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家電  >   家電品牌  >   魅族  >   從華為任正非的創業路來看看創業者應該了解什么

從華為任正非的創業路來看看創業者應該了解什么

2016-12-21 23:05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創業者的大軍之中,而一個好的創業者應該了解什么呢,今天就帶大家看看華為任正非的創業路,華為可以說是現在家喻戶曉的大品牌了,今天就讓我們來一起看看華為是怎么成功的。

一、磨好豆腐,給你爹娘吃,小公司談什么哲學?

主持人介紹我的,是從網上下載的,不是新的。但是這兩句話,“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確實是我十幾年來研究的基本方向,也是我今天要給年輕的創業者分享的主題。

我們創業者要創業,要融A輪、B輪,要公司正常發展,這是很重要的問題。“常無欲”,就是你沒有那些利益心,沒有一輪、二輪融資緊迫感去催著往前跑,你要想著:

老天爺賦你獨一無二的是什么?

我這一輩子來是干什么的?

我要做對人有價值的事情?

有價值的東西不是體現在你的口號,而是在那個至陰至微處的奇妙的、絕妙的不一樣的絕活,這就是“常無欲以觀其妙”觀到的運行奇妙的東西。同時你要“常有欲以觀其徼”觀的是什么呢?觀至陰至微處的與眾不同的絕活。

在這里,我是借老子《道德經》第一章,給創業者(或領導者、或工匠)畫出了一幅畫像,這幅畫像也就兩筆:

第一筆是無,是放下你那些自以為是的后天意識,放下你的利得心,放下你的幾輪融資,你就是空空的管道,而且空無所空,于是你就可以看到大道運行的奧妙。

第二筆是有,有之以為利,是至隱至微處與眾不同的絕活,是絕活的大美,接近美,就接近神,就可以見自性,就可以見天理。

這兩筆合起來就是真空妙有。喬布斯是真空妙有的代表。他可以“傾宇宙之力,造當下之妙有!”這也就是我們這些年輕的創業者要去到的方向。

我們在這個世界上打拼創業,其實重要的不是你擁有幾輪融資,重要的是你有沒有認識到你的自性、天賦到底是什么?

你要小心,前幾輪比你好的人多得是。

比如10月2號去世的春雨醫生張銳,42歲,他是英雄,融資一輪比一輪高,很快就站在了成功的塔尖,閃著耀眼的光芒。誰知道山有多高,坑挖的就有多深,它是平衡的,不能下面掏空了往上走,42歲正盛年,專門搞救急醫療的網站創始人,結果自己救不了自己,倒在了小區保安的懷抱。難道這就是我們要去追求的目標么?

如果讓張銳重新選擇他的生命方向,他會不會做這樣的選擇?一天十次二十次的路演,給一輪一輪的投資者說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真正的核心目的他解決不了。

Uber是社會閑散資源的整合有效利用。但是網上醫療呢?是稀缺資源,是挖墻腳,是要搞第二個職業給醫生。開始可以網上代掛號,后來國家規定不允許了,這一下子就斷了春雨醫生的現金流。一系列的基本商業邏輯有沒有解決?沒有!外人不知,張銳最清楚!

互動部分

公司每天要開工吃飯,現金流在哪?沒有。所以他在去世之前的兩個月80%(只約了小約,大約約不上),有用嗎?張銳用生命告訴我們一個道理,一個什么道理呢?誰能說一下張銳用生命告訴我們一個什么道理?

創業者:我覺得應該是平衡。

王育琨:什么平衡?

創業者:因為我以前做過這行,所以我覺得塊相對比較拼。

王育琨:是吧?那現在怎么去平衡?拿身體去?大家順著他的思路再想。怎么平衡?老天爺連兩片樹葉都沒有一樣的,而我們人呢,拼命地去擠,哪個地方能弄到錢,創業者天天研究忽悠投資者,把錢忽悠來了。

這是沒有真正找到自己的天賦、天性、天命。你的自性到底是什么?搞來投資又怎么樣?只要不合乎商業規律,你堆起來的山越高,你下面挖的陷阱就越深。我們創業者,需要拿我們的生命、我們的靈魂入股我們的事業,我們的靈魂、我們的生命是無限責任,不是有限責任。選擇這一步,真叫充滿著寂寞。

今年年初,我們去巴塞羅那,任正非與我們進行了10個人的小范圍交流。我們問任正非:“任總,你也從2萬塊錢小企業起家走到今天,走到這么燦爛、光榮的時刻,能不能給我們今天的年輕人一些建議?能有什么樣的模式,什么樣的哲學,什么的經驗適合他們呢?”

任正非說:“小企業剛起步啊,你要找什么模式?找什么哲學?沒用!不管用!小企業剛創業,你就考慮一個點,把你的豆腐磨好,磨好豆腐拿出絕活。沒有別的,為什么要磨好豆腐呢?因為你爹要吃豆腐,你娘要吃豆腐,你的孩子要吃豆腐。爹還是那個爹,娘還是那個娘,孩子還是那個孩子,怎么一來互聯網就變了?”

我們又接著問:你一個72歲的老人,從事著高科技,不僅僅是移動互聯了,你在搞連接世界,多大的事!要修一個管道,比云還要大,語音只是管道里面的內物。這事真的大,你72歲的老人了,怎么保持這個企業不偏向?怎么把握它的戰略方向?

 二、最低處誕生最高的戰略,任正非成功真正的秘訣

任正非又回應:

“別說那些高大上的問題,我本人44歲,被南油集團炒掉了。我經營電視,付了200萬,電視沒了,供應電視的人找不到了。被炒了魷魚,200萬還必須還,老婆跟我離婚。我又一個人,44歲,帶著老爹老娘,帶著6個弟弟妹妹,在深圳住棚屋,老娘到菜市場上撿爛菜葉,買死魚。就在那個當下,我知道我任正非是44歲的男人,我要養爹,我要養娘,我要讓一家人有飯吃,我必須創業,沒有收入來源,沒有人要我,44歲的老男人已經過了招聘就業的年齡,沒有人要,我只能自己創業。

我有技術,我在軍隊上學了磁懸浮技術,結果不合用,沒有商業價值。開始成立公司,只能倒賣個電器。就是在那個當下我創業,我真正意識到了世界這么大,在歷史長河中,我任正非,真的很渺小,太渺小了,連個塵埃都算不上,我算什么?但是就在這個當下我意識到,我這個人,是個塵埃,太渺小了,那我還要養家,我只能做企業,那么做企業就只能用人之力,我不行,我要用別人的力量,我怎么用別人的力量?我不行,我全放下,我什么都不是,我見一個人我就感到他比我強。就是這么一個過程,華為就憑著聚集走到了今天,我們走到未來還要憑借聚集。”

前十年華為完全是放任、授權、山頭主義,我全都給你,現在任正非把聚集用到了極致。

我們常見他說的那句話,叫“一杯咖啡接收宇宙能量”。我們還可以看到,任正非說我們的宇宙已經夠大了,但是你們知道什么樣的東西比宇宙更大么?是心胸!你的心胸比宇宙還大!什么叫心胸比宇宙還大呢?就是我們有華為員工工卡的,和沒有華為員工工卡的所有人,都是我要去聚集能量的對象。

什么樣的人能聚集?

任正非已經說了幾個,首先要謙卑,謙虛,首先就必須看著別人行,看高別人、看低自己,把自己徹底放下,你就得到了這個世界。

最近任正非的聚集就更大,他說什么?他說我要在櫻花盛開的季節,櫻花只開一個禮拜,我要匯集世界頂級的科學家,到櫻花樹下去喝咖啡,在能量最強的那個地頭上,人的這個思維特別活躍,我要把他聚集過來。

嗯,我要在歐洲的薰衣草最旺盛的季節,到薰衣草田野旁邊,去擺上桌子,跟頂級的科學家去喝咖啡。

甚至還有一招特別絕,你們想象不到,每年春節過年回家,人最接近自己生長的土地,一家人在一起,那個時候是最接地氣的時候,就是那個時候任正非也不放松,他給所有員工發信息,說你在家里最接地氣的時候,要給公司出1到2條建議。

離開了公司那種煩悶的、煩躁的場合,靜靜地呆在老家,接近自己生養的土地,人會特別有能量,就那個時候來一個主意會是怎么樣的?任正非所有的講話,都是聚集,比如跨年要發表講話,每年年初的這個講話是最重要的,他半年之前就要征集意見,回頭再發給員工讓再提意見,把員工真正的智慧聚集過來,這就是任正非。

非常簡單,聚集才能不偏離方向。

我們創業者,我看你們的slogan都非常強大,而這些強大的slogan會不會把你內在的那個狂妄的心激發出來?貌似你不狂妄,沒有足夠大的信心,投資者可能看不上你。你要去說服他們,我們這有搞投行的,真正能說服大投行的,能靠你的slogan嗎?所以醫療春雨醫生張銳讓世界上沒有難看的病,這種slogan已經很大了,但內在是什么在支撐呢?至陰至微的那絕活是什么?沒有!

三、回到真源,拿出絕活從你的天命里找到你的自性

因此聽準了任正非的這個建議:小企業,10個億以下的小企業,干脆就把豆腐磨好,拿出絕活,要人。否則這世界沒有你生存的空間,所以今天這就是我們的主題:回到真源,拿出絕活。

什么叫真源呢?

這個真源首先是你的天賦、天性、天命,你的自性。每個人都有巨大的無窮性,而那個無窮性就是你的自性能夠爆發出來的所在,怎么樣能夠讓你自性爆發?怎樣能把你的自性撞醒?

我這里講一個六祖慧能小悟、中悟、大悟的故。

小悟。

24歲砍柴夫,偶聞“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頓時無限喜悅上心頭。迷人口說,智者心行。立刻安頓好母親,一路去尋找五組,“惟求作佛,不求余物”。——聞道發愿,是謂“小悟”:上士聞道,勤而行之。

中悟。

只管做雜役,悟得清靜心:“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悟得本心清靜,是謂“中悟”: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

虛空不毀萬法實相。所有的一切,最重要的就是那個清靜的心,就是一面巨大的空空的鏡子。這個時候你沒有這些糾結的利益的心,后天意識,你會看到什么,就會抓住那個最好的點。

大悟。

六祖慧能寫了這個偈語,然后五祖一看他有慧根,就傳法給他了,就半夜叫他到房間里,用袈裟蒙起來給他說法,他一聽到傳法又大悟了,大悟了不得,大悟了什么呢?

一切一切的方法,一切一切的模式,一切一切的操作都離不開自性,自性能夠生萬法,每個人自性具足,我要敬畏我的自性,我同時要敬畏我的團隊員工的自性。

自性生萬法是謂大悟:“不識本心,學法無益。若識自本心,見自本性”。此心清靜如如不動,妙動念念刻刻不停!

其實六祖慧能悟道的這個過程,恰好是我們的第一句話:常無欲以觀其妙,你別這么多的貪婪跟利益得心,你的心空空的,靜靜的,榮辱不動,然后這個時候,你會發現任何東西你都聚集大用,好的發生、壞的發生,你都會找到恰當的用處,這個時候叫自性榮辱不動,妙有妙用,妙動刻刻不停。

這就是創業者,這就是我們要去到的方向,我們就是這些先知先覺的人。

我們首先要找到自己,找到自己的自性。

怎么樣找到自己的自性,我們把這個問題照樣可以給任正非。請任總給咱們這些年輕人說說,別看我們在座50個人左右,有沒有可能將來出一個兩個任正非,說不準的事,如果給這些年輕人說,怎么去找到自性,任正非會說什么呢?

在這里再插一段,大家都知道我是稻盛和夫的粉絲,我給稻盛和夫寫序,稻盛和夫看到后專門到中國來約見我,跟我交流,關心我為什么這么給他寫序,對我特別好。

2013年5月14號,任正非到北京出差,在貴賓樓飯店,我見了任總問,你看人家稻盛和夫是搞陶瓷的,人家就能創造兩家世界500強公司,救了日行。任正非說:王老師你打住,你根本不了解稻盛和夫。你說他就是搞制造經濟陶瓷的,這么輕描淡寫,你光說他的哲學、理念,不說他的產品,你就根本不了解稻盛和夫!他的產品,絕活,你知道稻盛和夫的經濟陶瓷是什么嗎?難道是你的書里面寫的那個寶石?錯!這個是可以引領未來10年20年新材料革命。我們華為的產品,稻盛和夫的1/4的市場是我們買的,你懂嗎?

我不懂,我接著就開始請教他什么新材料革命,但是這一棍子下來,如雷轟頂,這棒把我敲醒了。

跟任何企業交流,跟任何一個企業家交流,別關心他的理念,別關心他后面的哲學,把它的產品拿出來看看有沒有貨,有沒有絕活。你產品沒有魂,說那些高大飄渺的理念有個屁用,這是任正非給我的棒子!

人,靠絕活立身,企業靠好產品實現高收益。

我剛從日本考察回來,我又發現了不起的事,日本我去了好幾趟,一次次的撞擊。日本人,他們是有信仰的,靈魂是有追求的。所有的人都在給你講他一言一行做的事兒,他的行為舉止,他的活是不是絕活。這個絕活,先是你干活干的有沒有挑,你這個人才立得住。你這個人得有品質,你這個人才敬業,你這個人才有哲學,如果你干活稀松平常,你說的天花亂墜,你是個廢物。

我們做老板做CEO,怎么判斷人的這些呢?我們的客戶,生我養我們的父母,他們會怎么判斷?他們就看你的產品有沒有活,你要自性嗎?你要讓你的自性爆發嗎?你要自性生萬法么?那先把這個活做漂亮,做成絕活。

四、絕活成就自性,一張圖里看到的信仰和秘密

到底怎么把這個活做成絕活?任正非會說哪有那么復雜啊,華為就是憑借著一雙爛腳,走到了今天。

這是美國攝影師跟拍的一個年輕的舞蹈家,20多年,這個年輕的舞蹈家從新入門到美國頂級的芭蕾舞者,拍20多年照片就這一副獲過獎。這張照片被任正非看到了,任正非看到后一瞬間眼淚就下來了,這不就在說我嗎?這不就是在說我們華為人么?這不是在說我們怎么走到了今天?這不是在說我們的自性怎么出來嗎?

互動部分


你是創業家,你是CEO,你面臨一輪又一輪的投資者,你學會了各種各樣的路演,那么從這個圖里面你看到了什么?真像任正非說的那么玄嗎?今天的課我就講這幅圖,別的不講,這里面到底有什么?誰看到過這幅圖?你是發自內心沒看到了嗎?


創業者:這確實是一種偉大,就為了一個內心的東西,必須要經歷內心的苦難,內心要很強大。

王育琨:看得很專注,還有誰看到了?

創業者:其實我想到了中國的古語:“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背后的含義就是要成就一面偉大的旗幟,一定要經歷過常人不能經歷的東西。像華為,它經歷的苦難,其實都是為了去打造最好的產品,最好的自己,就像這個圖一樣,這個腳,其實是為了讓自己走向頂級的舞蹈殿堂。

我們做企業,也需要像這樣打造我們最好的產品。打磨我們這個產品的過程其實是非常復雜的,我們應該把我們所承受的所有的經歷,放到我們的產品的身上去,我覺得是這樣的問題。

王育琨:通過這圖看到我們打造一個產品,也必須全心全力把你的身體,把你的精神,你的靈魂,你的意識,全部都投到產品中。

創業者:這張圖上,我還看到了信仰的實現。在外人的眼里,她的這個腳經歷了很多磨難,但是我想在這個舞者的內心,這些都不是問題。在舞臺上得到觀眾的掌聲,在她帶著信仰在舞臺上實踐,她會想這些都是次要的,沒有任何的波瀾。我們外人可能覺得這種磨難不能堅持,但是她成為優秀舞者的整個過程,在她的信仰中,可能這些都不是事,你的感受跟她的感覺是不一樣。

王育琨:把掌聲給他。一般人把視線停在下面,在她那血淋淋的腳上,沈浩的眼光,往上,他看到了那個芭蕾舞者的臉,一定是燦爛的,她的臉上是那種找到自己的靈魂的自性爆發的微笑,是那種天賦得到釋放的燦爛,那是大美。對這個人,這是巨大的幸福和巨大的喜悅,這是更高的境界。

創業者:我不是看到的,我是聽到的,我聽到說她20年成為一個頂級的舞者,我就想,偉大都是熬出來的,像任正非他們不是一開始就一帆風順的,是堅持專注好多年以后才發生這么多事。

王育琨:他是說要夯實基礎,創業這檔事可不是三天兩天,可不是融了資本就行了,而是要一輩子,而且還要傳世,這里面要長期艱苦奮斗,有這個意思。咱是有自尊的。

創業者:其實很簡單,我看到這圖,我感覺真理就是跟八卦一樣,有陰就有陽,有上就有下,我覺得這是一個完整的東西。

王育琨:這家伙有國學的造詣,他能看到陰陽八卦,今年我真去伏羲太昊陵了,6500年前就發現了這個陰陽八卦,用這個來呈現今天宇宙能量斡旋的一個運動,是吧,今天的量子力學剛剛證實,但是我們的老祖宗6500年前就已經看到這個了,所以我們平時在這個時候,包括現在當下這個能量場是在斡旋的運動往上走。你們都是有自尊的,光頭先說。

創業者:謝謝王老師,我看到那個圖像,給我們的感受,第一個就是我們看到那個非常絢麗華麗的一個舞蹈就是來自芭蕾舞者的一個腳,他的專業性能,包括它的美麗都呈現了,體現到我們創業者的話,我們都希望這樣能夠在別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華麗,但是我們創業的過程中,我們要看到,左側的那個腳,也就是說,我們要每天要有信心,有意識去面對所有的痛苦和困難,去磨練自己。我從這個維度去解讀。

王育琨:你能把這個磨練說得具體一點,什么樣的磨練?

創業者:我們都希望哪天最終成為一個勝利者,但在過程中,如果我們碰到困難,我們自己產生畏懼感或者不想經歷的話,這種結果永遠不會產生。

創業者:非常有自尊!你剛才提到的像絕活、做產品,包括您剛才說的磨豆腐,其實有一本書說過,有各種各樣的人,但你豆腐磨得非常好,就是異類,因為里面只有一個關鍵詞,就是1萬個小時。在那個情況下,你想找一個專項能夠超越所有的人,必須拿出一萬個小時來做這個事情。

創業者:真理,是超越時間空間的,當然也是能超越不同行業的。苦難跟你的偉大是共生的,在偉大和成就面前,苦難不是一種苦難,苦難是內心的一種認可,它會以喜悅的方式來表達。

創業者:我看過這個,當時我特別震撼的是孤獨,我就想著這個舞者很美,人們最多看到的是右邊這個腳,如果特寫的話,左邊那個腳只有她一個人晚上的時候才能看到,所以我覺得創業的過程中也有這種孤獨的時候,感覺特別強烈的孤獨。

王育琨:沒法訴說的痛苦,再結合我們說的,找到了靈魂,找到了自信的那種喜悅,這是過程,別人不知道,所以你是在找自己。

華為任正非用這張圖到底想說啥?

這張圖在說一個天大的道理,這個天大的道理是什么呢?看起來心想事成這么簡單,大家看到這幅圖,所有外在的東西,都是后邊的那個意識,你的意識,你的發愿,你到底立了一個什么東西?呈現這個東西的就是后邊那個意識。

你身體的6000兆億細胞,完全聽聽你的意識的調遣,被你的的意識在驅動,所有你遇到的困難、挫折,都是你內在的一種郁結、糾結。因為發自內心,真是要把豆腐磨好的那種發心,真是要把吃豆腐的人當成你的爹,當成你的娘,真是把用你的產品的人當成自己家的孩子。當你處在這么一種意識的時候,你全心全意做的那個當下,心想事成才有可能出現。否則,你發心一天,你的貪婪、糾結、傲慢,無視別人的存在,那么早晚都會被打回原形。

這樣一來,這一套理論就出來了,偉大是一個概念,你必須把偉大內化去細分,到底這個偉大對你意味著什么?偉大就是美。我們做企業就是要創造大美,通過我們的產品要對人有價值。所以我們創業者最開始就要知道,我們到底能給這個世界創造什么樣的美,不是那些虛無縹緲的偉大。

華為任正非在這張圖上到底看到了什么?

別光想著一個簡單的苦,要舍命去做,這就是華為人。

第一個就是以客戶為中心。

它是用生命在詮釋,不是一個簡單的說法。日本福島核泄露,致癌。所有人都在后退,華為人背上背包就往一線沖。他們不怕致癌。因為那里育千千萬萬的生命等待救援,他們需要信號暢通,這就是華為人的使命:保證通訊暢通。哪怕這種保證要以生命為代價,也必須上!

第二個,以奮斗者為本。

什么是以奮斗者為本?你能敬畏奮斗者的這種自性,你能敬畏他的天賦和天性的無窮性嗎?你能嗎?很少有!我們老板動不動你應該這樣,應該那樣,當你這么做的時候,他已經不是奮斗者了,搞來搞去就成了奴仆了。

我跟稻盛和夫老先生說,你拯救了日行,你是了不起的神話了,到底怎么拯救的?他給我說,其實很簡單,我上午給這些高管開會,這個問題那個問題都有;下午,我就去跟員工握手,然后員工就會告訴我這個問題怎么解決。就這么簡單,以奮斗者為本!華為也是這種,以奮斗者為本。

第三個核心理念叫長期艱苦奮斗。

這是宇宙真理,不會因為是移動互聯網時代了就會改變了。這個前邊說了。

第四個核心理念叫勇于自我批判。

什么是勇于自我批判?就像這個芭蕾舞者,已經是很成功的,頂級的,但是為了培養一個新的劇情,表達一個新的意識,她要繼續撕裂自己的雙腳,血淋淋繼續撕裂自己。她在撕裂自己的肉體,撕裂自己的靈魂,她在撕裂自己的精神,撕裂自己的思維,這就是華為,勇于自我批判。堅持自我,有了這些你的自性才可能出來。

五、做一個舍得的人,做一個有大根的人

任正非看到這幅圖為什么要哭?他想到他自己,一個44歲的老男人創業容易嗎?那么全身心投入,結果得癌癥,2000年第二次動手術,結果又得了重度抑郁癥,又碰到2000年華為業績突然下降39%,空前絕后。任正非說發不出去工資怎么辦?著急!然后就寫了一篇文章——《華為的冬天》。我們外圍人不知道,這是他的危機意識。孫亞芳最早看到就說:任總,你這不是在和兄弟們說以后發不出工資嘛。這個文章2000年就寫了,結果2001年4月份才發出來。

2000年底任正非突然良心發現,說不行,我再忙也要去看看我媽,跟我媽相處兩天。偷偷地回到貴州老家跟母親處兩天,他母親說,孩子啊,我知道你是舉債,都是借的款啊,我這還有10萬塊錢呢,我給你妹妹說好了,到時候你沒錢了,這個錢是給你用的。

任正非說:媽我沒有這么慘,到春節我們一起到三亞去,一家人,帶著弟弟妹妹都去,跟你一起過節,然后走了。

2011年1月2號任正非陪著胡錦濤主席訪問歐洲,1月8號訪問完了,在伊朗要打電話給老媽,一想伊朗戰火紛飛,算了不打了,一打電話老媽又得擔心哪個炮彈砸著你。誰知道到晚上電話來了,母親被車撞得病危,速歸。任正非趕緊往家走,到家一看,傻了。母親掛著呼吸機,根本沒有意識。母親早晨到市場上花了50塊錢買菜,突然被車撞了,車逃逸,被送到醫院,沒有身份證,被當成了無家可歸者,導致搶救不及時。他妹妹去菜市場找,到醫院找到老人已經晚了。任正非那個苦那個痛,把門關上誰都不見,不見員工,不見客戶,不見政府官員,“我要跟我娘在一起”,整整一個月。

任正非的母親,17歲生下了任正非,接著就生了任正非的6個弟弟妹妹。解放以后,家里吃不飽,也沒錢,所以他媽一直在說面子是給狗吃的,所以,活下去就是華為到現在的戰略。

在那么艱苦的條件下,沒有任正非母親的無私支撐,任正非上不了大學。任正非說,我的無私就是我從老媽那學來的。

所以他會給員工股份,給員工錢,任正非最會分錢,最舍得給,這是中國唯一一個真正舍得的人。

任正非走過的道路非常艱難,他真正的是一個有根的人,有“根”含義有幾層意思:

第一層,他是有自性的人,他是自性燦爛的人,他真正能找到他的自性,他的謙卑,他的能夠聚集,然后能夠做更好的平臺做頂尖的品牌,盯著所有的產品!所以這是他的一種自性爆發。

第二層,他的根是他的家族跟這片土地連得很緊。

第三個層,華為從來到哪個區域發展,都為哪個區域做貢獻。

當你說華為到哪去?包括在北京,地價該是多少就是多少,一分錢不要你減,我來是為了造福你這個區域。

還有對國家,我們今年科學大會上任正非的一個講話,真正把習大大的理論落到實處。要沒有1000多字的講話,我們反而會有點飄渺。這就是報效國家,同時任正非提出了一個全聯接的世界,現在要給沒有接通信息的人送去最大的服務,不僅為國家做貢獻,還要為人民真正的造福,這是一條大根。我今天重點想強調的就是這條大根。

你有自性嗎?

你孝順你的父母嗎?

你孝順你的根嗎?

他們的這個意識在你做企業過程中有所呈現嗎?

然后你能造福你那個區域嗎?

你的心戀著這個國家嗎?

你的這個心連接著為人類、宇宙做貢獻嗎?

這次我去日本考察,不管大企業小企業,他們都在說我們要給人類造福利。人家說的是抽象的概念?不是。那是一個簡單的,就是王陽明悟到的,宇宙即我心,我心即宇宙。而宇宙即我心,我心即宇宙其實非常簡單,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把豆腐磨好,你的爹要吃,你的娘要吃。當你把任何一個地方的客戶當成你的爹,當成你的娘,你這就已經是一種宇宙意識了。所以這個宇宙意識,這個大根非常簡單,這個大根,勵志擔當,鑄就一條生命的大根。每一個創業者,你要植入你自己這條生命的大根,你要植入你的團隊,然后你要植入你的品牌產品,這么一條根。

每一個當下,你要有那種如如不動的空性,放空,沉靜。同時你的妙有妙用,你的妙動就會刻刻不停,當你有了這個大根,你的企業,就會前途無量。因為你已經把自己的生命、家族跟這片土地、這個國家和人類容為一體。這條大根就是老子《道德經》說的: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脫,子孫以祭祀不輟。修之身,其德乃真;修之家,其德乃余;修之鄉,其德乃長;修之國,其德乃豐;修之天下,其德乃普。

就是這么一條生命的大根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創業者的大軍之中,而一個好的創業者應該了解什么呢,今天就帶大家看看華為任正非的創業路,華為可以說是現在家喻戶曉的大品牌了,今天就讓我們來一起看看華為是怎么成功的。

一、磨好豆腐,給你爹娘吃,小公司談什么哲學?

主持人介紹我的,是從網上下載的,不是新的。但是這兩句話,“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確實是我十幾年來研究的基本方向,也是我今天要給年輕的創業者分享的主題。

我們創業者要創業,要融A輪、B輪,要公司正常發展,這是很重要的問題。“常無欲”,就是你沒有那些利益心,沒有一輪、二輪融資緊迫感去催著往前跑,你要想著:

老天爺賦你獨一無二的是什么?

我這一輩子來是干什么的?

我要做對人有價值的事情?

有價值的東西不是體現在你的口號,而是在那個至陰至微處的奇妙的、絕妙的不一樣的絕活,這就是“常無欲以觀其妙”觀到的運行奇妙的東西。同時你要“常有欲以觀其徼”觀的是什么呢?觀至陰至微處的與眾不同的絕活。

在這里,我是借老子《道德經》第一章,給創業者(或領導者、或工匠)畫出了一幅畫像,這幅畫像也就兩筆:

第一筆是無,是放下你那些自以為是的后天意識,放下你的利得心,放下你的幾輪融資,你就是空空的管道,而且空無所空,于是你就可以看到大道運行的奧妙。

第二筆是有,有之以為利,是至隱至微處與眾不同的絕活,是絕活的大美,接近美,就接近神,就可以見自性,就可以見天理。

這兩筆合起來就是真空妙有。喬布斯是真空妙有的代表。他可以“傾宇宙之力,造當下之妙有!”這也就是我們這些年輕的創業者要去到的方向。

我們在這個世界上打拼創業,其實重要的不是你擁有幾輪融資,重要的是你有沒有認識到你的自性、天賦到底是什么?

你要小心,前幾輪比你好的人多得是。

比如10月2號去世的春雨醫生張銳,42歲,他是英雄,融資一輪比一輪高,很快就站在了成功的塔尖,閃著耀眼的光芒。誰知道山有多高,坑挖的就有多深,它是平衡的,不能下面掏空了往上走,42歲正盛年,專門搞救急醫療的網站創始人,結果自己救不了自己,倒在了小區保安的懷抱。難道這就是我們要去追求的目標么?

如果讓張銳重新選擇他的生命方向,他會不會做這樣的選擇?一天十次二十次的路演,給一輪一輪的投資者說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真正的核心目的他解決不了。

Uber是社會閑散資源的整合有效利用。但是網上醫療呢?是稀缺資源,是挖墻腳,是要搞第二個職業給醫生。開始可以網上代掛號,后來國家規定不允許了,這一下子就斷了春雨醫生的現金流。一系列的基本商業邏輯有沒有解決?沒有!外人不知,張銳最清楚!

互動部分

公司每天要開工吃飯,現金流在哪?沒有。所以他在去世之前的兩個月80%(只約了小約,大約約不上),有用嗎?張銳用生命告訴我們一個道理,一個什么道理呢?誰能說一下張銳用生命告訴我們一個什么道理?

創業者:我覺得應該是平衡。

王育琨:什么平衡?

創業者:因為我以前做過這行,所以我覺得塊相對比較拼。

王育琨:是吧?那現在怎么去平衡?拿身體去?大家順著他的思路再想。怎么平衡?老天爺連兩片樹葉都沒有一樣的,而我們人呢,拼命地去擠,哪個地方能弄到錢,創業者天天研究忽悠投資者,把錢忽悠來了。

這是沒有真正找到自己的天賦、天性、天命。你的自性到底是什么?搞來投資又怎么樣?只要不合乎商業規律,你堆起來的山越高,你下面挖的陷阱就越深。我們創業者,需要拿我們的生命、我們的靈魂入股我們的事業,我們的靈魂、我們的生命是無限責任,不是有限責任。選擇這一步,真叫充滿著寂寞。

今年年初,我們去巴塞羅那,任正非與我們進行了10個人的小范圍交流。我們問任正非:“任總,你也從2萬塊錢小企業起家走到今天,走到這么燦爛、光榮的時刻,能不能給我們今天的年輕人一些建議?能有什么樣的模式,什么樣的哲學,什么的經驗適合他們呢?”

任正非說:“小企業剛起步啊,你要找什么模式?找什么哲學?沒用!不管用!小企業剛創業,你就考慮一個點,把你的豆腐磨好,磨好豆腐拿出絕活。沒有別的,為什么要磨好豆腐呢?因為你爹要吃豆腐,你娘要吃豆腐,你的孩子要吃豆腐。爹還是那個爹,娘還是那個娘,孩子還是那個孩子,怎么一來互聯網就變了?”

我們又接著問:你一個72歲的老人,從事著高科技,不僅僅是移動互聯了,你在搞連接世界,多大的事!要修一個管道,比云還要大,語音只是管道里面的內物。這事真的大,你72歲的老人了,怎么保持這個企業不偏向?怎么把握它的戰略方向?

 二、最低處誕生最高的戰略,任正非成功真正的秘訣

任正非又回應:

“別說那些高大上的問題,我本人44歲,被南油集團炒掉了。我經營電視,付了200萬,電視沒了,供應電視的人找不到了。被炒了魷魚,200萬還必須還,老婆跟我離婚。我又一個人,44歲,帶著老爹老娘,帶著6個弟弟妹妹,在深圳住棚屋,老娘到菜市場上撿爛菜葉,買死魚。就在那個當下,我知道我任正非是44歲的男人,我要養爹,我要養娘,我要讓一家人有飯吃,我必須創業,沒有收入來源,沒有人要我,44歲的老男人已經過了招聘就業的年齡,沒有人要,我只能自己創業。

我有技術,我在軍隊上學了磁懸浮技術,結果不合用,沒有商業價值。開始成立公司,只能倒賣個電器。就是在那個當下我創業,我真正意識到了世界這么大,在歷史長河中,我任正非,真的很渺小,太渺小了,連個塵埃都算不上,我算什么?但是就在這個當下我意識到,我這個人,是個塵埃,太渺小了,那我還要養家,我只能做企業,那么做企業就只能用人之力,我不行,我要用別人的力量,我怎么用別人的力量?我不行,我全放下,我什么都不是,我見一個人我就感到他比我強。就是這么一個過程,華為就憑著聚集走到了今天,我們走到未來還要憑借聚集。”

前十年華為完全是放任、授權、山頭主義,我全都給你,現在任正非把聚集用到了極致。

我們常見他說的那句話,叫“一杯咖啡接收宇宙能量”。我們還可以看到,任正非說我們的宇宙已經夠大了,但是你們知道什么樣的東西比宇宙更大么?是心胸!你的心胸比宇宙還大!什么叫心胸比宇宙還大呢?就是我們有華為員工工卡的,和沒有華為員工工卡的所有人,都是我要去聚集能量的對象。

什么樣的人能聚集?

任正非已經說了幾個,首先要謙卑,謙虛,首先就必須看著別人行,看高別人、看低自己,把自己徹底放下,你就得到了這個世界。

最近任正非的聚集就更大,他說什么?他說我要在櫻花盛開的季節,櫻花只開一個禮拜,我要匯集世界頂級的科學家,到櫻花樹下去喝咖啡,在能量最強的那個地頭上,人的這個思維特別活躍,我要把他聚集過來。

嗯,我要在歐洲的薰衣草最旺盛的季節,到薰衣草田野旁邊,去擺上桌子,跟頂級的科學家去喝咖啡。

甚至還有一招特別絕,你們想象不到,每年春節過年回家,人最接近自己生長的土地,一家人在一起,那個時候是最接地氣的時候,就是那個時候任正非也不放松,他給所有員工發信息,說你在家里最接地氣的時候,要給公司出1到2條建議。

離開了公司那種煩悶的、煩躁的場合,靜靜地呆在老家,接近自己生養的土地,人會特別有能量,就那個時候來一個主意會是怎么樣的?任正非所有的講話,都是聚集,比如跨年要發表講話,每年年初的這個講話是最重要的,他半年之前就要征集意見,回頭再發給員工讓再提意見,把員工真正的智慧聚集過來,這就是任正非。

非常簡單,聚集才能不偏離方向。

我們創業者,我看你們的slogan都非常強大,而這些強大的slogan會不會把你內在的那個狂妄的心激發出來?貌似你不狂妄,沒有足夠大的信心,投資者可能看不上你。你要去說服他們,我們這有搞投行的,真正能說服大投行的,能靠你的slogan嗎?所以醫療春雨醫生張銳讓世界上沒有難看的病,這種slogan已經很大了,但內在是什么在支撐呢?至陰至微的那絕活是什么?沒有!

四、回到真源,拿出絕活從你的天命里找到你的自性

因此聽準了任正非的這個建議:小企業,10個億以下的小企業,干脆就把豆腐磨好,拿出絕活,要人。否則這世界沒有你生存的空間,所以今天這就是我們的主題:回到真源,拿出絕活。

什么叫真源呢?

這個真源首先是你的天賦、天性、天命,你的自性。每個人都有巨大的無窮性,而那個無窮性就是你的自性能夠爆發出來的所在,怎么樣能夠讓你自性爆發?怎樣能把你的自性撞醒?

我這里講一個六祖慧能小悟、中悟、大悟的故。

小悟。

24歲砍柴夫,偶聞“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頓時無限喜悅上心頭。迷人口說,智者心行。立刻安頓好母親,一路去尋找五組,“惟求作佛,不求余物”。——聞道發愿,是謂“小悟”:上士聞道,勤而行之。

中悟。

只管做雜役,悟得清靜心:“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悟得本心清靜,是謂“中悟”: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

虛空不毀萬法實相。所有的一切,最重要的就是那個清靜的心,就是一面巨大的空空的鏡子。這個時候你沒有這些糾結的利益的心,后天意識,你會看到什么,就會抓住那個最好的點。

大悟。

六祖慧能寫了這個偈語,然后五祖一看他有慧根,就傳法給他了,就半夜叫他到房間里,用袈裟蒙起來給他說法,他一聽到傳法又大悟了,大悟了不得,大悟了什么呢?

一切一切的方法,一切一切的模式,一切一切的操作都離不開自性,自性能夠生萬法,每個人自性具足,我要敬畏我的自性,我同時要敬畏我的團隊員工的自性。

自性生萬法是謂大悟:“不識本心,學法無益。若識自本心,見自本性”。此心清靜如如不動,妙動念念刻刻不停!

其實六祖慧能悟道的這個過程,恰好是我們的第一句話:常無欲以觀其妙,你別這么多的貪婪跟利益得心,你的心空空的,靜靜的,榮辱不動,然后這個時候,你會發現任何東西你都聚集大用,好的發生、壞的發生,你都會找到恰當的用處,這個時候叫自性榮辱不動,妙有妙用,妙動刻刻不停。

這就是創業者,這就是我們要去到的方向,我們就是這些先知先覺的人。

我們首先要找到自己,找到自己的自性。

怎么樣找到自己的自性,我們把這個問題照樣可以給任正非。請任總給咱們這些年輕人說說,別看我們在座50個人左右,有沒有可能將來出一個兩個任正非,說不準的事,如果給這些年輕人說,怎么去找到自性,任正非會說什么呢?

在這里再插一段,大家都知道我是稻盛和夫的粉絲,我給稻盛和夫寫序,稻盛和夫看到后專門到中國來約見我,跟我交流,關心我為什么這么給他寫序,對我特別好。


2013年5月14號,任正非到北京出差,在貴賓樓飯店,我見了任總問,你看人家稻盛和夫是搞陶瓷的,人家就能創造兩家世界500強公司,救了日行。任正非說:王老師你打住,你根本不了解稻盛和夫。你說他就是搞制造經濟陶瓷的,這么輕描淡寫,你光說他的哲學、理念,不說他的產品,你就根本不了解稻盛和夫!他的產品,絕活,你知道稻盛和夫的經濟陶瓷是什么嗎?難道是你的書里面寫的那個寶石?錯!這個是可以引領未來10年20年新材料革命。我們華為的產品,稻盛和夫的1/4的市場是我們買的,你懂嗎?

我不懂,我接著就開始請教他什么新材料革命,但是這一棍子下來,如雷轟頂,這棒把我敲醒了。

跟任何企業交流,跟任何一個企業家交流,別關心他的理念,別關心他后面的哲學,把它的產品拿出來看看有沒有貨,有沒有絕活。你產品沒有魂,說那些高大飄渺的理念有個屁用,這是任正非給我的棒子!

人,靠絕活立身,企業靠好產品實現高收益。

我剛從日本考察回來,我又發現了不起的事,日本我去了好幾趟,一次次的撞擊。日本人,他們是有信仰的,靈魂是有追求的。所有的人都在給你講他一言一行做的事兒,他的行為舉止,他的活是不是絕活。這個絕活,先是你干活干的有沒有挑,你這個人才立得住。你這個人得有品質,你這個人才敬業,你這個人才有哲學,如果你干活稀松平常,你說的天花亂墜,你是個廢物。

我們做老板做CEO,怎么判斷人的這些呢?我們的客戶,生我養我們的父母,他們會怎么判斷?他們就看你的產品有沒有活,你要自性嗎?你要讓你的自性爆發嗎?你要自性生萬法么?那先把這個活做漂亮,做成絕活。

四、絕活成就自性,一張圖里看到的信仰和秘密

到底怎么把這個活做成絕活?任正非會說哪有那么復雜啊,華為就是憑借著一雙爛腳,走到了今天。

這是美國攝影師跟拍的一個年輕的舞蹈家,20多年,這個年輕的舞蹈家從新入門到美國頂級的芭蕾舞者,拍20多年照片就這一副獲過獎。這張照片被任正非看到了,任正非看到后一瞬間眼淚就下來了,這不就在說我嗎?這不就是在說我們華為人么?這不是在說我們怎么走到了今天?這不是在說我們的自性怎么出來嗎?

互動部分

你是創業家,你是CEO,你面臨一輪又一輪的投資者,你學會了各種各樣的路演,那么從這個圖里面你看到了什么?真像任正非說的那么玄嗎?今天的課我就講這幅圖,別的不講,這里面到底有什么?誰看到過這幅圖?你是發自內心沒看到了嗎?

創業者:這確實是一種偉大,就為了一個內心的東西,必須要經歷內心的苦難,內心要很強大。

王育琨:看得很專注,還有誰看到了?

創業者:其實我想到了中國的古語:“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背后的含義就是要成就一面偉大的旗幟,一定要經歷過常人不能經歷的東西。像華為,它經歷的苦難,其實都是為了去打造最好的產品,最好的自己,就像這個圖一樣,這個腳,其實是為了讓自己走向頂級的舞蹈殿堂。

我們做企業,也需要像這樣打造我們最好的產品。打磨我們這個產品的過程其實是非常復雜的,我們應該把我們所承受的所有的經歷,放到我們的產品的身上去,我覺得是這樣的問題。

王育琨:通過這圖看到我們打造一個產品,也必須全心全力把你的身體,把你的精神,你的靈魂,你的意識,全部都投到產品中。

創業者:這張圖上,我還看到了信仰的實現。在外人的眼里,她的這個腳經歷了很多磨難,但是我想在這個舞者的內心,這些都不是問題。在舞臺上得到觀眾的掌聲,在她帶著信仰在舞臺上實踐,她會想這些都是次要的,沒有任何的波瀾。我們外人可能覺得這種磨難不能堅持,但是她成為優秀舞者的整個過程,在她的信仰中,可能這些都不是事,你的感受跟她的感覺是不一樣。

王育琨:把掌聲給他。一般人把視線停在下面,在她那血淋淋的腳上,沈浩的眼光,往上,他看到了那個芭蕾舞者的臉,一定是燦爛的,她的臉上是那種找到自己的靈魂的自性爆發的微笑,是那種天賦得到釋放的燦爛,那是大美。對這個人,這是巨大的幸福和巨大的喜悅,這是更高的境界。

創業者:我不是看到的,我是聽到的,我聽到說她20年成為一個頂級的舞者,我就想,偉大都是熬出來的,像任正非他們不是一開始就一帆風順的,是堅持專注好多年以后才發生這么多事。

王育琨:他是說要夯實基礎,創業這檔事可不是三天兩天,可不是融了資本就行了,而是要一輩子,而且還要傳世,這里面要長期艱苦奮斗,有這個意思。咱是有自尊的。

創業者:其實很簡單,我看到這圖,我感覺真理就是跟八卦一樣,有陰就有陽,有上就有下,我覺得這是一個完整的東西。

王育琨:這家伙有國學的造詣,他能看到陰陽八卦,今年我真去伏羲太昊陵了,6500年前就發現了這個陰陽八卦,用這個來呈現今天宇宙能量斡旋的一個運動,是吧,今天的量子力學剛剛證實,但是我們的老祖宗6500年前就已經看到這個了,所以我們平時在這個時候,包括現在當下這個能量場是在斡旋的運動往上走。你們都是有自尊的,光頭先說。

創業者:謝謝王老師,我看到那個圖像,給我們的感受,第一個就是我們看到那個非常絢麗華麗的一個舞蹈就是來自芭蕾舞者的一個腳,他的專業性能,包括它的美麗都呈現了,體現到我們創業者的話,我們都希望這樣能夠在別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華麗,但是我們創業的過程中,我們要看到,左側的那個腳,也就是說,我們要每天要有信心,有意識去面對所有的痛苦和困難,去磨練自己。我從這個維度去解讀。

王育琨:你能把這個磨練說得具體一點,什么樣的磨練?

創業者:我們都希望哪天最終成為一個勝利者,但在過程中,如果我們碰到困難,我們自己產生畏懼感或者不想經歷的話,這種結果永遠不會產生。

創業者:非常有自尊!你剛才提到的像絕活、做產品,包括您剛才說的磨豆腐,其實有一本書說過,有各種各樣的人,但你豆腐磨得非常好,就是異類,因為里面只有一個關鍵詞,就是1萬個小時。在那個情況下,你想找一個專項能夠超越所有的人,必須拿出一萬個小時來做這個事情。

創業者:真理,是超越時間空間的,當然也是能超越不同行業的。苦難跟你的偉大是共生的,在偉大和成就面前,苦難不是一種苦難,苦難是內心的一種認可,它會以喜悅的方式來表達。

創業者:我看過這個,當時我特別震撼的是孤獨,我就想著這個舞者很美,人們最多看到的是右邊這個腳,如果特寫的話,左邊那個腳只有她一個人晚上的時候才能看到,所以我覺得創業的過程中也有這種孤獨的時候,感覺特別強烈的孤獨。

王育琨:沒法訴說的痛苦,再結合我們說的,找到了靈魂,找到了自信的那種喜悅,這是過程,別人不知道,所以你是在找自己。

華為任正非用這張圖到底想說啥?

這張圖在說一個天大的道理,這個天大的道理是什么呢?看起來心想事成這么簡單,大家看到這幅圖,所有外在的東西,都是后邊的那個意識,你的意識,你的發愿,你到底立了一個什么東西?呈現這個東西的就是后邊那個意識。

你身體的6000兆億細胞,完全聽聽你的意識的調遣,被你的的意識在驅動,所有你遇到的困難、挫折,都是你內在的一種郁結、糾結。因為發自內心,真是要把豆腐磨好的那種發心,真是要把吃豆腐的人當成你的爹,當成你的娘,真是把用你的產品的人當成自己家的孩子。當你處在這么一種意識的時候,你全心全意做的那個當下,心想事成才有可能出現。否則,你發心一天,你的貪婪、糾結、傲慢,無視別人的存在,那么早晚都會被打回原形。

這樣一來,這一套理論就出來了,偉大是一個概念,你必須把偉大內化去細分,到底這個偉大對你意味著什么?偉大就是美。我們做企業就是要創造大美,通過我們的產品要對人有價值。所以我們創業者最開始就要知道,我們到底能給這個世界創造什么樣的美,不是那些虛無縹緲的偉大。

華為任正非在這張圖上到底看到了什么?

別光想著一個簡單的苦,要舍命去做,這就是華為人。

第一個就是以客戶為中心。

它是用生命在詮釋,不是一個簡單的說法。日本福島核泄露,致癌。所有人都在后退,華為人背上背包就往一線沖。他們不怕致癌。因為那里育千千萬萬的生命等待救援,他們需要信號暢通,這就是華為人的使命:保證通訊暢通。哪怕這種保證要以生命為代價,也必須上!

第二個,以奮斗者為本。

什么是以奮斗者為本?你能敬畏奮斗者的這種自性,你能敬畏他的天賦和天性的無窮性嗎?你能嗎?很少有!我們老板動不動你應該這樣,應該那樣,當你這么做的時候,他已經不是奮斗者了,搞來搞去就成了奴仆了。

我跟稻盛和夫老先生說,你拯救了日行,你是了不起的神話了,到底怎么拯救的?他給我說,其實很簡單,我上午給這些高管開會,這個問題那個問題都有;下午,我就去跟員工握手,然后員工就會告訴我這個問題怎么解決。就這么簡單,以奮斗者為本!華為也是這種,以奮斗者為本。

第三個核心理念叫長期艱苦奮斗。

這是宇宙真理,不會因為是移動互聯網時代了就會改變了。這個前邊說了。

第四個核心理念叫勇于自我批判。

什么是勇于自我批判?就像這個芭蕾舞者,已經是很成功的,頂級的,但是為了培養一個新的劇情,表達一個新的意識,她要繼續撕裂自己的雙腳,血淋淋繼續撕裂自己。她在撕裂自己的肉體,撕裂自己的靈魂,她在撕裂自己的精神,撕裂自己的思維,這就是華為,勇于自我批判。堅持自我,有了這些你的自性才可能出來。

五、做一個舍得的人,做一個有大根的人

任正非看到這幅圖為什么要哭?他想到他自己,一個44歲的老男人創業容易嗎?那么全身心投入,結果得癌癥,2000年第二次動手術,結果又得了重度抑郁癥,又碰到2000年華為業績突然下降39%,空前絕后。任正非說發不出去工資怎么辦?著急!然后就寫了一篇文章——《華為的冬天》。我們外圍人不知道,這是他的危機意識。孫亞芳最早看到就說:任總,你這不是在和兄弟們說以后發不出工資嘛。這個文章2000年就寫了,結果2001年4月份才發出來。

2000年底任正非突然良心發現,說不行,我再忙也要去看看我媽,跟我媽相處兩天。偷偷地回到貴州老家跟母親處兩天,他母親說,孩子啊,我知道你是舉債,都是借的款啊,我這還有10萬塊錢呢,我給你妹妹說好了,到時候你沒錢了,這個錢是給你用的。

任正非說:媽我沒有這么慘,到春節我們一起到三亞去,一家人,帶著弟弟妹妹都去,跟你一起過節,然后走了。

2011年1月2號任正非陪著胡錦濤主席訪問歐洲,1月8號訪問完了,在伊朗要打電話給老媽,一想伊朗戰火紛飛,算了不打了,一打電話老媽又得擔心哪個炮彈砸著你。誰知道到晚上電話來了,母親被車撞得病危,速歸。任正非趕緊往家走,到家一看,傻了。母親掛著呼吸機,根本沒有意識。母親早晨到市場上花了50塊錢買菜,突然被車撞了,車逃逸,被送到醫院,沒有身份證,被當成了無家可歸者,導致搶救不及時。他妹妹去菜市場找,到醫院找到老人已經晚了。任正非那個苦那個痛,把門關上誰都不見,不見員工,不見客戶,不見政府官員,“我要跟我娘在一起”,整整一個月。

任正非的母親,17歲生下了任正非,接著就生了任正非的6個弟弟妹妹。解放以后,家里吃不飽,也沒錢,所以他媽一直在說面子是給狗吃的,所以,活下去就是華為到現在的戰略。

在那么艱苦的條件下,沒有任正非母親的無私支撐,任正非上不了大學。任正非說,我的無私就是我從老媽那學來的。

所以他會給員工股份,給員工錢,任正非最會分錢,最舍得給,這是中國唯一一個真正舍得的人。

任正非走過的道路非常艱難,他真正的是一個有根的人,有“根”含義有幾層意思:

第一層,他是有自性的人,他是自性燦爛的人,他真正能找到他的自性,他的謙卑,他的能夠聚集,然后能夠做更好的平臺做頂尖的品牌,盯著所有的產品!所以這是他的一種自性爆發。

第二層,他的根是他的家族跟這片土地連得很緊。

第三個層,華為從來到哪個區域發展,都為哪個區域做貢獻。

當你說華為到哪去?包括在北京,地價該是多少就是多少,一分錢不要你減,我來是為了造福你這個區域。

還有對國家,我們今年科學大會上任正非的一個講話,真正把習大大的理論落到實處。要沒有1000多字的講話,我們反而會有點飄渺。這就是報效國家,同時任正非提出了一個全聯接的世界,現在要給沒有接通信息的人送去最大的服務,不僅為國家做貢獻,還要為人民真正的造福,這是一條大根。我今天重點想強調的就是這條大根。

你有自性嗎?

你孝順你的父母嗎?

你孝順你的根嗎?

他們的這個意識在你做企業過程中有所呈現嗎?

然后你能造福你那個區域嗎?

你的心戀著這個國家嗎?

你的這個心連接著為人類、宇宙做貢獻嗎?

這次我去日本考察,不管大企業小企業,他們都在說我們要給人類造福利。人家說的是抽象的概念?不是。那是一個簡單的,就是王陽明悟到的,宇宙即我心,我心即宇宙。而宇宙即我心,我心即宇宙其實非常簡單,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把豆腐磨好,你的爹要吃,你的娘要吃。當你把任何一個地方的客戶當成你的爹,當成你的娘,你這就已經是一種宇宙意識了。所以這個宇宙意識,這個大根非常簡單,這個大根,勵志擔當,鑄就一條生命的大根。每一個創業者,你要植入你自己這條生命的大根,你要植入你的團隊,然后你要植入你的品牌產品,這么一條根。

每一個當下,你要有那種如如不動的空性,放空,沉靜。同時你的妙有妙用,你的妙動就會刻刻不停,當你有了這個大根,你的企業,就會前途無量。因為你已經把自己的生命、家族跟這片土地、這個國家和人類容為一體。這條大根就是老子《道德經》說的: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脫,子孫以祭祀不輟。修之身,其德乃真;修之家,其德乃余;修之鄉,其德乃長;修之國,其德乃豐;修之天下,其德乃普。

就是這么一條生命的大根

網友薦論

  • 目前看到非常有深度的好文。連續看了兩遍。受用。領略五成。收藏,再度。
  • 任正非最會分錢,最舍得給,這是中國唯一一個真正舍得的人。有舍有得,大舍大得
  • 宇宙即我心,我心即宇宙。而宇宙即我心,我心即宇宙其實非常簡單,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尊重知識,尊重科學,尊重人才,實現真正的科學就是第一生產力!加油,華為!
  • 最苦的是一線寫代碼,加班的,上面的是享受其勞動成果。日企就是嚴格管理,官兵比是2:1。但最終的發展路線沒有偏離,也能穩步快速發展。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