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家電  >   家電品牌  >   利勃海爾  >   中國對非援助是從國家根本利益出發的

中國對非援助是從國家根本利益出發的

來源: 瞭望智庫 2017-01-10 18:15

家有家計,國有國計,沒有戰略的部署不可能達到自己的目的,國與國之間互幫是應該的,這種互惠互利的援助對中國的幫助也是挺大的。

每年7月,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都會發布一份《中國的對外援助》白皮書,近年來的“白皮書”顯示,中國對外援助的“大頭”是對非援助,對此一些人表示不解甚至不快,理由是“中國窮人還很多,不應該在非洲亂花錢”、“對非援助是花錢買虛面子”,這種說法流傳久遠,且幾乎“遇火就著”,每逢能“沾邊”的熱點,就會有人把前面這幾句“車轱轆話”拿出來翻炒一番。文︱瞭望智庫特約國際觀察員、旅加學者陶短房

本文為瞭望智庫特約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注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對外援助目前遇到一些問題。國際社會對中國進行質疑,一說中國威脅論,一說中國在搞新的殖民主義。國內民眾也不甚理解,說中國是發展中國家,應該專注自己的建設,不應該花錢買面子。這些論調如何看?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從頭說起。中國對非援助始于1956年,大規模展開則在上世紀60年代。

1964年1月,周恩來總理在訪問非洲時提出中國對外援助8原則:

(1)中國政府一貫根據平等互利的原則對外提供援助,從來不把這種援助看作是單方面的賜予,而認為援助是相互的。

(2)中國政府在對外提供援助的時候,嚴格尊重受援國的主權,絕不附帶任何條件,絕不要求任何特權。

(3)中國政府以無息或低息貸款的方式提供經濟援助,在需要的時候延長還款期限,以盡量減少受援國的負擔。

(4)中國政府對外提供援助的目的,不是造成受援國對中國的依賴,而是幫助受援國逐步走上自力更生、經濟上獨立發展的道路。

(5)中國政府幫助受援國建設的項目,力求投資少、收效快,使受援國政府能夠增加收入,積累資金。

(6)中國政府提供自己所能生產的、質量最好的設備和物資,并且根據國際市場的價格議價。如果中國政府所提供的設備和物資不合乎商定的規格和質量,中國政府保證退換。

(7)中國政府對外提供任何一種技術援助的時候,保證做到使受援國的人員充分掌握這種技術。

(8)中國政府派到受援國幫助進行建設的專家,同受援國自己的專家享受同樣的物質待遇,不容許有任何特權要求和享受。在日常生活中,自私的人沒有真正的朋友,幫助別人與自己的錢包是否殷實并無必然聯系。這一道理在國際關系中同樣適用。

上述8項原則的提出,使剛剛掙脫殖民枷鎖、百廢待興的非洲各國得以在不犧牲主權、尊嚴和國家利益前提下,獲得急需的經濟、軍事支持。“文革”期間中國對非洲的援助非但未停滯,反倒進入高潮,例如坦贊鐵路等幾個著名的大項目都是在70年代建成的。正是中國這種無私的幫助,使中非之間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誼。一個人身處不同階段,有不同的工作重心,對于一個國家而言也是這個道理。

建國初期,西方國家對中國施行孤立的政策,不承認剛剛誕生的新中國,獲得國際認可、打開新中國的外交局面,就是這一時期外交工作的重心之一。而我國這一階段的對非援助特點正是緊密配合政治和外交戰略需要,絕大多數援建項目的實施主要從意識形態理想主義和無條件國際主義出發,以政治利益和政治效果為優先考慮,經濟效果則忽略不計。

許多國內外學者指出,中國在自己相當困難的前提下對非洲進行長期、大量的無償援助,為中國在國際舞臺上贏得了地位和威望,爭得了影響,打破了朝鮮戰爭后西方國家孤立中國的戰略。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第二十六屆大會,中國恢復了聯合國合法席位,時任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喬冠華會心大笑的照片成為一個時代的記憶,如果沒有非洲的“窮兄弟”的支持,中國要想重回聯合國幾乎是不可能想象的。

用毛主席的那句名言就是:這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們抬進去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將工作重點轉移到經濟建設之后,中國開始反思對非援助攤子大、花錢多、效益差的局面,原先“無私合作”的理念被“互利合作”的務實態度所取代。中國當時提出“平等互利、講求實效、形式多樣、共同發展”新的援非四項原則,自此中國采取管理合作、代管經營、租賃經營等方式,鞏固老項目,慎重對待新項目的上馬;

1995年下半年,中國對援外方式又作出重大改革,變原先的無償援助為主,為優惠貸款和援外合資合作方式;到上世紀末、本世紀初,中國經濟經過改革開放開始步入發展快車道,對非援助又進入新的高速增長時期。

新時期的中國對非援助,是建立在“經濟結構互補”基礎上的,并不僅僅是單純的“贈與”。中國和非洲存在獨特的互補關系:一方面,中國高速增長的經濟、蓬勃發展的基礎產業和制造業,需要大量能源、礦產和其它自然資源,龐大的制造業產品、產能和大量的資金,又需要穩定、開放的市場需求;

另一方面,非洲各國經濟嚴重依賴資源出口,本身則資源豐富,而制造業的匱乏需要輸入門類齊全、價格可以負擔的工業品,落后的基礎設施則需要借助外力興建,方能獲得持續發展的后勁。中國所有正是非洲所需,反之亦然。不僅如此,中國對非援助還可有效提升非洲資源開采、運輸效率,改善非洲市場購買力,這些同樣會反作用于中國自身。

正是這種相互需要的“互補關系”,讓中非雙方在改革開放至今的20多年里共同獲益。1950年,中非貿易總額僅有1200萬美元,2000年首次突破100億美元大關,自2000年到2009年,中非貿易總額每年以30%以上的速度遞增,2013年達2103億美元,是1950年的近2萬倍,2000年的21倍多,自2009年起,中國已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按照IMF的計算,中非合作對非洲發展的貢獻度,如今已高達20%。

不僅如此,和出口歐美成熟市場普遍存在的低利潤率和“退稅依賴”不同,對非出口的利潤率,一直維持在較高的水準。可以說,倘沒有非洲這個“外掛”,中國經濟、尤其“世界工廠”的加工經濟,很難在2008年開始的全球金融危機中,熬過歐美工業化國家需求大幅下降的沖擊,產能過剩、開工不足,將導致地方經濟遭受重壓,大量藍領工人喪失工作,并帶來嚴重的經濟、社會和治安后果;

倘沒有非洲這個“外掛”,中國在能源、原材料來源上,就會受到更多的制約,從而大大提高經濟運行的成本。而非洲“外掛”的“啟動泵”和“潤滑劑”,正是雪中送炭般的對外援助,沒有這些援助,基礎設施匱乏、流動資金短缺的非洲各國經濟,就很難一下子“轉”起來。

而即便撇開對非援助的政治回報和國際義務不談,僅就經濟回報而言,已不愧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對外援助中最高效、回報最多最直接的項目。

應該承認,中國在對外援助方面也存在不足之處。但更應看到的是,隨著時代的進步、經驗的積累在不斷減少,中國對外援助的實效性、針對性不斷增強,回報率也穩步上升,具體到對非援助,說是“中國迄今性價比最高的對外援助”,也絲毫不過分。非洲是最晚邁向工業化的大洲,也是人口結構最年輕的大洲,而中國則正面臨經濟結構轉型,雙方在未來的合作、發展中如何繼續維持這種互利互補的關系,如何繼續確保對非援助的高效、高回報,需要彼此間更多的探索、努力和智慧,而如何讓其它外援目標、項目也獲得同樣的價值和回報,則是值得有關方面認真思索的問題。

過去援助非洲有過去的邏輯,今天援助非洲也有今天的邏輯。中國援助非洲是從國家根本利益出發的,國家發展需要我們有更大的國際視野,要有胸懷,有智慧。世界在變,非洲也在變,中非關系的內涵與形式也在變,但是中非關系的重要性沒有變。

附:中國對非援助60年一覽(資料綜合來源于中非合作論壇官網、外交部網站、人民日報、新華網、中國網、國際在線等)中國對非洲國家的援助始于1956年,至今已為非洲援建成套項目千余個。

坦贊鐵路是中國在非洲大陸的最大援助項目之一。該項目于1970年10月開工,歷時近5年,1975年6月全線鋪通,一年后正式移交坦贊兩國政府。在鐵路建設期間,中國先后派遣工程技術人員和管理人員5.6萬人次,其中有65人犧牲在坦桑尼亞和贊比亞。這條由中國援建的鐵路東起坦桑尼亞首都達累斯薩拉姆,西至贊比亞中央省新卡,全長1860.5公里,是一條貫通東非與中南非的交通大干線。

1959年,中國向剛剛獨立的幾內亞政府無償提供糧食援助,拉開了援非農業工作的歷史序幕。50多年來中國為非洲國家培訓了大量農業技術人員和管理人員、實施了一批農業技術試驗示范項目、派遣了一批農業專家,為非洲國家提高農業生產能力和糧食安全水平作出了積極貢獻。

1963年,剛剛獨立的阿爾及利亞政府通過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向全世界發出緊急醫療援助呼吁。中國迅速組織一支由24名優秀醫務人員組成的醫療隊奔赴阿爾及利亞工作,拉開了中國醫療援外的序幕。截至2015年,中國已向非洲派遣醫療隊員2.43萬人,診治了2.7億多人次的非洲患者,51名中國醫療人員永遠長眠在非洲大地。中國政府從

1995年起,向非洲國家提供政府貼息優惠貸款,鼓勵和推動中國企業與非洲企業對援外項目進行合資合作。從2013年到2015年的3年里,中國向非洲提供了300億美元的貸款,支持非洲國家發展項目,還成立了50億美元的中非發展基金,用于支持中國企業對非進行投資。

2000年,中國政府首次宣布減免非洲債務的措施,免除了31個非洲重債窮國和最不發達國家部分到期債務共109億元人民幣。《中國與非洲的經貿合作》白皮書顯示,從2000年至2009年,中國已免除35個非洲國家的312筆債務,總計189.6億元人民幣。

2015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聯合國發展峰會上宣布,中國將免除對有關最不發達國家、內陸發展中國家、小島嶼發展中國家截至2015年底到期未還的政府間無息貸款債務,其中就包括許多非洲國家。

2011年9月,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出席聯合國“非洲之角饑荒問題”部長級捐助國大會時透露,中國政府在半個多月內兩次宣布提供緊急糧食援助和糧援現匯,總額共計4.432億元人民幣,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政府對外提供的最大一筆糧食援助,是中非真誠友好、患難與共的又一生動例證。

2012年中非合作論壇第五屆部長級會議,中國宣布為非洲提供200億美元的貸款額度,并同非洲建立跨國跨區域基礎設施建設合作伙伴關系。

2014年3月,西非爆發埃博拉疫情。中國政府率先緊急馳援,累計向疫區及周邊共13個國家提供4輪總價值超過1.2億美元的援助,派遣了1200多名醫護人員,為塞拉利昂援建固定生物安全實驗室,為利比里亞援建治療中心,為疫情國和周邊國家培訓醫護及公共衛生人員1.2萬人次。這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衛生領域最大一次援外行動。

2014年12月1日,由中國鐵建承建的尼日利亞鐵路現代化項目第一標段、首都阿布賈至卡杜納的鐵路項目宣告全線鋪通。這是中國企業在非洲實施的第一個完全采用中國鐵路技術標準的現代化鐵路項目,阿卡鐵路成為中國鐵路標準落地非洲的第一個“標桿”。

2015年9月20日,由中國中鐵公司承建、深圳地鐵集團提供運營管理服務的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輕軌正式開通運營。這是埃塞俄比亞乃至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首條現代化城市輕軌。該項目采用中國標準和技術,主要由中方提供融資支持,是中國企業在非洲承建并提供運營管理服務的首個城市軌道交通項目。

截至2015年9月,中國通過援助和融資在非洲已經建成和在建的鐵路長達5675公里,公路達到4507公里。中國還為非洲建設了14座機場、18座橋梁、12個港口、64座電站、76個體育場館、15座議會大廈、34座政府辦公樓、9座國際會議中心、200多所學校。

2001年-2015年,中國已幫助非洲建設120余個教育設施,近40個農田水利工程,建設或改造醫療衛生設施70多個,邀請約8萬名非洲各國人才來華研修,分享中國的發展經驗。

對非援助能夠一定程度上降低中國企業的進入門檻,為中國在非企業營造相對較好的運營氛圍,在中國人口紅利成為過去,相對成本不斷增高的今天以及可以預見的未來,全球范圍內尋求廉價勞動力和自然資源是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的必然途徑,而非洲是很好的選擇。

網友薦論

  • 對外援助是一個負責任大國的必履義務,也是我打破圍堵走向復興的必然選擇!老祖宗講“合縱聯橫”,現在說“和衷共濟”,對友好國家援的是資金和技術,助的是友誼和正義,拉的是朋友和力量,這是多大的效益啊!老一輩援非的紅利至今仍在為我國享受,今天的我們更不能目光短淺!
  • 第一,援助不是友誼,是投資,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國與國之間更是赤裸裸的利益關系,有數據表示,我國政府每在非投入一塊,就會有約10塊的回報。第二,目前的方式有很大的問題,很多援助項目說白了已經成為某些人謀取政治資本的工具,很多項目做下來以后方圓幾百里范圍內中國人的名聲都是臭的。并且,在非洲很多國家,中國公司和中國人已經成為打劫和敲詐勒索的首選。第三,文化滲透很不容易,有時候確實應該用宗教打頭陣,但我們顯然不會采用這個方法,但是要毀掉辛苦艱苦的良好形象確很容易。在非洲3年2個國家2個援助項目工作過,十分質疑現在的模式。
  • 單就對非洲的援助應該說確實不是亂花錢,非洲兄弟不但把我國抬進聯合國,現在的一帶一路戰略也離不開非洲,還為我國的發展提供了石油,鐵礦石等能源,以及飛快增長的貿易都為雙方的經濟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但是也有些投資帶有盲目性和一廂請愿,如對中東一些國家的投資,以及美歐的一些投資估計不足,讓人家牽著卑子走,出高價買低價值企業等。今后對投資收購應該小心慎重,深入調查研究,不能沖動行事。
  • 此言不妥,雪里送炭才是真朋友。二戰結朿后,我們在進行著,推翻三座大山的解放戰爭。非洲人民也在進行著爭取獨立的運動。新中國成立后,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囯家,不僅不承認新中國,而且千方百計封鎖遏制。毛主席有句名言,是非洲國家,亞非拉人民,把我們“抬到“聯和國去的。不是尼克松訪華一周“改變了世界“。而是,中國朋友遍天下,“改變了尼克松“。在困難的時候我們在政治上經濟上相支持,如坦贊鐵路,。改革開放后,我們更有條件,在經濟上支援非洲,包括農業,文化教育衛生設施,文通等基礎建設,留學生培養獲得非洲國家人民高度贊賞。美國,日本等西方國家誣蔑中國搞新殖民主義,而是出嫉妬我們的成功。援助是相互的非洲市場,和豐富的資源也是我們所儒要的。看問題,不能鼠目寸光,要高瞻遠矚,要有戰略視野。非洲潛力巨大,西方一些國家已伸出觸角爭奪。我們更應加強對非洲的戰略投資,排除雜音,勇往直前!
  • 不說政治,單論經濟,對非援助能夠一定程度上降低中國企業的進入門檻,為中國在非企業營造相對較好的運營氛圍。在中國人口紅利成為過去,相對成本不斷增高的今天以及可以預見到的未來,全球范圍內尋求廉價勞動力和自然資源是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的必然途徑,而非洲是很好的選擇。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