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易e貸  >   遼寧GDP事件反映統計失真問題和統計造假的危害

遼寧GDP事件反映統計失真問題和統計造假的危害

來源: 瞭望智庫 2017-02-08 19:54

一個簡單的消息,揭開了輿論蒸騰已久的蓋子,人們對統計數據的質疑與不信任,似乎找到了最為直接的釋放口。遼寧省長陳求發在該省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明言,“我們頂著面子上難看的壓力,認真地擠壓水分”,并將遼寧2016年包括GDP在內的多項指標未能完成目標的原因歸咎于此。很有意思。

遼寧的問題嚴重嗎?嚴重。也不光是遼寧嚴重,整個東北地區都曾流傳這樣一副對聯:“上級壓下級,層層加碼,馬到成功;下級哄上級,層層摻水,水到渠成”。

在2015年的一篇報道中,《財經》雜志描述了一個A省,作為“各地區經濟數據統計失真樣本中較為嚴重的一個”,進行了詳細分析。數字有點多,我盡量簡單點。

故事開始自2008年的金融危機。2009年、2010年的A省統計公報中,進出口數據統統“消失”,原因是這些數據均為負增長,直接影響了其GDP增速。在其幫助之下,那兩年A省的GDP分別增長了13.1%和14.1%。更為過分的是,為了維系凈出口為正的“臉面”,整個“十二五”期間,A省的統計公報中,出口額一直高于進口額,盡管事實完全相反。

非常適時的,A省在金融危機之后,提出來要“逆勢超車”。同期,廣東提出的是“騰籠換鳥”,上海提出的是“超越GDP轉型”。與滬廣相比幾無優勢的A省,杠杠的自信不知從何而來。

維護口號自然需要數字的力量。面對考核壓力,指標被層層攤派下去,微小的注水,最終匯集成其不可承受之重。直到2014年左右,國家審計署和國家統計局介入。《財經》雜志的報道說,國家審計署“突襲”A省某核心部門。接近該部門的人士稱,國家審計署工作人員不請自到,僅在該部門停留十余分鐘,旋風般拷貝關鍵數據。

自此,統計泡沫開始縮水。此后,相關數字一縮再縮。不知是否巧合,報道中的數字,幾乎都能在遼寧的統計公報中找到。

遼寧絕非孤例,這早已是各界共識。對于數據真實性的追求,從中國有《統計法》以來就一直存在。在當下層層上報的體系中,統計失真早已成為系統性問題。畢竟,在以GDP論英雄的年代,統計數據是地方主官的核心利益。

甚至國家統計局也不能幸免。2016年1月底,中央第八巡視組在向國家統計局黨組反饋專項巡視情況時,也曾直言不諱地指出:有的領導干部以“數”謀私,搞權力尋租。

曾有專家舉過一個例子,幾年前統計局希望改善統計數據,搞了直報系統,繞開地方政府,選了一些企業自己填報生產數據。最終卻發現數據依然很差,到地方上一看才知道,用戶名、密碼都在地方手里,企業無需填報。直到如今,無論在新浪還是騰訊微博,這個國家統計聯網直報呼叫中心的賬號,還在孜孜不倦的更新,但無人回復。

統計失真問題,早已引起高層注意。

去年10月,中央深改組第28次會議上,通過了《關于深化統計管理體制改革提高統計數據真實性的意見》。文件無處查閱,但會議報道是這么一段話:

“會議指出,防范和懲治統計造假、弄虛作假,根本出路在深化統計管理體制改革。要遵循統計工作規律,完善統計法律法規,健全政績考核機制,健全統一領導、分級負責的統計管理體制,健全統計數據質量責任制,強化監督問責,依紀依法懲處弄虛作假,確保統計機構和統計人員獨立調查、獨立報告、獨立監督職權不受侵犯,確保各類重大統計數據造假案件得到及時有效查處,確保統計資料真實準確、完整及時。”

兩個月后,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人民日報發文,承認“一些地方統計造假、弄虛作假時有發生,違反統計法律法規”。這篇坦誠的文章,當時就引起了一些外媒注意。此后不久他再次表態,2017年中國將加快構建現代統計調查體系。

1月9日,寧吉喆召開會議,就中央關于深化統計管理體制改革提高統計數據真實性的文件部署具體措施和工作安排。如果說深改組出臺的文件是第一只靴子,寧吉喆部署的具體工作,則無疑是第二只靴子落地,具體措施即將開展。在看似枯燥的會議報道背后,其實山雨欲來風滿樓。遼寧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公布擠出水分,一定不是心血來潮。

許多年前的春晚上,遼寧人趙本山讓“忽悠”概念一舉成名。自此,這個帶著些許幽默與無奈的詞匯,開始被東北之外熟悉。遼寧統計注水,用人民日報報道的分析說,也有忽悠文化的影響。

即便如此,我們也得承認,這是一次非常難得的坦誠。如果輿論只揪著遼寧的辮子,打其過去犯下的錯誤,并非明智之舉。還得承認,遼寧的問題并不好解決。

早在2014年,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對遼寧進行巡視后便指出,“經濟數據存在弄虛作假的現象”。此后,遼寧啟動整改。然而時隔兩年,中央巡視組“回頭看”并反饋情況后,遼寧省委在關于巡視“回頭看”整改情況的通報中,再次承諾切實解決經濟數據造假問題,其中第一句話就是,“針對一個時期全省普遍存在的經濟數據造假問題”。

有心人或許還記得,通報中還有一句話,“我們也清醒地看到,由于遼寧的政治生態已遭到嚴重破壞,有些問題積弊較深,徹底扭轉仍需時日”。

對于遼寧甚至整個東北來說,崛起是個沉重的話題。用一位遼寧官員的話說,這不是平地起高樓,是從坑里先爬出來。在其向多年來的浮夸作風下手之際,我們不妨多些同情之理解,也不妨瞪大眼睛以觀其效。

丁日昌說,自古以來,局外之議論,不諒局中之艱難。在這樣的時間節點,對遼寧發表支持看上去是在逆潮流而動,置民意于罔顧,但我們如果真的想解決問題,可能有兩個必要的前提。第一,主要問題只有遼寧自己可以解決,外力只能催化、推動卻不能主導;第二,承認錯誤是解決問題的開端,如果承認問題的結果只是挨罵,很難想象以后像這樣的問題還能擺到臺面上談。官非圣賢,坦誠之舉對誰都不容易。

在東北的天寒地凍之際,這是難得的春之訊息。

2016年4月,監察部對國家統計局核查移交的5起統計問題進行了嚴肅查處,并做了通報。雖然2010年開始《統計法》已在我國正式施行,為保障統計資料的真實性提供了法律保障,但地方GDP弄虛作假的違法案例仍時有發生,極大地損害了統計公信力。為何統計數據造假屢禁不止?是造假太容易,還是打假不給力?

統計為何不一樣?

地區GDP不是想怎么報就怎么報,這要符合國家統計局的規范和審核:一方面,各地區均要按國家統計局統一制定的GDP核算制度方法和有關規定進行核算;另一方面,地區GDP核算所用基礎數據需經國家統計局審核,所需的比重、系數均被限定。

 可既然用的是一套方法,又經過了嚴密審核,怎么國家GDP就不等于地區GDP之和呢?2015年,全國GDP67.7萬億,而31個省(區、市)之和達到了72.3萬億,相差4.6萬億,幾乎相當于京滬GDP之和。其中可能的原因是:地區計算GDP的基礎資料和全國并不完全相同。

國家一級GDP核算,使用的是企業聯網直報數據、全國性抽樣調查數據以及其他中央政府部門數據;而地區GDP核算,除了與國家共用數據外,還有相當一部分源自地區統計資料。

雖然可能存在一家企業被多個地區重復統計的問題,但并不是說地區統計數據就一定“虛”,有些數據,地區資料的來源狀況就是好于全國。例如,我國服務業統計基礎比較薄弱,但一些經濟發達地區服務業發展較早、較快,其掌握的服務業基礎資料更加詳細和全面。當然,這并不排除個別地區存在造假行為。

地區數據怎么造假?

近年來,國家統計局在打假上沒有少下功夫。一是引入了評估機制,將統計數據與貨運量、用電量、稅收等相關性較強的外部數據進行比對;二是收緊了匯總權限,如居民收支數據由國家統計局直接匯總生成分省數據;三是提升對源頭數據的把控,實現企業聯網直報(簡單地說,就是利用網絡直接從調查對象采集數據),企業填報后地方無法修改。

那么,地方到底是怎樣造假的呢?通報的五起問題來看,均是基層造假。隨著中間造假通路被堵死,目前地方數據造假,主要采取在聯網直報端虛假填報的做法,代填企業統計報表或者授意企業填報指定數據。

比如通報中顯示,“2014年至2015年5月,盧龍縣虛報聯網直報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7.4億元,虛報固定資產投資項目完成投資9.3億元。”這種原始數據造假,如果不進行實地核查又無人舉報,很難被上級統計部門發現。由于一些行業增加值核算中需要用到部門數據,某些部門統計人員也常常反映“壓力山大”。而國家統計局,對于部門數據是毫無控制力的。所以說:造假不易,打假更難。

地方造假動力何在?造假越來越難,地方為什么還要費盡心力地去對數據動手腳?

第一,考核機制決定了造假需求。為了使跟政績考核的硬指標或者與地方利益有關的指標看上去更美好,地方官員不惜鋌而走險,在統計數據上做手腳。各級政府都有來自上級的考核指標,完不成任務,受批評是小事,牽扯到政績是大事,因此,為了擁有矚目的政績,有時候不得不通過數據造假來達成。因此,GDP摻水的情況才有了生存的理由。

第二,造假成本不高。在實際中,《統計法》威懾力不足、執法力度偏弱,指引作用和強制作用尚未得到充分發揮。一方面,《統計法》2010年才開始施行,與我國其他部門法律相比較新、公眾認知度低;另一方面,統計部門沒有專門執法隊伍,又受到多方利益關系掣肘,強制執行困難重重,統計法常常被戲稱為“豆腐法”。正是因為統計法的約束效力不強,懲罰力度較輕,進一步助長了統計數據造假之風。

如何杜絕地方造假?

對于統計部門而言,統計造假最大的危害是破壞了數據之間固有的平衡關系,而且隨著時間演進偏誤會不斷累積,正所謂“一年不平,年年不平”。

而從更深遠的意義來看,虛假的統計數據,會影響對于經濟形勢的判斷,從而影響國家宏觀政策的權衡考量和制定,從而進一步影響經濟。統計造假影響深遠,要防止造假,技術手段是輔助,重要的還是要依靠制度建設。

從國家層面看,只要有考核機制的存在,造假就難以完全避免。而從更本質的內容來看,這一點涉及到統計獨立性的問題。在制度層面,將官員的考核同數據統計工作進行隔離,將有效解綁數據-政績二者之間的互生關系。

從法律層面看,要加強監管和懲罰。嚴格按照《統計法》的要求進行監督和管理,對于造假的問題,要加大懲處力度,追究相關負責人的責任。

因此必須要樹立權威,科學制定國家統計調查制度和國家統計標準,嚴格督導國家統計政策和指令的執行,努力維護統計數據真實準確,提升統計部門整體聲譽。

網友薦論

  • 唉,造假。中國的土壤太肥厚了。上上下下,從家庭到學校,從政府到企業。哪里沒有假?不過,遼寧的假,確實太沒有顧忌太過分了,過分的失去了起碼的理智。沒有了理智的兜襠布,所有的丑陋當然容易泄露! 造假如何防治,這個問題看似是個超級難題,但是其實歸根結底不過就是態度問題。心不真,態度不真,人不真,實在難以辦真事兒!上有政策,規矩?下有對策,詭計!上頭,還是想辦法把下頭的態度修正吧。當然,前提當然是大旗和精神指向何方。 其實河北的舉世震驚的難治的霧霾,追根溯源,問題的節點差不多。都是類似的核心出了問題。政府呀,不光要斗志,還要斗勇
  • 法制的缺陷和問責制的缺失,官員考核制度的敝端,是全國GDP普遍造假的根源,遼寧GDP造假只是全國普遍造假的冰山一角,只是讓人抓住了最為嚴重造假的典型,在嚴厲追究遼寧相關責任人和相關事項責任的同時,全社會,各相關部門,各級負責人和主管負責人應思考GDP造假的動機和根源與后果,應當怎樣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相關法制,紀檢部門應加強法規和制度的完善,更嚴厲打擊違法亂紀之人,決不姑息!
  • 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數據造假必須嚴打,造假不僅影響決策、帶來嚴重的社會不公平,還可能影響全國風氣,所謂上行下效,各行各業可能都會受影響,待人人造假成風,還怎么整治!在反腐力度這么大的情況下還敢玩數據,可見流毒之深。一方面要完善制度,另一方面再好的制度也要人去執行,所以還是得堅持反腐。基層造假就從基層開始入手,基層解決不了的問題一級一級上報,各級不要給出一萬個理由、只講困難,那就是不作為,推卸責任。在其位就要謀其政!
  • 遼寧不是個案。數字有多華麗,現實就有多寒磣,只要GDP增長作為中央考核地方官員是否晉升體制一天不變,干部產生數據,數據產生干部的魔咒就不會解除。這次事件曝光可見GDP造假已經到了不治不行的境地,“數據防范作假是最緊迫的政治任務。”其對經濟形式的誤判,政府公信力的傷害就像不言而喻,是社會的災難性隱患。官員政績考核唯GDP論的套路已經到頭難以為繼,面子和里子哪個更重要?我們不要“世界第一”的統計部門,也不要外強中干的虛胖,擠掉水分的數字雖然不那么光鮮,但卻是長期持續健康發展的第一步。
  • 對聯:“上級壓下級,層層加碼,馬到成功;下級哄上級,層層摻水,水到渠成”。欺上瞞下假大空浮夸風,禍國秧民危害無窮。造假就是腐敗,造假就是犯罪。實事求是踏實工作誠實守信,做老實人辦老實事。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