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科技  >   科技品牌  >   魯易購  >   趙春華因為氣槍射擊游戲而被判刑 實在是太冤了

趙春華因為氣槍射擊游戲而被判刑 實在是太冤了

來源: 曉看 2017-01-09 19:46

這個世間本來就有太多的不公正,我們所在的生活中一切以法律法規來衡量,但是這法律往往也不是絕對的公平,對于這個趙春華因為擺個射擊攤子用氣槍讓游客們打氣球的事情,而以私藏槍支的罪名慘遭判刑,引起了網友們的不滿于憤怒,毫無疑問,這個事件使得趙春華實在是太冤枉了。

趙春華終于決定要上訴了,律師決定為她做無罪辯護。這個僅僅擺了兩個月打氣球攤的大姐,因為攤子上用來打氣球的氣槍被鑒定為槍支,以非法持槍罪被判徒刑三年六個月。為了省錢,她原本不打算上訴。

在講趙春華的故事之前,我回顧了一下自己的人生經驗,驚訝的發現,按照現有槍支管理規定,做一個良民真的很不容易,處處都充滿著違法的陷阱。

上世紀80年代初,我家所在小縣城只有一個電影院,每天晚上放電影的時候,總是人山人海,各種小攤販出沒其間,其中定然不會少了氣槍攤。目標架子上那時候還不是氣球,是老板自己做的小木塊,上面畫個小人,寫著東條英機、希特勒、墨索里尼等字樣,離目標十米左右,擺著一兩支破舊的氣槍,最開始是一毛錢一槍,打中可以獎勵再打一次。小時候的我,寧愿放棄兩根棒冰,也喜歡那種槍托頂在肩部,瞇著眼睛瞄準,然后啪的一聲開槍的感覺。

后來動手能力強了,制作過木頭槍,自己用刀慢慢削出槍的樣子,裝上彈簧,用黃豆當子彈。更高級的是用大的金屬合頁制作火柴槍,磨掉中間的轉軸帽,抽調轉軸,插入一根細點的長鐵釘做撞針,用螺絲把兩片合頁緊固到一起,再把一根鐵絲掰彎,穿過合頁控,一頭擋住撞針,一頭充當扳機,裝上強力橡皮筋,另一頭插根火柴,火柴頭對著撞針,一扣,撞針擊中火柴頭的火藥,啪的一下,火柴棍就跟子彈一樣打出去了,射程一般三五米。這個槍口動能,肯定超過了1.8焦耳/平方厘米。當時動手能力強的孩子,幾乎人手一把。拿在手上的感覺,那種滿足程度難以言表。

我還想起了大學時候的好友玉良同學。他家是京郊附近農村,靠近山區,村里農民幾乎家家備一把獵槍,冬天好進山打獵。禁槍令出臺之時,他正在上大學,并不知情。畢業之后,扛著獵槍進了山。沒想到被當地派出所抓獲,進了局子判了半年。半年后出來,我去看他,整個人變得頹廢不堪。后來,他中斷了與同學的聯系,再也不參加同學聚會。同學之間聊起他,都是一片惋惜之辭。

氣槍攤后來成了氣球攤,子彈從當年的金屬子彈變成了塑料子彈,槍的外形也越變越好看,卻始終是各大廟會城鄉游藝場所的保留節目。15年去壩上草原,處處都可以看到這樣的氣槍攤,我跟兒子兩人打了個過癮。正因為隨處可見,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甚至已經成為底層群眾的娛樂習俗,更凸顯了天津方面執法時缺乏人性化的態度。

今天,公安部相關規定的主要起草人季峻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1.8焦耳/平方厘米的標準是考慮到人體最脆弱的眼睛部位。他同時指出,公安部相關標準的制定是按照法律法規來辦的,但“這個標準是看能不能致傷,但是能致傷和判刑,是兩碼事兒”。在量刑方面不要一刀切,“應該根據各個案情,適當處理,不可量刑過重”,也就是說,哪怕有標準,但在執法和裁決的過程中,也應該考量具體情節,不是每個案子都需要進行重罰。

有人辯解說,惡法亦法。這個案子完全符合程序正義,即使法本身是惡的,但也應當尊重法律的裁決,犧牲一個趙春華,成全法律的威嚴,在他們眼里,是值得的。

但他們忘記了,法律誕生的目的,是為了維護人類社會的人性善良。法律應當是公平的,不偏向任何一方,只要能做到“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法律就不需要趙春華的犧牲,也能獲得令人尊重的效果。

真的要追究程序正義的話,對趙春華的判決更是站不住腳的。禁止民間擁有槍支,是國家法律的要求。但何謂槍支,并沒有明確的規定。在最早由公安部頒布的《槍支管理辦法》中曾經認定“軍用的手槍、步槍、沖鋒槍和機槍,射擊運動用的各種槍支,狩獵用的有膛線槍、散彈槍、火藥槍,麻醉動物用的注射槍,以及能發射金屬彈丸的氣槍。”

在1996年由人大常委會頒布實施的《槍支管理法》則規定“本法所稱槍支,是指以火藥或者壓縮氣體等為動力,利用管狀器具發射金屬彈丸或者其他物質,足以致人傷亡或者喪失知覺的各種槍支。”

這些都是從槍支的性質和外觀等作出的定義,對于什么是槍支,尤其是大量非制式仿真槍、玩具槍如何鑒定,執法的過程總需要一個標準,公安在日常執法過程中就經常面對這個問題,于是公安部出臺了相關槍支認定標準。

但這個標準經歷過兩次比較大的變化。在2001年的《公安機關涉案槍支彈藥性能鑒定工作規定》中,“對于不能發射制式(含軍用、民用)槍支子彈的非制式槍支,按下列標準鑒定:將槍口置于距厚度為25.4mm的干燥松木板1米處射擊,當彈頭穿透該松木板時,即可認為足以致人死亡;彈頭或彈片卡在松木板上的,即可認為足以致人傷害。具有以上兩種情形之一的,即可認定為槍支。”這個標準明顯是以是否穿透裸露皮膚為準。換算成槍口動能,大約是26-30焦耳/平方厘米。

但是在2007年,公安部出臺了新的規定,廢除了2001年的標準,新的標準規定,“對不能發射制式彈藥的非制式槍支,按照《槍支致傷力的法庭科學鑒定判據》(GA/T 718—2007)的規定,當所發射彈丸的槍口比動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時,一律認定為槍支。”這就是趙大姐氣球攤上的氣槍被認定為“槍支”的來源。

真要嚴格按照程序正義的說法,這個標準顯然只是公安部的部門規定,對法院和檢察院來說,只能作為一種參考,并非人大立法確認的法定審判依據。檢察院在決定是否起訴,法院在作出裁決的時候,可以借鑒,也可以不借鑒。檢察院和法院,完全可以對是否是槍支,作出獨立自主的判斷。在此案中,檢察院、法院完全根據公安的認定,草率作出判決,完全沒有擺脫“公安做菜,檢察端菜,法院吃菜”的套路,只有程序,沒有正義。

在公安執法過程中同樣如此。趙大姐的攤位是從2016年8月從一個老漢處轉手過來的,用玩具槍打氣球,用的是塑料子彈;因為白天不許擺攤,每天晚上八九點鐘出攤兒,到十二點鐘左右收攤兒,兩個月之間也沒有什么事發生,并且按月繳納管理費。

在這個地段,之前一直就有打氣球的游園項目,并且還有管理人員收取管理費,這意味著有管理方。如果趙大姐違法,賣攤位給她的那個老頭,同樣違法,犯下了“非法買賣槍支罪”。按照同樣邏輯,收取管理費的管理方存在監管不嚴的責任,縱容跟趙大姐一起被抓的十幾個氣球攤攤主,沒有盡到告知義務,也應受罰。你們要程序正義,這就是程序正義。

按照程序正義,在刑法中同樣有“情節輕微不予起訴”的規定。趙春華即使是有持槍的行為,但有關管理方沒有盡到管理義務,派出所也沒有上門普法,所在氣球攤也不過經營僅僅兩個月,主觀上不具備犯罪動機,客觀上沒有造成任何危害,這就是典型的“情節輕微”,檢察院可以據此不予起訴,法院據此可以判處緩刑甚至免于處罰。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一條人命都可以“情節輕微不予起訴”。檢察機關普及了“情節輕微不起訴”這樣的法律用語,卻沒有用同樣的尺子普及到趙春華身上。

老百姓不怕法律的嚴苛,如果人人都遵守同樣的準則,執法能夠做到一碗水端平,再嚴苛的法律全社會都能承受。但假如有的人遵守,有的人不用遵守。這樣的法治尊嚴就會變成對法律的羞辱。

網友薦論

  • 法是一定違了的,只不過鑒于情節,是不是要判得這么重而已。不論我們小時候自己改的發射機,還是全國有那么多同樣的游樂項目,都不是無罪的理由。至于什么是法定的槍支,那是專業問題,讓法院們弄去。趙春華實質是成了替罪羊,執法機關只是抓了站在攤前的人,游園管理方準入了該項目、槍支來源方,不是有責任,而是都犯了同樣的罪,讓一個攤面上的大媽承擔了全部罪責,才是最大的問題。包括各種毒假食品,排放污染,甚至貪腐案,能拿出抓毒的力量,盡可能一鏈條的打掉,這樣的法制才會有實質作用。總是下大力氣去整這些無關重要的環節,打槍抓擺攤的,假藥抓個開店的,假食品抓個小超市,排污抓個小作坊,算是養寇自重么?
  • 所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既然抓了趙春華,全國各地成千上萬的打氣球的攤販也得抓,而生產和銷售氣槍的人更應該抓,從研發生產銷售使用及監管,每個環節上的相關人員都得抓,因為缺少了任一環,這條犯罪鏈都不能成立。
  • 現在這個世道還法律個屁呀!法律在他們手里就是工具,想拿它做政治用途了,它可以黑可以白,在中國,法律最他媽不是個東西,想利用法律為自己的政治服務了,結果趙作海,呼格,聶樹斌等等都無罪了,想堵百姓的嘴捆住百姓抗暴的手,結果殺了惡霸的賈敬龍被槍斃了,在中國你說法律是什么?
  • 年末年初,兩起案子讓人長嘆:警察犯法導致公民死亡,情節輕微,不予起訴;草民擺攤謀生,沒有危害任何人,卻要被判刑坐牢!嗚呼!這就是所謂法制社會的標準嗎?“法律”的彈性實在太大,我智商低,無法理解!
  • 起初他們抓共產黨,我不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 然后他們抓猶太人,我也不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接著他們抓工會成員,我還是不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之后他們抓天主教徒,我依然不說話,因為我是新教徒。 最后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為我說話了。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