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金易融  >   聶樹斌家屬通過國家賠償法就聶樹斌冤案申請賠償

聶樹斌家屬通過國家賠償法就聶樹斌冤案申請賠償

來源: 澎湃新聞 2017-01-19 18:07

去年12月14日下午1點30分左右,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在四川澤仁律師事務所律師辜光偉、北京京師(天津)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殿學的陪同下,前往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遞交了聶樹斌一案的刑事國家賠償申請書。

申請書中列出的國家賠償事項包括7部分,分別為:死亡賠償金、喪葬費1264820元;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52336.80元;精神損害撫慰金1200萬元;賠償受害人聶樹斌被撫養人張煥枝、聶學生生活費至死亡時止,為被撫養人張煥枝辦理養老保險;賠償請求人因受害人聶樹斌當年被錯誤追究刑事責任而支付給被害人親屬康家的2000元錢及其利息;賠償請求人因申訴產生的費用及損失600000元;最后一項,則為請求原河北辦案機關發道歉信,并在媒體上公開國家賠償決定書,予以道歉、恢復名譽、消除影響。

對于聶樹斌家屬提交的國家賠償申請中各項索賠數額的計算方式及原因,代理該案的律師辜光偉和王殿學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做了詳細解釋。

執行死刑前,被侵犯人身自由216天

聶案家屬提交的國家賠償申請書中,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計算為52336.8元,起算點基于“1994年9月23日聶樹斌被傳喚”。

辜光偉和王殿學律師認為,1994年9月23日,石家莊市公安局郊區分局在沒有掌握聶樹斌任何犯罪線索的情況下傳喚聶樹斌,9月24日對其采取監視居住措施,且監視居住期間一直將其羈押于派出所內,屬于變相的違法拘留,因此,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賠償金應從1994年9月23日起算。直到1995年4月27日聶樹斌被執行死刑,聶樹斌的人身自由被侵犯的時間為216天。

《國家賠償法》第三十三條規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賠償金按照國家上年度職工日平均工資計算。”2016年度每日國家賠償金標準,即2015年度職工日平均工資標準為242.30元。

故“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賠償金計算為: 216天×242.30元=52336.80元。

申請書中計算的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為1264820元。兩位律師解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四條規定,死亡賠償金、喪葬費,應按國家上年度職工年平均工資的二十倍賠償。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5年城鎮非私營單位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為63241 元,故應計算為:63241元×20=1264820元。

申請1200萬精神撫慰金的四個理由

聶樹斌父母提交的申請書中,精神損害撫恤金金額最高,為1200萬元。申請書稱:“請求人張煥枝及聶學生認為,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的錯判致使受害人死亡,給請求人造成的精神損害,并造成了嚴重后果,應當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12000000元。”

辜光偉和王殿學律師向澎湃新聞解釋,精神損害撫慰金的數額是基于四點原因:

首先,公安機關違反法定程序辦案,隱匿了對受害人有利的供述、證人證言以及考勤表等證據,并違反法定程序進行監視居住、現場勘查、辨認、指認。河北高院在審判時忽視了證據漏洞,“踐踏法律尊嚴”。

其次,聶樹斌被判強奸婦女罪、故意殺人罪,給聶樹斌及其家屬造成極大的影響,名聲受損,名譽權受到侵犯。國家賠償申請書中也稱,請求人(聶學生、張煥枝)變成了‘強奸犯、殺人犯的父母’受盡不明真相的人冷言惡語、冷嘲熱諷,受害人和請求人成為別人的“笑柄”和“談資”,給申請人的人格上、心靈上帶來“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傷害。

第三,河北高院的錯誤判決,導致了受害人被錯殺,釀成了一起冤案錯案,整個家庭因此背負沉重的精神包袱、精神上受到重創。聶學生因此重病,致癱瘓在床,完全喪失勞動能力,生活不能自理,“全家人因此痛失家庭的幸福美滿,陷入痛苦的深淵,時常以淚洗面、食不甘味、寢不安席。”

第四,雖然最高法最終判決受害人無罪,使得冤案昭雪,但這一糾錯程序持續了22年,聶樹斌的家屬為聶樹斌洗冤踏上21年之久漫漫申訴路,四處奔走呼告,“喪失了平靜的工作、生活,遭遇的是無休止的、絕望的精神折磨。”

21年申冤的費用,申請賠60萬

申請書中還請求,賠償請求人因申訴產生的費用及損失600000元。

《國家賠償法》第三十六條第(八)項規定,對財產權造成其他損害的,按照直接損失給予賠償。

辜光偉和王殿學律師解釋稱,《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辦公室印發《關于當前國家賠償工作若干問題的解答(一)》(2015.08.06)第十二條規定,何謂直接損失,最高法院沒有作出司法解釋和相關規定。實踐中,賠償請求人往往要求賠償律師費、多年申訴上訪支付的交通費、住宿費等,存在一定的合理性。對此,在不超過受害人實際支出的前提下,法院可以根據案件具體情況,經協商確定適當賠償金額,將其以其他直接損失名義納入賠償范圍,以促使受害人服判息訴。

而鑒于本案的社會影響和具體情況,辜光偉和王殿學律師稱,申訴21年的申訴所產生的費用,包括申請人申冤21年的誤工費、賠償申請人心理治療費用、申訴花費的交通費、住宿費、控告申訴材料的打印、復印、郵寄費、為申冤的借款等,21年申冤的費用支出及損失共計賠償數額為600000元。

返還向當年受害人賠償的兩千元:“精神撫慰作用不可估量”

此次國家賠償申請書中,第5項為賠償請求人因受害人當年被錯誤追究刑事責任而支付給被害人親屬康家的2000元及利息。早在1995年3月15日,石家莊中院一審判決聶樹斌死刑,同時判決賠償受害人康某家屬喪葬費等計2000元,聶母張煥枝和聶父聶學生當年已經將2000元的附帶民事賠償履行完畢。

對于該筆索賠,辜光偉和王殿學律師認為,早年受害人康家的損失應當由國家司法救助制度予以彌補,對于聶母張煥枝和聶父聶學生支付給康家的2000元的“物質損害賠償”,屬于法律、司法解釋中規定的應當返還的情形。“被錯誤給付的2000元錢,對于本案的平反具有相當重要的意義,特別是對請求人的精神撫慰作用,不可估量。”

除此之外,申請國家賠償的最后一項為請求原河北辦案機關向請求人發送道歉信并在媒體上公開國家賠償決定書予以道歉、恢復名譽、消除影響。

律師認為,在本案中,聶樹斌被當作犯罪典型在各大電視臺播出、各地報紙上刊登,聶樹斌及聶樹斌家屬的名譽受到嚴重損害,“故請求人請求包括河北高級人民法院在內的原河北辦案司法機關,向請求人發送道歉信并在中國中央電視臺、河北電視臺、石家莊電視臺,《人民日報》、《燕趙晚報》、《燕趙都市報》、《河北日報》,新華網、騰訊網、新浪網等媒體上公開國家賠償決定書、予以道歉、恢復名譽、消除影響。”

網友薦論

  • 我覺得應該是死者為大。。。
  • 可惜人死不能復生。。。。。
  • 推崇依法治國 杜絕冤假錯案
  • 希望這是依法治國的進步
  • 追責才是對死者的最大告慰。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