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隆泰貸  >   人類文化發展與科技還有社會是密不可分的

人類文化發展與科技還有社會是密不可分的

來源: 瞭望智庫 2017-01-24 15:41

科技發展越來越迅速了,就好比飛機。飛機的進化就代表著人類社會的進步。因此我們要時刻關注社會,時刻關注我國的技術。人類文化發展與科技還有社會是密不可分的。不僅能了解的更深入,如果有力量還能幫助。對國家的奉獻也是很大的。一定要記住那些無私奉獻的人,一定要愛自己的國家,懷著感恩的心。

幾個月前,演員王挺第一次坐進軍網演播室參加訪談。因為長時間在戶外拍戲,他曬得又黑又瘦。

在電視劇《三八線》中飾演一名志愿軍汽車兵的王挺,很大一部分戲份就一個主題:躲避美軍飛機轟炸。

4個輪子的卡車跟1對翅膀的飛機“躲貓貓”,這是一種沒有制空權的無奈。王挺在劇中吃過土,聞過硝煙,眼睜睜看著自己最親的戰友被炸死。

終于有一天,當美國人的飛機再次準備投彈的時候,志愿軍的“米格”呼嘯而來!

“終于看到志愿軍的飛機了!”那天,王挺和好幾位演員眼里咽著淚花。訪談的時候,他越說越激動:“我們也有空軍跟敵人打了,不用天天在下面躲了,我們上面也有我們自己的人了!”

是啊,我們上面也有我們自己的人了!

2016年11月1日,珠海的天空中,我們有了自己的殲-20!

2

上個世紀80年代,上海同濟大學有一位年過半百的老人,義務負責11幢樓學生宿舍的衛生管理工作。

老人每天騎著自行車按時“上班”。看到宿舍樓有不干凈的地方,就親自動手打掃;發現個別違章用電的,就耐心勸阻。

這位老人,學生們稱他為“掃帚大叔”。許多年后,媒體曝光了他的身份——

擊落美軍飛機5架、擊傷2架的志愿軍王牌飛行員蔣道平。離休前,他是位副軍長。

當志愿軍汽車兵在朝鮮彎彎曲曲的山路上奔馳,就是這位后來隱藏在大學校園里的“掃地僧”,與他年輕的戰友們一起“清掃”出了一條“米格走廊”,讓美軍轟炸機破天荒地改為夜間出動。

與蔣道平“隱居”校園類似,他的一項戰績直到60多年后才被核實確認——

那天,在編隊中“掉隊”的蔣道平獨自飛行,遭遇了美軍數十架轟炸機、戰斗機組成的龐大機群。

他居然不聲不響地偷偷尾隨上去,瞅準時機,突然加速沖入敵陣,擊落一架敵機,然后揚長而去。

在這頗有趙子龍大戰長坂坡味道的空戰中,被挑落馬下的,居然是美軍“三料王牌飛行員”、總共擊落過16架戰機的約瑟夫·麥克康奈爾。

有人把抗美援朝中的中美空戰形象地比喻為:“重量級拳擊手與輕量級拳擊手之間不公平的較量。”蔣道平對陣約瑟夫·麥克康奈爾,就是這樣一場奇怪的對壘。

你知道蔣道平為什么會“掉隊”嗎?

因為踏上抗美援朝戰場那天,他和他的戰友剛剛開始飛米格-15不久,蔣道平還是一個不會飛“編隊”的不折不扣的“菜鳥”。

有時候,因為要專心致志操作自己的飛機,蔣道平一抬頭就會發現,編隊又丟了。

今天,這樣的事說起來,你或許會覺得有幾分搞笑:怎么會丟了呢?可是,這就是在蹣跚學步的中國空軍。

當年,前蘇聯飛行員遇到美機格斗時,經常一個加速,甩開跟在后面的中國飛行員,然后才與美機展開格斗,年輕的中國飛行員往往只能淪為看客。

對此,中國空軍頗為不滿,而前蘇聯空軍的答復是:“大人領著小孩走路,遇到歹徒,大人一只手牽孩子,另一只手與歹徒搏斗,肯定輸。不如把孩子放開,用兩只手去戰斗。”

今天,這樣的話聽起來,你或許會覺得有幾分難堪:怎么連戰斗都不帶我們?可是,這就是咿呀學語的中國空軍。

蔣道平第一次參加空戰是怎樣一種體驗?

他又“掉隊”了!他的長機宋義春不得不獨自面對對手。

當蔣道平駕機獨自返回機場,年僅22歲的他在座艙里偷偷抹淚。因為自己掉隊,宋義春生死未卜。

很久之后,無線電中才傳來宋義春的聲音:“我在上空!”

“我在上空!”是的,這就是初生的中國空軍,跌跌撞撞,卻不屈不撓。

60多年后,在珠海的天空中,又一個年輕的中國新兵——殲-20,用一分鐘的“快閃”再次向世界發出中國聲音——

“我在上空!”

請叫我——殲20!

3

1946年3月的東北通化,春寒料峭。

冰天雪地里,年輕的士兵在尋找一輛馬車。他們要做一件今天看來很不可思議的事:跟馬車的主人交換從日軍遺留飛機上拆下來的輪胎。

就是在這樣東拼西湊飛機零件和航空器材的過程中,我們有了自己的航空學校。

中國空軍的艱難成長,跟這個國家的艱難復興一樣,跟我們每個人的日漸成熟一樣,充滿了各種想得到和想不到的坎坷和挫折。

1996年第一屆珠海航展,國內外的參觀者圍著一架強-5飛機好奇地打量。這款被軍迷親切稱之為“小強”的強擊機,那時已經超過40歲。同樣大齡的,還有被中國“改出血”的殲-7系列。

殲-8Ⅱ,那時候叫“空中美男子”,很長一段時間,軍迷們從各種渠道把關于殲-8Ⅱ改進的消息“扒出血”,為每一個細小的變化歡呼雀躍。

老飛機修修補補之間,一架叫作殲-10的陌生戰機,其照片在各大論壇里傳播。

真的有這架飛機嗎?軍迷間爆發過無數次爭論,一些人執拗地相信,殲-10快來了;而另一些人同樣固執地認為,那是天方夜譚,壓根兒沒有什么殲-10!

人們想到了傳說中那架造型前衛卻遺憾夭折的“殲-9”,它吹過了風洞的風,卻沒有見過天上的光。

人們想起了它那對可愛的“小鴨翼”,有人善意地說,或許,同樣帶著一對“鴨翼”的殲-10,不過是中國軍迷夢中的美麗幻想。

那個爭取到殲-10項目的老人宋文驄,被人挖苦為拿著“5分錢就想上長城”。我們不知道,當他眼睜睜看著自己參與的“殲-9”下馬時,是不是在某個深夜悄然擦拭過臉上的淚滴。

但不管旁人的眼光如何,他和他的同事,堅持要突破技術瓶頸,倔強地為殲-10植入這對靈巧的“小鴨翼”。

這個老人甚至把自己的生日都改成了殲-10首飛的日子,用一種獨特的方式詮釋著“大國重器、以命鑄之”的含義。

今年3月,老人去世了。回憶起與老人相處的點點滴滴,曾任殲-10項目總工程師的薛熾壽幾度泣不成聲!

人們不會忘卻那個背影,那兩個白發蒼蒼老人在“黃皮”殲-10旁留下的眺望。

人們也不會忘記,殲-10首飛試飛員雷強走下飛機后,在眾人簇擁下的淚流滿面!

是啊,太難了,中國航空人的每一步,走的都太難了太難了……

英雄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動情時!還有什么表達,能比眼淚更直接?

11月1日,在珠海的天空中,在造型科幻的殲-20身上,我們又見到了那對可愛的“小鴨翼”。

它證明了一件事——中國人的翅膀,真正硬起來了!

這一刻,我們不該忘記那些人和那些事!

4

還記得嗎,許多年前,當中國政府和企業代表懷揣著中國人辛苦掙來的外匯在歐美四處奔走,西方人曾傲慢地說,航空技術,不會賣給中國人!

而日前,空軍司令員馬曉天自豪地宣布,殲-20,暫時沒有外銷計劃!

11月1日,第11屆中國航展上的觀眾紛紛為殲-20的成功首秀歡呼點贊!

那一刻,多少中國人驕傲得熱淚長流!在珠海航展的停機坪上,觀眾自發吼出的“中國空軍萬歲”此起彼伏,一如當年志愿軍戰士在飽受敵機欺凌后吼出的那句“志愿軍空軍萬歲”。

有太多的故事無法細說,有太多的感動無法表達。

我突然想起一位軍迷講過的一個故事:

當年,某型戰機試飛的時候,圍觀的人中,有一位耄耋之年的老太太。由于距離太遠,老太太在包里摸索半天,拿出來了一個掉了漆的炮瞄鏡——一款并未裝備部隊的軍工試驗品。

可以想象,老太太或者她的親人,年輕的時候也應當是一個軍工人。滄海桑田,看著這個極富年代感的“望遠鏡”,在場維持安全的軍人向老太太敬了一個莊嚴的軍禮。

這個故事只講到了這里。我們至今不知道,老太太和那個未列裝的炮瞄鏡背后有著怎樣的動人傳奇。

許多事情,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被塵封。就像我們今天在為中國航空人和他們打造的殲-20恣意喝彩的時候,依然無法確切地知道,他們和它們身上有多少鮮為人知的英雄故事。

能夠獻給他們的,只有我們驕傲的淚水!

你們的名字無人知曉,你們的功勛與世長存!

祖國終將選擇那些忠誠于祖國的人!

祖國終將記住那些奉獻于祖國的人!

附文:

殲20:壯志凌云的中國五代機

在今年的珠海航展上,包括殲20在內的一大批國產先進武器裝備令世界為之矚目。這篇文章,正是寫于2011年初中國的新一代戰斗機殲20橫空出世的日子里。五年來,殲20的每一點進展,每一幅新貌,都讓萬千軍事愛好者為之欣喜。盡管如此,多數國人對殲20這種先進武器的地位和意義仍缺乏清晰的認識。《經略》重刊此文,既是紀念,也希望更多的人藉由對一種武器的了解更好地認識我們的時代和世界。

去年最后幾天,從網上流出的中國新型戰斗機圖片,不僅讓中國的軍事愛好者激動不已,更引發了全球媒體的關注。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但當我向很多人提起這件事的時候,很多人的反應僅僅是,“呵呵,我不怎么關注軍事動態。”的確,在國防現代化不斷推進的時代,每年PLA都會增添許多新裝備,戰斗機的新型號也越來越多,現在又多了一款,好像算不得什么大新聞吧?但是,這種新型戰斗機,無論在象征意義還是實際意義上,都堪稱中國國防建設的豐碑。此中緣由,本來輪不到我來解說,但既然很多人從來不看軍事方面的東西,我也就仗著自己的淺見談一談吧。

一、世界戰斗機發展史

大多數人,即使對軍事毫無興趣,大概也聽說過F-16這個響亮的名字。它常常在戰爭的陰云中飛翔,世界各地都可以見到它的身影。

F-16 Fighting Falcon “戰隼”

這種戰斗機由美國的通用動力公司研制,由于性能可靠、實戰表現優異,在世界軍火市場上倍受青睞。大名鼎鼎的F-16,在戰斗機發展史上乃是第四代戰機的代表。戰斗機的世代是怎樣劃分的呢?一般有美俄兩種標準(美國以前的標準將戰機分為四代),本文使用新美標。

飛機在發明后不久就投入軍事應用,但本文的代際劃分是針對二戰后的成熟實用的噴氣式戰斗機,那些曾經在二戰戰場上煊赫一時的名機,如日本的零式,與不成熟的早期噴氣機,如F-80,都不在此列。

一代名機零式

第一代噴氣式戰機,使用早期渦噴發動機為動力,機頭進氣,后掠翼,速度較螺旋槳戰斗機為高,最大速度開始突破音速,但在武器裝備和作戰方式上,與二戰相比并沒有太大的改變。曾在朝鮮戰爭中殊死搏斗的蘇聯米格-15、美國F-86都屬于第一代戰機。

米格15 Fagot “柴捆”

F-86 Sabre “佩刀”

第二代戰斗機繼續追求高速,最大飛行速度逐漸達到2倍音速,進氣道采用進氣錐,主翼多為大角度后掠的三角翼/梯形翼,裝備擁有火控系統的雷達,同時開始以空空導彈為主要武器,超視距空戰由此成為可能。米格21和F-8“十字軍戰士”這對越戰中的冤家同屬于第二代戰機。較有名的二代機還有美國“百系列”戰機,如F-104“星戰士”和法國達索公司設計制造的幻影III。

米格21 Fishbed “魚窩”

F-104 Starfigher “星戰士”

幻影III Mirage

第三代戰斗機的改進主要體現在氣動設計、發動機、航電(電子戰系統)等,武器以空空導彈為主,更強大的航電系統使這一代戰機普遍具有全天候使用中距彈截擊多個目標的能力。此外,從三代機開始,戰機向多任務、多用途發展。這一代戰斗機的代表仍是美俄兩大國的F-4、米格25等機型。

F-4 Phantom “鬼怪”

米格25 Foxbat “狐蝠”

和三代機相比,第四代戰斗機從一味追求高空高速轉變為追求高速的同時兼顧中低空跨音速機動性,由此帶來的氣動設計大變革(靜不穩定設計、翼身融合、邊條等)塑造了今天我們最為熟悉的幾種主流戰機的外形。

除此之外,四代機在飛控(電傳飛控)、航電(數字化)、發動機(渦扇)、多用途等方面都有重要提升,其核心改進在于以有源相控陣雷達為核心的高度自動化航電系統,更有甚者通過修改外形并大量采用復合材料而獲得了部分隱身能力。

盡管在性能上有不小的差異,前文提到的F-16以及F-14、F-15、F-18、蘇聯的蘇-27、米格29、達索的“陣風”、英意德西聯合研制的“臺風”等型號仍可大致歸入四代機。時至今日,這一代戰斗機仍然是大部分發達國家的空軍主力,而小國家為了生存和發展,往往也會咬牙買上幾架到幾十架。

F-14 Tomcat “雄貓”

F-15 Eagle “鷹”

F-18 Hornet “大黃蜂”

蘇27 Flanker 側衛

米格29 Fulcrum “支點”

陣風 Rafale

臺風 Eurofighter Typhoon

最后,人類智慧和欲望的最高結晶——第五代戰斗機,目前成軍的,僅有美國的“猛禽”F-22(2005年正式開始服役)。俄羅斯的T-50,去年剛剛試飛,離進入作戰序列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F22 Raptor “猛禽”

T-50

二、中國人的來時路

我們從五代戰斗機的發展史,看到了你追我趕的美蘇爭霸,以及俄國人近年來的落伍。那么,中國航空工業,在漫長的半個世紀中,有何作為呢?坦率地說,新世紀之前,自力更生的中國航空工業雖然取得了長足進步,但和世界軍工前沿相比,還是非常不給力。

中國最早自制的噴氣式戰斗機,是沈飛制造的殲五,雖然是“自制”,卻是蘇聯米格-17的授權仿造版。

殲5

接下來的殲六源自米格-19,屬于第二代戰斗機,一直到八十年代末都是中國空軍主力戰機。

殲6

殲七在米格-21的基礎上仿制,延續了中國空軍的俄羅斯血脈。

殲7

殲八是第一種自主研發的戰斗機,但由于政治、經濟等多種因素的干擾,一直到八十年代,我們才真正吃透相關技術,具備了制造第三代戰斗機的能力——而,世界上公認的第一種四代機F-14開始服役是在1974年,蘇-27則是1985年。

王偉烈士的殲8II座機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航空工業都無法拿出自產的優秀戰機,用于捍衛祖國領空。空軍和海軍對裝備的依賴,要大大高于陸軍,因而裝備上的劣勢嚴重威脅著國家安全。

為了改變這種情況,中國空軍在九十年代引進了以蘇27為代表的一系列俄羅斯戰機。盡管在海峽上空緊張激烈的空中對抗中,大陸方仍時常處于下風(主要原因還在于訓練水平),但俄式戰機總算解了中國國防現代化的燃眉之急。

顯然,中國作為一個大國,不可能永遠依賴俄羅斯的技術和裝備,從上到下都希望航空工業能夠交出一份追趕世界先進潮流的優異答卷。在有驚無險地度過了種種危局,如96年臺海危機、01年中美戰機擦撞之后,成都飛機工業公司終于獻上中國自己的第四代戰斗機——殲10(1998年首飛,2004年入役)。

即便是在F-16服役二十多年后,世界上能夠自主研發第四代戰機的國家依然為數寥寥,所以殲10無疑是中國人的光榮;然而,這又是一份遲來的光榮,讓人歡欣之余又感到沉重的光榮,因為我們落后于世界先進水平已經太久,剛剛趕上一點,別人又大步流星地走在了前面。

殲10和F-22有代差!前幾代戰斗機基于飛機性能和武器裝備而形成代差,但其戰斗力的差距尚可通過升級改造縮小到可堪一戰的水平,而第五代戰斗機在性能上的革命性進步會徹底顛覆此前的空戰規則——其衡量標準是4S,即超機動性(Super Maneuverability)、超音速巡航(Supersonic Cruise,簡而言之就是能持續超音速飛行)、隱身(Stealth,意思是通過新的機體設計減少雷達反射面積,讓對方難以通過雷達捕捉到自己的蹤跡)、具備戰場認知能力和高效能的先進航電(Superior Avionics for Battle Awareness and Effectiveness,讓戰機能夠在情報共享的基礎上有效實施超視距攻擊)——非以前的戰斗機可匹敵。

美軍在開發F-15時追求的是“空中優勢戰斗機”(Air Superiority Fighter),而開發F-22時追求的則是“空中主宰戰斗機”(Air Dominance Fighter)。在美軍的多次演習中,F-22曾經連續戰勝四代機,累積下144:0的驚人戰績。以美軍訓練水平而論,這個數字即便有水分,也足以彰顯五代機作為“奇跡戰機”的卓越能力。如果殲10遇上F22,會是什么結果呢?這個問題讓中國人輕松不起來。

(關于九十年代以來中國空軍的發展,可參考《日落共青城》(貝德勒·普耶洛夫斯基著,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09。友情提示:如果你認為作者是俄國人,那你就像黃章晉一樣,杯具了)

三、舞帶何以飛揚

中國五代機的出現,在相當程度上化解了上面那個令人尷尬的問題。殲10遇上F22仍然是未來空戰中可能出現的景象,然而更可能的情況,是殲10、殲11等中國四代機和殲20等中國五代機高低搭配,協同作戰,執行各種任務,又或者中國五代機的外貿版撞上F22那位有點營養不良的兄弟,F35。

五代機激動人心,不僅是因為它填補了中國軍力的空白,還在于中國科技和軍工實力通過這樣的世界一流戰機得到了充分體現——從山寨蘇聯戰機起家,到自行設計制造三代機,再到趕上世界主流的四代機,最終站到世界前沿。這個過程,凝結了無數中國人的汗水、淚水、鮮血乃至生命,也是自大清帝國被“堅船利炮”打開國門之后,中國艱難追趕世界先進國家這部壯麗史詩的光輝章節。

對戰機了解不多的人,很容易望機生疑,原因是國產五代從正面看是有點像F22。我的美國同學就半調侃半諷刺地對我說:“不抄俄羅斯,改抄美國了?”首先,為了滿足4S這些重要技術指標,尤其是隱身性能,在飛機的結構上參考F22的成熟技術是完全可能的,但我們好像不能因為現在的汽車為了減少空氣阻力而紛紛采用流線形車身是在抄襲吧?其次,國產五代的氣動布局和F22有非常大的差異,以至于有人說,拿“國產五代像F22”說事,等于說海里的魚長得都很像。

氣動布局(aerodynamic configuration)指飛機各翼面的設置。一架飛機的機動性能,很大程度上由氣動布局決定。百余年航空史中,人類設計了許多種氣動布局,主要有常規布局、鴨式布局、無尾布局、三翼面布局和飛翼布局等。F22延續了常規布局,即飛機的水平尾翼和垂直尾翼都放在機翼后面的飛機尾部,這也是美軍戰機的主流。

國產五代機則采用了鴨式布局。鴨式布局和常規布局的主要區別,就是把水平尾翼移到主機翼之前的機頭兩側。這種最早應用于萊特兄弟的“飛行者一號”上的布局讓飛機看起來像一只鴨子,故有鴨式之名,而前移的水平機翼也被稱為“鴨翼”(canard wings)

。鴨翼在控制俯仰時產生的氣流變化會對后方的主翼產生影響,使操控變得極為復雜,但是如果能巧妙利用這種影響就能大幅提升機動性(即“氣動耦合”)。但國產五代機的氣動布局引人矚目,關鍵還不在于鴨翼本身,而是鴨翼、邊條、全動垂尾等多種先進設計的綜合,而這也顯示了設計者們的膽識。

那么,為什么追求高機動性的F22沒有采用鴨式布局呢?這主要是因為F22擁有傲視群雄的強大發動機,因而其設計者并不需要從氣動布局挖掘潛力以提高其機動性。

相比之下,中國的發動機一直是個短板,至今我軍的四代以上戰機多數仍然裝備俄羅斯發動機,而且即便是俄制發動機也和F22的發動機有相當差距。因此,中國的設計師們必須拿出相對激進的氣動布局,以彌補發動機層面的缺憾,同時還要保證隱身性能。

兼顧隱身和機動的鴨式布局,絕不是一拍腦門就可以設計出來的,必須以對鴨式布局的深刻理解和把握為基礎;不僅僅是要讓鴨翼起到控制俯仰的作用,還要使其對主翼產生有益影響(氣動耦合),這要求飛行控制軟件高度復雜,其編寫難度足以讓資深工程師天天做惡夢。

中國科研人員和生產部門通過殲9、殲10等鴨式布局戰機的設計和生產,積累了豐富的相關經驗,最終才能提供水到渠成的五代機流暢設計,并付諸實現。不過我認為,國產五代機的設計既體現了強化氣動彌補發動機之不足的思路,又服從于戰勝F22的整體目標。換句話說,打造優秀的氣動布局,并不只是為了和F22打個平手。

中國自己的發動機研制盡管道路坎坷,但也到了收獲的前夜,隨著WS-10“太行”不斷成熟,WS-15“秦嶺2”走上前臺,在不久的將來,中國的發動機也會站在世界前列。(據說,最近試飛成功的五代機,已經裝備了國產發動機)到那時,國產五代機將整合各項不遜色于美國、甚至凌駕其上的技術,從而有能力壓倒F-22和它的兄弟。

要真正理解國產五代機的歷史意義,必須離開純粹的戰機性能比較,探討五代機的戰略價值。很多人指出,五代機可能是噴氣式戰斗機發展的極致,再往下,一個方向是無人機,但由于人工智能、戰爭倫理等方面的問題,無人機尚不能完全取代有人戰機。另一個方向則是能夠跨越大氣層作戰的空天戰斗機。

以今日而論,獨步天下的F22和航母,是美國軍事霸權的直接體現。有了這些利器,美國就能在全球范圍內有效扮演世界憲兵的角色,對不聽話的國家和政治勢力進行威懾或打擊;而讓全世界怨聲載道的美國金融霸權之所以能夠安然不倒,在根本上也是因為有睥睨天下的美軍保駕護航。

具體到中國,挾抗美援朝之余勇,在陸地上我們或有底氣與美軍一戰,但在天空和海洋就有很大的劣勢。60年前,美國的第七艦隊,生生阻止了我們解放臺灣;60年后,美軍仍在策劃所謂“空海一體戰”(AirSea Battle),阻撓中國的國家統一和民族復興。不錯,我們有核武器,但那是最后的王牌,而且這種玉石俱焚的能力(核戰爭的結果眾所周知),主要是用來威懾和反擊,不能在常規戰爭中進行戰術性運用——事實上,美軍也非常清楚我們的這個弱點。

現在,中國的五代機已經登場,航母在緊鑼密鼓地建造,北斗導航系統等其他先進裝備也不斷發展,一段時間之后,在現代化程度上逐漸趕上美軍水平的解放軍,就會實實在在地具備在一定條件下給予美軍超出其承受能力的打擊,從而迫使美軍知難而退的能力。這樣一來,美國決策者在考慮對華政策時,就很難下決心使用武力。由此,豈但臺海形勢,整個亞洲和世界的格局都將為之改變。

中國五代機還要好幾年才能形成戰斗力,但它的出現轟動全球輿論,對美國沖擊尤大,其原因就在于此。不能不提的是,五代機的研發究竟晚了美國二十年,而上文提到的無人機、空天戰斗機等下一代裝備,中國和美國就只有幾年甚至更小的差距。我們和世界第一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這個日子,終于到來了。

從來知兵非好戰,探討戰略對抗并不等于鼓吹戰爭。事實上,中國軍事實力提高到一定程度,反而減小了臺海戰爭的可能。無論臺獨還是獨臺,所可倚仗者,終究還是美軍的干涉,而美國縱然有這樣的考慮:

行政和外交部門不免憂心,美國如不能應對中國的威嚇,那么美國在亞洲、乃至于全世界的威信恐都將無存。美國在亞洲部署超過七萬大軍,防衛盟邦,反擊外部威脅。假使不用這些軍隊來防衛臺灣,其他國家難道不會以為美國是只紙老虎?(謝淑麗《脆弱的強權》,頁5,遠流出版社2008)

但有一點毫無疑問:美國絕不可能押上全副身家性命,為了臺灣與中國殊死相搏,在這個問題上美國的戰爭意志遠遠弱于中國。自然,戰爭意志是一回事,戰爭能力又是另一回事。如果付出幾艘軍艦幾架飛機的代價就能擊敗解放軍,美國當然不會讓中國如愿,但如果要拼老命才能阻擋解放軍的攻勢,甚至還沒有把握,美國人就不會趟臺海的渾水。這實際上是大多數美國人的共識。

當然,謝淑麗所提到的擔憂是有道理的。中國的統一意味著美國圍堵中國的第一島鏈失去作用,不可避免地引發亞太格局的一系列變化。而且,即便中國不刻意追求與美國的對抗,由于對切身利益(如能源)的經營,仍然會與美國在全球范圍內產生不同程度的戰略沖突。——這是在今年五月的一個戰略論壇上,美軍宿將、民主黨前副總統候選人克拉克將軍在和我的交談中強調的觀點。

我對此的認知是,中國的崛起勢必沖擊美國霸權,應該正視不可避免的沖突;與此同時,戰爭絕不是中美沖突唯一的可能結果,離開臺灣這種中國的核心利益,雙方可以用更為靈活、更具有彈性的方式,引入多種協商機制,來平衡具體的利益分配。妥協是政治的精髓,而相比美國單極格局,中國所力主的多級格局將更利于形成尋求妥協的動機和行動。

是和是戰,中國五代機所代表的先進軍事力量都將是不可或缺的依托,而一種值得爭取的前景,就是使這種軍事力量充分轉化為談判桌上的信心和本錢,讓這個過程從正反兩個層面完美詮釋克勞塞維茨的名言——“戰爭無非是政治的延續”。

2010年在中國歷史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頁,原因有二:高鐵、五代機。今天的中國人明白,“世界工廠”固然體現了中國在制造業方面的雄厚實力和整個國家的巨大潛力,但在很大程度上并非美名。除了嚴重的環境污染、底層勞工的生存困境等值得深思的問題外,最大的結構性弊病就在于技術實力薄弱,缺乏創新能力。

老齡化和少子化社會在中國已現端倪,人口紅利耗盡的那一天為時不遠,因而能不能從“8億襯衫換飛機“轉向自己造飛機(除軍用的五代機,C919這樣的民用機也具有很重要的意義),從勞動密集型經濟轉向技術密集型經濟,乃國運所系。

高鐵和五代機,都是吃透世界先進技術,并在其基礎上勇于創新的典范,也因此引發了世界的誠心贊嘆,盡管也免不了驚駭、嫉妒和擔憂。前者將引發交通革命,有效促進區域整合,進而深刻改變中國和周邊國家的社會生活方式;后者則將改變戰術和戰略平衡,催動世界格局的重構。

創造世界紀錄的CIT500型高鐵

世界一流的殲20戰斗機

五代機殲20,敲響了新時代的洪鐘。讓我們懷著對中國和世界的信心和信念,再次揚帆遠航——

網友薦論

  • 尼瑪,我哭了!想想抗戰我們小米加步槍,想想抗美援朝我們撒腿跑人家天上炸,他喵的70年代對越南海戰我們還得小炮艇頂著彈雨去和大艦拼刺刀,更不要說大使館被炸和81192永不能再回航!如今我大國長劍鑄就,再不用只用血肉去和鋼鐵死磕,看看哪個雜種來試試!!!自鴉片戰爭至今,凡一百七十余年,中國終崛起,那些先烈英魂不遠,將看著我們掃平天下混一宇內!
  • 國家對老百姓的保護平時誰也感受不到,在生活中我們也會遭遇這樣那樣的不滿或不公,有時候甚至覺得生活很累。但是祖國能提供給大家的的也就是一個廣義上的安全和基本的公平以及起碼的人身安全保障了。這些東西看起來,并不值錢,但只有失去以后,你才會發現原來這些東西是如此的重要。記住那些無私奉獻的人,愛我家國,從我做起!!!
  • 我是一個軍事迷,從強五三上天,殲八而升空,都是我兒時的記憶,當米國的三代機普及,愛撫娘娘上天時,中國只有聊聊幾百架空中美男子,預警機沒有,大運沒有,防御都十分吃力 92年的蘇27,05年的殲10,12年的殲20,到這兩三年來的空警2000、運20、武直10、WU14(在研的轟20)、中國航空讓人驚喜不斷。 當然,這二十年來,也出現了很多“公知”——鉚釘黨、山寨國、造不了發動機等,漢和應該定期給這幫人發工資吧 自強,跳躍,有實力才有地位,這是真正的國際準則!!
  • 殲20一飛沖天,了確了中國人多年的愿望,我們的戰機終于和世界上最先進的戰機站在了同一條起跑線上,但我們還有一段路要走,還沒有最合適的發動機,沒有經過實戰,沒有事實來證明。但我們有勇往直前,勤勞智慧的科學家隊伍,相信不遠的將來我們一定能夠站在世界戰斗機行列的最前沿。
  • 眼睛進了沙再也止不住,我們的國家自1840以來承受了太多的挫折痛楚甚至血淚,愿那個時代一去不復返,愿我的祖國浴火重生,知恥后勇,堅毅奮進,上進自強!盡管現在面對一些敵對和反動勢力在暗處的卑鄙伎倆,但相信絕大多數的中國老百姓都對這個偉大的國家愛的深沉。祖國終將選擇那些忠誠于祖國的人,銘記那些挺起鋼鐵般民族脊梁的人!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