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中貿易融  >   任新民喜歡搞科研他的歷史功績在航天方面

任新民喜歡搞科研他的歷史功績在航天方面

來源: 瞭望智庫 2017-02-17 19:20

據央視新聞消息,2月12日,著名導彈和火箭技術專家、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中科院資深院士任新民因病醫治無效逝世,享年102歲。任新民是誰?可能很多人都會有這樣的疑問。在中國航天界,他的名字簡直如雷貫耳。如果說在中國航天界,錢學森是領航第一人的話,那么任新民就是第二人。

中國幾乎所有的航天工程和航天事業,都有他的足跡。他是中國第一代液體導彈專家、第一枚“長征”運載火箭總設計師、中國通信衛星工程總設計師、氣象衛星工程總設計師、發射外星工程總設計師......人們親切地稱他為“總總師”、“老總”。

他與屠守鍔、黃緯祿、梁守槃被稱為“中國航天四老”,是中國“兩彈一星”元勛、中國科學院院士、國際宇航學院院土,兩項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獲得者。

中國航天的又一顆巨星隕落了!

吃了蘇聯好幾次“閉門羹”,憋著一肚子氣搞科研

抗日戰爭中,手持落后武器的中國人用血肉之軀抵擋日本人的飛機大炮,給任新民很大的刺激。任新民作出決定,一定要去學習先進的技術,將來有機會就報效國家!

1944年,任新民考取公派美國留學,并在四年后獲得密歇根大學博士學位,正當他在美國有了安定的生活和工作時,新中國成立了,他毅然回國。

回國后,任新民被安排在華東軍區軍事科學室擔任研究員。1952年的一天,他突然接到一封電報,通知他趕去北京。受命急忙北上,陳賡將軍接見了他,希望他參與協助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的成立工作。

“我在美國學的是機械工程,并非導彈、火箭。”盡管任新民頗感意外,但他決定服從組織的安排,“就這樣,一封電報讓我和航天結緣。”哈軍工成立后,他被任命為炮兵工程系教育副主任兼火箭教研室主任,主要講授固體火箭課程。

1956年,中央發出“向科學進軍”的號召,提出發展火箭、原子彈等新興技術,并于當年10月成立了我國第一個專門的導彈研究機構——國防部第五研究院。作為該機構的組建負責人,錢學森將任新民招致麾下,讓他擔任總體研究室主任、設計部主任等職。

當時,中國導彈、火箭事業剛剛起步,只有五院院長、著名科學家錢學森在美國參加過相關研究,其余多數人都沒見過真正的導彈,這怎么進行研究?

也只能向蘇聯“老大哥”去取研制導彈的“真經”了。任新民作為考察團的一員赴蘇聯進行考察,雖然當時受到了熱情的接待,但當考察團提出要參觀一下蘇聯導彈學院時,得到的卻是兩個字——“不行!”

考察團退而求其次:“讓我們參觀導彈制造廠吧?”蘇方又搖頭:“也不行,這要經國防部批準。”中方只好找到了蘇聯國防部交涉。回答是:“必須經部長會議同意。”

其實,這也就是蘇聯方面婉拒的一種方式,不想撕破臉,又偏不要你看,“球”就這樣被踢來踢去,總之,想看導彈絕對“沒門兒”!

后來提到這段處處吃閉門羹的經歷,任新民詼諧而無奈地說:“也不是一無所得,帶回來了一肚子氣!”

1957年9月,聶榮臻元帥率中國代表團訪問蘇聯,由于國際形勢的變化和需求,蘇聯方面也對中國稍稍做了讓步,在經過長達35天之久的艱難談判之后,蘇聯與我國簽訂了中蘇新技術協定,答應向中國提供P-2地對地導彈樣品(德國V-2導彈的改進型),幫助中國仿制。

1957年冬,任新民奉命帶隊秘密前往中蘇邊境滿洲里,接受蘇方提供的導彈,蘇聯專列開到了邊境線,為了保密,調換車皮的工作,只能在深夜進行。當時滿洲里的氣溫已經下降到了攝氏零下40多度。如果不戴手套,手若碰到鐵器,立即會粘下來一層皮。

卸車了,任新民終于第一次見到了導彈——油光锃亮,威嚴而神秘。他的心情格外激動,這個新式武器,可是“寶貝”!引進導彈后,國防部五院開始導彈仿造工作,該任務被命名為“1059”。任新民擔任液體火箭發動機總設計師和整個導彈的副總設計師。

發動機是火箭的心臟,但就是在對這顆心臟研制的過程中,任新民卻發現,蘇聯專家提供的圖紙,不僅漏洞百出,而且涉及到試車臺等關鍵性技術的圖紙根本沒有,當他向蘇聯專家提出這個問題時,人家蘇聯方面說得很輕松:“你拿到莫斯科去試,我們給你試。”

又一次吃了“閉門羹”!這分明就是讓中國導彈研發不掌握在自己手中,這樣下去中國的導彈研制還談什么自主權!

蘇聯專家也認為,當時連試車臺見都沒見過的中國技術人員,根本不可能建成試車臺,可任新民卻下定決心,要建成中國自己的試車臺,面對著種種困難,任新民絲毫沒有退縮,他與同志們奮發圖強、自力更生,于1960年3月建成了中國人自己設計、建造的大型液體彈道發動機試車臺。直到20多年后,外國同行在參觀了我國的試車臺后,還異口同聲地稱贊:“中國人搞的有特色,走出了自己的路子!”

試車臺的問題剛剛搞定,蘇聯那邊又來“搞事情”了,隨著中蘇關系的惡化,1960年6月,蘇聯政府單方撕毀協定,停止了對中國的技術援助,撤走了專家,也帶走了技術材料。這無疑對剛剛蹣跚起步的中國導彈制造工作是個沉重的打擊。一些西方媒體甚至幸災樂禍地預言:“中國的導彈計劃夭折了”,“中國人的導彈夢碎了”。

此時對于任新民和他所領導的技術研發組來說,沒有圖紙,沒有蘇聯專家的協助,完全就是在茫茫黑夜里“摸著石頭過河”。

據當時參與過研發的一位技術人員回憶:“當時他們是在一個很破爛的飛機制造廠里搞研發,那個地方又漏雨,又透風,一下雨整個棚子都漏,研發人員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拿著圖紙板搜集資料,到處去跑,任新民家雖然有好幾個孩子和老母親都需要照顧,可他就是跟其他年輕的技術人員一起,不回家,他成了其他年輕研發人員的榜樣。他都這樣了,我們能不干嗎?但他從不命令你,反而說,你回家吧,回家吧。”

1960年11月5日,在蘇聯撤走全部專家不到3個月,我國自行仿制的第一枚“東風”1號導彈,在酒泉發射基地發射成功,盡管只有550公里的射程,卻為中國的導彈事業,打下了初步的基礎。聶榮臻元帥在慶功宴上莊嚴地宣告:“在祖國的地平線上,飛起了我國自己制造的第一枚導彈,這是我國軍事裝備史上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我那時從來沒想過就不干了,我總覺得一定可以干得出來”

任新民緊繃了兩年的神經,總算能夠有所松弛。可任新民也知道,中國仿制的P-2導彈雖然獲得了成功,但射程畢竟還是太近了,這在當時跟發達國家是差一大截的。

“那時根本談不上跟人家比,怎么比呢?你剛起步,別人的東西我們知道的也并不多。”任新民后來回憶到。任新民又繃起了神經,與同志們開始嘗試設計射程更遠一點的導彈——中近程液體彈道導彈,即“東風2號”。

“東風2號”是在仿制導彈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其中最大的改變就是發動機,改進率占63%,作為自行研制的第一顆導彈,其技術難度可想而知。

在發動機試車過程中由于時間緊,難度大,研發中連續發生故障,任新民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再加上他那時候剛到部隊不久,別人就很懷疑,甚至有人覺得他很“不靠譜”,聯名告了他一狀。

后來這個事反映到聶榮臻那里去了,聶老總講了一句話,“最困難的時候,也就是快要成功的時候,最黑暗的時候,就是光明開始要出現的時候。”

“這話返回到我這里,你想想我是什么心情?別人都說你有問題,說這樣那樣,而聶老總給我是這樣的支持。所以我說,像這樣的事,領導上不給你一個很明確的支持,你就沒辦法做。”任新民說。

然而,壓力和挫折并沒有就此止步,反而愈加猛烈。1962年3月21日,中國自行設計的第一枚中近程導彈“東風2號”豎在發射架上等待首次試飛。發射場上,人們企盼著第一枚國產導彈的首開紀錄。

意外發生了,導彈在起飛10秒鐘后,出現了晃動,像斷了線的風箏在空中搖擺,69秒鐘后,隨著一聲巨響,導彈墜落在距離發射架300米處的戈壁灘上。

當看到盡心竭力研制的導彈發射失敗后,任新民并沒有退縮,“我當時的想法就是出了問題,把問題解決了就行,我那時從來沒想過就不干了,我總覺得一定可以干得出來”。

就這樣,他又帶領同志們分析故障的原因,進行了82次熱試車和各種地面試驗,采取了27項改進措施。發動機是火箭的心臟,關系到火箭飛行的成敗,任新民主持研制的我國中程導彈發動機,經受了全面乃至苛刻的試驗:為了防冷,冬天拉到內蒙古北部海拉爾去“挨凍”;為了防熱,三伏天拉到南方去“挨曬”;為了防雨,拉到秋雨綿綿的安徽去“挨淋”......

經過不懈的堅持,1964年6月29日,經過改進后的中近程導彈命中目標,發射成功。也是在這一年的10月,中國試爆了第一顆核彈,爆炸后的第二天,美國白宮分析會上,首腦們仔細分析后認為,中國只有少數過時的伊爾-28型飛機,是否能運送核彈還有待分析,很快在關于中國核彈的報道中,很多外媒就認為中國雖然有了核彈,但那是“原始的”和“不實用”的核武器,為什么?

因為你的原子彈根本就沒有運載工具,那就等于“有彈沒槍”,實施不了打擊敵人的目的,也就沒有真正意義上擁有核武器。而任新民在“東風2號”導彈發射成功后仍不滿意導彈的射程,他上書周恩來總理:“導彈射程太短,對加強國防仍屬空談。”幾天后任新民得到了周總理的回復:“我支持你的建議,你還得繼續搞下去。”

這樣,增大射程的中近程導彈又擔當起了“槍”的重任。兩年之后,1966年10月27日,頭部裝著原子彈彈頭的中近程導彈騰空而起,準確將核彈頭發送到預定地點,成功實現了核爆炸,這就是著名的“兩彈結合”試驗。

“兩彈結合”成功的消息,震驚了全世界。國外媒體驚呼:中國在最短的時間內進入核導彈時代。而就在此之前,美國國防部長麥克納馬拉曾經預言“中國要擁有運載核武器的工具至少要用10年時間,因為美國和蘇聯都花了12年”。

周恩來把他介紹給毛主席:這就是我們放衛星的人

1967年,在“文革”動亂之中,任新民和一批航天技術專家有幸得到周恩來總理的保護。他被任命為“長征”1號及其原型中遠程導彈的總設計師。

“長征”1號運載火箭是為發射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1號而研制的。然而在那個特殊的時期,任新民除了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之外,還要承擔很多政治壓力:家被抄了,門口還被人用白灰寫上“打倒大叛徒任新民”;單位上班的走廊上貼滿大字報“揭開叛徒任新民的嘴臉”;

對上述這些行徑,任新民并不在乎,他最擔心的是,萬一被隔離審查,就會影響“長征”1號運載火箭的研制。于是,他找到軍管會負責人,準備“交班”:“我的工作交給誰呢?”

“你這個技術負責人,是周總理批準的。”軍管會負責人大聲說,“周總理讓我們保護你,你怕啥?......”“那好吧,請軍管會放心,也請周總理放心。”

在人心浮動、生產管理混亂的困難條件下,任新民和同事們經歷了試驗-挫折-改造-再試驗-再挫折-再改進的磨練,終于將“長征”1號的發動機和箭體制造出來了。

1969年10月,“長征”1號帶著熊熊燃燒的尾火,冉冉地升上了天際,正當任新民、錢學森和在場的同事們準備慶賀發射成功時,測控系統報告:第二級火箭出了故障,發射失敗。消息很快傳了出去。

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合眾社......世界各大新聞社幾乎同一時間向世界發布了這條消息:有冷嘲熱諷的,有幸災樂禍的,有深表遺憾的,有打氣鼓勵的......任新民等科研人員又一次受到沉重打擊,又派隊伍去火箭可能墜落的地方尋找殘骸,反復論證、查故障、做分析,進行改進......

3個多月后,第二枚兩級火箭豎立在發射塔上,戈壁灘的曠野上、山包上、沙丘上,到處都有人翹首仰望,作為總設計師的任新民,當然更加緊張。“皇天不負有心人”,第二枚火箭發射圓滿成功!

緊接著,發射“東方紅”1號衛星的日子來臨了。任新民和參試人員出發前,周總理千叮嚀萬囑咐:千萬不要認為工作都已經做好了,松一口氣;一定要過細地工作……

1970年4月1日,“長征”1號運載火箭和“東方紅”1號衛星運抵酒泉發射中心,在此后10多天時間內,周總理又兩次要參試人員回京匯報發射準備情況。4月2日,第一次匯報。周總理見任新民坐在角落里,便招招手,指著身邊的座位說:“任新民同志,到前邊來,這里是你的座位。”匯報結束后,已是午夜12點多了,周總理關切地說:“同志們肚子一定餓了。這樣吧,今晚我請大家吃晚餐。”周總理拿起筷子,先給錢學森夾了一個熱騰騰的包子,又給任新民夾了一個……

4月14日,第二次匯報。會議從傍晚7點開始,長達5個小時,中間沒休息。關于衛星上是否安裝自毀系統的問題,與會者眾說紛紜。

周總理走到任新民身邊問:“你是什么意見?”任新民果斷地回答:“不要裝!”周總理說:“沒關系,搞科學試驗嘛,成功和失敗的可能性都存在。你們只要盡量地把工作做細做好,萬一失敗了也沒有什么,繼續努力就是了。”周總理的這番話,說得任新民心里暖乎乎的。

在衛星發射的前4天,周總理又提出了16字要求:“安全可靠,萬無一失,準確入軌,及時預報”。1970年4月24日21點35分,“長征”1號運載火箭,把“東方紅”1號衛星準確送入軌道。“東方紅”樂曲聲響徹天宇!

后來,據在毛澤東身邊工作的人回憶說:毛澤東聽了“衛星已經發射成功”的消息后,一下子扔掉了手中的煙頭,竟然高興得手舞足蹈。這在毛澤東的生涯里,是非常罕見的。

當年“五一”勞動節狂歡之夜,毛澤東在周總理陪同下,健步登上了天安門城樓。當他走到衛星代表團17位功臣身邊時,周總理將錢學森、任新民等一一作了介紹:“主席,他們是中國放衛星的人!”毛主席睿智的目光深情地看著大家,感慨地說:“了不起啊!了不起啊!”然后,伸出他那巨大而溫暖的手,與每位代表緊緊相握。

“總總師”與“倔老頭”1975年3月31日,由中央軍委副主席葉劍英簽署上報的、由任新民參與討論制定的那份關于發展中國通信衛星的報告,擺在毛澤東主席的面前。而當毛主席用紅筆重重地畫上紅圈時,代號為“331”的我國通信衛星工程拉開了序幕。任新民也被歷史推上了舞臺的主角位置,他被任命為這項工程的總總師—總設計師、技術總指揮。

“331工程”被認為是中國20世紀80年代以前規模最大、涉及部門最多、技術最復雜、難度最高的大型航天系統工程。由于該工程由五大系統組成,每個系統又都有一名總設計師,而任新民擔任的是這五個系統的總設計師,人們都稱他為“總總師”。

有位衛星的總設計師這樣比喻通信衛星,他說,一顆通信衛星的作用就好像是在地球上豎起了一座通天塔。建造通天塔,這工程該是何等巨大。龐大的通信衛星工程包括五大系統,它們分別是運載火箭、通信衛星、發射場、測控通信系統、通信地面站。身為該工程的“總總師”,任新民就在這中間起指揮防調作用。

領銜如此龐大的工程,任新民說他當年心理上承受的壓力,很多時候會大于技術方面的壓力。

“光環是屬于大家的,而失敗的原因一定是‘總總師’沒有做好工作。”任新民不僅需要解決技術問題,還要用心讓團隊和諧相處。“三過家門而不入”,他幾乎每天都和同事們待在一起,工廠里的工人都喊他“倔老頭”。

回首“331”工程,任新民最難忘的當屬氫氧發動機的研制。發射地球同步通信衛星,首先要解決的是研制推力更大的運載火箭。當時有兩種方案:一種是用常規推進劑發動機,較為保險;另一種是采用先進的氫氧發動機,存在一定風險。“氫氧發動機在當時是一項新技術,只有一兩個國家采用過,風險比較大。”深知困難重重,任新民還是堅持要采用氫氧發動機,甚至立下了軍令狀。

任新民認真對比了二者的每一項性能,他知道科學需要創新,但“也絕對不可以盲目地冒險,因為搞科研是高成本的活動”。然而探索之路畢竟充滿曲折坎坷。1978年,氫氧發動機首次試驗,由于違章操作導致10人受傷。這次失敗,導致上報給原國防科工委審批的機要稿中,常規發動機成為第一方案,氫氧發動機次之。

聽到消息,任新民連夜從日本回國,再次力主將氫氧發動機列為第一方案。

“氫氧發動機是當時的先進技術,研制成功后將極大提高火箭運載能力。”任新民一直覺得,如果當年沒有堅持把它做出來,恐怕此后都很難實現,“因為外國人有了,就會讓我們直接買他們的技術”。

任新民沒有想到,挫折還會再次降臨。1984年1月29日,攜帶“東方紅2號”的“長征3號”火箭只把衛星送到遠地點6480公里的小橢圓軌道上,未達同步軌道。既定目標沒有完成,問題就出在氫氧發動機上。

“那時候我的壓力非常大,氫氧發動機是在我的堅持下研制的,而現在卻成為發射失敗的主因。”面對技術問題,任新民其實并沒有那么倔。他相信,化解爭論最好的辦法就是做實驗,“同時要容忍、聽取別人的意見,這比堅持自己的意見重要”。

1984年4月8日,“長征3號”搭載“東方紅2號”試驗衛星騰空而起,“總總師”任新民長長舒了一口氣,擦了擦頭上的汗珠,疲憊的臉上終于露出了微笑。

而“長征3號”成功背后的“英雄”,被公認為是氫氧發動機。“東方紅”2號試驗通信衛星,在赤道上空36000千米同步軌道上定點成功,標志著我國成為世界上第五個掌握地球同步衛星技術的國家。美國宇航局局長貝格斯在賀信中說:“你們完全可以為中國航天計劃中的這一里程碑感到自豪……僅有少數幾個國家達到這次發射所顯示的技術能力。”

年逾古稀的任新民也依然奮戰在航天事業的第一線,簡直就是“老當益壯”。在1986-1990年的5年時間內,任新民相繼領導研制和發射成功了5顆實用通信衛星,為我國的電視、廣播、電教、通信、數據傳輸提供了有效的服務,使我國通信事業開始了跨時代的飛躍,取得了顯著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多年來,人們都親昵地稱任新民為“任老總”。

這位航天老總的確名不虛傳:他擔任的各類航天工程總設計師、副總設計師、技術總負責人,足有20多個。本該安享晚年、坐享榮耀與輝煌的他又相繼被任命為“風云”1號試驗氣象衛星工程總設計師、改進型的“風云”1號氣象衛星工程總設計師、改進型返回式遙感衛星工程總設計師、新型的返回式遙感衛星工程總設計師、發射外國衛星工程總設計師、中容量衛星通信工程的技術總顧問等。

有人說,任新民“沒有晚年”,因為他在如此高齡還與年富力強的中青年一起駐基地、一起開會研究問題,為中國的航天事業奔波。

前30年“沒偷懶”,后30年呢?

1978年6月,當時已經擔任第七機械工業部副部長的任新民帶領中國航天代表團到日本進行學術訪問的時候,被一日本記者問“你們中國航天準不準備上人?”相隔不到兩年,美國眾議院下設的一個專門委員會的主任訪問中國時,點名要找任新民,兩人見面后,這位主任問的問題是“中國航天準不準備上人?”

這些問題,把任新民問住了,30多年來任新民的精力都用在了導彈火箭和衛星工程上,沒有空閑時間去思考,而現在他意識到,是回答這一問題的時候了。

任新民開始構想載人航天這個項目,任新民的說法是,中國航天走過了“沒偷懶”的前30年,但還不知道后30年怎么辦、干什么、如何干,沒一個任務,沒一個工程,你的隊伍的穩定和鍛煉提高就都成問題,當時最激烈的爭論在于中國是建載人飛船還是航天飛機上。

任新民覺得,從世界潮流來看,發展載人航天是大勢所趨,應該搞載人飛船,而認為應該發展航天飛機的科學家也依然堅持自己的看法,持兩種不同意見的專家們各持己見。

而直到1992年,航空航天部正式成立了載人航天工程論證評審組,專家們仍然爭論不休,這樣曠日持久的爭論讓載人飛船遲遲無法立項,這個評審委員會里都是航天系統的各路大牛,都是“武林高手”,各自都有一套,思想統不起來,有的專家甚至“啪”把錄音機往桌子上一放,我的觀點錄下來,將來可以拿實踐來檢驗,還有說要把意見寫進評審委員會的意見里面,你那個意見我不簽名!

擔任評審委員會主任的任新民面對如此景象不得不暫時休會,但是他私下拜訪那些意見最為尖銳的專家,交換意見,希望能夠達到共識。

第二天繼續開會,任新民在會上講“如果因為我們幾個人意見不一致,把事情耽擱了,對不起江東父老”,最后再舉手表決,都一致通過。有人回憶當時能夠在意見那么相左的情況下最終通過,就靠了兩條,一是任新民的威望,二就是他的個人魅力。還有他做工作也是以心比心,任新民自己也說“在技術問題上有不同的思想,不同的意見,你們敢于發表,這都是可貴之處,但最后都不能按照每個人的意思去辦,還要講究集中。”

1992年9月21日,《關于開展我國載人飛船工程研制的請示》得到中央批準,提出要像當年抓“兩彈一星”工程一樣,抓載人航天工程。至此,中國載人飛船工程正式批準立項,并于當年開始實施。

中國的載人航天工程正式立項,代號為“921”工程,自此,“921”工程在全國各地悄無聲息地開展起來,那時候,任新民已經是77歲的老人了,但他仍堅持參加各重大技術問題研討會、各類評審會,后來的“神舟”1號到“神舟”5號的發射,他都要親臨現場。

不過,“心不老”的任新民也有承認自己“老了”的時候,最近幾年航天科研人員去見任新民的時候,當問及航天方面現在該怎么搞的時候,他回答說,“你們別問我了,我現在年紀大了,我該做的事做完了,該你們干了!”

從“東風”1號導彈到“神舟”5號飛船,任新民就像他研制的發動機一樣,始終如一的運轉著,任新民也從不居功,他說“工人蓋的房子大家能住,農民種的糧食能解決大家吃飯的問題,我們搞火箭、衛星這些尖端技術,國家能派的上用場,我們也就心滿意足了,我們所的事,做的怎樣,只能由后人去評說。”

任新民將中國航天事業推向一個又一個制高點。正是一次又一次零的突破,成就了這位中國航天史上的傳奇人物。

網友薦論

  • 幸虧任總堅持搞了載人飛船,如果是搞航天飛機,中國不知道還要耗多少時日,美國現在也從航天飛機轉向載人飛船了,不得不佩服任總的眼光
  • 太景仰您了。中國就是有,任總您這樣的人。中國才能揚眉吐氣。成為世界大國世界強國,航天事業有了您這樣的奠基人,相信我們中華民族。會飛的更高,飛的更遠。成為世界民族之林。最強盛的民族之一。您的事業屬于前無古人。后人也很難達到你的高度。至少你的精神。我是一個讀了四年書的人。語言能力表達有限,但是我用無比崇拜的心情,向任總您老。表達敬意。我相信中華兒女。一定會因你而驕傲。在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里,您是功臣。千秋萬代。人們都會記得你的功勞。
  • 中國人總是能在最困難的時候涌現出一個個的民族脊梁,卻也總是在安逸時出現分崩離析的跡象。
  • 脊梁,致敬! 任老前輩們的精神一定要傳承,吾輩們要努力,切不可辜負前輩們打下的堅實基礎、現今優越的條件和當前難得的良好進步機遇。
  • 不經寒霜苦,哪得梅花香!大成就都是“逼”出來的,任老前輩給中國留下了一筆寶貴的遺產,帶著滿滿的自在走了!我們會永遠紀念他!__任新民,中國人民的脊梁,中國的大英雄,實現中國夢中的一顆閃亮的明星!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