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藥品  >   藥品品牌  >   潤可隆  >   信息的缺乏導致很多老人家深陷保健品騙局

信息的缺乏導致很多老人家深陷保健品騙局

2017-02-07 17:36

現如今的社會,各種各樣的保健品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大部分的人都認為,保健品可以調養身體,治療疾病,其實不然,保健品根本就對身體沒有任何的幫助,相反,是藥三分毒,日常生活中我們要抵制保健品,不要相信那些搞宣傳的騙子。就好比民間宣傳的阿膠療效更神乎其神,幾乎包治百病。其實本質上它對身體根本就沒有什么大的療效。

網上看過一個故事。某姥姥,1990年代初迷信氣功,接下來迷信各種磁療、遠紅外、微波、生物能……現80多了,心臟已搭橋,每天絮絮叨叨:“其實是××保健品救了我,不然我早死了。”家人苦思拯救之策:找專家(各種各路中外神仙),全跪了;找關系對付商鋪,商鋪倒是關了,老人家顫顫巍巍坐兩小時公交去城市另一頭接著買;找小保姆看著,小保姆說不過老人,跪了,辭職……最后的轉機,是老人家遭遇非法集資,積蓄被騙光,沒錢了,家人控制經濟來源,才算遠離“××保健品”。也有發生在身邊的。

前不久,一位朋友的父親去世。在他確診重疾之后到離世的一年多時間里,買了八九萬元的“保健品”,卻不肯到正規醫院治療。這位朋友心情可想而知。后來我在微信朋友圈轉發一個“老年人深陷保健品騙局”的帖子,各種吐槽評論咬牙切齒。對大部分人來說,一個“老”,一個“小”,最是讓人操心。現實中,“小”的已然占用大多數注意力,“老”的還不省心,不聽勸,破財傷身,自然又是心疼,又是惱怒。查證了一下,知道在西方,比如國人最喜歡對位的美國,也有主要針對老年人的“保健品”騙局,但遠沒中國這么普遍,幾乎成為一個“行業”。

我也向一些四十歲上下的朋友做了簡單調查:當我們六十多歲的時候,你覺得會陷入這樣的“保健品”騙局嗎?答案還都很樂觀。我個人相信這種樂觀,即到我們這代人老了的時候,“保健品”騙局必定還有,但打擊面不可能有今天這么大了。所以我把“老年人深陷保健品騙局”,先簡單界定為一個“當下中國”的現象。必然的,就存在一些“中國特色”的因素,以及“時代特色”的因素,促使這類騙局超乎尋常大量出現。在“老年人保健品騙局”中,有幾個參與程度不同的相關方:“保健品”的生產銷售方、監管部門、入局的老人們、“我們”——老人家的親友團,想做吃瓜群眾而不可得的人。

先從源頭說起。“保健品”的產銷方還要細分為廠家和銷售渠道,盡管很多時候他們是一伙的。廠家提供產品,也就是“保健品”。銷售,則手把手將老人家們牽到“局”里。“保健品”和“保健食品”,其實還不是一回事。嚴格說,“保健器械”也屬于保健品,類似《神雕俠侶》里“寒玉床”這種。但國人日常說的“保健品”,其實主要指“保健食品”。為了統一,下文主要使用“保健食品”,但實際上很多“保健器械”,都有“保健食品”同樣的問題。無論在哪個國家,保健食品都是食品,不是藥,不可以宣稱自己有藥用價值。

宣稱自己有“神奇療效”的保健食品,不必檢驗,都是騙紙。中美兩國如果有可以對位相比的領域,保健食品一定算一個。因為美國的保健食品市場雖然成熟且龐大,但也不過從1980年代才真正開始。那時中國改革開放后不久,“氣功熱”流行——倒是交相輝映。中美兩國對保健食品的定義差不多,“灰色程度”也差不多,廠家或經銷商搞點貓膩,手段還是差不多。FDA(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保健食品的要求只是不允許做任何“療效宣傳”,強制要求在包裝上注明“本產品不用于治療、預防、處理、防治任何疾病”。如果違反,FDA就可以警告,拒不改正會被起訴。但宣稱產品對身體某一機能有所幫助卻可以,叫做“功能宣稱”。

比如說,“治療骨質疏松”是“療效”,不被允許;但是如果說“有助于骨骼健康”,就是“功能宣稱”,廠家認為有證據支持就可以使用。很多時候,這二者之間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清晰,存在著灰色地帶。在中國,情況也類似。2015年,美國保健食品市場曾經爆出丑聞,主要是產品內沒有宣稱的成分之類,跟中國保健食品市場的亂象也都很像。但中美保健食品也有很大的不同。最大的不同,是“中藥”的“食藥兩用”導致的。在中國,中藥的存在,使保健食品與藥品的界限變得異常模糊。

一種生物產品,比如某種蛇,既可以是一種食材,也可能是某種中藥材,還可以是“滋補品”,一種很難界定其范疇的東西。這使不法廠商在保健食品中添加藥劑成份的動機更強了。因為很多消費者根本就沒有分清保健食品和藥品,他們中的很多人在購買服用保健食品時,是把它當作藥品的替代品,甚至是“超級藥品”看待,指望能有一般西藥達不到的“神奇”療效的。非法添加的害處非常明顯,有時是致命的。

非法添加有些是管制類藥品,如在止咳藥中添加嗎啡類及其衍生物,也有正在應用的處方藥和非處方藥,如壯陽藥里添加西地那非(就是偉哥)——想想那些“硬三天”“草本固精”“西藏牦牛鞭”等城鄉結合部味道濃郁的“藥”名吧,都是這類貨色。因為沒有明確劑量提示,也沒有醫囑,宣稱無副作用,這種“保健食品”常常導致患者盲目加大劑量,事故很多。更可怕的還有在保健食品中加副作用太強的上一代處方藥和非處方藥,比如降壓的硝苯地平,猛加,是食品么,又猛吃……還有些保健食品,比如有機鍺類保健食品,在歐美很多國家,早已確認對人體有毒害作用,限制上市,但在中國仍大行其道。這就像何首烏的毒性早就確鑿無疑,但因為是“傳統中藥”,我就會赫然在上海某正規超市的調料柜上看到有何首烏出售一樣。

保健食品在美國和中國的監管也有些差異。FDA實際上比較弱勢,保健食品不需要審批,寬進嚴管,一切責任由廠家擔負。只要不吃出明顯問題,或涉嫌加入違禁成分,FDA并不過問。這也仰賴美國完善的法治體系。中國情況剛好相反,需要審批,想拿到保健食品的“藍帽子”標志并不容易——但一旦通過審批,實際銷售中的管理就沒那么嚴了。保健食品廠商廣告宣傳中打擦邊球的比比皆是。一個著名的號稱“增加骨密度”的保健食品品牌,整個包裝沒一個字說可以治療關節疾病或腰酸腿痛的,但用了一個非常明顯的、一個小人關節有問題的示意圖(小人關節被放大、染紅),暗示意圖昭然。不要說老人,不了解保健食品的人都可能認為這是治療關節痛或腰酸腿疼的“藥”。

當然,有些保健食品,因為有“中藥”或“滋補品”的光環加持,暗示療效更為“合法”。比如“藥食兩用”的阿膠,就宣稱“對缺鐵性貧血和失血性貧血、咳血、吐血、便血、衄血、尿血、功能性子宮出血、妊娠胎漏等出血癥有很好的療效”。當然,還不止此,很多民間宣傳的阿膠療效更神乎其神,幾乎包治百病。這其實已經屬于“夸大宣傳”,但藥典上白紙黑字,監管部門也沒什么辦法。從銷售手段上說,目前保健食品常見的銷售手段,直銷、面銷、會銷……非議也不少。

在“知乎”上看到一位監管部門人士,描寫保健食品銷售場景:進門就被鎮住了。像是在開聯歡會,不是騙子在上面唱,是老頭老太太上去唱!騙子們把他們的老巢搞成了一個老年人俱樂部性質,老頭老太太特愿意去,歡聲笑語一片,在這里才是真正找到了歸宿感啊。騙子比兒子親,兒子光想花老子的錢,騙子才關心老子的身體。然后怎么辦,認騙子當干兒子唄。不夸張,真的,賣蜂膠膠囊的店里一百多個老人,全認一個騙子當干兒子了。這些騙子抓住老人愛貪小便宜的心理,講個課發個毛主席像章啊、發一紙兒掛面啊、發個梳子啊什么的,天天講天天發,都是些不值錢的東西。那蜂膠膠囊店的騙子,認了百十個爹之后,給爹們說,你們給兒子包個紅包唄,十塊不嫌少,一千不嫌多。

瞬間上萬元到手啊!騙子收了這些紅包之后,帶著老人們坐上大巴,去了一個廟,到那兒又免費給老頭們上香,給每人求回來一串開光佛珠,保佑爹們長命百歲。老人們感動壞了,這廂還沒完,接著你猜怎地?騙子又把那百十個紅包退還給老人了,不但里面原有的錢一分沒動,還每個里又添了一百塊!這下老人們徹底感動完了……但說實話,在銷售端,除了暴力脅迫或傳銷,一般的直銷、會銷性質的銷售方式,無論里面有多少“洗腦”或是“暗示”,只要在監管紅線之內,甚至只要不出線太遠,很難監管到位。

這可能和保健食品本身的灰色屬性密切相關,而“藥食兩用”的現實存在,又將這一領域的灰度大大增強了。所有社會的老人,當然都會相對弱勢,也都容易被騙子盯上。老人的弱點,主要是信息的缺乏。這種缺乏一方面可能是信息本身匱乏,也有很多老人家是主觀問題,交流、溝通、獲取知識的能力與意識欠缺。但是,中國的老年人,確切地說,大致出生于1940年代到1950年代的老年人,還有一點不一樣的地方。首先,這一代(實際不止一代)中國老人家青少年時,他們中很多人的質疑精神、自學能力、知識更新的辦法,乃至獲取新知的欲望,都受到了壓抑。

在中國改革開放,社會經濟形勢開始好轉的時候,他們已經人近中年,自我更新、重塑的能力,無論是在世界觀、人生觀等價值觀層面,還是對于信息的接收的方法論層面,都受到了限制。在中國,1980年之后至今,是一個時代列車猛然加速的時代。對很多今天的老人家來說,變化不是勻速線性的,就像把他扔到了外國,就像一個人進入黑洞的引力場會被撕碎。時代躍進的過強張力,會給人帶來巨大焦慮和錯位感,而且影響是全方位的。在所有變化中,城市化的影響又尤其大。

1980年前中國也有大城市,但那時即便是上海北京,老人獨居空巢的情況也沒那么普遍。老年人空巢現象,大概還是2000年后,成為比較為人關注的現象。空巢老人的生活方式意味著什么,就不多說了,結果是普遍相同的:他們缺乏溫情,缺乏關注,甚至缺乏安全感。這一代人,在當年“砸三鐵”“國企改制”時,就是所謂“40-50”一代。這一代人中的很多人,幾乎沒有機會選擇轉型。即便是那些運氣較好,沒有遇到極端困境的人,也必然會遇到其他不那么顯眼卻很真實的壓力。他們的無力與和失落不僅體現在能力上,也會體現在心理上。


我就見過,有老人明明家里計算機放了好幾年,但不去手把手教,他們是不會主動打開電腦自己嘗試的,盡管一個7歲孩子都能很容易自行掌握相關操作。很難形容他們的這種心境:既抗拒,又恐懼。他們也經常會注意掩飾自己的失敗、無力,他們嘴上可能說自己老了不行了無所謂了看你們年輕人的了,但實際上內心從來都有股不平之氣。這種心態和他們一向就有的權威主義塑造的思維模式合體,要么當他有點錢,能自己主導自己的生活,就會加倍固執己見;要么經濟無力,需要兒女接濟,不免心理失衡,攢著勁,暗地里固執己見。我說的這些,當然都是一種普遍、群體的現象,具體到每個人身上,程度會相當不同。

這些問題,在美國,或者歐洲,也存在,但不同代際之間,裂痕是相對順滑的。全世界沒有幾個國家在短短三十年里出現的社會變遷、生活場景變化,能與中國相比。這樣大規模人口的和平時期的社會轉型,全世界也許三兩百年也就遇到這么一次,而最強的張力落在他們身上。是啊,這些老人家,“中頭獎”了。“我們”是誰呢?這些老人的子女輩。我本位地算算,定義為是60年代末80年代初期間出生的人吧。勉強也有20年。“我們”什么樣呢?也不消說,成功人士當然有,有些則連白領都算不上。這不重要,關鍵是,跟父輩都很少能見面。

不僅在一線城市,連縣城也這樣。有些外省到北上廣深打拼的,也許和家中老人一年也未必見一面。就算同在一個城市,每周末能吃個飯,很不容易了。中國這一代中青年人面臨的經濟和競爭壓力,是空前絕后的。這當然是個大問題。父母輩那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情感缺口,同時也是知識信息的缺口。家人間的交流效率變得非常低。你現在知道,為什么銷售小哥那么容易得手了,這和剛失戀的姑娘容易泡上一樣的道理。而且這種隔膜是深刻的,遠不止表面看起來那一小塊。當我們的父母迷戀某些保健食品及輕信銷售小哥時,我們的態度是什么樣的呢?

我自己的經歷,氣急敗壞居多,全面否定居多。很久后我想,在那個時刻,我的話會讓他們覺得有挫敗、羞辱,甚至產生逆反心理么?我當時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為了他們健康開心,還是為了宣示自己無需證明的正確呢?統統可疑。權威主義下的“蛋”,很難允許自己作為原本的權威,卻接受來自晚輩居高臨下的(即使不是晚輩主觀上)“教訓”,但由于雙方在認識能力、掌握信息上的落差,“居高臨下”式的信息傾瀉,卻又常難避免。這種場景是全方位的。

有幾個人沒抱怨過長輩“落后”的習慣與意識呢?吐槽經常是這樣的:他們離開《新聞聯播》就覺得失去了主心骨,他們唱“樣板戲”甚至唱封建氣息濃郁的頌歌,他們對人間的帝王有神一樣的迷信,他們不辨群己界限喜歡干涉,他們有時會顛倒記憶、以苦為甜,他們會倒視歷史、罔顧忠奸,他們身上有舊的時代難以洗刷的一切烙印,像被施了詛咒……更糟糕的是,他們的心靈被“俘虜”,可能是個“騙局”,卻也無法排除半推半就的成分。對這樣的老人家,啟蒙式的“教育”經常導致抗拒、“冷戰”甚至“熱戰”——保健食品還需要錢,是個財務問題,但是信仰什么,觀看什么,作為子女是無論如何不能強制的,話說多了,都是冒犯。

有“解決辦法”么?我還是懷疑。盡管任何程度的溝通努力,都應該是有益的,但終究可能還是沒什么用。一個先天缺陷的新生兒可能手術治愈,也可能永遠沒有有效的手術方案。有些障礙注定無法跨越,有些看起來理想的答案,實際上在可行性視野之外,相當于不存在。除非時間,用最殘忍的方式,把一切差異強悍地抹平。小結一下:保健食品騙局的問題不是當下中國獨有,但在中國當下最為突出。這里有醫療傳統問題,比如中藥的“藥食難分”,也有監管問題。但其中最難解也最特殊的,是因為時代躍進造成的整整近兩代人,與社會和親人形成的隔膜。

這種隔膜不僅體現在這些老年人容易被“保健食品”騙局放翻,更體現在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上。隔膜的修復,在個體上可能但有行動即有善果,但從群體角度,未必有根本的解決方法——你總得在接受、排斥、斗爭、無視等幾個選項中選擇一個,但選擇的卻未必是對你和老人最合適的選項,最終迎來的,可能還是沒完沒了的解不開的結。一代人本就缺乏自省和溝通的能力,他們的下一代也只是比他們略好一些,這不是單純的個人性格問題。未來也未必樂觀——最糟糕的情況是,當我們自己老了的時候,對保健食品免疫,卻眼見下一代陷入類似騙局。

對于和騙子們“里應外合”的老人家們,盡管有那么多失敗案例,但……畢竟人民群眾的智慧是無窮的。除了向食藥監反映,還可以有這些選項:

方案一,正面開火。這個比較簡單直接,就是一旦聽說老人家被蒙到什么講座,約上幾個靠譜的兄弟伙,“打”上門去,一定不講理,直到賣“保健食品”的主動提出退錢退人、一拍兩散。這個方案的風險是,分寸較難把控,而且要保證對老人家保密。方案二,借力打力。據說老年病要老年人治,所以不要自己給老人家做工作,要找其他老人家,最好更老的,來跟他們溝通。另外,老人家不是迷信電視特別是央視嗎?安利一部電視劇,《老有所依》,全是揭露保健食品之類騙局的。

風險么,可能你搬來的救兵也被腐蝕下水。方案三,師賊長技。“保健食品”的銷售憑什么能俘獲老人家的心?因為投其所好,有情感交流和投入。所以,拿出更多時間陪他們說說話,再不雇個會聊天的保姆,支持組織鄰里老人健康活動,還有,給他們買好保健食品——對,用你放心的、正規的、知根知底(雖然可能也沒什么用)的保健食品,遏制他們去買加了各種天曉得的藥劑的廉價“保健食品”的欲望。錢已經花了,你把他們房間用“正規”保健食品塞滿了,他們買新的放哪兒呢。

方案四,以毒攻毒。就是騙咯。比如說,找個遠房朋友,說是某個“保健食品廠”工作或工作過的,“不經意間”揭老底,黑得越徹底越好,要讓他們連求證的心思都死了才行。還有更極端的。據說,有人在老人家中意的“保健食品”里下了瀉藥(當然事先準備了止瀉藥),然后,一次,然后,兩次……就沒有然后了。

無論在哪個國家,保健食品都是食品,不是藥,不可以宣稱自己有藥用價值。宣稱自己有“神奇療效”的保健食品,不必檢驗,都是騙紙。因為很多消費者根本就沒有分清保健食品和藥品,他們中的很多人在購買服用保健食品時,是把它當作藥品的替代品,甚至是“超級藥品”看待,指望能有一般西藥達不到的“神奇”療效的。


網友薦論

  • 在我工作接觸到的召集老年人賣保健品的實例中,現在的商家已經學聰明了,很少做過于虛假的宣傳,偶爾有擦邊球也是流于口頭形式,難以取證。其銷售的產品也獲得了保健品許可。也就是說,目前這種形式的銷售繼無虛假宣傳,也屬合法產品,最多定價有點高,屬于正常的商業行為,以行政力量很難進行打擊。家屬前來投訴要求我們處理,其實從法律上也無從下手
  • 我媽也經常買保健品,吃保健品。我們起初管,后來不管了。因為一,他花的是自己的錢,二,他有自己的認知和判斷力。三,他經常聽保健講課結識了一大堆老年朋友,認識了許多保健器材和保健品等新事物,雖然東西有夸大宣傳之效。四,父母心情好,樂于追求身體健康,生活自由、自理,我們兒女們就不會干涉他們。五、我父母已經上過四五次當了,但也有些保健品和器材有效果,既然阻攔他們讓他們不開心,生氣,就不妨給他們提供一些好的保健品和器材介紹,他們要的是疏,不是堵。
  • 我父母深受其害,銷售員知道他們擔心哪種病,肯定忽悠花上萬元買堆積如山的保健品、理療儀 ,我們兒女最痛心的不再是花錢了,而是該長期吃的藥停了,變成天天吃保健品,用理療儀,老人糊涂不明白停了該吃的藥才是要命啊,他們篤信高大上的國家老齡委等頭銜,連租用日報社場地都相信是報社推薦的,黨啊,你當年教出來的聽話孩子你收回去再教育吧……
  • 當一個人老了,身體差了,考慮問題的角度會不同。大凡稍微有點積蓄,他們都愿意花在身體上。正規醫院說,你的病沒有辦法根治,要吃藥維持。保健品銷售說:“大爺,您的病不算嚴重,只是身體缺乏某種營養,吃我們這個比吃藥好” 實際上很多西藥對病本身也確實不具有治療作用。比如高血壓藥物,糖尿病藥物,僅僅只是控制癥狀而已。本身跟保健品也沒啥本質區別。老人吃保健品,權當是買一個開心,買一個心理暗示
  • 阿膠在專業人士的手中,使用得當,確能達到文中所述的那些“夸張”的療效。但它有適用人群和使用范圍,還得有因體質而異的配伍才行。所以我覺得類似阿膠鹿茸這種使用不當可能出大問題的中藥材,應該成為處方藥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