密的樣子,但是我常常意識不到別人是在叫我,總要花幾秒鐘反應一下。我花了很久都沒有適應,覺得奇怪,也常常懷念中學時候扯著嗓子直呼大名甚至外號的同學們。雖然心里隱隱感覺這種時刻非常難再有了。

每個人周圍都逐漸生長出兩個世界,一個在手機里,數量飛速增長的微信聯系人讓刷朋友圈的時間越來越長。另一個在生活里,如果描述一下的話比高中生活還要乏善可陳:喝熱咖啡上專業課泡圖書館,連記憶都被壓縮成薄薄一張紙片兒。我的生活有多乏善可陳呢,有一天香港掛了八號風球,學校的星巴克沒開門,于是我的生活里只剩下圖書館,為此心情低落了百分之六十。

剛上大一的時候我還熱衷于約飯,來到一個新環境大一新生們都忙著抱團。后來吃了大大小小的很多頓飯,飯桌上熱絡寒暄,加了很多的好友。但是我現在連大部分人的名字也記不清了,包括樣貌。我手機里最近的聯系人是我的發小們,我們有一年沒見了,其中一個剛剛發了美食的照片,遭到了其余人等的一眾聲討。

冬天到了,真想跟他們一起吃頓火鍋吶,省去寒暄直接把頭發隨便一扎直接開吃的那種。

我跟J去吃川菜,水煮牛肉一上來就把被各種ddl折磨的七零八落的心治愈地差不多了。我咬著凍奶茶的吸管跟J聊天,聊了一圈兒發現大部分還是高中的事兒。

 高中那個物理特別好的男生報志愿的時候因為喜歡的女孩子學了醫,當初因為一道數學題彼此爭論的面紅耳赤。

五年級就在一起的發小依然樂此不疲地給我喂著狗糧,我們高考結束的那個夏天一起去云南旅行,單單火車就坐了三天。但是那三天好開心,聊八卦打撲克打麻將,火車上的方便面真好吃。

四川小館子里的燈光暖暖的,我們吃完了坐在窄小的桌子前不愿走,喝著被冰塊稀釋了凍奶茶繼續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我說真希望在這個小館子待到地老天荒吶,畢竟一出去就又要面對讓人頭疼又疲憊的現實世界。

我知道逃避不好,但我就是想逃,逃一秒也成。


如果說成長最大的特征是什么,我會回答“沉默”。

一開始會因為難以交心的人沮喪,后來反倒泰然處之了。沒有了中學時期青蔥歲月的情感積累,在這個越來越快速的時代逐漸見過了一些所謂的世面,形成了自己初具形態的審美,再遇到一群完全陌生的人的時候,是會多多少少失去了一些想要講話的欲望。

畢竟要從頭交代一遍自己的人生,是多么浩大的工程。

熱情而盲目的少年時代,對被阻隔在高考那道門后面的未來滿懷期待,坐在一起肆意幻想著未來的樣子有點蠢,又有點可愛。無知者無畏,所以我們聚在一起,嬉皮笑臉,不用面對人生的難。 

后來走了一些彎路,吃了一些苦,心氣被打壓,被現實澆了一盆冷水。想安于生活,但是懸于內心,當人生面對越來越多的岔路口的時候,竟是不確定了。

而我們正在漸漸明白,這種不確定感,將貫穿一生。

所以我理解了,大學之后再難碰到交心的人是正常的。三觀一致又能作息一致得以交談熟稔的人少之又少。每往前一步,就又勾畫了一個子集,交集里的人自然數量遞減。再加上插科打諢的能力一天天熟練,知道有些話不能當真。

長此以往,才發現那個恒久的主題,人生不過就是一個人的晚餐。

最近在看一部叫《三萬英尺》小說。

律師陳墨剛叫的外賣被公司的事務打斷,等到事情告一段落,飯菜已經冷了,她也倒了胃口。第一次發生這樣的情況,恰逢她來月事,她咬了一口冷硬的意面,站起身來關上辦公室的門伏案哭了一場。然而幾回以后她已經能要么拿上冷飯去茶水間加熱,要么面不改色地全部扔進垃圾桶。作者加了句話,人心總是漸漸變硬的。

我還沒開始工作,站在晚上異常空曠安靜的地鐵站看這一段的時候,笑了一下,突然覺得懂了。

發小給我轉了最近朋友圈引起熱議的關于985,211的文章,說北京上海的高校都炸了,就差香港了,你也寫啊。坦白講到了大三這個階段,對這種文章基本處于免疫狀態,就是無論傳播度和討論度再高,也沒有興趣點開來看一看。我說可能我過得更慘,慘一百倍,所以寫不出來。

早就過了比慘的時代,這個社會已經把門檻提高了。高中時候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定律早就不再適用,畢竟慘淡困頓的生活人人都有。很多事情本質上,結果比過程就是來的更重要。這個社會確實更偏愛聰明人,那種高效準確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至于努力了半天沒出結果紅了眼眶的人,別人會拍拍你的肩膀說沒關系,但是沒結果就是沒結果。要么擺平自己的野心,要么退出。 

之前受了委屈默默地紅了眼眶,等著有人來摸摸你的頭說沒關系。后來再遇到的時候,咬緊牙關,反正過了也就過了。 

ddl爭先恐后壓過來,長時間強迫自己集中注意力,松懈下來的一瞬間只想腦袋放空發發呆,連啟動語言系統也變成了勞神費力的事兒。所以干脆不說了,我不說我的煩躁,你也不說你的困擾,利用有限的時間盡快恢復,然后再奔赴下一條路的開始。

隨著所謂不再談心的“成熟”,以及日益凸顯的“獨立”,有一些情緒是會被壓在心底。這種情緒被外界的壓力包裹,被周圍人身上的光環擠壓,孤獨是一定的。但也沒必要因此斷了自己與外界的聯系,然后讓所謂的“慘”成了生活的主旋律。

示弱的人的確值得同情,但示弱的人往往走短短一段就停。

所以,其實交心的人越來越少也沒關系。 

畢竟有些交了心的人,永遠不會走。

網友薦論

  • 剛上大學那會兒還會為人情事故而難過,為沒有回應的友情而難過,慢慢地真的就看開了。有些三觀不合的人真的一開始就沒必要請進自己的生命里。因為生命盡管孤單,卻從不該卑微,從不該委屈求全。開心的過好自己的人生,去追求愛和幸福,將所有不友好的世界,都留在身后,而不是一直攜帶著,這是我喜歡的生活態度。
  • 五年級就在一起的發小依然樂此不疲地給我喂著狗糧,我們高考結束的那個夏天一起去云南旅行,單單火車就坐了三天。但是那三天好開心,聊八卦打撲克打麻將,火車上的方便面真好吃。
  • 大概是因為三觀已經有了自己的追求,也不想讓別人接受自己也不想去就別人,然后就惰于交際唄 況且講真的抱團吃飯做事上課真的很煩總是要等 一個人很快就可以搞定啊 朋友本來就不在多也不在新
  • 所以我理解了,大學之后再難碰到交心的人是正常的。三觀一致又能作息一致得以交談熟稔的人少之又少。每往前一步,就又勾畫了一個子集,交集里的人自然數量遞減。再加上插科打諢的能力一天天熟練,知道有些話不能當真。
  • 我跟J去吃川菜,水煮牛肉一上來就把被各種ddl折磨的七零八落的心治愈地差不多了。我咬著凍奶茶的吸管跟J聊天,聊了一圈兒發現大部分還是高中的事兒。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