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利魔方  >   革命偉人孫中山為什么被稱為孫大炮

革命偉人孫中山為什么被稱為孫大炮

2017-01-23 18:06

對于革命偉人孫中山大家一定有所耳聞,知道這是為中國立下了汗血功勞的一個人,而孫中山的偉績足以讓人瞻仰,但有誰知道孫中山有個別稱叫做孫大炮,而孫中山為什么被稱為孫大炮,今天我們就來看一看。

胡適曾說:“中山先生是一個實行家,凡是真實行家都有遠見的計劃,分開進行的程序,然后一步一步的做去。沒有計劃的政客,混了一天算一天,嘴里說‘專尚實際、不務空談’,其實算不得實行家,只可說是胡混。”

中山一生用過的名號有數十個,除本名孫文外,外國人習慣稱他為“孫逸仙”,政敵則常常呼之為“孫大炮”。

孫逸仙這個稱呼的由來很清楚,即孫中山的國文教師區鳳墀按照粵語諧音,將他的字“日新”改為了“逸仙”。

至于“孫大炮”的來歷,一直以來則沒有一個詳盡的解釋。目前流傳最廣的說法來自于唐德剛的《袁氏當國》,他在書中說,袁世凱聽了孫中山的鐵路規劃后,“背后語人,就說孫文是個‘大炮’”,“中山的‘大炮’的諢名,據說就是袁世凱叫出來的”。但這一說法其實并不可靠。

孫中山的海外老鄉首先稱他為“孫大炮

所謂“大炮”,源于粵語“車大炮”(也作“扯大炮”),意指吹牛、說大話,后來也被客家話借用。袁世凱作為一個河南人,顯然不懂粵語,所以這個“孫大炮”的發明權,只會是孫中山的廣東老鄉。

曾任廣東空軍參謀長的胡漢賢回憶,孫中山早年在海外發表演講,為革命募捐時,有華僑嘲笑他:“孫大炮又來騙錢了!”

一次在加拿大的一家餐廳里,有人問他:“孫文!孫文!你說要打倒清朝,請問你有什么兵力去打呀?”

孫中山笑著說:“鄉里!我們有辦法的,打倒清朝很容易,我們的軍隊多著呢!”

那人不由大笑:“哈哈!什么軍隊?我只見你一個人在這里吃飯!”

孫中山回答:“是的,我們有很多軍隊。清朝的軍隊就是我們的軍隊,清朝皇帝在給我們訓練軍隊呢!”

我們知道,后來清朝確實是亡于新軍起義,但當時沒人信,于是眾人大笑:“哈哈,真是孫大炮!”

無獨有偶,同樣的故事在美國也發生過。芝加哥是保皇黨的勢力范圍,直到1910年,同盟會在這里都沒能打開局面。

孫中山拜訪華僑時,來到一家洗衣店門口,剛要進去,店主突然走出來,一手拿著熨斗,一手指著孫中山說:“你不要進來,我不聽你的‘車大炮’,你要進來,我就用燙頭擲你!”

孫中山只好“很誠懇地笑笑、點點頭”,走向另外一家商店。

給孫中山做“向導”的留學生梅斌林有些氣憤,說:“這個僑胞的態度,真叫人受不了!”

孫中山反過來安慰他:“這些遭遇我早已預料到的,沒什么。人家不了解我革命的道理,責備我們兩句是不足怪的!”或許他早對“大炮”這個綽號習以為常了。

辛亥革命后,孫中山回國活動,“孫大炮”的名字也隨之在國內流傳開來。

1912年,孫中山赴北京會見袁世凱,其情況并不是現在有些人想象的那樣一團和氣。

袁世凱的重要幕僚張國淦在日記中記下了這樣一幕:歡迎孫中山的宴會上,有北洋系軍官在一旁高聲議論,說“共和是北洋之功”,同盟會是“暴徒亂鬧”,至于“孫中山一點力量也沒有,是大話,是孫大炮”“大騙子”。

面對此情此景,袁世凱旁觀不語,孫中山則“從容如常”。

譚延闿早年身屬晚清立憲派,直到1922年才真正追隨孫中山。他早年認為,“孫是只會講外國話而沒有讀多少中國書的一個革命黨人”,“所以也就開口閉口跟著一些人罵孫中山只會說大話、放大炮的一個人,亦呼孫中山為孫大炮”。

后來譚延闿改奉革命理論,對人回顧說:“我自追隨孫先生左右,朝夕領教以來,才逐漸認識到,孫先生是不如我從前所聽說的孫大炮,而確實一個文通中外、學貫古今的有真才實學的人,是排滿、反袁、打倒北洋軍閥的一個真正領導人。”同是湖南人的趙恒惕,因持反孫立場,亦稱孫為“大炮”。

年輕時投身革命的袁同疇也回憶,陳炯明“對當時的非常大總統孫中山先生盡力污蔑,開口閉口都稱‘孫大炮’”,他當時“雖不是國民黨黨員,聽起來也刺耳。無論如何,孫先生總是上官,陳氏總是部下,部下對上官可以這樣侮辱嗎?”顯然,在正統革命黨人眼中,“孫大炮”是含有侮辱之意的綽號。

理想主義不被理解,于是成了“孫大炮”

不同于政敵,革命黨人及其他第三方人士,在提到“孫大炮”這個詞時,多少是含有一些贊許之意的。

1918年,早先對復辟態度曖昧的徐世昌當選大總統,孫中山對“非常國會”議員丁超五說:“我們要打倒徐世昌。”

丁超五謹慎地回答:“我們沒有這個力量,不應當說這個話。說了要招人之忌,遭到反擊。”

孫中山不以為然,反問說:“難道我們連說話的勇氣全沒了么?”

丁超五后來頗為感慨地回憶,“先生被有些人譏誚為‘孫大炮’,其實,他是正氣充沛,敢于表達自己的見解。”

由此看來,孫中山讓人覺得是“車大炮”,主要還是因為他處事過于樂觀,常常超出普通人的理解。

1919年,陳獨秀在《每周評論》上的一篇文章提到,“有一班人因為孫中山好發理想的大議論,送他一個諢名,叫做孫大炮。威爾遜總統的平和意見十四條,現在也多半是不可實現的理想,我們也可以叫他做威大炮”。

在陳獨秀看來,“大炮”代表的是一種理想主義。胡適所見略同,他曾在文章中說,“中山先生以三十年的學問,三十年的觀察,作成種種建設的計劃,提出來想實行,萬不料他的同志黨人,就首先反對。客氣的人說他是‘理想家’,不客氣的人嘲笑他是‘孫大炮’”。

及至1925年孫中山去世,其生前爭議逐漸消散。

錢玄同即說,“十三年前稱孫先生為‘孫汶’的,十年前散布‘《孫文》小史’的,六七年前稱他為‘國賊孫文’的,半年前還是稱他為‘孫大炮’的,‘近數月來’,都親親熱熱地叫起‘中山先生’來了,甚而至于叫起‘元勛’‘偉人’這一類的字樣來了。”

此后不僅不再有人稱孫中山為“大炮”,甚至還有人開始為這個綽號辯護。1926年,張友漁發表《革命黨與大炮》,疾呼“今日的中國,實嫌放大炮的人太少了。無論在思想上,政治上,社會上,都有許多洗不盡、掃不完的垃圾,非用大炮轟去不可,大炮之名,又何必避呢?”“故孫中山被稱為大炮,適足見他的偉大,放冷箭的人們,可以休矣!”在這里,“孫大炮”簡直是一種贊美了。

其實孫中山本人對于“孫大炮”這個綽號,也是有幾分欣賞在內的。有一次,他在演講開始時,特意說:“廣州有很多人叫我做‘孫大炮’,好吧,現在我就要開大炮了”。當時在場的林從郁回憶,孫中山演講很巧妙,“不否認自己是‘大炮’,只用事實說明這‘大炮’是大帝國主義的。這就使聽眾心理上起了變化,覺得這樣的‘大炮‘不僅不惹人憎厭,反而可愛;多一些,對國家民族有好處。”贏得一片掌聲。

1922年,陳炯明發動兵變,孫中山發表演說:“我現在決定處置的方法,下令要他全數退出省城三十里之外,他若不服命令,我不難以武力壓服人。人說我孫中山車大炮,但這回大炮更是利害,不是用實心彈,乃用開花彈……不難于三小時內把他六十營陳家軍變為泥粉。”

有意思的是,“孫大炮”這個名號叫響以后,很多其他姓孫的人也被冠以此綽號,只是已偏離其本意。孫傳芳因“喜露鋒穎,凡事必恥居牛后”,故人稱“孫大炮”;“煙火大王”孫紹昌在日軍空襲蒙自時,冒險放炮報警,居民得以及時躲避,他自己則被炸傷,因此居民稱他為“孫大炮”;上海大學教授孫大雨善于演說,有自負、固執等特點,被稱為“孫大炮”;臺北《民族報》副刊主編孫陵被稱為“孫大炮”,因其出語驚人,“以痛快淋漓的口吻痛斥當時的文風”。

孫中山為什么敢為修鐵路“放大炮”

在討論了“孫大炮”的由來和意涵后,我們再來看看這個綽號是否恰當。很顯然,孫中山不是一個“口炮黨”,一生都在身體力行地去實踐自己放過的炮。

自1894年創立檀香山興中會開始,至1911年黃花崗起義,孫中山為首的革命黨人前后發動了10次起義。1910年芝加哥華僑覺得推翻滿清是不現實的,期望穿著從保皇黨那里獲得的官階、官服,以后回鄉光宗耀祖。誰知道沒有兩年,清廷就倒臺了,“車大炮”成了真。

民國建立后,孫中山為實現共和理想,在十幾年間,發動“二次革命”,興兵討袁,兩次領導護法運動,三次在廣東建立軍政府。孫中山晚年心系的北伐,也在其去世后不久,獲得成功,使中國統一在國民政府名下。在孫中山的革命歷程中或有種種爭議,但其為理想所做的種種努力,則是無法否認的。

即使是常為人詬病的“鐵路計劃”,也不是孫中山毫無依據的信口許諾。早在1894年,孫中山上書李鴻章時,就已有關于鐵路建設的建議,后來他流亡歐美各國,更加深了對鐵路重要性的理解。

1912年,孫中山按照約定,辭去臨時大總統之位,對袁世凱說,請他“練成陸軍一百萬”,自己則“經營鐵路延長二十萬里”。隨后,北洋政府任命孫中山為“全國鐵路督辦”,全權負責鐵路建設。

他當時對《民立報》記者說,“交通為實業之母,鐵路又為交通之母。國家之貧富可以鐵路之多寡定之,地方之苦樂,可以鐵路遠近計之”,將修鐵路視為國家富強的必須條件。

關于鐵路建設里程,孫中山主要有兩個說法,一是1912-1913年間,他多次對外宣傳的“二十萬里”:“我十年之內必能為中國造二十萬里鐵道”“期限十年,壯二十萬里之聲勢,活四百兆人民之命脈”。

二是1919年在《建國方略》中修正后的數字,“若以此十萬英里之鐵路,在十年內建筑之,機關車與客貨車之需要,必當大增”——— 孫中山設計的鐵路合計7.6萬英里,但因“多數干線當設雙軌,故合數計劃路線計之,至少當有10萬英里”。

不管是“二十萬里”,還是“十萬英里”,現在看來都是匪夷所思的,畢竟1950年,全國鐵路通車總里程尚只有約2.22萬公里;至2015年初,中國鐵路總里程也才達到11.2萬公里。

孫中山錯在選了一個不切實際的參照物——— 美國。孫中山履新后,在上海“中華民國鐵道協會”演講時說,“凡立國鐵道愈多,其國必強而富。如美國現有鐵道二十余萬里,合諸中華里數,則有七十萬里,乃成全球最富之國。”

隨后幾個月,他多次有“美國土地較小于吾國,鐵路至八十萬里”之類的發言,表示要努力使中國的鐵路里程趕上美國。

美國建設鐵路的速度,稱得上是一個“神話”。美國鐵路自1830年建成首條后,就開始“野蠻生長”,尤其在1881年-1890年的10年中,每年平均修建鐵路達1.1萬公里,是世界上筑路最快、最多的國家(朱從兵《鐵路建設與民生主義》)。孫中山依此判斷,顯然是忽略了中國和美國在地理環境上的巨大差別。

孫中山終究是個實干家

孫中山在修鐵路這件事上,也沒有停留于坐而論道。他在鐵路督辦任上,到京奉、津浦、膠濟、正太等鐵路視察;在上海組織全國鐵路總公司、鐵道專門學校和《鐵路》雜志;請詹天佑設計鐵路藍圖。

他還和蔡鍔交流過修建蒙藏鐵路的計劃,當時云南《振華日報》報道,孫中山“自任鐵路總會總理以來,一切規劃莫不精心籌維,日前有函致滇,調查滇省鐵道,已辦者若何?我辦者若何?并函述一切規劃情形”。

1913年2月,孫中山和馬君武、戴季陶等赴日本長崎、東京、大阪等地,在考察鐵路、工廠的同時,和日本方面商談興辦中日合資企業“中國興業公司”,為中國修路籌款。誰知此時宋教仁突然遇刺,孫中山回國領導“二次革命”,修路計劃宣告夭折。

至于孫所設計的“鐵道線路規劃圖”,倒確實存在著不少不專業的地方。端納曾陪伴孫中山做過一次北方鐵路考察之旅。

他親眼見到孫坐在列車里繪制線路圖,“小小的鐵路建設者坐在他的地圖前,在一處標上一條新線,把這條線取直,又把那條線取直。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夢想中,沉浸在那種使你脈搏跳動、血液沸騰的夢想中。最后所有的省會都被干線連起來了,所有專區城市都用小線連起來,在各個方向還有分支,就象大榕樹一樣,這是一個令人驚奇的制作”。

端納很質疑孫中山的做法,認為他畫線時并沒有考慮到懸崖或峽谷、山嶺或冰川、森林或沙漠,河流或湖泊。但孫中山繪制的畢竟只是一張粗糙的示意圖,而不是精確的線路施工圖。對示意圖里的“直線”,似不宜苛責過多。

最后,關于孫中山究竟是不是“大炮”,我們不妨看一看胡適的說法:“中山先生是一個實行家,凡是真實行家都有遠見的計劃,分開進行的程序,然后一步一步的做去。沒有計劃的政客,混了一天算一天,嘴里說‘專尚實際、不務空談’,其實算不得實行家,只可說是胡混。中山先生一生所受的最大冤枉,就是人都說他是‘理想家’,不是實行家。其實沒有理想計劃的人決不能做真正實行家。我所以稱中山先生做實行家,正因為他有膽子敢定一種理想最大的建國方略。但是大多數的政客都是胡混的,一聽見十年二十年的計劃,就蒙著耳朵逃走,說‘我們是不尚空談的’。中山先生一生就吃了這個虧。不是吃他的理想的虧,是吃大家把他的理想,認作空談的虧,他的革命方略,大半不曾實行,全是為了這個緣故。”

網友薦論

  • 中山先生革命一生,辛亥首義,二次革命,護法運動,護國運動,北伐戰爭......有人指稱中山先生不切實際,妄想十年修路二十萬里!你怎知中山先生沒有實施修路計劃呢?倘若袁氏本分克己,維護共和,實施造軍百萬,中山修路萬里,當真不敢想象37年日本人敢全面侵華!正是民國建立的二十年戰亂頻仍,國破山河碎,又耽誤中華二十年發展!不要跟我說黃金十年什么的!后發國家想要快速發展只能依靠國家主導力量,無論德國日本蘇聯韓國,無一例外,我們也恰恰是建國后的計劃經濟塑造了完整的工業體系,普及了教育才為改革開放奠定基礎!中山先生的想法是可能實現的!如果沒有刺殺宋教仁,或許中國會是另一番天地!
  • 中山先生是一個實行家,凡是真實行家都有遠見的計劃,分開進行的程序,然后一步一步的做去。沒有計劃的政客,混了一天算一天,嘴里說‘專尚實際、不務空談’,其實算不得實行家,只可說是胡混。中山先生一生所受的最大冤枉,就是人都說他是‘理想家’,不是實行家。其實沒有理想計劃的人決不能做真正實行家。我所以稱中山先生做實行家,正因為他有膽子敢定一種理想最大的建國方略。但是大多數的政客都是胡混的,一聽見十年二十年的計劃,就蒙著耳朵逃走,說‘我們是不尚空談的’。中山先生一生就吃了這個虧。不是吃他的理想的虧,是吃大家把他的理想,認作空談的虧,他的革命方略,大半不曾實行,全是為了這個緣故。
  • 中山先生一生就吃了這個虧。不是吃他的理想的虧,是吃大家把他的理想,認作空談的虧,他的革命方略,大半不曾實行,全是為了這個緣故。作為“中國夢”的我們,是不是不要再妄自菲薄呢?是不是更要注意大家的想法?把我們的中國夢做好,一步一步去實現,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 但凡革命,那個沒有理想,沒有宏愿,沒有美好的憧憬?設想一個革命者,如果自己都沒有滿滿的信心,何以引領眾人。革命理想本身就是遠大的目標,需要大家而為之奮斗,為之犧牲,也是為了心中的那個愿景,這就是偉人的力量。順便提一句,在這樣一個紀念的日子里不應該用這樣的題目。
  • 孫文先生常常給人當頭棒喝“孫大炮”下意識表現了十次暴力革命推翻滿清皇朝,中國依然四分五裂,軍閥不停向列強像今日的臺灣、日本、韓國買入列強的二三流軍火壯大自己的勢力;軍閥不惜一切令人民水深火熱而互相殘殺。孫中山先生臨終在北京協和醫院奉告同心: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