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河北智富理財  >   人間有真情,但事情的真相只有一個

人間有真情,但事情的真相只有一個

2016-12-26 17:38

很多人都應該知道羅一笑,那么微信里轉發一個朋友圈就能夠捐助一元錢的惡意營銷,人間有真情,但小編覺得這些并不是可以讓人來隨意利用的,我只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有一個!

寫下這篇文字的時候,羅一笑小朋友正在ICU監護室苦苦煎熬。

不管他父親和他父親的朋友做了什么,沒有誰會跟這個小女孩過意不去,大家都期待奇跡出現,祝福她順利度過人生第一個難關。
隨著“深圳發布”快速而準確的發布,羅爾及其合伙人小銅人公司運營的微信公號“P2P觀察”,隱瞞真相,虛構事實,利用羅一笑的病情進行帶血營銷已經是鐵板釘釘、無可辯駁的事實。
今年9月以來,羅一笑小朋友三次住院總費用合計為204244.31元,其中醫保支付168050.98元,自付36193.33元,三次平均自付費用占總治療費用比例為17.72%。
澎湃新聞還發現,羅爾除了深圳、東莞三套房之外,還擔任多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和要職,如深圳市新故事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兼董事,深圳百推寶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兼總經理,以及深圳市金點信息咨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兼總經理。從這些公司名稱看,羅爾所言“名下沒有廣告公司”可能也是實情(但人家有其他公司)。
這就是全部事實,與羅爾及其伙伴劉俠風(小銅人老板)、楊秋波(P2P觀察)在兩篇網絡熱文《羅一笑,你給我站住》、《耶穌,請別讓我做你的敵人》里的描述完全不是一回事。小朋友生病是真,但羅爾并沒有像羅爾自己的公號以及P2P觀察所說的那樣,到了需要向社會募捐的地步。

盡管狡辯稱尚未拿到東莞兩套房的房產證,但身為多家公司法人代表和董事的羅爾,應當知道如何通過合法渠道,抵押或者出售深圳、東莞這三套房中的任何一套,來為女兒籌集資金。更何況,到目前為止的總開銷中,個人僅僅承擔了自費部分3萬多元的費用,這對于羅爾來說,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也許,對于羅爾來說,在自己微信個人號上表達一下對女兒的眷戀之情,尋找粉絲的安慰,還算情有可原的話,那么,其合作者“P2P觀察”利用羅一笑小朋友的病情,掩蓋事實,虛構出一個走投無路的父親形象,并設置“每轉發一次則捐一塊錢”的游戲規則,把一個小眾事件,演變成了公共事件,徹底顛覆了整個事件的性質。使得一個值得同情的故事,變成了帶血的營銷。
帶血營銷的是小銅人公司,主要從事P2P網貸推廣營銷業務。成立于2014年8月,2015年3月正式運營。“P2P觀察”是其旗下影響力頗大的公號,在P2P領域排名靠前。在澎湃的調查中,“拿錢刪帖”是該公號的經營手段之一。該號經常通過所謂“負面報道”,向涉及的互聯網金融公司“勒索”。有公司向澎湃表示,曾經花過10萬元刪掉負面內容。想問問小龍哥,那么多的微信號傳播謠言被封,“P2P觀察”封不封?
真相令人難過。但更令人難過的是,一些自媒體在這個過程中混淆視聽、顛倒是非,制造著一個又一個假想敵,并以誅心之論,對追問真相的群眾冷嘲熱諷,橫加指責。
——“請不要打攪小姑娘的病情”。追問真相和小姑娘治療矛盾嗎?有誰這么說過?怎么在某些人的嘴里,追問真相就成了對小姑娘的病情不聞不問?我倒真想知道,追問真相怎么就影響到小姑娘的治療了?
——“捐款之后就不要后悔。”我們后悔了嗎?追問真相怎么就和捐款后不后悔聯系起來了?似乎對真相的追問就一定意味著捐款者后悔了,憤怒了,就是沒有大愛了。我這捐了錢壓根就沒后悔過,我要追問的只不過是真相而已。
——“不要去指責當初刷屏的人。”誰指責了,我也刷屏了,說有人指責的你站出來,舉個例子看看。這又是一種典型的樹假想敵,似乎只有自己才站在高高的道德高地,對真相的追問成了指責當初刷屏的人。
——“不要玻璃心了,營銷怎么了。”見過做賊的,一般都是人人喊打,如過街老鼠,能躲則躲,大白天都不敢出門。互聯網上做賊的,竟然成了強盜,明火執仗。營銷沒問題,但不能建立在虛構的事實之上,不能凌駕于道德之上,更不能踐踏世道人心。
事情并不復雜,解讀的人太復雜。這些論調,直接把追問真相跟后悔、憤怒、玻璃心、小姑娘等等對立起來。說輕了,是魯迅先生罵過的“鄉愿”,說重了,就是混淆是非。真相是整個事件中最重要的部分。我們所要問的,只是真相,道德不道德,憤怒不憤怒,后悔不后悔,都是其次的。任何價值判斷都必須建立在真相的基礎上。
有一個真相是,我國有超過400萬白血病患者,其中超過一半是兒童。羅爾吸引的過度關注,使得他們中的大多數得不到社會的關愛。畢竟,社會資源就這么些,你吸走了,別人就拿不到。在眾籌平臺上,在慈善組織那里,我們可以看到更多比羅一笑更應當得到幫助的孩子。殘酷的現實是,他們并沒有得到同等的機會。收起你們那套圣母心吧!
當公眾發現羅爾及其合作者利用孩子的白血病,隱瞞真相、虛構事實展開帶血營銷,就好比土豪向屌絲募捐,吃方便面的向吃鮑魚的募捐,開寶馬的向騎電瓶車的募捐,將有極大的可能影響到公眾對此類事件的反應,導致整個社會信任程度的下降。這個危險,我們不能承擔。
一個郭美美,就能把紅會的形象糟蹋得一干二凈。一次謊言,完全有可能影響真正需要幫助的人。當下一個羅一笑出現的時候,公眾完全有理由冷漠,你是否會說真相有沒有價值?對真相的追問,是輿論監督的基本要素,必須要讓說謊的人有所畏懼。
沒有追問,我們就不會知道真相,更不知道實際上羅爾已經募捐到了超過270萬元。沒有追問,我們也不知道他會如何處置這些善款。沒有追問,我們就不會關注是否應該為社會募捐行動立規矩,納入更嚴格的監管。這些都是追問帶來的進步。豈能說今天的思考和追問沒有價值,只有你們那點圣母心才值得宣揚?
我們早就見慣了用各種偉光正的理由來掩飾真相。沒想到在羅爾事件上,依然有那么多的人跳出來阻止別人追問真相。揭露水門事件的記者知道事態的嚴重性,但他依然選擇站在真相這一方。斯諾登知道揭露美國政府監聽行動的嚴重性,但他依然選擇了公開。
真相即正義。在被海量信息淹沒的互聯網時代,真假摻雜,人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真相。表面上,真相的揭露或許會令人難受,但從長遠看,從整體看,一個公開透明的信息社會,會讓所有人獲益。這才是真正的互聯網時代,這才是真正的大愛。
祈望奇跡出現,愿羅一笑小朋友戰勝病魔,祝愿更多跟她一樣的孩子以及家庭,順利度過難關。也愿更多有愛心的人士,不會受羅爾事件的影響,繼續支持真正有苦難的需要幫助的人。

網友薦論

  • 會哭的孩子有奶吃,社會就是一個優勝劣汰的大熔爐,有的人通過各種途徑能獲得資源,有的人卻無能為力,誰都不是能掌控一切的人,誰也做不到絕對的公平,而什么是真正的公平,恐怕就這一個問題,也沒有誰的理論能獲得所有人的認同。
  • 講真,其實我覺得能理解羅爾的心態。我月薪2500的時候做了個6000多的手術,當時還在供房,雖然有醫保但要先付后報銷,心里還是特別慌。所以事實就是一個小姑娘病了,他的爸爸也許還沒捉襟見肘,但慌了…慌了的人其實不會想那么多,而在商言商,小銅人的訴求也不過分,結合起來就變成了這樣。其實真相已經清楚了,理解了就好,如果捐了因此想反悔,其實最初就沒必要捐。如果并不后悔,那也沒必要非要追查到底再加種種言論,讓別人后悔。
  • 一個病重的孩子成為了父母斂財的工具,一個大部分人民不享受醫保的國家,把沒有單位沒有福利的老百姓那點可憐的社區醫保從10元提高到今年的180元,把一項公眾福利變成了斂財的手段。這也就不奇怪怎么會有人拒絕追問真相了。因為總有那么一幫狗奴才豬腦袋幫著吸血鬼打圓場遮謊言。
  • 孩子的病是事實,但羅爾夸大其經濟壓力騙取同情和捐款令人不齒,P2P觀察一群營銷狗惡心全世界,無須詛咒,隨著真相公開他們會付出代價!感謝對真相刨根問底的新聞人!我心里難受地想到另一群人,目前和未來的重病患者!撕裂的信任再難縫補,受傷的善良更難修復!他們要及時籌到救命錢將難上加難!
  • 不管如何,募捐的初衷只要是為了給孩子治病,而且,募捐款也沒有用做它用或者揮霍。沒有什么錯。應該反思的是,為什么總有人看不起病,醫療費用就像無底洞,把人搞的家破人亡。同樣繳納養老保險,為什么報銷的比例不一樣?為什么有的藥品降價60%,還有利潤,降價以前是暴利還是搶錢?深層次的原因是什么?應該譴責的是誰?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