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中潮金服  >   社會公益捐款項目不僅溫暖人心也是諸多人用心照亮世界的成果

社會公益捐款項目不僅溫暖人心也是諸多人用心照亮世界的成果

來源: 拾遺 2016-12-16 18:20

世界上有富有有貧窮有好人有壞人,我們雖已走向了小康社會,但是我們卻無法體會到一些貧困山區人們的苦痛,有些人連學都上不了,那么我們該如何去幫助她們呢?想必只有社會公益捐款才能照亮整個世界,溫暖人心

12月3日,重慶日報“尹明助學·愛灑四方”志愿項目,從全國500多個項目中脫穎而出,榮獲金獎。

所以,拾遺君決定寫寫“尹明”的故事。

我自以為已閱透人生,心也長滿厚厚繭子,可“尹明”的故事,卻火力威猛地擊穿了我的心臟,一股熱血直沖喉頭。

本來覺得暗黑的胸腔,忽然有一束光照了進來。

1

彷佛是一個約定,兩張匯款單又如期而至。

2015年3月4日,重慶日報社再次收到“尹明”的資助款。

一張金額是1400元,匯款注明寫著:“請轉交豐都縣龍河鎮刀利坪村谷巧玲家  2015年上半年資助款。”

一張金額是900元,匯款注明寫著:“請轉交巫山縣官渡鎮雷坪小學王迎春  2015年上半年資助款。”

匯款地址都是“中山三路3000號”。

還是那個虛擬名字,還是那個虛擬地址,

16年來,“尹明”就像一個隱形人,

用模糊的身影,風雨無阻地書寫著大愛傳奇

▲“尹明”匯出的第一筆愛心助學款

2

1997年,谷巧玲的兩個“天”塌了。

一個“天”是母親——因重度風濕性關節炎而癱瘓在床。

一個“天”是父親——在某個清晨消失無蹤,杳無音訊。

這一年,谷巧玲剛滿9歲。

這個家一下走到了山窮水盡:

誰來照顧癱瘓在床的母親?

誰來看管剛學會走路的妹妹?

誰來打理快要枯死的莊稼?

這時,只有9歲的巧玲站了出來。

“為了養家,我只有選擇退學。”

沒有鋤頭高的巧玲,只能依靠體重,

借助杠桿原理一點點挖土翻田。

每月兩塊錢的電費實在“太貴”了,

巧玲就把電線剪了,點起了煤油燈。

在一個母親呻吟不止的清晨,

巧玲將一頭長長黑發齊根剪斷,

跑到鎮上換回幾瓶止痛片和幾斤鹽巴。

…………

巧玲用稚嫩無比的肩膀,就這樣撐起了一個家。

3

1999年12月,《豐都周報》編外記者陳仕龍,

偶然知曉巧玲家狀況后,立馬趕去采訪。

采訪結束時,陳仕龍問:“最想讓叔叔幫你什么?”

巧玲眨巴眼睛:“我想讀書。”

回到家,陳仕龍寫了一片文章——《11歲孩子早當家,賣掉頭發買鹽巴,“我要讀書”聲聲盼,祈求社會幫幫她》,發表在《豐都周報》上。

2000年1月5日,《重慶日報》以“讀者來信”的方式,

摘編刊登了該文——《誰能圓你求學夢》。

在《重慶日報》的呼吁下,

一大批信件、捐款接踵而來。

這批捐款中,有一張是委托《重慶日報》轉交的匯款單——“請轉交豐都縣龍河鎮刀利坪村二社谷巧玲小朋友”。

匯款金額:300元。

匯款地址:重慶市中山三路3000號。

匯款人:尹明。

▲ 巧玲提起“尹明”爺爺就眼泛淚光

4

“借助捐款,我又走進了學校。”

巧玲眼里蕩漾著幸福的光芒。

海水漲起來,但總會很快落下去。

新聞暈輪效應一過,捐助的潮水迅速消退。

“很快,我們的生活又恢復原狀。”

巧玲低下頭,眼里光芒黯淡下來。

“明天怎么辦?下周怎么辦?”

那段時間,巧玲經常望著天空發呆。

天空蒼茫,寂然無語。

“無可奈何下,我再次想到了退學。”

偏巧此時,《重慶日報》轉來了一筆匯款。

“三個月后,尹明爺爺又寄來了300元。”

拿到匯款單,巧玲高興得手舞足蹈。

驚喜,還沒有結束。

“三個月后,尹明爺爺再次寄來了300元。”

這時,巧玲突然想起了什么,

她跑回家里,翻箱倒柜找起來。

她找出了三個月前尹明寫給她的一封信:

“巧玲,從現在起,我將每月給你寄100元生活費,希望盡我微薄之力幫助你這個堅強的孩子圓求學夢……”

巧玲眼淚撲簌簌掉下來:“是真的,是真的……”

▲ 巧玲和媽媽

5

素未謀面的尹明,

就這樣給了巧玲一個承諾。

這個承諾,像一顆遠星,

在暗黑的夜晚,照亮了巧玲前行的路。

“快要崩潰的我,終于有了一座山可以依靠。”巧玲說。

2006年,《重慶日報》報道了巫山縣官渡鎮王迎春的故事。

迎春與巧玲有著近乎相同的際遇:父親癱瘓,母親出走,留下她姐弟倆。

迎春咬著牙,扛起了養家的重擔。

從此,尹明資助的對象便多了一個。

一年,兩年,五年……

尹明的匯款,總是如約而至。

“最初是每次300元,后來是1200元,再后來是1400元。”巧玲說。

這一筆筆匯款,幫助巧玲讀完了小學,讀完了中學,又讀完了大學。

“我常常想,如果沒有尹明爺爺,我的人生會不會完全不一樣呢?”

每次想到這個問題,巧玲就會淚水盈睫。

如今的巧玲,已是一名搶手人才,

先在北碚工作,后被一家公司挖回豐都。

哲人說:世上最難的事是堅持,而最最難的事是只有付出沒有回報的堅持。

但尹明一做就是16年——他以自己的執著,守護了兩個不幸的家庭。

▲ 陳仕龍的采訪改變了巧玲的命運

6

2000年,尹明面臨一場大手術。

在手術可能失敗的情況下,

他給家人交代了遺囑:“如果手術失敗,務必將今年資助款全部寄出。”

巧玲從箱子里翻出一疊信紙:“這個事情,我也是后來才從信里知道的。”

2000年4月,尹明給巧玲寫過一封信:

“前不久動了一次手術,

術前專門交待家人,如果手術失敗,

務必代我將今年的資助款全部寄出。

好在如今已過危險期,我的資助方式不變,

并持續至2002年退休時為止……”

以60歲退休計算,尹明那時已經58歲。

尹明的身體狀況,似乎一直不太好。

這從他2009年寫給巧玲的信中可以看出。

“早就說給你寫信,但因白內障嚴重,尚未手術,寫字困難因而拖延至今……”

前幾年,他寫給巧玲的信,

都是蠅頭小楷,工整有序。

而這次,字跡潦草凌亂,五成溢出方格。

“顯然,尹明爺爺正深受折磨。”巧玲眼睛紅了。

即便如此,這封信仍足足寫了三頁。 

▲ 巧玲珍藏著“尹明”爺爺寄給她的書包

“我最喜歡2003年春節了。”巧玲說。

那年春節,巧玲收到了尹明寄來的包裹,

里面裝著兩套新衣服和一封信:

“這一次多寄了300元,可采購年貨,剩下的給兩個孩子當壓歲錢……”

“衣服很合身,尹明爺爺肯定費了不少心思。”桃花爬上巧玲臉頰。

尹明一直關心著巧玲的成長。

“不必為成績不冒尖而不安,貧困家庭的孩子學習上有很多不利因素。”

“能順利考上初中和高中,說明你已經盡了很大努力,應感到自豪。”

…………

平實信文中,透著濃濃真情。

“很慈祥很慈祥,就像我的親爺爺。”巧玲說。

“尹明爺爺也給我寫了信的。”

已在廣東工作的王迎春,仍像孩子般和巧玲“爭寵”。

我們無從猜度,一位花甲老人,會經歷怎樣的生死病痛,才會留下如此動容的囑托。

我們更無從知曉,一個瀕臨生死考驗的人,需要胸懷怎樣的大愛,才會割舍不下一個素未謀面的小女孩。

但我們確切知道的是,他給這兩個家庭帶去了無數歡樂。

▲ “尹明爺爺是誰?”是巧玲經常思考的問題

7

“尹明爺爺,您在哪里?”巧玲一次次在心底詢問。

巧玲按信上地址,給尹明寫過很多次信,但都因“地址不詳”被退了回來。

一個人,16年風雨無阻地堅持支助兩個家庭——不光是巧玲,大家都想知道這個好心人是誰。

《重慶日報》決定啟動尋覓行動。

手中線索,是一張張匯款單。

第一張匯款單,留的地址是“重慶市中山三路3000號”。

于是,記者來到渝中區兩路口街道。

“中山三路如果有3000號,就鋪遍大半個渝中區了。”兩路口街道辦主任冉紅說。

記者們一聲嘆息。

“不過,我們街道以前有個中山三路社區。”冉紅說。

記者們興奮起來,可一查,這個社區連300號都沒有。

“這個社區已經拆了,不然可以查3號或30號。”冉紅說。

▲ 記者在兩路口街道尋找“尹明”線索

記者們再次研究資料,又鎖定另一地點:

一張匯款單留的地址是“彈子石正街77號”。

記者們又迅速趕往重慶南岸區彈子石街道。

“這是個真實地址,就在我們轄區,但已經拆了。”彈子石街道石橋社區黨委書記劉紅英說。

記者們又是一片惋惜。

劉紅英突然想起什么,打開電腦,調出一張表格。

彈子石正街77號以前住戶的信息全在上面——這是一個集體門牌,涵蓋7戶13口人。

記者們圍過來,心都蹦到了嗓子眼。

“除去年輕人,其他人無論文化水平還是字跡,均與尹明不吻合。”劉紅英說。

▲ 記者們在分析線索

記者們攥著匯款單,再次尋找線索。

這一次,他們將目標鎖定在了郵戳。

尹明寄出的匯款單,上面分別蓋著“中山二路郵局”“解放碑郵政支局”“陪都郵政網點(南岸區)”的印章。

記者們立馬前往三個郵政點查詢,

但得到的答案只有一個:對尹明沒印象。

從渝中區中山三路、解放碑,

到南岸區南坪東路、彈子石,

尹明為了“隱名”,在重慶主城區地圖上,

畫出一個U型足跡,像一條神秘的微笑曲線。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沒找到尹明,似乎很遺憾。

但郵政儲蓄銀行解放碑支行支行長陳曉敏說得好:

“既然尹明選擇了行善不求名,那我們就尊重他吧,這是對他最好的支持。”

▲ 彈子石街道工作人員幫助記者尋找“尹明”

8

2007年8月,記者給巧玲送去匯款單。

“家里境況好多了,不能再用爺爺的錢。”

這一次,巧玲堅決拒收。

“你不收,我們退不回去啊。”記者說。

巧玲沉默良久,說:“那幫我轉贈了吧!”

報社將這筆善款,轉贈給了兩個即將輟學的小女孩——張蕾和楊開文。

剛滿18歲的巧玲,以最動人的方式,完成了她的成人禮。

當年12月,巧玲給兩個小女孩寫了一封信。

兩封不同的信,有一個相同結尾:

“我們唯一能報答他的,就是盡快成長起來,像他那樣去幫助別人。”

巧玲懂得了:對尹明爺爺最好的報答,就是傳遞善行。

受尹明感染的,并非巧玲一人。

“會里有1000多張寄不出去的收據,這些匿名捐贈者往往只留下一句話:只要這錢能做好事,別問我是誰!”重慶市慈善總會副會長馮秀文說。

這里面,有人化名為“艾興(愛心)”,有人化名為“魏海(為孩)”……

▲ “尹明”已成為重慶這座城市的愛心符號

9

有一次,著名主持人汪涵,

去博物館清點一尊千手觀音銅像時,

發現千手觀音只有998只手。

送文物來的喇嘛說:“這是佛菩薩的智慧。”

在場的人嘀咕起來:“少了兩只手就少了唄,還說得這么玄。”

這時,汪涵說:“菩薩想表達的是,我等了你千年,就等著你伸出這一雙手。在別人遇到困難時,你伸出一雙手,你就是別人的菩薩。”

你得到過陌生人的溫暖嗎?

你給過陌生人溫暖嗎?

在“不要和陌生人說話”成為時代標志的今天,

愿我們每個人,都能釋放陌生的善意,

愿我們每個人,都能成為別人的菩薩。

2000年,尹明已經58歲,至今年,已是74歲。

終有一天,這個感動我們的人會逝去,

終有一天,尹明的匯款將劃上休止符,

但只要我們一伸手,這世上就永遠存在“千手觀音”。

 


網友薦論

  • 人之初,性本善!相信世上還是好人多 默默的為文中不留名的善人點贊,做一件好事容易,做一世好事難,可人家一直默默的堅持!
  • 想起某大學校長在畢業典禮時說的一句話:能幫助別人是一種福氣。 愿所有的好人都能福與天齊。
  • 哲人說:不要一邊詛咒黑暗,一邊加入黑暗。與其詛咒黑暗,不如點亮蠟燭。
  • 只要我們心存溫暖、懂得感恩就好
  • 真正的文明,一定有善意和寬容在里面,并且占據不小比重。可能只是在別人吃力抬東西的時候搭把手,也可能只是替沒有零錢的人刷個卡或給兩元公車費,每個人都因為微小的善舉而獲得一個感動的眼神或微笑,最后再次傳遞下去,像一朵永生玫瑰。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