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藥品  >   藥品品牌  >   銀諾克  >   生命的價值卻變成醫生的醫德和醫生亂開藥的問題

生命的價值卻變成醫生的醫德和醫生亂開藥的問題

來源: 瞭望智庫 2017-02-14 18:15

現在剛公布的(關于進一步改革完善藥品生產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見)要求醫藥代表智能從事學術推廣,技術咨詢等活動,一大批的醫藥代表即將面臨失業的問題,但是這個對于老百姓來說卻是個天大的喜事,多少醫生收了醫藥代表的回扣后給老百姓多開很多量的藥品,有的時候病好了卻只吃了三分之一還不到的藥,自從有了新的規定后,醫生們應該都收斂了很多,老百姓又可以相信我們的白衣天使了。


2016年年底,央視播出的《高回扣下的高藥價》調查報道曝光了上海、湖南等地6家大型醫院醫生收取高比例回扣的情況,立即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一時間,醫藥代表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而醫藥代表背后的藥品流通問題也引起國務院的重視。2月9日,國務院辦公廳公布《關于進一步改革完善藥品生產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要求醫藥代表只能從事學術推廣、技術咨詢等活動,不得承擔藥品銷售任務,其失信行為記入個人信用記錄。

此前有統計顯示,中國醫藥代表人群總數大概有300萬。意見的出臺,則意味著,過去“看臉”、“看公關”的手段或將失效,這300萬醫藥代表面臨失業或轉行。據媒體報道,在近年來職業高風險、名聲不好聽,外加賺錢變艱難的處境下,不少醫藥代表紛紛“離巢”,選擇徹底告別醫藥行業。

醫藥代表究竟該不該去銷售藥物?中國醫師協會副秘書長謝啟麟向記者明確表示:“不應該”。

拉關系、送回扣、抬高藥價

上世紀80年代,醫藥代表制度首先經由跨國企業被引入到我國,最初行業內的從業人員僅僅是提供藥品咨詢,成為醫院、醫生、制藥企業之間的橋梁。但在發展及實踐過程中,醫藥代表卻慢慢“變了味兒”。

一位不愿具名的醫藥行業人士對記者表示,醫藥代表制度引入我國后,國內藥企紛紛學習了這種模式。由于當時中國特有的藥品生產行業企業多、小、散、亂,尤其是同質化產品眾多的情況下,藥廠之間競爭異常激烈,為了能夠將自己的產品銷售出去,醫藥代表逐漸探索出“帶金銷售”的模式。

據上述人士介紹,以前醫藥代表需要有醫學專業背景,但由于缺少行業規范,后來醫藥代表的自身素質也參差不齊,一些醫藥代表淪為拉關系、送回扣的“藥托”,成為流通環節中抬高藥價的“一環”。

不久前央視播出《高回扣下的高藥價》調查報道中,曝光了一些醫藥代表用“信封”給醫生送回扣的畫面。報道稱,調查發現醫藥代表拿到的提成是藥品價格的10%,而醫生收的回扣是藥品價格的30%~40%。

意見指出,我國藥品流通環節多,流通秩序混亂,掛靠經營、過票洗錢、商業賄賂屢禁不止,推高了藥品價格,腐蝕了醫生隊伍,誘導了大處方、開貴藥的出現。人民網10日刊文評論稱:

從藥品生產商到流通領域,從經銷商到醫院,從醫生再到患者,幾乎有多少環節就產生多少次“分利”。

而實際上,這些所謂的“利益”并沒有更有利于醫院的發展。藥品采購價“奇高”增加了醫院的成本,也意味著擠占了醫療條件改善和包括醫生薪酬制度在內的改革資源,形成了“高采購價-高成本-低改革能力-醫生以藥增收-開高價藥-高采購價”的惡性循環。

行業缺乏管理及約束機制

實際上,為推動醫藥代表職業規范化,2015年醫藥代表被列入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分類大典當中,標志著其職業身份在“國家確定職業分類”上首次得以確認。按照該分類大典,將其職業定義為代表藥品生產企業,從事藥品信息傳遞、溝通、反饋的專業人員。

“盡管對醫藥代表已經有了職業定義,但是有些企業并沒有按照要求去做,仍然是按照以往醫藥代表的慣例在管理。”謝啟麟說。

記者查詢一些招聘網站近期的醫藥代表招聘信息發現,“負責公司產品的銷售及推廣”等字眼仍然出現在職位描述或崗位職責中。

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會長于明德表示,醫藥代表行業的變化,跟我國長期缺乏醫藥代表的管理和約束機制有關。我國對醫藥代表不僅沒有準入門檻,也沒有一部公認的行為規范。現實中,醫藥代表成為一群素質不齊、手段灰色的“營銷公關人員”的競技場。

據廣州日報報道,一位行業觀察人士稱,實際上,不少資深醫藥代表早已看出新醫改趨勢,選擇了徹底離開、轉戰其他領域。“有的是因為藥價擠壓導致利潤受損,有的是害怕商業賄賂牽涉自己,還有的是厭倦了這樣的環境。總之,過去幾年,醫藥代表行業的穩定性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據了解,此前部分醫藥代表一方面控制上游生產企業,要求生產企業高價出票;一方面則試圖左右醫生的處方權。

失信行為記入個人信用記錄

謝啟麟認為,醫藥代表這個職業本來就不應該去銷售藥物,而是應該在學術上幫助醫生。新藥新技術需要人來推廣,醫藥代表還是有必要存在的。舉例來說,一些藥物在產生療效的同時,也會帶來某些不良反應,醫生們不可能很快掌握藥品的具體情況,而醫藥代表對藥品不良反應、藥理作用的衍生等情況了解得更多,這個時候的確需要醫藥代表和醫生及時進行溝通。

“假如和銷售掛鉤,醫藥代表的問題就比較大了。”謝啟麟表示,醫藥代表不應該是目前許多人眼中“不堪”的形象,而應該是對整個醫學及醫療環境的發展能做出一定的貢獻。

此次意見也將“加強對醫藥代表的管理”列入“整治藥品流通領域突出問題”小節中,要求建立醫藥代表登記備案制度,備案信息及時公開。意見強調,醫藥代表只能從事學術推廣、技術咨詢等活動,不得承擔藥品銷售任務,其失信行為記入個人信用記錄。

對此,謝啟麟表示,建立醫藥代表登記制度也是對行業的整頓與梳理。在政府監管的同時,更需要行業能夠更好地進行自律,實現自我管理,最終實現行業與社會的進步。

藥品購銷“兩票制”明年有望全國推行

在整治藥品流通領域突出問題上,意見還要求,食品藥品監管、衛生計生、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價格、稅務、工商管理、公安等部門要定期聯合開展專項檢查,嚴厲打擊租借證照、虛假交易、偽造記錄、非法渠道購銷藥品、商業賄賂、價格欺詐、價格壟斷以及偽造、虛開發票等違法違規行為,依法嚴肅懲處違法違規企業和醫療機構,嚴肅追究相關負責人的責任;涉嫌犯罪的,及時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意見強調,健全有關法律法規,對查實的違法違規行為,記入藥品采購不良記錄、企事業單位信用記錄和個人信用記錄并按規定公開,公立醫院2年內不得購入相關企業藥品;對累犯或情節較重的,依法進一步加大處罰力度,提高違法違規成本。實施辦法另行制定。

此外,意見還提出,推行藥品購銷“兩票制”。綜合醫改試點省(區、市)和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城市要率先推行“兩票制”,鼓勵其他地區實行“兩票制”,爭取到2018年在全國推開。

所謂“兩票制”,是指藥品從藥廠賣到一級經銷商開一次發票,經銷商賣到醫院再開一次發票,以“兩票”替代目前常見的多票,減少流通環節的層層盤剝。

意見還明確,藥品流通企業、醫療機構購銷藥品要建立信息完備的購銷記錄,做到票據、賬目、貨物、貨款相一致,隨貨同行單與藥品同行。企業銷售藥品應按規定開具發票和銷售憑證。積極推行藥品購銷票據管理規范化、電子化。

調查回顧

上海某知名醫院每年的門診量超過400萬人次,在國內享有很高的聲譽。這家醫院幾乎每天都有上百個“特殊患者”前來就診。這些所謂的“患者”手中都沒有病歷,出現的時間也有一定的規律,一般都是醫生中午或下午下班前1個小時左右。

更為奇怪的是,這些所謂的“患者”在1個小時內,要進兩三個診室。很顯然,這種現象極為不正常。記者注意到,這些所謂的“特殊患者”互相都比較熟悉,對不認識的人都保持高度警惕,只有在診室沒有患者情況下才進入,而且還要把門反鎖上。

記者:他們在里邊干嘛?

醫院保潔人員:我在門診見多了,藥販子,賣藥的,推銷藥的,還有他們的私事啊。

原來,這群所謂的“患者”其實就是醫藥代表。這名醫院保潔人員透露,這些醫藥代表除了向醫生推銷藥品,還和醫生有“私事”要做。但對于是什么“私事”,這名保潔人員不愿多說。

醫藥代表和醫生有什么“私事”呢?

下班時間談“用藥量”

雖然已經是下班時間,診室里也沒有患者,但是醫生并沒有離開。除了醫生,診室里還聚集了十幾個醫藥代表。這些醫藥代表無一例外都在和醫生聊著用藥量的話題。除了普通門診,各專家門診也有不少醫藥代表出入,談論的同樣是醫生用藥量的話題。

醫生:上個月查(開)了多少啊?

醫藥代表:上個月開的多。

醫生:對, 120盒,正好120盒吧。上個月高干(病房)怎么樣?

醫藥代表:上個月高干不行,不理想,才200多盒。

醫生:這么不給力啊,我們這應該還可以吧。

醫藥代表:這邊還可以,您上了超過150盒。

統計醫院各科室的實際用藥情況在業內稱為“統方”,也就是核算每名醫生一個月的用藥量。

醫藥代表“統方”的目的是什么呢?

“幫”醫藥代表賺提成

醫藥代表和醫生談“私事”時一般都不允許其他人在場,顯得很神秘,至于談什么“私事”,都不愿多說,但很顯然是一種交易。

醫生:開了兩張處方。

醫藥代表:要努力一點啊,我4月1日把手機丟了,說出來還沒人相信,很郁悶啊。

醫生:這個月幫你把手機掙出來。

醫藥代表:我又買了一個。

醫生:你不一直都是蘋果5嗎?

醫藥代表:那個是蘋果6。

醫生:行了,你放心,我們肯定給你賺一個手機。

醫藥代表當時要購買的這款手機市場價在5000塊錢左右,泌尿科專家門診的這名醫生,竟然聲稱一個月內通過開處方藥,就能幫醫藥代表賺到買手機的錢。

醫生開出處方后,只要患者購買了藥品,醫藥代表就能獲取近10%左右的提成。這也就是醫藥代表幾乎天天往醫院跑,希望醫生多開藥的重要原因。

開藥的醫生又有什么樣的利益呢?

高回扣:三分鐘收四份“份子錢”

醫藥代表:這是上個月的份子錢。

醫生:好的。

醫藥代表送給醫生的信封里裝的就是藥品回扣,業內也叫份子錢。

醫藥代表:150盒, 雖然寫的是10塊/盒,但我是給你的12塊/盒的價格(回扣)。

醫生:好好好。

也就是說,醫生開出一盒藥,就能得到12塊錢的藥品回扣,這名醫生一個月開了150盒,就收到了1800塊錢的藥品回扣。而這僅僅是一種藥品的回扣金額。

這名醫生一個月開了多少種藥品?

有多少名醫藥代表送多少回扣?

我們無從得知。

記者歷經8個多月,對上海市四家醫院的近百名醫藥代表進行了跟蹤調查,發現這些醫藥代表進入診室后,幾乎都做了同一件事,送信封給醫生。其中,這名醫藥代表在不到1個小時的時間內,給三名醫生送信封。

而一名醫生,在3分鐘內,就收到了四名醫藥代表送來的信封。

這名醫藥代表介紹,他代理的一種治療過敏性鼻炎的藥品標價是129元,給醫生的回扣是45元。也就是說,藥品回扣占到了藥品價格的35%左右。

“自費的嘛,也是差不多自費的30%,最少是30%、40%、45%。——醫藥代表

其實,這么高比例的藥品回扣返給醫生,并不僅僅在上海發生。記者隨后又來到湖南長沙進行調查,在長沙的一家知名醫院,一名醫藥代表向記者透露,他們返給醫生的藥品回扣,比例高的也在40%左右。

“醫生一般只開回扣比例高、金額大的藥品。”——醫藥代表

據業內人士透露,藥品的中標價越高,回扣的空間就越大,就越能激勵醫生多開處方,藥品的銷量也就越高。藥品的回扣一般至少要在中標價的20%以上,才能保證有一定的銷量。

據醫藥代表介紹介紹,醫院藥品采購目錄里有兩種藥,這兩種藥都是用于治療同一種疾病,一種零售價20多元每盒的藥品回扣5元,比例為25%;另一種30多元每盒的藥品回扣只有4元,比例為13%。相比較而言,醫生一般只開回扣比例高、金額大的藥品。

“藥品中標價是市場價批發價的數倍最高超10倍。”

安徽省太和縣是全國最大的藥品集散地,在這里可以買到國內外4000多家藥廠生產的25000多種藥品。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這里銷售的藥品價格遠遠低于一些大城市醫院的中標價。

這名醫藥公司負責人還向記者提供了一些藥品價格目錄。記者注意到,這些用于心腦血管、抗感染等疾病治療的常用藥品,上海市藥品中標價一般是市場批發價的5倍左右,最高的超過了10倍。

藥品回扣表現在“藥”

根源在“醫”

醫藥代表和醫生之間的藥品回扣現象令人觸目驚心,部分藥品的中標價與市場價相比高得離譜。藥價虛高,不但加重了患者的藥費負擔,也讓政府的醫保資金不堪重負。專家認為,藥品回扣這一頑疾,問題表現在流通領域的“藥”,其根源卻在“醫”。

國家衛計委發布的《2015年我國衛生和計劃生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全國醫療總費用中,門診藥費占48.3%,住院藥費占36.9%,而英美等發達國家藥費占比僅為10%左右,我國藥品降價還有較大空間。

要遏止藥價高回扣問題,固然對醫藥代表、收受回扣的醫生等按行賄受賄罪等依法處理。但就央視曝光的情況看,根本上還是要拿虛高藥價招標開刀。這或可從幾個方面著手。

首先,建立招標藥品價格的嚴格比對機制。時下很多地方的藥品集中招標,屢屢成為虛高藥價的“集散地”,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缺乏必要的市場價格比對機制:掩耳盜鈴般地發布一個招標公告,吸引或邀請一些人參與招標,美其名曰競價中標,卻單看所謂的初始報價和最終的中標價,就認為這就是最低最優價,很難有效地與市場同類同種藥價結合。因此遏止虛高藥品招標,要建立明確的藥品市場比對方式方法。

其次,健全藥品招標尤其是中標藥品信息透明機制。嚴格實施“互聯網+藥品招標價”模式,地方必須把藥品招標中標藥品的價格在互聯網公布,不但讓組織招標者切實履職履責,發揮藥品價格的事前事中監督作用,也最大限度地發揮社會和網絡的事后監督作用,讓藥品招標黑幕無處藏身。

還有,建立虛高招標藥價社會舉報和獎勵機制。對于網絡公布的虛高中標藥價或實際中發現的虛高中標藥價,要明確豐厚的舉報獎勵制度,如按中標價與市場差價的一定比例,對舉報且經調查屬實的舉報者給予及時有效的獎勵。對因此帶給患者的損失,由招標組織的責任者或單位等擔負補償,增加失職失責者的違規成本。

完善藥品招標倒追嚴懲機制,也不可或缺。對于地方集中招標采購的虛高價格藥品,相關的組織招標者必須及時有效和合理說明高價中標的原因;若不能夠及時有效說明或不說明,就該倒查,有問題的,按失職瀆職等追責。

醫生藥品收受高回扣,損害了患者利益,更讓“藥品零加成”對患者家庭負擔減輕的醫改政策效果大打折扣。本來破除“以藥養醫”是好事,可若虛高招標下的高回扣成為通行“潛規則”,那明面上的“零加成”還會通過暗地里的“高回扣”方式得以“找補”。  

藥價近半成回扣,不但是醫德問題、腐敗問題、涉嫌違法問題,更是對醫療領域改革順利開展的掣肘,性質不可謂不嚴重。對有關方面而言,也該叫人痛下決心,拿虛高招標“開刀”,對藥品招標采購機制多些約束,讓其切實發揮降藥價的作用,而不是削減醫改效果。

針對央視報道有關醫院工作人員收受回扣事件,國家衛生計生委立即要求上海、湖南兩地衛生計生行政部門對報道中涉及的高價回扣事件展開調查。目前,湖南省衛生計生委已經對查明的一名涉事醫生做出停職處理的決定。


網友薦論

  • 如今的所謂醫藥代表是一群披著人皮的吸血鬼。終極目標是得到更高的個人利益,至于患者的死活和社會道德以及國家法律于不顧。應該出重權打擊,使得醫藥領域回歸正常。這些藥蟲本就是應該消失的害群之馬,……
  • 當一種丑惡現象產生危害時人們往往缺乏應對,只有這種丑惡現象成為災難時人們才痛下決心徹底鏟除。300萬醫藥大軍面臨裁軍,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他們完全可以憑借一技之長會發展的更好。難道不是嗎?
  • 如此說來,變味的所謂‘’醫藥代表‘’就是披著人皮的吸血鬼,必須徹底清除! 病人本來就是不幸的,卻利用病人生病之機生財,加重病人及家庭負擔,良心何在?如果是正當履行職責,合理取得報酬,不做那些缺德的鬼事,那么醫療行業任何一個職務都是值得稱頌的,可惜現實中的藥價虛高導致看病難看病貴已成為改革開放后的一大社會頑疾,再不痛下決心治理怎么能對得住黎民百姓?!
  • 事物的出現有其必須性,但因為其中某些人的錯誤行徑而歸咎于事物的本身是不合理的,我們希望醫藥行業能得到軌道,規范管理,引導價格的合理化,不是一刀切。
  • 針對央視報道有關醫院工作人員收受回扣事件,比強盜能干的多,應該和人口普查那樣干,來個全國各地徹底查一遍,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