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普眾房融通  >   細讀女權主義者的想法探討直男癌為什么變多了

細讀女權主義者的想法探討直男癌為什么變多了

2017-02-24 17:41

說到直男癌肯定很多女權主義者肯定又要開始聲討了,而大男子主義的想法和女權主義的想法真的那么不能存一嗎?有人老問直男癌為什么變多了,今天我們就來探討一下這個問題。

1,用我的黑暗,留住你

博爾赫斯有一首詩,叫《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最后幾句是這么寫的:

我給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饑渴;

我試圖用困惑、危險、失敗來打動你。

這是《獻給貝阿特麗斯?比維洛尼?韋伯斯特?德布爾里奇》的節選,是一首情詩,但這兩句沒有過類似經歷的人是理解不了的。比如我有一個比較陽光向上的同學就說愛情應該是平等的付出,是一起向美好的明天走去,而不應該是這些陰暗的東西。

但大多數有過類似經歷的人一下子就能理解,我們確實會在戀愛的時候向對方敘述自己脆弱黑暗的一面,我們也會被對方脆弱黑暗的一面所打動,心甘情愿地與之共舞。

因為真實。

這是一種無法用語言名狀的情感,如果真要說的話,大概類似于我對你就是這么坦誠,除了你,誰也看不到我這樣自私,黑暗的一面。

我們在多少年的教化中成為了現在患得患失,錙銖必較的人類,在外面都是道貌岸然,衣冠禽獸的樣子,但其實骨子里我們都是走在地球上的孤獨兩腳獸,甚至沒有皮毛,沒有利爪。

只有在原始的愛情里我才愿意把這些都展露出來給你看,我們互相展示過自己最黑暗,自私,真實的一面之后,就在一起吧——不管能不能長久,不管明天怎么樣,今天就在一起吧,像夏日大會上的煙火一樣,這秒擁抱著飛上天空,下一剎那就在爆炸中消失在空氣里。

當然我不是情感號,這篇文章也不是在說感情。

我寫這些是想說明,現實里的愛情其實是非常復雜,非常微妙的。

大多數人心中的理想感情都不一樣。有人喜歡天長地久,就有人喜歡剎那花火;有人喜歡平等付出,就有人喜歡獨包獨攬;甚至于這些年SM,綠帽奴等“變態”的愛好都已不再小眾。

這些都是感情的一部分。

也許你不能理解,但你無法否認它的存在。

2,為什么這個世界上的“直男癌”突然變多了?

朋友圈里有兩個女生,最近在感慨說,為什么這個世界上的直男癌突然變多了。而幾位知名女權作家也紛紛寫文發問:“特朗普和韓寒,全世界的直男癌都聯合起來了嗎?”

我自己其實是非常支持平權的,但我還是想說說我為什么反感某些到處喊女權口號的人。

先說個故事。

某個競技游戲圈里有兩個知名選手A和B是宿敵,每天都能看到他們的粉絲對噴,基本是你揭我的偶像一個疤,我講你偶像一個黑歷史的節奏。

雙方一開始還只是自己開貼對噴,所以也沒什么,但到后來,他們可以在論壇的所有地方開噴,并且認為這個游戲最重要的就是這兩位知名選手的恩怨。

比如有新手求游戲攻略,他們在底下對噴,比如有人炫耀自己的戰績,他們在底下對噴,比如有人創作了和游戲有關的漫畫,他們還是在底下對噴,直到最后那些沉默的人都全都忍無可忍,決定一起把雙方粉絲全部扔出去,讓管理員把說相關話題的人全部封禁,事情才畫上一個句號。

在我看來,某些“女權主義者”(當然他們的反對者也是)現在就和A與B的粉絲挺像的。

他們試圖把一切復雜的事情都簡單化,支持他們的就是堅強的女權斗士,不支持他們的全都是直男癌,應該被打倒。

就拿最近在美國轟轟烈烈的women`s march來說,可能你們都知道了,有一群女權主義者在華盛頓大學圖書館大喊口號,宣傳他們的平權思想,然后被某個只想好好學習的韓國小哥怒斥“This is a library”。

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在小哥怒斥完回去后,他們完全沒有想散掉的意思,甚至從視頻的雜音里還能聽到好像是“Go back to Beijing”的聲音。

顯然,這些女權主義者就和我國互聯網上的公知與五毛,我國曾經的紅衛兵和右派一樣,認為自己堅持的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從而試圖在任何地方宣傳自己的思想,糾正反對他們的人。乃至于在糾正的時候忘了自己倡導的是種族平等,性別平等,自然而然脫口而出“滾回北京”。

不分場合,不分情況,只要你反對,就是直男癌,就是支持Trump的人,就是他們的敵人,就應該被打倒。卻忘了這世界上其實還有很多人根本不關心這方面。

對他們來說,這世界上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比如他們的工作,他們的生活,他們的博士論文或是他們在圖書館看書的安靜時光,你不能強求他們覺得在大街上游行,大喊很重要。

那不但蠢,也和你們說的平等,包容不符。

而對國內的大多數人來說,在某些女性開始用“直男癌”稱呼每一個站在對面的人時,他們就應該想到會有“女權婊”這個詞的誕生。

因為除了雞蛋,沒有誰在被擊打的時候是不會反彈的,更何況所謂的直男癌的打擊范圍又那么廣,從穿衣打扮到思想領域全部都是判定直男癌的充分必要條件。我的程序員朋友們,只是胖了點,只是穿了件舒服的格子襯衫,就被說是直男癌,被歸納成“配不上中國女性”的男孩子。

之前我在文章里說的很清楚,我不喜歡韓寒也不喜歡那部《乘風破浪》,但我不認為那首歌是男權喊話,因為這是一部電影插曲,必須和電影,MV配合起來看,才能理解它的意思,也有很多人在底下表示理解。

但依然有不少人表示我是直男癌,說我跪舔韓寒,說我在給直男癌歌詞洗地,強行要把直男癌的歌詞和電影聯系在一起。威脅我說不道歉就取關。

對不起,你們這樣子根本說服不了我,我依然認為這首歌應該和電影,MV結合在一起看,是真實還原上世紀80年代兩個青梅竹馬的人互相說的情話,而不是一個“直男癌”歌曲。倒是你們歇斯底里,一擁而上,逐字逐句找毛病的樣子讓我想到了上世紀的紅衛兵。

那時候詩人食指因救出被圍打的教師而遭受迫害。他寫了首《相信未來》,被說

“相信未來,就是否定現在”

所以那會兒好像全世界都是右派,就像現在,好像全世界都是直男癌。

我真不希望這世界變成“女權婊”和“直男癌”的戰場,因為那對其它的一切都將是毀滅性的打擊。

3,我希望任何形式的平權運動,都是希望給我們多一種選擇,而不是另一種形式的強權

我不知道這篇文章的讀者有多少會寫程序。

對于寫程序的來說,學會每種語言的表達只是最基礎的,在實際編程中,真正難的是如何把一套規則寫得天衣無縫,讓它不會出BUG——為此,你必須考慮到所有情況。

用戶是個傻逼怎么辦?

用戶故意玩你怎么辦?

用戶點了這個,返回,又點了這個怎么辦?

...

類似這樣的情景必須考慮成千上萬次,才能寫出一個好用的程序。

正因為考慮到所有情況很難,所以大部分程序都會有BUG——即便如此,因為會編程的人還是不多,程序員還是能拿遠超我國平均薪水的工資。

編程已經這么難了,我們實際生活則要比編程還要復雜的多。事實上世界上是找不到兩個完全一樣的人的,大多數人從感情,職業到個人訴求幾乎都完全不同,簡單的說就是,我們這個世界非常復雜。

但我們媒體,自媒體的許多主張,其實都是在簡單化這個世界,默認全世界都是和博主一樣的人,而忽略了現實里種種微妙的復雜性。

舉兩個“直男癌”的例子。

比如都在主張說強奸罪的定罪對女孩來說太不友好,需要女孩回憶強奸的細節并復述出來,這對女孩是二次傷害。應該只要是女孩子報警,就按強奸罪抓捕男方。

但如果是女方故意報復男方,陷害男方怎么辦?——事實上這種誣告的事情在全世界都非常普遍,乃至于我國國產青春片里的女主角,都會扯著嗓子大吼“你不和我在一起我就告你強奸!”

有女朋友為了報復前男友,故意勾搭回來發生關系然后誣告強奸的。

有妓女和嫖客就嫖資發生糾紛,敲詐嫖客不成而誣告強奸的。

有為了保研,勾引老師發生關系然后誣告強奸的。

我看過最離奇的是三個女中學生,為了獲得推薦上高中的資格,強行說自己的中學老師對他們進行了性侵害。四十年后才良心發現,給老師平反。然而老師業已80高齡。

再比如這幾年讀多了自媒體的女生一定會以為“想要嫁個有成就的男人,以后注重家庭相夫教子”是罪大惡極的想法,一定是被男權社會洗腦了,是扶不起的阿斗。

雖然我也喜歡性格堅強的獨立女性,但我堅持認為想回歸家庭的女孩子是沒有錯的。

只要你是自愿的,嫁個愛你的丈夫,在家操持家庭的女孩一樣值得尊敬,應該被全世界體諒。這一點都不罪惡,一點都不落后,一點都不比那些文章里寫的獨立女性差。

這個世界遠比你們文人設想的要復雜,在互聯網上也許你只能看到一兩種聲音在對抗,但其實現實里有形形色色的人,這些人又有形形色色的訴求。

所以我希望你們無論是追求女權的也好,追求種族平等的也好,都能記得自己是在追求平權,是想為自己爭取到一個機會,而不是把自己的想法強行往別人臉上甩。

否則和你們所反對的大男子主義,又有什么區別呢?

網友薦論

  • 所以男性回歸家庭也不是什么丟臉的事。一起帶個孩紙做個家務也不需要哭天喊地。希望也不要用這個女的穿的少就是故意的。所以被強奸也活該。我覺得先了解下女權吧。粉絲還有黑粉麼。要求男女共同承擔。女性更獨立也不是說不回歸家庭。我覺得作者你本身認知是不是也有誤解。而且我不覺得美國的運動多好。伊斯蘭女權主義者看到我都笑哭。但是在中國現實情況下。弱者的呼喊想要更被重視。女權運動路險且難
  • 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的“集體”,而是一個個不同的個體。我非常認同你的觀點。不過我但是覺得,在平權這件事還沒開始深入人心之前,來一點“矯枉過正”也未嘗不可。畢竟整個社會浸泡在里面已經太久了。
  • 我在微博也見過,她還發來一段話:“同出房款請署名;家務家政請外包;要生孩子請代孕;帶娃教娃請專職人員;各自父母各自問好。另外,擠占你姐妹出生權的請先去償命,連累姐妹退學輟學的就別不要臉地自稱什么畢業。一支口紅就鬼叫,也不看看自己的血債有多少。”我說我這一切都做到了,她就不說話了
  • 什么才叫真正的女權呢?議題太復雜,恕我不懂。只覺得,你做著自己喜歡的,不被人勉強,不覺得被打壓,即享受到了自己的權力。舉個不那么恰當的例子,有人就是享受SM,而你說這個是不對的,是奴性,于是你剝奪了她喜歡的東西,那這到底是不是所謂的捍衛權利呢?
  • 韓寒那個看完電影再作評論,要看完電影發現韓寒直男癌啊歧視啊什么的,我也不后悔,直男癌我一點不關心,直男癌這種私人問題應該是他女朋友關心的話題,我只關心電影好不好看,要是他能用一個電影就改變我的三觀的話,我得說這逼真牛逼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