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秒針理財  >   不同的想法就會有不同的選擇結局也會不同

不同的想法就會有不同的選擇結局也會不同

來源: 拾遺 2017-02-13 17:14

對我們來說,不同年齡段的人想法是不一樣的,為什么會這么說呢。不同的想法就會有不同的選擇結局也會不同。說直白點吧,就是因為我們每個人面對死亡的時間是不一樣的,有些人畏懼死亡,有些人卻一點都不畏懼。其實往好的方面想,死亡了只不過是去另外一個國度了。不畏懼死亡的人他們從來不害怕死亡,因為他們看透了人間百態,所以一切都隨風消散。

“北醫”教授王一方講過兩個遭遇:

一位高級干部,好喝酒,

一喝就兩瓶茅臺,犯兩回病都被搶救回來了。

第三次犯病,沒救回來,死了。

其兒子不依不饒,找醫生大鬧:

“他怎么會死呢?我從沒想過我爸會死。”

王一方說:“你怎么會從沒想過你爸會死呢?不管你爸是誰,你都應該知道,他總有一天會死。”

還有一個老人,已經96歲。

去醫院檢查后,非要醫院給個說法。

王一方只好實話實說:“你可能不行了。”

老人火冒三丈,要打王一方:“說話不吉利。”

在中國人的觀念里,死是一個很忌諱的詞。

平日里,大家一般不會討論死亡這個話題。

很多人都是大限已至時,才第一次認真思考死亡。

《西藏生死書》說:我們是一個沒有死亡準備的民族。

我七歲時,外婆意外中風去世。

去世前三天,我被帶到她病床前。

沒有一個大人告訴我,外婆已經生命垂危,

我完全不知道,那是最后一面。

我被匆匆帶去,又被匆匆帶走。

直到外婆下葬后一個月,我才知道她死了。

至今,我還記得當時的憤怒和哀傷,

從小跟著外婆長大的我,恨了父母整整半年。

那一個月,我趁父母不注意時,

就會把外婆遺照藏在書包里,背著上學。

我用這種方式進行自我欺騙:“外婆還在。”

大人們以為把我和死亡隔離是對我的保護,

卻不知道這種做法對我造成了多大的傷害。

“人為什么要死亡?”

“人死后會去哪里?”

“為什么死掉的是他,而不是別人?”

當孩子們忽閃著疑惑的眼睛,

將這些叮當作響的問題擺在家長面前時,

我們不是搪塞回避,就是胡亂作答:

“他在睡覺”“他去旅行了”“他上天堂了”……

結果讓孩子對死亡產生了深深的疑惑和恐懼。

在我們的教育中,一直缺席“死亡”這一課。

白巖松說:“中國人討論死亡的時候簡直就是小學生,因為中國從來沒有真正的死亡教育。”

死亡教育已在歐美發展得相當成熟。

這種教育首先是從各種書籍開始的。

比如像《爺爺變成了幽靈》這樣的繪本。

書中講了一個男孩,他叫艾斯本。

艾斯本最喜歡的人是爺爺霍爾格。

一天,霍爾格突發心臟病而猝死。

艾斯本傷心極了,哭個不停。

那晚,爺爺回來了,坐在櫥柜上。

艾斯本很奇怪:“爺爺,你在干什么?你不是死了嗎?”

“我也以為我死了。”爺爺說。

艾斯本說:“噢,你變成了幽靈!”

艾斯本有本關于幽靈的書,書上說,只要幽靈愿意,就可以穿墻而入。

“那我也來試一試。”爺爺說。

他穿墻走了出去,然后又走了回來。

“爺爺,你真成了幽靈,太好玩啦!”

于是,爺爺每晚都來找艾斯本玩。

然而有一天,爺爺嘆氣說:“我一點都不快樂,我不能總當一個幽靈吧!”

他從書里得知,如果一個人去世時忘了做一件事,就會變成幽靈。

“我想了好多天,就是想不起是什么事。”

為了幫助爺爺,小艾斯本和他一起想。

爺孫倆回憶起了很多快樂的往事:

他們去游樂場,坐過山車時差點吐了;

他們在花園里挖了一個大坑種樹;

他們在看一場電影時呼呼睡著了;

…………

“我想起來了。”爺爺突然大叫。

“什么事?”艾斯本問。

“——我忘記對你說再見了!”爺爺說。

爺爺和艾斯本都哭了。

“再見——”最后,爺爺穿墻走了。

艾斯本不停揮手,目送爺爺消失于黑暗中。

這樣的書籍就是要引導孩子正確認識死亡,

明白死亡是我們必然要經歷的過程,

生命有開始有結束,這是生命的定數,

是這個世界游戲規則的一部分,

生命到了這里,就該讓它自然地離開。

死亡教育不僅存在于歐美的書籍里,

也已經成為學校教育中的一門學科,

從幼兒園開始就一直潛移默化著。

醫學博士朵朵講述過一段親身經歷:

2009年,她到紐約讀醫學博士,

老公也被公司調到美國總部上班。

于是,6歲兒子成成便被接到美國上學。

成成入學一周,朵朵便接到了老師電話,

“周三有堂死亡教育課,希望你陪孩子參加。”

“死亡教育?”朵朵嚇了一大跳。

但那天,朵朵還是去參加了。

原來,是同學們集體養的兔子“花生”死了,

老師要給它開一個追悼會。

“花生的離世,讓很多同學很悲痛,

當然也有同學表現得事不關己。

這兩種情緒其實都是不對的。

今天,我們一起來給花生做一本紀念冊,

大家可以把平時給花生拍的照片,

想對花生說的話都收進這本紀念冊里。”老師說。

孩子們忙活一陣后,紀念冊做好了。

老師一邊翻相冊,一邊對孩子們說:

“花生在生前得到了你們細心的照料,

離開時它帶著滿足的笑容,

你們給了花生一段幸福的生命之旅。

花生生前給你們帶來了許多歡樂,

離開后你們應該感激并肯定它曾經存在的價值。”

孩子們聽著,一個勁地點頭。

朵朵問兒子:“兔子的死,你是怎么想的?”

“剛開始我很難過,但聽老師說后,感覺兔子離開是很正常的事,就像花兒最后要枯萎一樣!”

看著兒子課后能平靜地面對生死,

朵朵不禁贊嘆死亡教育課程的神奇。

“媽媽,我可以養一只小白兔,也叫它‘花生’嗎?”

“當然啊!”朵朵欣慰地點點頭。

轉眼就是2012年,兒子讀三年級了。

4月的一天,成成放學回家后說:

“媽媽,明天需要您陪我去趟殯儀館。”

第二天,朵朵帶著兒子來到殯儀館。

盡管做好了心理準備,她依然被震撼了。

殯儀館廣場正中,躺著一口黑色棺材。

一位牧師站在棺材旁,微笑著說:

“有哪位家長愿意進棺材體驗一下?”

話音剛落,人群中就是一陣騷動。

兒子緊緊扯住朵朵衣服,示意她不要舉手。

但兒子的舉動,反倒激起了朵朵的欲望。

朵朵舉起手,牧師點了她的名。

此時,廣場響起《寂靜之聲》,

朵朵在眾人注視下,慢慢地走向棺材。

兒子緊緊拉住她的手,越攥越緊。

朵朵掙脫兒子的手,躺進棺材,

“最后”看了看這個讓她留戀的世界,

然后深吸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就在棺蓋合上一剎那,成成撕心裂肺大哭:

“媽媽!你快出來!你不能丟下我!”

聽到兒子的呼喚,朵朵的心為之一沉:

“如果我真的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

兒子該怎么辦?父親該怎么辦?”

想到這些,朵朵不禁流下了眼淚。

十幾秒鐘后,牧師打開棺蓋,

朵朵睜開眼睛,恍如隔世,慶幸活著真好!

兒子撲過來,緊緊抱著朵朵:

“媽媽,我保證,以后會更愛你,會更加聽話。”

朵朵摟著兒子,竊喜不已。

這樣的死亡教育在美國很普遍。

牧師說:只有真正體驗過死亡,才能明白生命所賦予的意義。

作家張麗鈞也講過一段美麗經歷。

那年,她跟團到德國旅行。

早上起來遛彎時,突然發現:

“離旅館不到100米的地方就是一個墓園!”

同行者憤憤,說安排住宿的導游太混蛋了。

吃早餐時,張麗鈞發現旅館也住了很多德國人。

“我們才知道,德國墓園多建在城鎮黃金地段,他們不怕鬼,愿意與死人朝夕相處。”

他們的墓園好美呀!

有根的、無根的鮮花觸目皆是;

高大茁壯的蘋果樹結滿了累累果實;

蘋果樹下,是一條條原木長凳。

長凳的邊緣還發著幽幽亮光,

這是人們常年光顧弄出來的“包漿”。

德國人去墓園祭奠時,還常帶著書,

坐在長凳上,為死者誦讀美麗的詩文。

看到這樣的情況,張麗鈞感嘆不已:

“徜徉在這樣的墓園里,我沒有恐懼感,

相反,這里靜謐安適的氛圍,

竟讓我生出戀戀不舍之情。

于是,我在這個墓園里留了影。

那張照片,至今都是我的最愛。”

而中國的墓園一般都建在遠離人群的地方,

充滿了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陰森氣息。

沒人愿在這里安放長凳,安放了也不會有人來坐;

只有在那個法定假日里,大家才來意思一下:

看重金錢,就送去面值大得嚇人的冥幣;

看重美食,就送去畫在紙上的滿漢全席;

看重奢華,就送去紙糊的別墅豪車。

歐美墓園常常與住家比鄰而居,

而中國墓園則建在遠離人煙之處,

歐美人祭奠親友時常送鮮花書籍,

而中國人祭奠親友常送鈔票俗物,

兩者的巨大差異,彰顯著我們“死亡教育”的重大缺失。

學者蕭功秦和一位留美朋友,

研究東西方文化差異時發現一個問題:

“在美國的中國人的生活追求,

與西方人相比,有一個相當大的區別,

那就是旅美中國人無論事業成功與否,

都喜歡沉溺于物質生活的享受,

只要中國人在一起,

無論是臺灣人、香港人、大陸人,還是旅美華僑,

都非常實際,講求生活的享受與安樂,

平時談話的內容不外乎是房子、汽車,

在世俗生活享受方面有很強的從眾心理,

不像西方人在人生追求方面那么多元化。”

歐美人,也有不少關心物質生活,

但是更多的人在追求其他東西,

“有的人喜歡冒險,而在物質享受方面相當隨便,

有的人成了億萬富翁,但生活十分樸素,始終開一部普通的車子。

他們對于別人以何種方式生活,

物質生活如何好,可以完全不在乎。

每個人都以自我為中心,

追求自己覺得值得追求的價值。”

有一次,蕭功秦的自行車壞了,

修車時,車架上的《西方哲學史》掉下來,

給一位路旁休息的中年人看到了,

他突然像發現外星人似的看著蕭功秦,

“都什么時代了,居然還有人讀哲學!”

蕭功秦感嘆:“中國人的價值追求太單一了,大家都像一個經濟動物,金錢成了衡量一切的標準。”

為什么會是這樣的情況?

原因很多,但一個重大原因,就是我們缺少了死亡教育。

喬布斯一生顛覆了四大行業:

用iMAc顛覆了電腦,

用PixAr顛覆了電影,

用IPod顛覆了音樂,

用iPhone顛覆了手機。

正如iPhone開啟智能手機時代一樣,

這四大顛覆,各自都開創了一個時代。

喬布斯為何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功?

因為17歲時,死亡教育讓他明白了生命的意義。

2005年,他在斯坦福大學演講時說:

“從那時開始,過了33年,

我在每天早晨都會對著鏡子問自己:

如果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你會不會完成你今天想做的事情呢?”

于是,他決定“向死而生”,

把每一天都當作生命的最后一天去生活,

如此才有了震驚世界的四大顛覆。

所以喬布斯說:“死亡是生命的最偉大發明。”

喬布斯為何說死亡是生命最偉大的發明?

“很多時候,盡管生命依然在進行新陳代謝,

但我們并沒有活著,或者說并沒有真正活著。

只是在死亡剎那,或經過死亡體驗后,

我們才開始有了真正的生命。”喬布斯說。

為何說經過死亡體驗后才有了真正的生命?

“死的意義就在于讓我們知道生的可貴。

一個人只有在認識到自己是有死的時候,

才會開始思考生命,從而大徹大悟。

不再沉溺于享樂、懶散、世俗,

不再沉溺于金錢、物質、名位,

然后積極地去籌劃與實踐美麗人生。”喬布斯說。

孔夫子有句老話:“未知生,焉知死?”

就是說生的事情還沒搞明白,談論什么死?

但死亡教育開啟了新角度:未知死,焉知生?

冉克雷維說:“提早認識死亡才會深刻人生。”

巴雷特說:“只有認知死亡,才可以樹立正確、健康的價值觀。”

蒙田說:“預前考慮死亡就是預先考慮自由。”

薩瓦特爾說:“認識死亡,才能更好地認識生命。”

關于活著這件事,死亡是最好的老師。

這就是西方人追求的活法:向死而生。

作家曲冰講過某電視臺記者袁君的故事。

那是2010年,一位富豪的妻子找到袁君,

“想請您給我老公主持葬禮。”

抑郁癥,奪走了他老公45歲的生命。

讀完富豪的生前日記后,袁君深深震撼。

他決定在這次葬禮上做一件事情。

那天葬禮上,袁君公布了富豪一天的開銷:

這個數字還不及中產之家小孩子一天的花費。

“他不是在車上,就是在飛機上,

不是在自己會議室,就是在別人會議室。

天天應酬,天天開會,天天拼命賺錢,

但他并沒有享受到金錢帶來的愉悅。”

他最大的快樂竟來自于一次汽車拋錨,

“我讓司機等拖車來,自己步行去公司。

那天太開心了,我在路邊看到了迎春花。

如果沒記錯的話,我上一次看見它,

應該是在大學畢業那一年,

同學們看到迎春花開了,一起去踏青。”

那一天,葬禮結束后。

另一位參加葬禮的富豪握住袁君的手說:

“謝謝您,這場葬禮讓我的靈魂開了竅。”

那一天,袁君回到家后,

沒有像平常一樣看片子找選題,

而是破天荒地下了廚房,做好飯,

然后在樓下等老公和女兒回家。

“這場葬禮,也讓我的靈魂開了竅。

幸好我還有時間、還有健康,

還能好好地善待人生和生活,

好好地善待每一個重要的人。”

2012年,心理學者陸曉婭,

在北師大開設了“生死課”,

教導學生認識死亡,認識生命。

一開始,她并沒抱什么希望,

因為中國人太忌諱談論“死”了,

“沒想到來聽課的學生會這么多。”

她對“生死課”的作用本來也沒抱什么希望,

但沒想到它的作用竟然會這么大。

“陸老師,上了這個課,我重新拿起了畫筆。”

“陸老師,我去報了個架子鼓班。”

有一位學生,學了別人很羨慕的專業,

但她自己卻很抑郁,覺得毫無意思。

上了“生死課”后,她學起了烘焙面包。

烤得非常漂亮,還教給許多人。

她一下子變得開朗起來,“我找到了自己參與世界并在其中感到價值的方式”。

去畫畫不一定要成為大畫家,

去學架子鼓不一定要成為偉大鼓手,

去學烘焙面包不一定要成為糕點大師,

而是因為那里有他們的生命熱情。

“我什么要開設‘生死課’,

就是想通過討論死亡,幫助學生找到熱情所在。

人到了一定年齡,就要對人生負起責任來,

需要去尋找能夠讓你燃起熱情的東西,

找到自己參與世界并在其中感到價值的方式。”

這就是死亡教育的最大意義。

在《西游記》中,

我們大呼過癮的情節之一,

就是美猴王火燒閻王府,勇銷生死簿。

我們懼怕死亡,因而妄想逃避死亡。

但正如史鐵生所說:死亡是一個必將到來的盛大節日。

它終將到來,我們無從躲避。

每個人都是一本書,

出生是封面,死亡是封底。

我們雖無法改變封面前和封底后的事情,

但書里的故事,我們卻可以自由書寫。

很喜歡畢淑敏的一句話:“人生本沒有什么意義,人生的意義便在于我們要努力賦予它的意義。”

面對死亡,我們都要補課。

關于活著這件事,死亡是最好的老師。

網友薦論

  • 爺爺年前走的,正在悲痛。每個人都會離開,死亡是必經之路。余華說:死亡不是失去生命,只是走出時間。在他們與我們一起的時間里,已經成為歷史,永存我們記憶里;在剩下的時間里,逝者已矣,生者繼續前行。在剩下的時間里,過好每一天,每一秒。不負逝者期望,不負時光荏苒,不負世間走一回的幸運!死亡是必然來臨的時刻,恐懼的也許不是死亡本身,而是失去存在的遺憾吧。
  • 死亡教育是人到了一定年齡,就要對人生負起責任來,需要去尋找能夠讓你燃起熱情的東西,找到自己參與世界并在其中感到價值的方式。在特別小的時候,也許那時候還不能稱作為童年時光,心里面就有一個疑惑——人死了會怎么樣?豈不是所有自己擁有的東西都沒有了,好像也不帶不走,那些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自己的小玩伴,養的小狗,身邊的父母親人,是不是都會不再擁有?現如今,十幾個年頭過去了,雖然還不懂死了以后會怎么樣,但是早已經不像以前那般恐懼,更多的是對生活的喜愛和生命的尊重,平淡中會有些淡然。如果說下一秒就會死亡,心里也不會感覺害怕,總認為自己很用心的在生活,或許還有一些自己未曾察覺的遺憾,但,和當下的日子相比,又算得了什么。人,總該對未來多點希望和憧憬,并且踏實地活在當下!
  • 記得倚天屠龍記某一情節,當明教眾人被正派人士圍攻,突圍無望時所有教眾都坐下來誦讀明教經文:熊熊烈火焚我殘軀,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喜樂悲愁皆歸塵土,為善除惡,唯光明故。憐我世人憂患實多,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深刻認知死亡,才知生命的可貴,因生命的可貴而熱愛生命,進而關愛關懷生命。
  • 向死而生。之前不只一次的想過自殺這個事,總覺得這樣活著沒意義,總以為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如今看來,要把每一天都當成生命的最后一天度過,且不說意外永遠比明天來的快,至少要在活著的時間里做個有價值的人,多做些有意義的事,這樣,即便哪天悄悄地不在了也不枉一生。
  • 每每感覺到老人面對越來越近的死亡,那種心底的恐懼和無助,真的很難過,卻不知道怎樣去幫助他們。因為如果你勸他要正面死神,就好像是讓他快去死一樣,他對你升起的是怨恨,甚至是仇恨。對死亡和人生的認知不一樣,不知道該從哪個角度讓他了解死亡和活著對于人生是一樣的意義。家人面對的是死亡的恐懼,我面對的家人恐懼的恐懼。希望每個人的一生面對生活與死亡,都能做到心懷感激。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