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友金服  >   股票交易時我們應該怎么看待股票呢?

股票交易時我們應該怎么看待股票呢?

來源: 老道消息 2017-01-22 17:06

相信大家身邊都有玩股票的朋友。有些人玩著玩著就賺了,有些人玩著玩著就虧,那么我們在股票市場中如何生存呢?股票交易我們應該怎么看?當前的股指形式我們怎么樣?亦或者說我們應該怎么正確的看到股票呢?
什么是股票市場呢?股票市場是已經發行的股票轉讓、買賣和流通的場所,包括交易所市場和場外交易市場兩大類別。由于它是建立在發行市場基礎上的,因此又稱作二級市場。股票市場的結構和交易活動比發行市場(一級市場)更為復雜,其作用和影響力也更大。

老編輯上周在編輯部閑來無事,給我們出了一個腦筋急轉彎,

“90后小王畢業后找不到對口工作,2015年上半年他在北京給A股股民做配資,下半年去杭州給大媽們在期貨市場開戶買螺紋鋼,今年春節前后在上海辦理首付貸和房屋過橋貸款,過去半年又開始在深圳某保險公司賣萬能險”
請問,小王明年準備干啥?
我們三個都答不出來。
老編輯說答案是:明年小王啥也不干了,小王財務自由了。
1
2013 年 8 月 ,光大證券策略投資部一個交易員發現剛剛進行的一次 ETF 套利交易中,有 24 只個股未成功交易。換做以往,他會手動補單,但今天他想試一下公司程序員新開發的功能,“重下”。
鼠標剛點下去,出現了一個小小的 bug。
“買入24只股票”的指令被錯誤執行為“買入 24 組 ETF 籃子股票”,訂單額為 234 億元。一瞬之間,中石油、中石化等權重股觸及漲停,4 分鐘后上交所監察系統發出預警。幾個小時候,證監會立案調查。不久后光大總裁引咎辭職,策略投資部的負責人則和證監會對簿公堂。光大證券命懸一線。
前幾天又有個 bug。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被”暴跌到 7.4。一家叫 ICAP 的交易經紀商引用了錯誤的第三方數據,數據又被引用到外匯網站 EX 以及 Google 上。網上流傳的截圖顯示錯誤來源 ICAP 新加坡分部,有人說是一名程序員喝高了,也有人說這種操作不需要程序員,是交易員完成的。
幸虧這次事故沒有造成什么實質性的損失。程序員也好,交易員也罷,在這個時候失業都挺麻煩的。O2O 早已變成過街老鼠,P2P 變成騙子的代名詞。
虛驚一場也是驚。股民、金融從業者、即將出國留學的大學生、剛訂好去歐洲或加拿大旅行的中產階級家庭,看到 Google 上白底黑字寫著 7.4,嚇出了一身冷汗。從 6.8 漲到 7.4,意味在美國買一部 128G 的 iPhone 7 Plus,要多花近 600 塊人民幣。
但“破7”也沒那么遙不可及。大摩上個禮拜的預測是,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會在明年跌到 7.3 。假如成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 2005 年破 8,到 2014 年差點破 6,花了將近 9 年;而回到 7.x 的水平,只用了兩年多。
當然,面對這種人民幣要“破7”甚至“破8”的謠言,央媽和官媒們一直是否認的。過去兩年里,新聞聯播最少辟謠了四次:
匯率跌到 6.2:人民幣不具備貶值基礎
匯率跌到 6.5:人民幣不具備持續貶值基礎
匯率跌到 6.7:人民幣不具備長期貶值基礎
匯率跌到 6.9:中國或成人民幣貶值的最大贏家
眼看群眾都說“我有一個夢想,就是活在新聞聯播里”,《人民日報》不服氣了,大筆一揮,“4千點才是牛市開端”,“目前的股市不存在泡沫”。乘著東風,“第一妖股”樂視網的股價在去年上半年一飛沖天,市值比萬科還高一兩百億。
幾個月后,滬指從 5178 砍到 2850 點。
財經社區雪球和各大股吧里的網友看不下去了,作了一首詩,寓意一個身體不行的人,嘴巴卻很硬:
“人無貶基,中或最贏。四千起牛,好威支希”
前面三個大家都不難理解。最后一個比較拗口,不容易理解,主要指網易新聞財經新聞的跟帖區存在的大量同質化評論。不管新聞里說什么,都以正面回應為主,好,威武,支持,有希望,簡稱好威支希。
過去兩年在雪球,在股吧,在散戶的QQ群里,用這種四個字的簡稱來描述行情成了一種亞文化,股匯雙殺、棄房保匯、棄匯保房、房匯雙殺。
2
總之,這些熱詞好像沒一個是好消息。壞消息來的多了,官媒可以睜眼說瞎話,散戶也跟著起自我麻醉。
去年樂視體育出來融 B 輪,剛開始想要 20 億,最后融了 80 億,三分之二都是散戶湊的。各家私募基金分得了份額之后,自己投一點,剩下的大部分包裝一下,讓散戶買單,最少 10 萬就能認購。散戶們搶得頭破血流,雷振劍說“300 多億圍剿幾十億的份額”。
就這,賈躍亭還說樂視融資能力不強。結果上個月“一財”統計了一下,樂視這些年所有業務融資超過 800 億。樂粉不開心,在股吧開撕,“賈總是百年一遇的天才,要成大事就要燒錢,這很正常”。江蘇無錫有一個大戶,從 2011 年開始邁入樂視,6 年沒減過倉,說“陪伴才是最長情的告白”。還有人說
“一個為了夢想甘于拿 1 元年薪的老板,一個甘于免息 3 年借給母公司的老總,一個明明可以什么都不干整天完全可以享受海邊沙灘過逍遙日子的人,卻整天沒日沒夜辛勤勞作的賈總。整個中國能有幾人與之相比?我們為何沒有理由去支持他呢?”
賈躍亭可以提名感動中國十大人物了。
樂視有幾個官方性質的QQ群微信群,里面樂視的高管,基金的大佬,牛散,媒體人比肩繼踵,這些群的主要定位就是分享各種樂視的利好消息,然后再擴散出去。
這些人到底買了多少樂視股票不得而知,但是沒進去群里的樂視的股東戰斗力是驚人的,停牌之前股價已經跌成狗,仍然有敢死隊拿著錢往里面沖鋒。
樂視過去兩年真的是讓一些人掙到了錢,所以他們深信不疑。如今哪怕樂視的股價前兩天掉了 8 個百分點,然后停牌,承認裁員。但前兩天我依然親眼見到雪球上的股民發這樣的動態:

利好啊利好,這才是樂視的核心產品,無限化反,令人窒息。
今天賈躍亭在中國企業家年會演講,全場爆滿,很多樂視股東要來聽賈躍亭又釋放什么利好,結果想要利好的人太多,很多買了票的人進不去會場,在場外鬧事。
我以前一直不理解“魔幻現實主義”是什么意思,知道我看到雪球的 Slogan 可是“聰明的投資者都在這里”。
3
老編輯昨天在微信上又給我們出了一道題,如何用八個字描述過去兩年的互聯網。
這次我上道很快,消內普現,眾自豬冬。
消費升級,內容創業,普惠金融,虛擬現實&增強現實堪稱四大創業投資方向。
而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口號一提出來,就是互聯網行業“每個人都有一次財務自由的機會”,創業者覺得臺風口豬都能飛起來。最后,引發了資本寒冬。
這個答案老編輯說給我滿分,不怕我驕傲。
作為一個在香港買不起房的香港人,過去幾年我蝸居北京,心態很好。既不出國,也不海淘,說實話對匯率浮動不太敏感。讓我真切感受到人民幣值錢了,是過去幾屆國慶朋友圈攝影大賽。
人民幣值錢,中國人出門玩兒,到哪都覺得便宜。前些年還去香港人擠人,到 2014、2015,香港沒意思了,全都跑日本去。黃金周回來,辦公室里的“白色戀人”夠你當一個禮拜早餐。
今年好多人連日本都不去了,組團去新加坡買房,投資旅游兩相宜。泰國、臺灣和韓國,在很多人眼里變成周末的去處,長假去嫌浪費。
當 6 塊錢人民幣就能換到 1 美元,出國旅行比國內游還劃算。小長假從北京飛去大理待 5 天,回來算算賬,發現花的錢夠去日本玩兩周。
跨境電商的項目接連拿到巨額融資。兩年前想海淘,都是上“色魔張大媽”查好,然后去美亞日亞下單。兩年后跨境電商太多,小紅書、考拉、亞馬遜、洋碼頭、天貓國際,消費者快不夠用了。
于是中產家庭和一線城市白領的洗手間里,牙膏是意大利 Marvis 的,馬桶蓋是日本的。廚房里放著德國的 BRITA 濾水壺,澳洲的 Weet-bix 麥片,Swisse 蔓越莓膠囊。冰箱里是進口牛奶和牛油果。
我們學會不再為功能付費。關注點不再是“性價比”,而是“質感”。一切事后看來不那么理性的剁手行為,都能被一句“提升生活品質”所寬慰。
站在人民幣升值的風口上,豬都要消費升級。
老編輯管過去三年進入互聯網行業,投身創業的叫“泡沫一代”。時間從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最低點,到今天,三年不到。泡沫一代,剛過了這三年不到的好日子。
泡沫一代從來沒經歷過經濟周期,只知道過去30年我們創造了經濟奇跡,黨中央在下一盤大棋,“歌唱我們親愛的祖國終于成為帝國列強”。
4
B站的少年看完《那年那兔》說,國運來了擋都擋不住。
國運這個東西,如果要用一個精確的東西描述它的話,我猜應該就是匯率了。匯率真在一兩年內回到 8,國運到底是好了還是壞了?
我不懂經濟,只知道海淘再也沒有價格優勢了,家庭主婦回到淘寶和樓下超市。高露潔和佳潔士重新回到他們熟悉的位置。我的早餐從進口牛奶泡進口麥片退回到樓下早餐攤的包子豆漿。
哪怕去樓下超市你也可能不敢亂買。對于用美元計價大宗商品(進口紙漿、樹脂)來生產產品的外企來說,人民幣貶值意味著他們銷售人民幣定價產品時,掙的越來越少。說白了,寶潔的紙巾、洗發露都會漲價。
出國玩不再是一件便宜事。阿里飛豬、攜程和去哪兒的首頁推薦,又變成了九寨溝、麗江、敦煌。十一黃金周,香港又是一片人山人海,周大福和周生生的生意重新火爆了起來。
人民幣計價的國內資產會變得越來越不吸引。越來越多的在華資產會被撤出。市場上沒有熱錢。創業公司越來越融錢,人民幣基金的日子越來越難過。
別說真到 8 的時候,現在還沒“破 7”,麥當勞和肯德基已經在賣掉他們的在華資產了。麥當勞今年三月表示要出售中國特許經營權,全聚德、華潤、三胞集團都和它傳出過緋聞。百勝集團從 2013 年到去年,在中國市場的收入一直就沒怎么增長過,維持在 69 億美元左右。去年十月他們表示將分拆中國區業務。
500 startup 的大中華區負責人馬睿,過去兩年負責他們的中國業務落地。最近她在國內募一支基金,跑去投硅谷的項目。
錢終究回到了美國。
就回到了美國。
我們怎么辦呢?你看我在朝氣蓬勃的互聯網行業干了三年,回頭看真不如我那些進入夕陽行業的同學,人間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想做房奴。
畢業時全家湊吧湊吧買了套房子,現在漲了 4 倍。
有人今年年初看房價不錯,把北京房子賣了搬去大理。預約過戶、等對方貸款,中間隔了半年才拿到尾款。后來才知道這半年里,手上房子的市價漲了兩百多萬。
心隨境轉是凡夫。如果中產階級的上升通道被徹底堵死,那大家都心安了。可偏偏身邊那些年齡不到自己一半,連拿好幾家頂級投資機構的幾千萬的投資,未成年就財務自由了。
中產階級最大的焦慮,就是害怕跌出自己的階級。于是我們拼命地找,找那顆杰克的魔豆,希望它長出來一株巨藤直通天際,把我們送到更高更安全的地方。
2021年都要全面實現小康社會了,你好意思拖后腿?
房地產門檻太高,那就炒股。“股債雙殺”?炒期貨。今年最瘋狂的時候,一天的棉花交易量可以做 60 億條褲子,一天的大豆交易量可以做 560 億塊兒豆腐。
十個玩期貨的人,十個人都知道“豆粕之王吳洪濤”,號稱半年賺十倍的專家。這十個里大概就一個人知道豆粕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炒房炒股炒黃金,滿倉樂視螺紋鋼”。毫無經濟常識和判斷能力的散戶,憑著對財富的饑渴和膽量,竟然也有人能賺到錢,因為總有更不懂的人接盤。泡沫時代沒有人在博弈,都在博傻。
而博傻游戲里,誰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最后一棒。棉花從漲停到跌停,只需要 7 分鐘。A股一天能跌將近十分之一。
你們買A股A股崩盤,炒房子房子限購,穩賺不賠的只有腦筋急轉彎里面的小王。
連那個慫恿你們買黃金所以寫了一本小說《貨幣戰爭》的宋鴻兵,多大的學問,也被人圍住扇耳光。
一個耳光算什么,去年 6 月股災。9 月,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被抓,10 月,國信證券總裁陳鴻橋在家里自殺身亡。歷史驚人地相似。8 年前的那次股災后,證監會副主席王益被抓,涌金集團董事長魏東自殺。
綽號“逍遙”的期貨操盤手劉強,是中國期貨界的傳奇人物,畢業于北京物資學院期貨專業,全國唯一一所開設期貨專業的學校。
2014 年時他曾寫過一本半自傳回憶體小說,提到他大學時的三個室友,李爾群、索建國、羅向東畢業后都從事期貨——后來一個死了,一個被關在北京市第一監獄,一個逃亡到了美國,只剩他自己還活躍在市場中。
直到 17 個月后,股災后的第二個月,他也從華貿中心酒店頂層跳了下來。
哎,這個世界太危險,我只想當腦筋急轉彎里面那個小王。現在回香港賣保險給你們大陸人,不知道還來得及嗎?

網友薦論

  • 幸福的小王連自己為啥有錢都不知道,悲苦的我們一直很清楚為啥自己這么窮。
  • 文章很有趣,邏輯有問題。是先有趨勢還是先有散戶追逐樓主要弄懂。互聯網創業有泡沫,債市杠桿加到死,商品飛上天,這都是事實。但這些情況是如何形成的,樓主沒有說;錢是如何在幾個市場間流動的,樓主也沒有說。單單分析最后形成的表面現象是不足以服眾的
  • 可是,就像老編輯說的,中產階級的最大的焦慮,就是怕跌到比現在還低的圈子里去;所以該用飛利浦的還是繼續用他的飛利浦,該去樓下吃豆漿的還會繼續排著隊買他的豆漿;兩者之間其實就是沖動消費和持續消費的結合,并不矛盾~
  • 2013光大烏龍指事件,今年興業證券保薦罰款,近期證監會痛批萬能險…監管層也在改進啊…只不過借此獲利的人,早已缽滿盆滿了…
  • 當一件事情的利好為大眾所知時,圈套就已經準備好了。我國的信息不對稱遠超底層人民的想象。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