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貨融貸  >   總是需要有人說出真相的 不了解不要隨便指責

總是需要有人說出真相的 不了解不要隨便指責

來源: 曉看 2017-01-10 19:09

有些事終究要有人說出真相的,我們就需要更多來敢于說真相的人,有些人不要總是不了解情況,就在那說三道四,這樣對別人來說不公平的,當自己受到不公平的時候,自己會反駁,怪別人不了解,為什么到別人就變了呢? 

作為一個拿出3億股股份成立公益基金會、前后捐出80億元做慈善的中國“首善”,曹德旺顯然不能接受網絡上那些“在中國賺了錢跑到美國去”、“別讓曹德旺跑了”之類的叫囂。他說,我自己兒子又不接班,我去美國,今年70歲了,不會講話不會開車,進不了主流社會,我去干嘛?這句話特別令人心酸。

在他的一系列回應中,有兩句話讓我特別印象深刻。第一句是:“我只是為了提醒政府,也提醒企業家,提醒大家危機感,告訴大家要小心。我的朋友說我應該把嘴巴閉起來,我就是太直率了,最近遭了不少罵。”第二句是:“難道我一定要把形勢說得一派大好,大家才開心?我實事求是指出客觀存在的問題,他們就要批判我,說我對中國經濟太悲觀。” 

這說明,曹老先生講話的初衷是為了讓決策者和公眾看到制造業面臨的困境。從視頻看,他就像一個鄰家大爺跟人聊天,講得毫無心機,真實得可愛。情況從他嘴里出來,遠非官方文件里一貫的花團錦簇,形勢大好,更不是網絡上標題黨們動不動的“中國或成最大贏家。”在一片虛擬經濟的繁榮昌盛中,實體經濟舉步維艱。曹老爺子無非道出了制造業的真實困境而已。 

曹德旺多次提到有人罵他,從一個側面說明,在今天的講真話是要付出代價的。很多人沉浸在虛幻的太平盛世中不得自拔,看不到真實的情況。曹先生的敲打,恰如盛世危言,想要叫醒睡著了或者裝睡的人。但是被叫醒的人寧愿繼續睡著,不愿意被打擾,于是他們開始責怪叫醒他們的人。 

曹先生是做實業的人,做實業就是一是一二是二,來不得半點虛假,所以他從來不裝。正是因為這種不裝,讓很多人不喜歡。別人把他跟李嘉誠比,他覺得李嘉誠配不上他:“我不做房地產,我不為錢,我捐了八九十億給中國,我賺的錢也是捐掉。為什么拿我跟他比呢?我是實業家,對那些為了錢的人不屑一顧。” 

同樣是做房地產起家,當王健林收購傳奇影業的時候,獲得的卻是一片贊揚,許多人把他當成獲取美國主流娛樂節目話語權的渠道,認為王健林進入好萊塢,最終將使得中國影響力上升。《長城》告訴我們,這就是一個純粹的故事。沒有價值觀,光有錢,投資再多也無濟于事。但是講真話的曹德旺挨了罵,講故事的王健林卻獲得了掌聲。這就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的區別。要知道,王健林花了35億美元,曹德旺才10億,怎么不說“王健林跑了。”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曹德旺用自己20年的考察,比較了中美兩國現在的營商環境,完全站在一個實業家的立場,是在海里游泳的人,對海水有切身體會。這種體會,是那些習慣于坐在辦公室里發號施令的官員,以及優雅地在書房里研究經濟理論的學者,想象不到的。想要知道水溫,就應該問問游泳的人。他的話,無論對于中國的企業家還是官員,哪怕再刺耳,只要是真話實話,就應該傾聽。 

真話之所以刺耳,令人不悅,主要原因在于把真相赤裸裸呈現出來,讓沉浸在虛幻想象中的人感到痛苦。曹德旺詳細地比較了中美兩國的制造業成本,發現自美國“再工業化”戰略實施以來,通過科技進步和政策改革,制造業成本已經下降到與中國相當的程度。以至于在美國投資設廠,“利潤率要比中國高10%。”這對于習慣于沉浸在“我們一天天好起來,敵人一天天爛下去”的人來說,無異于啪啪啪打臉。 

曹德旺的言論提醒我們從美國的經歷中吸取教訓。由于社會成本不斷推高,50多年來,美國制造業占GDP的比例從1957年的27%,一直降到2009年的11%,國內制造業完全空心化,虛擬經濟繁榮昌盛,結果卻帶來了2008年的金融危機,引發占領華爾街運動。從那時候起,美國開始花費近萬億美元實施“再工業化”戰略,下大力氣推動智能制造,從政策和科技兩端發力,降低了生產成本,提高了生產效率。從整個軌跡來看,美國走了一個彎路。 

受到圍攻,曹德旺很委屈:“我做了什么壞事?叛黨了叛國了還是反人民了?我不就是在中國做一個私營企業家嘛,為什么要搬走?我根本那些話是告訴中國人,外面的投資環境是什么樣的,我們應該要注意這些事情,跟人家接軌。我們有種的中國人,應該團結起來,克服困難。”當一個70歲的老實業家被迫說出這樣的話,以自證清白的時候,無論如何都讓人為中國的輿論環境感到悲哀。 

司馬遷在《史記·商君列傳》中,借趙良之口說道,“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武王諤諤以昌,殷紂墨墨以亡。”曹德旺不習慣那些粉飾太平的語言,你好我好大家好,而是站出來大聲告訴這個社會以真相。結果幾乎遭到圍剿。

網友薦論

  • 他應該這樣說,我對特朗普喊話,我在美國投了10億美金,雇了幾千個美國人,如果他對中國政策不好,他們都得下崗…。這樣他不僅不會成為小粉紅們眼中的漢奸,還會變成王健林一樣大漲中國人志氣的愛國人士。
  • 希望我們能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中國目前的網絡環境,實在是不好,不過,我依然懷念上古的夸父,為著追趕日影,渴死在旸谷,謝謝作者,寫一些有意義的東西給我們
  • 終于看到一篇靠譜的了,但當局醒不醒就是當局的事了,反正不管政府怎么換無非就是換個玩兒法而已,吃瓜群眾就耐心吃瓜就好了。
  • 當下的問題是:網絡言論自由,縱容出了這么一類變態群體。 他們喜歡唱反調,喜歡看認真說話做事的人尷尬囧迫,喜歡看到在他們的起哄圍攻中,讓事情變了質,讓語言變了味。他們才不管你是70歲正直老人還是7歲絕癥病人。只顧瞎噴得痛快,哄鬧得開心。 這種人已然成為很大的群體。 有關方面還未有非議,他們倒替天行道挑出毛病先上綱上線了。主流正統還尚能寬容,他們倒狐假虎威先臟水亂潑了。 我真弄不明白了,這幫憂國憂民到了擾國擾民境界的鳥人,到底想要個什么樣的社會風氣?四平八穩的社論他們會嗤之以鼻,真心真情的實話他們也往死里打。勢利,偏激,刻薄,猥瑣,就顯得他們能。 他們敢自己跳出來諤諤,指出一點不平現象,指責一下權力部門嗎?無非是一群愚氓,躲在人墻后充充大爺。而已。 都說“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現在的世道,卻是“一士之諤諤,不敵千人之亂棒"。 有時我惡毒地想,還不如回到明朝中葉,把這幫子既不肯諾諾又喜歡瞎吠的鳥人,統統拖到午門外,一頓廷杖打死,整個世界清凈了。
  • 一個70歲的老人,一個實業家,一個為中國做那么大貢獻的人,一個講真話,又愛國的人,我尊敬他,國人卻不接受他,不理解他。這是國人的可悲,我擋的可悲啊,前路茫茫,我為我的祖國擔憂,我能做的就是做好我自己。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