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藥品  >   藥品品牌  >   馮了性  >   羊毛黨和內鬼勾結,造假數據,分食灰色暴利

羊毛黨和內鬼勾結,造假數據,分食灰色暴利

來源: 差評君 2017-03-07 18:32

互聯網金融領域,灰色暴利產業一直存在。羊毛黨、內鬼、流量中介、甚至創始人和VC投資人,都參與其中,獲客成本中一半的錢。公司內部人員通過數據造假,騙取投資人投資金額。在這場饑餓游戲中,有些人為了利益奔跑,有些人為了活下去奔跑,沒有人愿意停下來等死。這大概就是時代的悲哀,劣幣驅逐良幣,只能卑鄙地活。


短短3年,互聯網的獲客成本從幾元飆升到數千,在互聯網金融領域甚至上萬。


不可忽視的一點是,一條灰色流量悄然形成,所有人如寄生蟲,附在上面吸食暴利。


羊毛黨、內鬼、流量中介、甚至創始人和VC投資人,都參與其中,獲客成本中一半的錢,在欺騙中,被層層盤剝、吞噬干凈。


這是流量成本暴增的重要原因。


流量競爭,就如一場無人可逃的饑餓游戲,所有的人都加入到流量灰產中,被迫狂奔,避免被人獵殺的命運……



01 流量中介:我六你四


“利潤的提成是,四六分,我六,你四”,秦廣志是一名專門負責“羊毛刷單渠道”的推廣專員。


他所在的公司專門給互金平臺“沖量”,他自稱公司獲得過“百度貼吧金牌代理商”,擁有一大波互金客戶。


他給客戶的返點,已經到了“四六”的匪夷所思的價位,然而,這才將將喂飽客戶。


為了開拓客戶,在互金平臺推廣需求的帖子下面,秦廣志都會留了自己的QQ,他甚至給所有互金公司的運營人員群發郵件、短信。


他們需要靠著瘋狂地進攻,去搶奪客戶,因為,一單就意味著暴利。


在這個灰色產業鏈中,這些流量中介,起到了一個重要的樞紐作用。


他們對下,集結羊毛黨,號令千軍萬馬,幫助平臺刷量;對上,拉攏公司入局,并給予巨額返現。


他們是流量灰產的推波助瀾者,是所有利益的匯聚之地。


這條產業鏈的暴利,已達到讓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秦廣志說,以前行業最好的時候,ROI(投資回報率)可以達到1:300,相當于投放1塊錢的推廣費,會有收獲300塊錢的投資金額。


然而,現在ROI達到1:30,已算不錯的成績單。


因此,一般一家公司,試圖獲得1千萬的投資額,就會準備30多萬的投放預算。


這筆錢一旦到了秦廣志手中,他就會開始召喚“羊毛黨頭子”,讓他們號令羊毛大軍去平臺注冊。




第二客棧的創始人包子(網名),曾帶領數千羊毛大軍,征戰南北,是圈內著名的羊頭。


“一般中介找過來,會給羊毛頭子一定的提成,一些知名的大平臺,返點比較低,只有千分之一,一些小的平臺則更高,達到百分之一”,包子稱。


換算下來,千萬投資金額,羊毛頭子可拿到1萬到10萬不等——當然,這些錢不是羊毛頭子一人所得,他下面還會有層層羊毛代理,逐級分食。


也就是說,近30萬的推廣費,如果通過刷羊毛的方式,只需要1到10萬的成本,剩下的20多萬,全是秦廣志和客戶的分紅。


至少推廣費用的60%,被灰產分食。


“一個月投放100萬,都別想砸出點動靜,投放一千萬,那只是剛算入場。”一家知名平臺前運用推廣負責人稱,各家平臺一年線上推廣費用,已開始用億計算。


在如此瘋狂的推廣下,將喂肥這條產業鏈多少吸血者?


這就是行業現狀,互金行業進入的是一個“無流量,則死”的時代,羊毛黨再也不是一個神秘的話題。


曾經的羊毛黨,讓平臺恨之入骨。一個小平臺,輕易就被羊毛大軍薅干。


2015年11月,快操盤推出“充1分錢返500元”的促銷活動,被網友發現系統漏洞,導致“羊毛族”蜂擁而上,無限制提款,一夜被薅近億。


有時候平臺不得不找過來,找到包子“求放過”。


此時,平臺方對于羊毛黨的絞殺,也毫不手軟。


2015年底,一個羊毛黨被借貸寶舉報后面臨十年刑期制裁。


“擼得太狠,被監管部門盯上,躲到山溝里的羊毛頭子也不少”,一個資深羊毛黨稱。


后來,雙方又進入一個“又愛又恨”的階段,為了沖量,有時候也不得不需要羊毛黨來“補補數據”。


“然而到了現在,互聯網金融的羊毛黨,已到達變態的地步”,包子稱,很多中小平臺,被羊毛黨所“劫持”——一旦羊毛大軍撤出,平臺甚至面臨倒閉。


這是一個慘烈的結局。當真實的投資用戶難在尋覓,獲客成本高如天際后,一些小平臺,不得不暫時依靠著羊毛黨,茍延殘喘地活著。


“一個真實的投資用戶的獲客成本,至少上千,100萬的投資預算,最多轉化一千個投資用戶,如此慘烈的數據,怎么可能簽得下訂單?”秦廣志稱,因為“真假”數據成本相去甚遠,只能“真假摻和”。


“我和一些創業者說了,很多中介就是數據造假,但他們也沒有辦法,太低的數據,他們無法簽合同”,51理財的CEO劉思宇稱,就因為雙方的這種不信任,更是加大了流量投放的磨合成本。


如今,這門見不得光的生意正在洗白——羊毛黨從游兵散將,向組織集體發展。


這些“集團軍”多以渠道代理商,廣告代理商的名義包裝。買一個“某某金牌代理商”的名號,“羊毛業務”就可以堂而皇之上線。


“目前大部分廣告公司的CPS(Cost Per Sales按銷售付費),實際上都是羊毛黨的專場”,包子覺得,行業正在畸形,“以前還有真實的投資者,現在羊毛就是CPS,根本不會有什么續投和留存。”


“什么樣的流量結算方式,我們都可以做,主要看你們的KPI,如果需要羊毛,我們也可以做”,一本財經暗訪了十家渠道代理商,九家明確表示可以接羊毛業務,剩下那一家也委婉默認。


“薅羊毛”這門生意不僅在廣告代理屆,成功洗白,在互金企業內部,它也開始趨于正規化。


某互金平臺市場部負責人透露,一些互金平臺為了減低獲客成本,在市場部中,專設了一個“羊毛部”。


“羊毛部”的工作,就是專門負責聯系羊毛群主,企圖繞過這些“吸血”的中介代理。


這在秦廣志和包子看來,這一舉措著實可笑,但也看出互金平臺對流量的饑渴和無奈。



02 遷徙者:年入百萬


實際上,這場游戲中,一個重要的參與者,是平臺運營者。


他們一般身處運營要職,手握預算,他們是灰色流量產業鏈里的“擺渡人”。


“動物會按著季節,尋找更加肥沃的生存環境”,顧明說,“我也一樣,會尋著錢味而動”。


顧明,是一家有名的互聯網金融公司運營負責人,他稱自己為“遷徙者”。




遷徙者,這是他對這個群體的定義,他們如野獸般敏銳,狡黠而出手狠毒,靠著瘋狂吸食每個公司的預算提點而活,一旦吸食干凈,就飛往新的多金之地。


畢業之后,顧明去了一家互聯網金融公司擔任運營專員。他很快發展,這個行業的油水,不是來自“底薪”,而是“返點”。


當他摸清了那套規則,就開始他一路狂奔的遷徙之路。


他去了一家新的公司,在面試之前,他先看公司背景,并預測今年這家公司的流量預算不低。


面試的時候,他含沙射影地詢問,“公司對流量是否重視”,一旦獲得肯定的答案,就將其視為獵物。


“進入一家公司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拜山頭”,顧明先和運營總監搞好關系,并摸清對方底細。


“我很快就能發現,對方是否是同道中人,”顧明將其稱為“同伴”間的氣味相同。


實際上,一些蛛絲馬跡,很快就能暴露運營總監的“心思”,顧明很清楚,有些渠道效果奇差,刷單嚴重,如果總監堅持投放,“八九不離十,就有高額返點”。


一個大平臺在流量上的預算,至少一年上千萬,月均百萬。一個徹底腐化的運營團隊,每個月可從中獲得多少提成?        


“如果我全部用羊毛黨,只需要花30到50萬,剩下的幾十萬,我和運營總監分成”,顧明說。


而秦廣志合作的,也多是顧明這樣的“遷徙者”。


就算不作弊,正常流量運營,100萬的單子,也能拿到10%-20%的提成,就是10萬。


當一個公司的流量預算結束,對于顧明來說,就進入了“遷徙者”的冬季。他就打點行裝,開始往春暖花開的地域遷徙。


5年之內,他跳了7家公司,靠著頻繁遷徙,他的實際年收入,早就過了百萬。


實際上,回扣和提點,在行業中早就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顧明加入了很多運營群,結識了大把“業內人士”,當大家混熟了之后,他發現“遷徙者”的群體,遠比他想象中更龐大。


他們甚至會經常舉行線下聚會,交流心得,共享資源。


“討論哪個供應商靠譜,哪個公司預算高”,顧明找到組織之后,開始變得“心安理得”。


“這就是業態,在任何公司,油水最肥的部門,一定是花錢的部門,當流量的支出變得越多越多的時候,所有的牟利者,就會尋利而來”,顧明覺得,這是生存法則和自然規律,無需自責。


似乎所有人,都開始覺得這是一個自然“常態”。


一本財經通過某市場總監處,獲得了所謂的百度返點的“秘密文檔“,里面明確記錄著返點規則,只要一次性能投放一億的廣告,最高返點達到“33%”,就是3300萬。





流量提成之瘋狂,已到如此觸目驚心的地步。


“像百度,萬達,滴滴,聯想,360這樣的金主,就養活了不少渠道代理公司”,顧明透露。


然而,暴利就會伴隨著高風險。


顧明最終因為向一位供應商提出高提成,而被報復,他索要“回扣”的證據,被直接發送到了CEO郵箱。


但這并沒有影響顧明的遷徙之路,無非是提前離巢,奔向新的肥沃之地。


僅互聯網公司,從2014年至今,就有新聞曝出,百度、阿里、騰訊、京東、360、去哪兒網等公司,都有高層因涉及謀私利,而被開除或刑拘。


而在互聯網金融圈,這樣的風氣,則更為盛行。


顧明稱,遷徙者做到年薪百萬,只是一個平均成績,“金融離利益太近,流量的預算太高”。


欲望的池邊,往往遍布罌粟的花朵,艷麗且劇毒。



03 集體造假的游戲


羊毛黨薅走的利潤,中介和內鬼的洗劫,這還不是全部。流量灰產鏈條里,創業者也“半推半就”,參與其中。


“中國中小企業的平均壽命僅2.9年,集團企業的平均壽命僅7~8年。”6年前,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教授李建偉透露了這組數字。


到了2015年,這個數據有所增長,中國民營企業平均壽命為3.7年。


對于短命而孤獨的公司來說,創業者只能帶著大家,蒙眼狂奔。


他來不及思考人生和情懷,進入到灰色森林中,就如加入了一個饑餓游戲,不停地奔跑、奔跑,否則就會被后來者吞噬或蠶食。





“很多時候,你只需要給公司一份漂亮的數據報告,一份好看的PPT,”顧明說,大部分的公司創業者,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創業者張懷,最近要給投資方交報告。


這家投資機構花了大價錢,請了國際知名的會計事務當理財顧問。


投資人拿到他的報表無奈地笑,說:“你好歹把數據包裝一下再給我啊。”


數據,流量,直接決定了創業公司的融資。有時候,創業者不想造假,投資人也會要求造假。


對于VC投資人來說,他希望公司的估值越來越高,及時出手,自己不要成為最后的“接盤俠”。


如此來看,整個流量灰產,來自全產業鏈的集體“供養”。


一家公司購買流量的千萬預算,60%被中介、羊毛黨、內鬼吞噬。


數據造假,流量作弊,成為必由的生存法則,行業突然陷入一個惡性循環中:刷單找死,不刷等死。


在這場饑餓游戲中,有些人為了利益奔跑,有些人為了活下去奔跑,沒有人愿意停下來等死。


這大概就是時代的悲哀,劣幣驅逐良幣,只能卑鄙地活。




羊毛黨還沒退場,一個新的流量游戲開場。


當P2P時代結束,消費金融時代到來,現金貸遍地開花。


一大群擼客們和流量中介勾結,開辟了新的流量戰場,撿起了流量灰產的接力棒。


關于流量的游戲,從未結束,只有迭代。


網友薦論

  • 昨晚體驗了VR女友,摔板凳摔到營養不良了?
  • 只會碼字的運營狗哭了。是時候去蹦迪夜場門口賣烤冷面了,或許能賺到點底薪以外的“灰色收入”
  • 這位差友你get到了。。
  • 這篇文章的大概意思就是,假如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app,拉一個注冊自己app的客戶,運營需要100塊,找羊毛黨頭(作假,水軍),只需要20塊。剩下的運營可以和羊毛黨的頭子分了,又可以做得一手好假賬。
  • 這跟水軍一樣,都成產業了

相關閱讀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