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匯商所  >   性格的不同造就了不同的需求和立場

性格的不同造就了不同的需求和立場

來源: 鈦媒體 2017-01-07 16:04

有需求才會有市場。關鍵看你覺得值不值。很多人或許覺得有的人認為特別寶貝的東西在他的眼里就是一文不值,其實這個只能說是每個人的觀念不一樣,當每個人的觀念不一樣的時候就很容易出現分歧。性格的不同造就了不同的需求和立場。這時候關于立場就又不同了。不能完全定義別人的立場,其實有很多事情我們可能都不知道,所以我認為無論在什么情況下,我們都會有自己的立場,只有尊重了別人,別人才有資格尊重我們。

王菲演唱會票價營銷玩虛脫,目前已跌穿票面價。據悉正規票務平臺只售出800張票,大量票則流入了黃牛手中,本想囤積居奇大賺一筆的黃牛這次成了“接盤俠”。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王思聰兩分鐘的短視頻又爆出了什么內幕?更詳細的情況,請看作者麻寧的分析。話說我們公司下周要去清邁團建,12月30號晚上才回來。剛聽到這個行程安排的時候,有人說:“啊啊這樣一來趕不上30號晚上王菲在上海的演唱會了!”

旁邊又有人說:“說得好像不去清邁你就有票去看王菲一樣。票價幾萬塊,你真舍得去看?

然而就在我們臨出發前的這幾天,同事們又開始議論:“等等,王菲演唱會門票的實際售價,好像已經跌穿票面價了!”

到底發生了什么?“麻范兒”幫大家捋一捋這里面的來龍去脈。

基本背景是:

王菲“幻樂一場”演唱會,12月30日晚上8點在上海梅賽德斯-奔馳文化中心舉行,只演一場,票面定價是1800元-5800元-7800元。請注意:雖然王菲貴為“天后”,雖然這場演唱會只此一場具有稀缺性,但王菲演唱會的票面價格,還是比同等量級的其他歌星演唱會的票價高出很多。

早在9月9日,王菲《幻樂一場2016》演唱會發布會正式在京舉行。稱演唱會將由上海白玉蘭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主辦。12月5日,大麥網發售演唱會門票,根據大麥方面的公示數據,當晚8:00開售后,同時在線39萬人,32秒門票即被搶空。當然,這里面有個細節值得注意:“32秒搶空的到底是多少張票?”這個細節很關鍵,我們下文還會專門寫到。

此后,在一些二手票交易平臺,以及一些職業黃牛個人的微信朋友圈和淘寶店里,我們會看到王菲演唱會門票價格一路走高,內場從3萬、5萬、10萬,炒到二三十萬,最夸張的還有上百萬一張;看臺5800元的票炒到到一兩萬,票面最低價1800元的座位也炒到將近一萬……我的微信好友有2600多人,其中大部分是中高收入群體,或者說至少是愿意為文藝演出花中高價錢的群體,但是在12月初,我朋友圈里曬演出門票的人微乎其微。

12月19日,NewRadio網絡電臺創始人、資深DJ楊樾在微博和朋友圈爆出一個驚人猛料:“王菲的演唱會還有10天,目前大部分票還壓在騰訊微票、白玉蘭和羅盤手里”,并且他還回答了前文我們提到的那個“秒空數字”,12月5日大麥賣出的門票只有800張,而奔馳文化中心的坐席是8900個。12月22日,這個數字得到了白玉蘭文化負責人莊鳴的證實。

我最近恰好集中聊過一批二手票交易平臺的從業者,其中一個曾這樣問我:“你說你經常在大麥、永樂上面買票,那你回想一下:你知不知道每次買票的時候你買這場演出的實時余票是多少?你有沒有看過票務網站有那種飛機票售票網站一樣的余票動態顯示,每刷新一下就出來一個實時的數字?”

我搖搖頭,他說:“我告訴你吧,票務平臺是沒辦法顯示這個數字的。因為一場演唱會的各個鏈條都心知肚明,所有的票是不可能都流向正規票務平臺的!主辦方、票務平臺、觀眾,都默許了‘黃牛’的存在,甚至xxxx本身(這個xxxx請自行腦補),就是最大的黃牛。”

這一次,白玉蘭文化負責人莊鳴只好坦言:“我們作為承辦方和主辦方,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控制的,此次演唱會的贊助商就有十多家,每家贊助商都會拿到一定量的票。”《首席娛樂官》記者曾問莊鳴:“為什么會有門票全都積壓在二手票務平臺和黃牛手中的說法?他們的門票又是通過哪些渠道獲得的呢?”莊鳴的解釋是——“我們把門票給到贊助商之后,使用權已經歸于他們。之后他們會怎么去處置這些門票,我們是完全不會干涉的,他們可以送人、二次銷售等。”

但這到底是大量黃牛票的來源嗎?我們不得而知。

我倒是可以提供一個票務行業里普遍認可的精確數據:一場演唱會,正常情況下留給媒體、消防、安保、上級主管部門的贈票,一般不超過5%。考慮到贊助商較多的情況,這個數字翻一倍,也不過10%,8900個座位,如果有贈票外流,對應的合理數字上限應該是900張左右。

繼續沿著“票價”這條線繼續往下捋——22日,許多大麥網用戶收到了這樣的短信,”王菲2016《幻樂一場》上海演唱會現爭取到少量5800元、7800元看臺門票,如需要請致電10103721訂購,數量有限售完即止。”在一些二手票交易網站上,我們還看到了標價7800的門票以7000甚至更低的價格出售。至此,被炒到神話一般的王菲演唱會實際票價,已經跌破票面價格。

演唱會行業是個什么樣的生態?這個鏈條上主要存在幾個角色:歌手、主辦方、票務平臺、黃牛(包括二手票交易平臺和個人黃牛)以及觀眾。

對于主辦方來說,票務的銷售分為一級代理、二級代理和三級代理。 一級代理主要指大麥、永樂這樣的線上官方代理平臺,以及少數跟主辦方關系極好、手里攥著大把資源的“大黃牛”;二級代理就是“中黃牛”,通常有自己的淘寶店和微店;三級代理則是“小黃牛”,通常依靠微博、微信朋友圈以及現場賣票。

一位二手票務平臺創始人告訴我:大黃牛直接對接主辦方(有時也包括xxxx,這已經成為行業潛規則),然后按照“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方式賣給中等黃牛,中等黃牛賣票給“小黃牛”時,則有可能接受“先賣出票再結款”的方式。

但是在演唱會行業,有一個指標特別值得關注,就是“動銷率”。這個概念說白了就是決定票賣得快不快、會不會積壓庫存的指標。因為演唱會門票是一種時效性極強的商品,一旦演出開始還賣不出去,這張票的收益就全報廢了。

票價定得越高,動銷率自然就會越低,票也就越難賣。所以我們之前看到BigBang的粉絲那么瘋狂,一張內場票黃牛價格炒到一兩萬,但是票面價格也是老老實實地定在1680,最多不會超過1800。

聰明的主辦方明知道自己手上藝人資源稀缺、票價溢價空間很大,卻懂得把這部分空間留給二級市場。如果直接標價六七千,那就嚇走了太多的觀眾,可以預留的溢價空間也近乎于零了。

最近王思聰在一個采訪里談到了王菲演唱會定價這件事,作為娛樂圈的“老司機”,他說得是比較明白的:王思聰說:“演唱會行業的每一個環節都賺錢,只分賺多賺少。怎么決定賺多賺少呢?就在于誰強勢。為什么這場演唱會從票務到主辦方,大家都很傷?就因為1800元是一個一線明星(不管國內外)的內場最好位置票價,為何到她這兒成了最低票價?你這個票價定了多少,你就要給歌手分多少錢。你定得越低,給歌手分得越少……你定1800,分五成給張學友,票務賺將近1000塊錢。(具體到這場演唱會)你動動腦子就能知道這場演唱會是誰最強勢?是王菲和陳家瑛(王菲經紀人)。為何說這次是一個殺雞取卵、竭澤而漁的事情?因為根本不給二級市場留空間啊,二級市場掙不了錢啊!”

王思聰這個視頻很值得看,短短兩分多鐘,把事情的根本原因講得很清楚。他還爆料說,這個演唱會本來是想把票價定到1萬塊錢一場的,但遭到了物價局的反對。最后他總結說:“不管任何情況下這種行為都是損傷歌迷的。”

其實這樣的教訓不是沒有先例——3年前蘇打綠在北京舉辦了“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十周年演唱會,演出門票被黃牛哄抬過高,傷了粉絲們的錢袋更傷了他們的心,再加上藝人出場費從180萬暴漲到380萬,導致此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內,蘇打綠的演出很難找到承辦方接盤。但需要注意的是,這是票價被動遭黃牛炒高;而此次王菲演唱會是主辦方主動選擇了高定價。

而這種高票價的成因,是王菲出場費和演唱會制作費的高企——知情人士透露,王菲此次出場費高達1.2億左右,傳聞制作費更是高達5000萬(這是對外報價,實際成本按照對折計算也有將近3000萬,但是一般好的演唱會制作成本最多不超過1000萬)。那么就不難算出,1.5億的成本,8900坐席來承擔,不考慮贊助的情況下,平均單張票價需要達到16853元。如果按照贊助負擔一半成本來算,票價也要8000元左右。這還是滿打滿算所有座位都賣出去的最理想情況。

一面是高昂得超過人們認知邊界和心理底線的票價,一面是王菲粉絲群體“70、80后為主、高學歷理性消費者”的用戶畫像,兩相結合,“票賣不動”就成了必然的結果。我跟幾位中小黃牛聊了聊,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訴苦:“原以為可以囤積居奇,這下徹底砸手里了。我們就是背鍋的。”

所以總結起來,吊詭的王菲演唱會基本是這么個局面:

正規票務平臺只有800張票出售,大量票流入了黃牛手中。

然而由于主辦方票面價格定得太高,二級市場溢價空間不夠,加上粉絲不買賬,票不好賣,黃牛當了“接盤俠”。

楊樾表示:“王菲演唱會對市場的危害是深遠的,這里有一個長期存在的悖論被這位天后放大了——這些年人們越來越默認演唱會消費是粉絲經濟的一部分。但事實上,演唱會消費首先是一種文化消費,其次是一種娛樂消費,粉絲經濟只能算是文化消費的一部分,而不能反過來認為演出消費是粉絲經濟的一部分,在價格合理的情況下,人們可以去看各種演出,人們享受的是藝術本身而不是某個人,我們可以有自己的偶像,但不是只能看自己偶像的演出,這才是文化市場繁榮和國民素質的體現。

像這種竭澤而漁的做法,體現的不是市場經濟的自由定價權和供需關系調節,而是把演出作為粉絲經濟的終極表達這種文盲邏輯推向了極致……這是對文化的巨大反動,是對藝術本身的徹底否定。”

現在距離王菲演唱會正式開唱已經不到一周時間,又傳出了“牛魔王”、“票牛”兩家票務網站被上海市公安局立案調查,有可能面臨被關停處罰的消息。這個消息雖然還不能完全證實,但我了解到的可確信內幕是,包括淘寶在內幾乎所有跟這場演唱會有關的票務銷售平臺和個人都被有關部門進行了電話約談。

這個名為“幻樂一場”的演唱會,還真是帶著濃郁的魔幻氣息。我更好奇的是,正式演出那一天現場會是什么局面,那些買了天價票去到現場看演出的觀眾們,又會作何感想。

網友薦論

  • 大量黃牛存在本身就代表原本定價是有問題的,好比火車票,遠低于市場均衡價格的定價必然滋生大量黃牛,我認為王菲做的沒錯,誰說演唱會門票不能打折只能提價?這么多人跳出來反對無非是王菲作為這個產業鏈的一份子侵占了大量黃牛的利益,所以他們集體跳出來罵娘,呵呵,作為粉絲寧愿把錢送給偶像也不想養這群黃牛
  • 監管部門通過了門票的定價,一定是主辦方有合理的理由。問題出在,原來黃牛的利潤空間現在被主辦方拿走,并用這部分錢加大了成本的投入。像是朋友們說的,成本就在這里,想買就買,嫌貴就不買。黃牛是演出市場發展的毒瘤,搞不懂為什么還有人替黃牛鳴不平。
  • 我覺得這錯不在王菲和他的團隊,他們是利用經濟手段去擠壓黃牛的生存空間。他們能做這個定價,說明以往王菲的票價經過黃牛哄抬之后,能到達目前票務的直接售價,就是它的真正市場價值。如果黃牛準確判斷形勢,就不會進一步哄抬票價,導致實際票價遠超它的市場價值,最終結果市場不再為它買單。這明明是黃牛的問題,王菲只是沒有尊重這個產業鏈條的潛規則而已,本身沒有錯。憑什么指責的是王菲而不是黃牛?
  • 某場巡演,從7月份開始黃牛就在賣票預售,10月大麥正式放票也是秒空,具體有沒有一百張票不確定,只知道前排內場都被鎖定了。12月正式開場,演唱會前十天突然告知延期,具體日期未知,延期原因未知,高價從黃牛手里買的票都賠了,很多粉絲的機票酒店沒法退,主辦和黃牛演唱會都沒開就白白賺了幾千萬啊!!!黃牛沒有人去監管,報警也沒用哈。觀眾不想買黃牛票,可是不買去哪里買,主辦方都把票給黃牛了我們也沒有辦法。
  • 事情真相是什么,現在對一個斗魚上莫名的主播一晚上都可以得到幾個飛機,何況是王菲,現在的演唱會制作費高與否,也不是王菲能決定的,我其實決定真的沒必要,經濟決定上層建筑,你消費你開心就好了,想這么多干嘛,哈哈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