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藥品  >   藥品品牌  >   廣育堂  >   和“心愛的人”說走就走的旅行

和“心愛的人”說走就走的旅行

來源: 咪蒙 2016-12-19 18:21

我相信大家無數次在腦海中幻想,幻想自己有一天與心愛的人有一場風格迥異的婚禮,幻想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可是都是幻想、、、、、
林寬寬是一個有錢且貌美的33歲女人。
她最煩心的,不是事業,而是沒人追。
而導致她沒人追的主要原因還是她的事業。
林寬寬家里也擁有個私企,只不過業務范疇是殯葬行業,也就是白事。
好多人單聽見“白事”這兩個字就覺得喪,自然是不愿意跟她有什么進一步的接觸。
林寬寬一度投奔到了相親的大潮中,但仍舊是無人問津。
就在林寬寬已經死了心,決定孤獨終老的時候,一個小鮮肉在相親大會上,看中了林寬寬。
 
 
小鮮肉叫周南,25歲,長得眉清目秀,在相親會上那一幫不是禿頭、就是啤酒肚的油膩大叔中間,簡直算得上是帥得作弊。
這么一個搶手貨,偏偏認準了林寬寬。
林寬寬一臉懵逼地問周南,你看上我哪點?
周南答,互補。
原來周南家里做的是紅事,而且規模不小。
周南說,我們兩個一個做紅事,一個做白事,在一起就是喜事,紅白喜事嘛,正好合適。
林寬寬被這個強大且扯淡的理由說服了。
被這么好的男生看上,她連裝矜持的步驟都省了,直接跟周南以結婚為前提,開始了交往。
 
 
林寬寬和周南在一起之后,過起了普通情侶的生活。
但他們又不是一對普通情侶。
正常女生喜歡拉著男朋友討論的話題是,“前女友和我誰漂亮”,或者,“你愛不愛我”。
而林寬寬最喜歡拉著周南討論的話題是,“你策劃的婚禮都是什么樣的”。
 
 
周南常常給林寬寬講他策劃的婚禮。
比如給一對新人策劃了熱氣球主題的婚禮,新郎新娘在熱氣球上交換戒指;
比如給一對情侶策劃了“海賊王”主題,新郎COS路飛,新娘COS娜美……
每次聽完這些婚禮,林寬寬總是一臉向往地說,“真好”。
但是笑完,又有些難過。
因為她做的是白事,總是被認為不吉利,關系普通的人不會邀請她參加自己的婚禮。
關系親密的朋友會邀請她,她又不好意思讓對方為難,只能推辭。
所以林寬寬從沒參加過任何一場婚禮。
 
 
周南看著林寬寬落寞的樣子,笑著問她,“那你想把婚禮辦成什么樣子?”
林寬寬想了想,有點興奮地說,“我想要一場紫色的婚禮,這樣才足夠夢幻。
最好是睡美人主題,新郎要像王子一樣,一步步走過紅毯,走到我面前,而我會打扮成睡美人,躺在花瓣中間,等著王子把我吻醒。”
周南聽完,撇撇嘴,說,“好中二啊”。
林寬寬很high的心情又冷了下去。
周南嘆氣,繼續說,“哎,沒想到我未來的婚禮,會這么中二”。
林寬寬愣住了。
這就算是求婚了嗎?
林寬寬問,“沒有鮮花,沒有戒指,你這樣求婚,也太敷衍了吧。”
周南挑挑眉頭,問,“那我再準備準備?比如,我準備個三五年?”
林寬寬一聽,又趕緊攔住周南,說,“少廢話,有本事你馬上就娶我! ”
周南看著林寬寬著急的樣子,忍著笑意,說,“正中下懷,求之不得”。
 
 
兩人的婚期提上日程,結果,周南媽媽強烈反對。
周南是單親家庭,由媽媽帶大,周南媽媽嫌棄林寬寬做白事,年齡又大,不同意她進門。
周南經過一番嚴肅認真的分析,終于想出了一個科學的方法,他跟林寬寬提議,“我們生個寶寶,把生米煮成熟飯,我媽肯定就沒法反對了。”
林寬寬拍他后腦勺,“生寶寶?現在?你瘋了嗎?”
周南笑著說,“這有什么瘋的?我特別喜歡孩子,我8歲的時候就想好了,長大了要生兩個。我們抓緊時間,先生一個女兒,以后再生一個兒子。到時候,我們就在家里的小院子裝上兩個秋千,我倆一人一個,讓兩個孩子推著我們玩……”
林寬寬被周南賤賤的描述逗笑了。
反正這輩子就賴上他了,生孩子是遲早的事,現在生也好,再拖就是高齡產婦了。
 
 
他倆工作也不怎么上心了,每天胡搞瞎搞。
天道酬勤,林寬寬快兩個月沒來月經了。
他倆興沖沖地去了醫院,林寬寬去檢查,周南就坐在外面,跟孕婦們聊天,討教經驗。
從怎么照顧孕婦,聊到怎么照顧產婦坐月子。
林寬寬出來的時候,周南正在一邊聽孕婦傳授經驗,一邊拿著個本子認真地做筆記,態度特虔誠。
看到林寬寬,周南興奮地揚了揚手里的本子,說,你知道孕婦不能睡在正對門的位置么?回去以后,我要把床的位置換一下。
林寬寬說,不用了,我沒有懷孕。
周南一愣,說,沒事,我們再努力努力。
林寬寬說,醫生說我是提前閉經了,不能懷孕了。
周南沉默了。
 
 
路過家里的小院子,兩個人都停了一下。
這下子,他們更沉默了。
是啊,秋千不用裝了。
因為不會有一男一女兩個小孩,來推他們兩個大人了。
 

當天晚上,他們一夜無話。
第二天早上,林寬寬醒了,發現周南不在旁邊。
她出了房間,看到周南正在廚房里給自己做飯。
她說,“婚約作廢,我們分手吧。”
周南擇著菜,頭也不回地說,“我不同意。”
林寬寬說,“你應該找個更配你的人,可以給你一個完整家庭的,這個人肯定不是我。”
周南停下手里的活,轉身看著林寬寬,一字一頓,“這個人就是你,也只能是你。 ”
 

周南第一次見林寬寬,并不是在相親會上。
是在10年前的一場葬禮上。
那是周南爸爸的葬禮,那天,雨下得很大。
葬禮開始了,媽媽突然發現周南不見了。
眾人跑出門一看,周南正趴在地上,拼命往路邊的排水口伸手,想撈什么。
原來他的錢包掉進去了。
大家都勸他,別撈了,不就一個錢包嘛,回頭再買一個不就行了。
但是周南就是不聽,一直趴在那,眾人沒辦法,只好上前拖他。
這時,一個女生突然說,“我來幫你,我的手臂細。”
這個女生是林寬寬,她是這場葬禮的負責人。
 
 
她的手臂果然很細,一下就伸進了排水口,很快就把錢包拿了出來。
林寬寬將錢包遞給周南,說,這個錢包一定對你很重要。
周南接過錢包,馬上打開,抽出一張照片反復擦拭。
這是一張他和爸爸的合照。
周南對林寬寬說,謝謝,這是爸爸生前拍的最后一張照片。
林寬寬手一揮,爽快地說,沒事。
這時,周南才發現,林寬寬的手臂被排水口的鐵欄劃傷,已經流血了。
原來她的手也沒有那么細。
從那個時候開始,周南就認定了林寬寬。
 
 
周南說完,看著林寬寬,單膝跪地,目光篤定地說,“請你不要再說分手,嫁給我,好嗎?”
林寬寬點點頭,又搖搖頭,說,“可是你媽媽……”
周南抱住林寬寬,說,“這是我要操心的事,你不需要擔心。”
 
 
第二天,周南就跟林寬寬去領證了。
后來林寬寬才知道,周南跟媽媽坦白了他們不能生孩子的事情。
只是,換了一個版本。
他拿出一份他偽造的病歷報告,告訴他媽媽,自己是重度陽痿,硬不起來。
因為這個缺陷,自己被歷任女友嫌棄以及拋棄,只有林寬寬,一直在身邊,不離不棄。
媽媽聽得一把鼻涕一把淚,從此認定了林寬寬就是自己的兒媳,對林寬寬充滿了愧疚之情。
 
 
領完證,周南對林寬寬說,“你不要擔心,我們兩個人,也能活得熱熱鬧鬧。”
林寬寬用力擁抱周南,覺得自己太幸運了。
簡直像踩到了全世界最大一坨狗屎。
 

林寬寬跟周南籌備起了婚禮。
他們一天要跑好幾個地方看場地;
試一套又一套的婚紗;
看無數式樣的請帖;
還要試菜、定賓客名單、確定婚禮流程……
一場婚禮,充滿了各種瑣碎煩人的細節,但是林寬寬樂在其中。
 

想到這是自己參加的第一場婚禮,她覺得很新奇。
想到這是她跟周南的婚禮,她覺得很幸福。
她完全沉浸在籌備婚禮中,走路都是一蹦一跳的,睡覺都在笑。
更讓她開心的是,有一天,她突然發現,自己月經回來了。
也就是說,她可以懷孕了。
那一瞬間,她明白了,她踩到的,是全宇宙最大一坨狗屎。
 
 
林寬寬和周南又興沖沖去了醫院,做了一系列檢查之后,周南去拿了檢查結果。回來跟林寬寬說,醫生說她的子宮有點小問題,還要繼續檢查。
周南安慰她,“咱們婚禮可以晚一點,但你的身體不能耽誤,乖乖休息一陣,配合治療吧。”
那天晚上,他陪著林寬寬看韓劇,給她講笑話。
 
 
第二天早上,林寬寬醒了,看到周南,第一句話是,我是不是要死了?
周南一驚,說,“你瞎說什么呢。”
林寬寬緩緩地說,“昨天半夜,我醒了,看到你在院子里哭。”
周南沒有說話。
林寬寬說,“你這么堅強的人,會哭,一定是因為我出了很大的事。”
周南還是沒有說話。
因為林寬寬說對了。
林寬寬被查出宮頸癌,已經是晚期了。
閉經之后,又突然來月經,這就是宮頸癌的征兆。
知道病情之后,林寬寬沉默了好久。
再開口,她說的是,“對不起。”
周南一愣。
林寬寬說,“我們之前約好了,要活得熱熱鬧鬧。但我卻要爽約了。”
周南的眼淚涌了上來,他想忍住。
林寬寬接著說,“留你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對不起。”
周南忍不住了。
他緊緊抱住林寬寬,嚎啕大哭。
 
 
兩個月之后,林寬寬去世了。
這一次周南還是很淡定,沒有哭,沒有鬧。
只是在外人看來,他已經瘋了。
他非要親自給林寬寬辦一場白事。
親戚朋友輪番勸他,但周南就是不為所動。
周南媽媽氣急了,跟周南發火,大罵他,“你他媽能不能不犯渾?你一個做紅事的去做白事,以后誰還找你做紅事,誰還會請你策劃婚禮?什么婚禮都不會讓你去了!”
周南沉默了很久,給媽媽跪下磕了個頭,低聲說道,“我最想去的婚禮都去不了,別的,也無所謂了。”
事業、未來和幸福,沒有了林寬寬,都無所謂了。
愛情的配額是有限的。
有的人,把它切割成若干份,這樣就能隨意支取和保底。
有的人,選擇一次性透支個精光。
周南就是后者。
他選擇在愛情中毫不保留地賭上全部。
即使愛的人不在了,也一如既往。
因為這一次之后,他再也不會像愛她一樣愛別人了。
 
 
林寬寬說,“我想要一場紫色的婚禮,這樣才足夠夢幻……”
于是,周南將葬禮辦在郊區,四周全都是丁香樹,紫色的花瓣在空中飄散,很夢幻,很夢幻。
林寬寬說,“最好是睡美人主題,新郎要像王子一樣,一步步走過紅毯,走到我面前,把我吻醒。”
于是,葬禮現場有聳立的城堡,在紅毯的盡頭,林寬寬身著一襲公主裙,安靜地等著周南。
一切都跟林寬寬夢想中的婚禮,一模一樣。
她所幻想的一切,他所承諾的一切,他都做到了。
只不過她睡的床鋪,換成了木棺。
她想象的婚禮,變成了她的葬禮。
周南像林寬寬想象中的王子一樣,穿著白色的西裝,一步步走過紅毯。
他想走得很快,很快。
因為前面等著他的人,是他最愛的人,他迫不及待想見到她。
但他走得很慢,很慢。
因為他知道,這是他見她的最后一面,現在的每分每秒,他都要記住。
周南終于,來到林寬寬面前,他仔細凝視著她,他的深情,一如既往。
她還是沒有變,睫毛很長,鼻子很翹。
她閉著眼睛,像個沉睡的公主,等待她的王子把她吻醒。
周南慢慢地俯身,深深地親吻林寬寬。
就像王子親吻公主一樣。
王子的淚,滴落在公主的臉上。
只是,公主再也不會醒來了。
 
 
PS:今天只發一條,因為我實在寫不過來了。
我長期持續熬夜,休息太少了,經常都寫到早上。
凌晨三點、四點、五點、六點、七點的北京,我都見過了。
關鍵是每天睡不到四五個小時,要起床繼續工作,有時候看電腦,都是重影。
前天寫到早上8點,從公司回家,經過紅綠燈的時候,一陣恍惚,差點被車撞了。
不敢再這么重度透支了。
畢竟還有好多好吃的,我沒吃過呢。
所以跟你們申請一下,以后我周五、周六分別發一篇周末故事,可好?
其實周末故事你們看一篇可能只需要5分鐘,但我和編劇合寫,每一篇要花5-15個小時,好多篇都改過無數遍。
也許你會說,改了這么多遍,也不過如此嘛。
那可能是因為我們太蠢吧。
不說了,我去補腦了。
哦。今天的比較虐,明天寫一篇暖心的吧。
大家明天見!

網友薦論

  • 足夠了……無關生死,此生永相隨。
  • 總兒 豪門男人 大部分 一般女孩兒 都伺候不好。 這個 什么大企業集團小開 沒啥本事
  • 真想不明白自己的洞洞出來的小孩,居然撫養權不屬于自己!什么法官判的!黑!換了是我…男人根本不夠膽子提“爭”這個字!
  • 真真是幸福的模樣,發自內心的笑是騙不了人的
  • 只要喜歡什么事都可以原涼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