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聚財貓  >   成功就是確認目標擁有艱苦奮斗精神 不再害怕挫折

成功就是確認目標擁有艱苦奮斗精神 不再害怕挫折

來源: 鈦媒體 2017-01-20 16:35

其實很多人都想要成功,可是有些人又會因為社會中,生活中出現的一些挫折而開始沮喪,其實成功是需要我們定制明確的目標,然后艱苦努力奮斗不害怕挫折而成功的!

從最早新東方的“三駕馬車”之一,到聯合創辦真格基金專注創業投資,從上個世紀蔓延至今狂熱的學英語和出國夢熱潮,再到當下中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創投風口,徐小平都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

2013年火熱上映的《中國合伙人》就是以新東方的創業故事為原型。以徐小平為人物原型的角色“孟曉駿”,是一位出身留學世家的精英知識分子,個性張揚且孤傲;在90年代初赴美留學潮出國的孟曉駿想要一展抱負,卻畢業后連一份體面的工作都難以找到。

現實中,歸國后的徐小平選擇了和俞敏洪、王強一起創辦的北京新東方學校;再后來,就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從絕望中尋找希望”的勵志創業故事了。

新東方 2006 年在紐交所上市之后,徐小平帶著“青年導師”的角色離開了這家工作了近15年的公司,與新東方另一架“馬車”王強以及紅杉資本中國,聯合創立了天使投資機構真格基金。

在中國的創投圈,能有機會被徐小平投,成了某種幸運。

他常常能在創投圈放出各種犀利的觀點。比如,他曾經發表言論稱,創業者帶著一家公司往前走,一定要有“嗜血的能力(Bloodthirsty Ability)”,他認為創業者應該有“殺人者”的本能、有侵略性和攻擊性;他還發表演講說,每一個創業者都應該成為網紅——雖然有人認為這位青年導師的言論過于絕對了。(關注鈦媒體,回復“徐小平網紅”,即可獲取詳文《徐小平:每一個創業者都應該成為網紅,因為他們同樣需要打造品牌》)

他本人的光環往往能給其投資的項目帶來足夠的品牌效應和背書。圈內還流傳著這樣一說法,這位在圈內最受歡迎的天使,從來不看報表,“拍腦袋決策,熱腦袋決策”是他的風格,如果一個項目在半小時內還沒有使他頭腦發熱,就不會得到青睞。

不過,徐小平本人的這些“風格”也招來了一些非議。尤其當不久前17歲CEO王凱歆鬧出侵吞公款、關閉公司的丑聞之后,早前真格基金對該項目的背書成為了創投圈的談資和笑料,部分業內人士認為“過度營銷”對于投資機構往往并不是加分的方式。

有人說,中國商業和互聯網的發展進入下半場,那么徐小平,對他接下來的人生和投資下半場又有怎樣的認識?

在鈦媒體創始人趙何娟與徐小平的對話中,他常說投資總有遺憾。無論是作為英語界和留學圈的春風化雨般的“教育者”,還是在“嗜血”攻城略地創投圈,他說,一些事情“只能留下無限的惆悵、無限的追悔莫及的這種心”。

在當下大數據、人工智能、機器人和無人駕駛的技術風口之中,在消費升級的大浪潮中,他說因為信仰技術所以相信人類必將實現永生。他和真格在這一波技術升級和消費升級浪潮中,將如何把握機會?(文/李程程,節目編導/李云瑤 陳莎莉)

以下節選自鈦媒體創始人趙何娟與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的對話實錄:

趙何娟:你覺得你的新戰場在哪里呢?

徐小平:比如我的過去呀,過去20年嘛,頭10年這個跟俞敏洪,王強,一幫哥們兒做了新東方,我覺得非常自豪,也人生是非常滿足的,你懂這個意思?就是fulfilled,就是叫做搔百首,若負平生志對吧。

首是白了,但是我覺得志向還是,呀,我非常幸運,實現了一些。但是等到最近的十年,由于新東方的使命完成了,沒有事情做,這個雖然有得了一些志,但是依然還有更多的志向沒有完成,小指得志才志滿意得。但是君子得志在于,感到不足。

你知道那個過程咱們過去也交流過,我也很多場合講過,很難受。所以我后來就是說,開辟了幫人家,幫青年人創業,這么一個戰場,我非常自豪,趕上了這個時代創業的浪潮。

那么今天我,我們依然要繼續把這個事兒做深做穩,猶如新東方,在俞敏洪同志的領導下,依然在從勝利走向勝利,從100億銷售走向200億銷售。對我而言,這個真格依然,說實話我們才五年,我們還沒有真正投到那些,比如100億美元的公司,我是天天在焦灼,在感到挫折、失落。

趙何娟:挫折、失落?

徐小平:對,我覺得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好咱們,猶如現在任何一個文字媒體都要做視頻,音頻,新媒體。那么真格,它的模式創業在哪里?它自身的這種投資的,叫做業務的,可擴展性,假如說我們做的工作有意義?怎么把這個意義傳遞給更多的人。

趙何娟:原來好象投了很多都是跟互聯網特別緊密相關的,今年開始頻頻地都在強調黑科技,強調硬科技,這個概念,這個是有什么新的想法嗎?

徐小平:硬科技,黑科技,之前我先說我們今年投的一個最大的一個項目,實際上是來自于這個加拿大溫哥華滑雪圣地,叫惠斯勒,惠斯勒叫冰川礦泉水。我們投了這個項目,我們幾個人就真格基金,我個人,王強,我們投了500萬美元進去。

這是非常大的一筆投資,對于天使來說,為什么呢?就是因為也是今日創投的一個重要現象,中國社會發展到一個極重要的方向,這個重要性,其實對于老百姓的觀點超過所謂的那個黑科技,這就是消費升級。

消費升級,換言之就是吃的好,穿的好,用的好。人工智能、機器人、計算機視覺、大數據,他都指向一個東西,包括像AR、VR,他最終會結合著一種聰明的互聯網,有智能的機器設備,最后就是盡可能地讓你生活,變得便利,變得這個更加美好。

所以它已經來到我們身邊。只不過我們站在投資的前沿,能夠看到這種人工智能、大數據這些東西帶給我們。長生不老,已經有人通過生物的療法,黑頭發、白頭發變黑了,有這樣的人。

趙何娟:還有換血。

徐小平:他就是換血,或者確實有人把癌癥治好了。他們說2015年是人類征服癌癥的元年。2015年,就是去年,那明年呢?可能是征服很多很多病的,一年又一年,最終人類長生不老了。

我在15年前聽一個美國硅谷的創業家跟我說,我的一個北大學生說,徐老師未來人類可以長生不老的,我覺得好吧。但是今天咱們說,長生不老,我覺得相信的人更多。

趙何娟:但您相信長生不老嗎?

徐小平:我只想活多一些,活得質量高一點。 現在談長生不老,就是長生不老其實這個事兒,他已經在發生了,只不過比如說今天這個四五十歲的人,就不會有病魔把你帶走。那么你的肌體的衰退,或者越來越延遲,營養運動生活方式是一回事。

但是我覺得最終的那個藥物,生物技術能夠讓你,我不想,真不想說活到120歲,因為我們想的是那種瘦骨嶙峋的樣子,那種弱不禁風的樣子。所以人類的生命質量,生命這種活力其實已經在美好地延續了。

趙何娟:如果給你一個機會,讓你換血,你會換嗎?

徐小平:我真會換。

趙何娟:真會換?

徐小平:對,因為我相信技術,就像我現在出去換一個新鮮空氣有什么不好的。在北京我得到郊區去,對不對,或者到外地去吧,換一下新鮮空氣。我覺得換血也好,換器官也好,換什么也好,這個只要不違反人倫。事實上薛蠻子老師就投了一個這個技術,讓徹底的盲人,能夠看見光亮。

趙何娟:是用舌頭,還是用?

徐小平:對,跟舌頭有關。那將來植在舌頭根里面,你也就感覺不到了嘛。

趙何娟:曾經我們鈦媒體2015年T-EDGE的活動請過這樣一個美國創業團隊。

徐小平:對。

趙何娟:就是用舌頭可以讓盲人看的見。

徐小平:是的,這是中國人,薛蠻子的一個基金投的,所以我不會拒絕。

趙何娟:我們投了什么樣的高科技,黑科技嘛?

徐小平:嗯,我們投了好多好多,在一個會議上,具體來說是王輝耀的CCG(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的那個年會,有一個人叫陳寧,他做了一家公司叫云天勵飛。他是兩個千人計劃的學者做的這個項目,他說我依然需要你的資金,結果一個很優惠的價格給了我們幾個點,現在這次G20對吧,他們都參與了里面的安保工作的。

趙何娟:他是一個安保公司嗎還是?

徐小平:他就是這人臉識別,安全監控。所以我們做的這些,包括我們投資的依圖科技,我感到無比自豪你知道吧,為了世界和平貢獻了力量。

趙何娟:那徐老師,比如說給你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重新選擇過一次不一樣的生活,你最理想中的狀態會是什么樣子?

徐小平:假如說硬要改一改,可能我在北大團委工作的時間會縮短一點點,我可能就不出國了,可能就跟俞敏洪王強直接在國內,創辦新東方了。當然歷史不可延續,但是像今天隨著大學沒畢業,一起創業對不對,然后就改變歷史嘛。

生活而言嘛,你要知道,這個更不可以假設你知道嗎。比如說我有了家庭,有了孩子,這個都是生命里面最寶貴的東西,可能唯一的遺憾在于,在工作的同時更多地關照家庭許多事兒是無法兼顧的。

趙何娟:嗯,就是一種選擇。

徐小平:無法兼顧,只能留下無限的悵惘無限的追悔莫及的這種心。

趙何娟:我有一個事情特別羨慕你,就是你怎么把你的競爭對手變成你的朋友?我覺得在互聯網領域里面非常難,也很少見,但是幾乎你所有的對手都是你的朋友。

徐小平:這一點呢,就是說我們在新東方的時候,你可以想想新東方這個單一的生意,顯然很多人跟我們競爭。所以這就構成了我們的一個文化,就是說眼中沒有競爭對手,把自己的事兒做好,這是一種哲學,也是一種當時的狀態,最終就形成了我們的習慣。

我們與未來競爭,但是我們并不計較今天,因為假如我這個項目和他合作了,對吧,明天、后天、未來他一定更多的和我合作。

趙何娟:嗯。

徐小平:和為貴,大家都是兄弟企業,雖然商場上競爭,中國市場太大了,對不對,各自都能夠找到自己的藍海。

趙何娟:我記得上一次咱們討論了一個特別有意思的話題,真格的下一代的領軍人物會是誰,就是你的下半場和真格了下半場有沒有考慮下一代領軍人物的問題?

徐小平:我們一開始就有一種培養這個年輕人,讓他們empower他們這個,讓他們能夠 carry on 這么樣一份事業的明確的目標,所以真格基金從我們的CEO安娜,方愛之到我們的第一個真正的作為投資人,請來的這個顧旻曼,這個到后來從美國挖回來的這個劉巖。

趙何娟:那你喜歡什么樣的運動?或者你就根本不喜歡運動?

徐小平:我就是能做的運動就是游泳,我閑下來我會想去游泳。但是也就游個,我樓下有一個游泳池,我也能打幾下,可能也就打起來了,打乒乓球還是非常鍛煉人的。

趙何娟:對,挺費體力的。

徐小平:這個我唯一喜歡的運動是跟朋友們喝葡萄酒,假如這算運動的話。我去年,我們投了一個水餃店,叫小恒水餃。所以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我就想說小恒水餃。這個當然要請到客人。我一定要帶他們去大董的,品鑒他的那種這個完美無缺的中華料理的巔峰體驗巔峰呈現。

我跟大董說,如果北京這個城市沒有大董,我的客人來了就不知道去哪兒吃東西了。所以一個食品,你想想,也能夠給一個城市帶來他的這種魅力你知道吧。我講一個其實我們生活里面經常遇到的一個事兒,比如說著裝的問題,就是我們這代人都是被教育,不要講究穿著你知道吧,結果以邋遢,不修邊幅為榮。

趙何娟:嗯。

徐小平:其實,嗯,這個東西還是蠻重要的,他是一種禮儀。

他是一種典范,規范,他是一種文化檔次。生活就是吃穿住行,消費升級就是吃穿住行,還有這個行,出行這一塊。

趙何娟:真的你有沒有想投科幻電影,像做科幻電影?

徐小平:說真話,我如果去做電影,我不會去做科幻電影。我會去做drama,戲劇電影,比如說寫我的童年,寫我的奮斗,寫我的愛情故事,寫我的這種奮斗人生,我會有這種愿望。但是我不會去拍拯救世界的英雄大片,或者是這個星外這個探索的那些東西。總之,嗯,人生的火箭,點火待發,我們飛向永遠是不可知的未來。

但是只要我們有目標,加足了燃料,把系統盡可能地調整好,我覺得總能到達開拓,更加寬闊的疆域對吧,更加嶄新的戰場,人生的下半場,或者是中國的這個新疆域會在我們手里次第展開。


網友薦論

  • 個人感覺吧,徐老師更多的投資是從自身的享樂出發。他人開心能享受有向往的就投資。不過這樣的生活誰會拒絕呢?
  • 專家說這是資本主義價值觀的輸出,背后是有的陰謀的,需要抵制
  • 這個前臉改的,真的尖酸刻薄
  • 我買過一袋子椰子粉的,價格好像是二十幾塊錢吧,有好幾種包裝呢,每種包裝的重量和價格不等,根據你的需要來購買,很方便哦,二十幾塊錢能喝好多次呢。
  • 推銷廣告啊的,真的假的!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