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鑄金所  >   人大代表應保障人民權益解決討薪問題

人大代表應保障人民權益解決討薪問題

來源: 澎湃新聞 2017-01-16 18:00

當今社會,討薪問題一直是個重大難題。雖國家給予了法律約束,但有些人,甚至是人大代表,一直刁難農民工,不付工資、拖欠工資,讓農民工兄弟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連最基本的工資權益都無法得到保障,不得不嘆人心的黑暗。

農民工河北討薪遭開放商打斷手腳,人大代表被指現場指揮

2015年,全國農民工總量27747萬人。其中,外出農民工16884萬人。

2016年12月1日,在2017年春節前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工作視頻會上,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說,隨著2017年春節臨近,工程建設領域又將迎來工程款、工資款結算高峰,預計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仍將易發、多發,其他行業欠薪問題也會更加凸顯。

“當前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工作面臨的壓力依然很大。”尹蔚民要求,各地區、各有關部門要努力實現春節前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和涉及人數明顯下降、因拖欠工資引發的群體性事件數量明顯下降,確保發生的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基本結案、群體性事件得到妥善處置、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案件及時移交司法機關處理。

近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奔赴貴州、河南、湖南、山西等地調查多起農民工討薪事件,并對話農民工問題專家,以期為健全預防和解決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的長效機制,加大對欠薪突出問題的整治力度,出一份力。

河北定州勝利街建華社區的一個工棚內,重慶涪陵籍農民工趙家友拄著拐杖目光沉重地望著窗外被霧霾籠罩的天空。因為合伙承包的定州市東明家具城商業樓項目885.9萬元工程款被拖欠,去年10月22日他帶工人討要工程尾款時遭追打,趙家友的腿被開發商定州市豐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豐源房地產公司)工作人員打骨折。

重慶市勞務辦駐京津冀辦事處主任周邦成向澎湃新聞證實,確有多名農民工討薪時被打傷。定州市人民醫院診斷證明書顯示,趙家友左下肢外傷,左腓骨多段骨折。另有4名工人和趙家友一同被打傷。工人們還指證豐源房地產公司董事長、定州市人大代表冉慶軍現場指揮打人。

定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員2017年1月10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事發后,警方以尋釁滋事對豐源房地產公司工作人員謝占明、王亮等7名犯罪嫌疑人進行刑事拘留,6名工作人員被網上追逃。同時,公安機關已經向定州市人大常委會遞交了解除豐源地產公司總經理、定州市人大代表冉慶軍人大代表資格申請報告,目前未獲回復。案件還在辦理中。

河北定州勝利街建華社區的一個工棚內,重慶涪陵籍農民工趙家友拄著拐杖。澎湃新聞記者 謝匡時 圖

農民工討薪手腳被打斷

今年47歲的趙家友,16歲開始做木工,30多歲開始接小工程,因為討要工程款被打還是第一次。

定州市人民醫院的診斷證明書顯示,趙家友左下肢外傷,左腓骨多段骨折,右手外傷,右手第4掌骨基底骨折,枕骨骨折,頭皮裂傷,胸壁損傷,肺挫傷,左側第10肋骨骨折,右上肢外傷。

他的工友魯朝云傷情比他更為嚴重,診斷書顯示,魯朝云右手小指遠節指骨粉碎性骨折,左手中指遠節指骨粉碎性骨折,右脛骨中下段粉碎性骨折,右腓骨多段骨折。

他們告訴澎湃新聞,這些傷,全是被河北定州市豐源房地產公司工作人員毆打所致。

趙家友和魯朝云均是重慶涪陵人,趙家友說,2013年春,他和其他4名合伙人經人介紹,以河北開元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的名義承建定州市東明家具商業樓,并豐源房地產公司簽訂“定州市東明家具城商業樓”工程施工合同。

趙家友說,項目2014年4月份開始施工,2015年8月工程結構封頂。去年6月施工完成后,在進行掃尾工程的同時,他多次提出和開發商核對工程量,對方一拖再拖,工程量一直未核對清楚。

趙家友在定州市勞動監察大隊向大隊說明情況。澎湃新聞記者 謝匡時 圖

雙方簽訂的《工程施工合同》顯示,工程全部完工后付工程款的80%,共計3678.64萬元,工程竣工后經甲方、監理和質監等有關部門驗收合格后,雙方以實際竣工面積為準結算。一個月之內甲方付乙方除保證金2%以外的全部工程款。

蓋有河北中企華工程造價咨詢有限公司公章的“定州市東明家具城工程竣工結算書”顯示,趙家友的工程,合同內金為4598.3萬元,工程全部完工后甲方(定州市豐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已付工程款3752多萬,合同內還應支付金額885.9萬,索賠簽證金額242.1萬元。

趙家友告訴澎湃新聞,自己的積蓄全部投到了工程里,目前除了工程款和工人工資沒有發,還欠下300萬元的外債。

趙家友說,2016年10月22日,他和工人徐正學、魯朝云等到東明家具廣場售樓部,又一次找豐源房地產公司副總經理甄波核對工程尾款。在溝通過程中,雙方發生爭執,趙家友等5人被豐源房地產公司多名工作人員手持棍棒趕出家具廣場,并遭到毆打驅逐。

趙家友稱,在被趕出家具廣場時,徐正學被打倒,他上前阻止,遭到多人毆打,頭部遭刀砍傷后暈倒,醒來時才發現自己身上多處骨折。木工班組的魯朝云和其他3名工友均被打傷,其中魯朝云傷勢最為嚴重。

趙家友的合伙人喻中全目睹整個過程,他告訴澎湃新聞,豐源房地產公司總經理冉慶軍當時從5樓辦公室走到一輛保安亭處,并告訴他,要“處理”趙家友,冉慶軍在現場指揮他人對趙家友等人進行毆打,喻中全阻止未果。

針對這一說法,冉慶軍拒絕接受采訪。豐源房地產公司副總經理甄波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對于打架一事他不清楚。

打人者被拘留

11月7日,重慶市政府辦公廳政務宣傳處收到農民工在定州討薪多人被打的輿情專報,當天,該市政府秘書長歐順清批示,“請重慶市人社局核實,若屬實,請求河北省人社局支援”。

在經過初步核實后,重慶市人社局11月9日對此成立工作組,并在11月14日指派重慶市勞務辦駐京津冀辦事處主任周邦成赴定州調查。

周邦成告訴澎湃新聞,到定州后,他先后找重慶籍農民工、定州市勞動監察大隊、警方、信訪局了解事發原因,證實有多名農民工討薪時被打傷。農民工們雖然事發當天就報警,但警方直到11月15日才開始捉拿涉嫌打傷農民工的嫌疑人。

重慶市政府工作組成員李小華告訴澎湃新聞,隨后,由重慶市人社局及涪陵區公安局、信訪辦、維穩辦組成的工作組也趕赴定州。

李小華說,工作組人員到定州后,先后到定州市人社局、住建局、公安局、勞動監察大隊及農民工群體了解工程結算、農民工工資和工人被打事件。

經過工作組調查,目前工人被打已經進入司法程序。對于工程款結算,工作組先后與定州市人社局、勞務監察大隊一起對農民工工資進行了調查,同時促成開發商和工程承包方談判。

2017年1月10日,定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目前警方以尋釁滋事對謝占明、王亮等7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6名嫌疑人被列為網上逃犯。

一不愿具名的當地警方人士告訴澎湃新聞,13名涉嫌毆打趙家友等人的人員,均是豐源房地產公司員工,目前警方已向定州市人大常務委員會遞交解除定州市人大代表冉慶軍人大代表資格的申請報告。

趙家友被打,左下肢外傷,左腓骨多段骨折,右手外傷,右手第4掌骨基底骨折,枕骨骨折。澎湃新聞記者 謝匡時 圖

雙方結算存在爭議

重慶市政府工作組成員李小華告訴澎湃新聞,經調查,去年10月22日,在定州市東明家具廣場售樓部,工程承包方趙家友和開發商副總經理甄波洽談工程結算時發生口角爭執,雙方說辭不一,承包方趙家友及農民工代表被趕出東明家具廣場遭到多人毆打,目前開發商否認其法人冉慶軍現場指揮打架。

豐源房地產公司副總經理甄波告訴澎湃新聞,河北中企華工程造價咨詢有限公司,未曾受到其委托,沒有到現場了解取證,故認為乙方定州市開元建設有限公司出具的工程結算書無效。

重慶市政府工作組成員李小華告訴澎湃新聞,經過定州市政府和重慶工作組了解,河北中企華工程造價咨詢有限公司的資質無問題,因為施工方單方面提供材料做結算書,雙方存在差異大,無法認同。關于工程結算需要通過司法程序進行解決。

周邦成在調查過程中從豐源房地產公司拿到一份以該公司名義出具的項目結算單,該清單與河北中企華工程造價咨詢有限公司完全相反。澎湃新聞從結算清單看到,“施工單位未按合同約定履行義務,應支付建設單位損失及超支工程費888.43萬元”。換句話說,工人們反倒欠開發商888.43萬元。

澎湃新聞發現,從去年12月2日起,豐源房地產公司在定州房產網公眾號以及當地媒體發布此事件情況說明,稱趙家友等人被打一事是“冒充農民工手持甩棍惡意討薪”,并表示按施工合同約定,東明家居廣場的工程由定州開元建筑公司即合同乙方總承包,實行包工包料,工程款在工程完工、竣工驗收后支付。乙方至今沒有完成工程,也不配合合同甲方即豐源房地產公司進行工程結算。

該情況說明卻又稱,豐源房地產公司已經提前支付全部工程款、超額支付了乙方農民工工資。

41歲的工人石紀斌在四處透風的工棚內住著,希望今年不要空手回家。澎湃新聞記者 謝匡時 圖

希望今年不要空手回家

重慶市政府工作組在調查農民工工資時,在定州勝利街建華社區的工棚個內,41歲的石紀斌拿著泡面走在工棚窗前哼唱“每天計劃著如何省錢,一碗泡面泡出我們的苦辣酸甜……”2015年6月到東明家具城做水泥工到工程結束, 8萬塊工資石紀斌一分錢沒拿到。

用模板搭建的簡易工棚里,雖蓋著兩床被子,但從工棚頂、門縫及從模板墻洞鉆進的冷風還是會把他凍醒。買不起電暖器,也舍不得買電熱毯,石紀斌就把燈泡和電線移到了離枕頭很近的桌旁。

工棚里,掛著三件一年經常換洗的衣物,幾雙穿破帶著泥巴的工鞋擺在地上。石紀斌搓搓手告訴澎湃新聞,掙錢不容易,夏天很熱,冬天很冷,家里還有老人,去年回家過年時,因為沒拿到工錢,他和父親在家里吃了一整冬的土豆,他希望今年不要再空手回家。

工友魯朝云被打受傷后,妻子兩次從重慶涪陵趕到定州看他,因為要照顧老人和孩子,來幾天又趕回涪陵。“每次離開她都是抹著淚走的”,說完,魯朝云的聲音變得沙啞哽咽。

魯朝云告訴澎湃新聞,妻子每天等母親和孩子睡下后才關上門低聲給他打電話,7歲的兒子一直問“爸爸,你什么時候回來,回來要給我買玩具,我考了100分,我們想你”。

趙家友和工友們在工棚的院子里。澎湃新聞記者 謝匡時 圖

晚上睡不著時,魯朝云經常翻看孩子和妻子的照片,因為長時在外打工,連一張全家福都沒有來得及拍。他很擔心患癌的母親知道自己的遭遇后身體受不了,在一次與母親通話時,魯朝云謊稱“我在工地上一切都很好,工程順利,吃的好,穿的暖”。

魯朝云說,春節他不敢回家,害怕見到母親和孩子,害怕他們看到自己“傷殘”時那種難過的情形。在聽到重慶市政府和定州市政府都在調查討薪問題時,魯朝云說,他相信政府會解決好,他也愿意等。

一名工人在院子外,用冷水洗臉剃胡須。澎湃新聞記者 謝匡時 圖

住院治療10多天后因沒錢支付醫療費,趙家友拒絕醫生住院治療的勸告,回到工棚療養。因為身上多處骨折,趙家友在工棚內只能側躺。他說,自己經常整夜睡不著,還經常性頭疼犯迷糊,他擔心從此留下后遺癥無法干活。

趙家友和工人們承包的定州市東明家具城商業樓如今已經開業正常運營。澎湃新聞記者 李延兵 圖

李小華說,重慶工作組在調查期間并未見到開發商負責人冉慶軍。事件發生后,冉慶軍也并未出面向被打的農民工進行道歉。對于5名受傷民工賠償問題,只能通過法律程序解決。目前,調查組還在對事件跟進了解。截至發稿,施工方木工、水電等班組工程款仍未拿到。

網友薦論

  • 人大代表告別內定慣例,依法人民選舉。才是避免這種悲劇根本
  • 我能深深體會到的心情是那份工作的不容易 因為我爸爸也是泥瓦工 都不容易啊!還拖欠工資 都是坑人掙黑心錢的嗎?
  • 看到后很痛心,什么時候能給生活在底層的人真正的尊重,權利與尊嚴,我們這個社會才是進步了。
  • 農民工一年到頭了!太不容易,拖欠工資,天理難容。。。。。。
  • 澎湃真是中國難得的有良心 有堅守的媒體了 加油 要繼續為老百姓發聲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