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藥品  >   藥品品牌  >   千禾伊舒  >   在奔跑的旅途中,學會尋找和享受一些“無用之事”

在奔跑的旅途中,學會尋找和享受一些“無用之事”

來源: 拾遺 2017-03-15 17:55

在實際生活中,一個人的外貌特點并不一定與其性格特點有必然的聯系。而在文學作品中,作者對某人相貌的描寫則往往都有其特殊用意。要么把外貌與性格的不協調對照而寫,突出其內外的反差;要么表現一個人的“表里如一”,突出其內外的一致性。曹雪芹對人物的描寫大多屬于后者,這從曹雪芹對寶玉外貌神情與性格之間關系的描寫,可以看得出來。賈寶玉是男人,男性的生理結構,決定了其氣質乃至性格的男性特點,無庸贅述。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個男人的性格當中,卻有著相當顯著的與其男性性格相對立的女性化特點。

“世上有味之事,包括詩、酒、哲學、愛情,往往無用。吟無用之詩,醉無用之酒,讀無用之書,鐘無用之情,終于成一無所用之人,卻因此活得有滋有味。”用周國平這句話詮釋《紅樓夢》,極為妥帖。很多人讀《紅樓夢》覺得無趣,那是因為還沒領會書中之“無用”——人這一生,活得“無用”往往比活得“有用”更有滋味。人生,并不是拿來用的——以無用之用,創造生活之美,這才是有趣生活的正解。中國不缺董事長,但是稀缺賈寶玉。廣西師大出版社搞過一個讀者調查,然后做了個“死活讀不下去的名著排行榜”,結果大跌眼鏡——排名榜首的竟是《紅樓夢》。“讀過幾次,每次看十幾頁就讀不下去了。”

“都是一些生活瑣事,不知道想表達啥。”“說話說話再說話的小說,非常無聊。”不只是普通讀者,很多學者也頭痛。曾跟幾個國家的《紅樓夢》譯者有過交流。有趣的是,他們之所以翻譯《紅樓夢》,都不是因為喜歡,而是因為它最有名。“《紅樓夢》的故事幾乎是不往前走的。每次翻譯書,我就一個勁地跺腳:你走啊,你倒是走啊,怎么能不走呢?”“講的都是生活瑣事,我查字典找資料,好不容易翻譯了一回,一讀覺得跟沒翻似的。”他們搞不懂《紅樓夢》為何盡是這些“雞毛蒜皮”?拾遺君以前也一樣,數次讀紅樓,數次半道崩殂,實在不明白《紅樓夢》到底想傳達什么?直到有一天,我讀到了周國平的這句話:“世上有味之事,包括詩、酒、哲學、愛情,往往無用。

吟無用之詩,醉無用之酒,讀無用之書,鐘無用之情,終于成一無所用之人,卻因此活得有滋有味。”我腦際轟一聲巨響,一下就豁然開朗了,原來老曹是想告訴我們:無用之用,方為大用。男主角賈寶玉是個超級無用的人。老曹在第三回用一首《西江月》這樣評價:“可憐辜負好韶光,于國于家無望。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無雙。”國家指望不上他,家庭指望不上他,賈寶玉實在是一個很無用的人啊!聰慧過人的他為什么這么無用呢?因為他把精力都用在了看“邪書僻傳”上。《紅樓夢》第九回寫道:清早,寶玉給父親賈政請安說上學去,賈政特地叫來跟寶玉的李貴進行細問:“你們整天跟他上學,他到底念些什么書!”

李貴說:“哥兒已經念到第三本《詩經》……”賈政說:“什么《詩經》古文……先把《四書》一氣講明背熟,才是最要緊的。”在賈政眼里,《四書》之類才是真學問,因為這些書是科舉考試的必考科目。但賈寶玉偏偏不喜歡讀這些正經書,他喜歡讀的是什么書?二十三回講道:正當三月中,寶玉攜了套《會真記》,來到沁芳閘橋邊一塊石上坐著看,正看得心醉,黛玉扛著花鋤經過。問寶玉:“看的什么書?”寶玉藏書不及,搪塞說:“不過是《中庸》《大學》。”黛玉不信:“趁早兒給我瞧,好多著呢。”見瞞不過去,寶玉只好將書遞給黛玉。黛玉接過書來,從頭看去,越看越愛看。看完書,卻只管出神,心內還默默記誦。寶玉笑道:“妹妹,你說好不好?”黛玉點頭:“果然有趣。”寶玉看的書,便是此等“邪書僻傳”,如《西廂記》《牡丹亭》《莊子》《南華經》等。“讀書是為了悅己悅心、修心養性,怎能為了求取功名去讀那些無聊之書呢?”所以他將那些讀正經書求功名的人稱為“祿蠹”。不過就是一群“竊食俸祿的蛀蟲”罷了。

“只有不為什么而讀書,才能獲得讀書的自在。”所以他討厭科舉八股文,只愛性情無用書。聰慧過人的寶玉為什么這么無用呢?因為他把精力用在了“吟詩作賦”上。《紅樓夢》二十三回寫道:賈政聽到大丫頭襲人的名字,怒問:“是誰起這樣刁鉆名字。”襲人姓花,原名珍珠,本是賈母的丫環。賈母見她心地善良,恪盡職守,便將她賜給心肝孫兒寶玉做了貼身丫頭。寶玉見珍珠姓花,又這么溫柔體貼,立馬想起了陸游那句“花氣襲人知驟暖”,于是便將花珍珠的名字改為花襲人。父親厲聲詢問,他只好承認:“是我。”賈政斷喝:“作孽的畜生,只知道在這些濃詞艷詩上做工夫。”沒辦法,寶玉就喜歡吟些閑詩作些閑賦。《紅樓夢》三十七回寫道:這一年,賈政有事出差了。寶玉可樂壞了,整天任意逛蕩。正覺得無聊,探春叫人送信來了:“想成立一個詩社,寶哥可有興趣?”寶玉高興得直拍手:“我如今就去商議。”恰好賈蕓為孝敬寶玉送來了兩盆白海棠,于是這個詩社就被取名為海棠詩社。正是有了寶玉的積極張羅參與,才有了《紅樓夢》五次經典的“詩詞大會”。寶玉不但擅長吟詩作賦,也通曉琴棋書畫。

第八回,戴良等人偶遇賈寶玉同學,向他討要:“字法越發好了,賞我們幾張。”寶玉隨后寫了“絳蕓軒”三字請黛玉看,一向刁鉆的黛玉評價:“個個都好。”賈政們覺得寶玉“潦倒不通庶務”,其實,他只是“不通”官場應酬的庶務,對于詩詞歌賦、琴棋書畫這類無用庶務,他倒是融貫于胸,信手拈來。“蒹葭蒼蒼, 白露為霜。”提到植物文學,很多人立馬就會想到《詩經》。如果沒有這些植物,《詩經》不知會失色多少。在文學史上,這一點能與《詩經》媲美的,也就只有一部《紅樓夢》了。《紅樓夢》每一個章回,都有植物存在。僅僅前80回出現的植物,就高達數百種。而這數百種植物,有一半出自寶玉之口。寶玉熱愛大自然,沒事就喜歡侍弄花草。他所居住的怡紅院,就是一座植物大觀園。海棠、芭蕉、薔薇……一年四季都有開不斷的花。十七回,寶玉向一群老學究展露了他的植物學功底:大觀園剛竣工,一群老學究前來參觀。他們原以為這處院子“無味得很”,不料卻撞見了目不暇接的奇花異草,或牽藤,或引蔓,或垂山,或攀檐,或繞柱,老學究們面面相覷,無人識得花木之名。賈寶玉不顧其父威嚴,在眾人面前大展歪才。

他一口氣說出幾十種奇花的名字:紫藤、松蘿、薜荔、杜若、蘅蕪……老學究們驚得目瞪口呆,寶玉還意猶未盡,又一口氣說出幾十種異草是名字:藿香、紫菜、知母、石帆、扶留……不僅如此,他還將植物納入詩對:“新綠漲添浣葛處,好云香護采芹人。”“吟成豆蔻才猶艷,睡足荼蘼夢亦香。”“三徑香風飄玉蕙,一庭明月照金蘭。”老學究們聽傻了,恨不得拜倒在寶玉腳下。聰慧過人的寶玉為什么這么無用?因為他把精力花在了“侍弄花草”上。他簡直就是一位天才植物學家。端午節,發生了一連串不遂心的事。寶玉坐在房中長吁短嘆,悶悶不樂。

恰巧晴雯換衣時失手摔折了扇子,心情不好的寶玉便訓斥了晴雯幾句。晴雯這個暴脾氣丫頭,立馬反唇相譏。一下就把寶玉惹炸了,要去稟報太太。襲人一干丫頭跪下求情,寶玉才作罷。事后,寶玉心生歉意,便向晴雯求和:“這些東西原不過是借人所用,你愛這樣,我愛那樣……”晴雯笑道:“既這么說,你就拿了扇子來我撕。”寶玉聽了,便笑著遞與。晴雯接過來,嗤的一聲,撕成兩半。寶玉笑著說:“響得好,再撕響些!”麝月走過來,笑道:“少作些孽罷。”寶玉將麝月手里的扇子也奪了遞與晴雯。晴雯接了,也撕成幾半子。麝月道:“這是怎么說,拿我的東西開心?”寶玉笑道:“打開扇子匣子你揀去,什么好東西!”麝月道:“我可不造這孽。”寶玉笑道:“千金難買一笑,幾把扇子能值幾何!”賈寶玉為什么這么無用呢?因為他把精力花在了“照顧女兒”上。丫頭齡官在地上畫“薔”字,正癡迷時,大雨驟下,寶玉趕緊叫她躲雨,卻忘了自己還在暴雨中。玉釧伏侍他喝湯,不小心撞倒湯碗,寶玉只著急地問玉釧燙著沒有,卻不知被燙的卻是他自己。

薛寶釵曾為寶玉取過一名字——“無事忙”。因為他忙的不是正經事,而是女兒事。男人們鄙夷不屑的女兒事,在他那里卻成了天大的正經事,“為女兒而忙是我的天職。”大觀園成立“海棠詩社”后,黛玉提議:“咱們是詩翁,得有名號。”于是探春成了“蕉下客”,黛玉成了“瀟湘妃子”,寶釵成了“蘅蕪君”。寶玉道:“我呢?你們也替我想一個。”寶釵道:“就叫你‘富貴閑人’罷了。”這名,取得實在是太貼切了。《紅樓夢》里,王熙鳳是第一忙人,寶玉則是第一閑人。男人們都忙著追求的“立德立功立言”,寶玉卻討厭得很,他就喜歡做個閑人。閑著開詩社,閑著讀歪書,閑著弄花草,閑著制胭脂……賈政不懂他這份“閑情”,一怒之下,差點把他打成殘廢。王熙鳳不懂他這份“閑情”,所以她對平兒說:“寶玉中看不中用。”薛寶釵不懂他這份“閑情”,所以她勸寶玉讀讀“仕途經濟的學問”。史湘云不懂他這份“閑情”,所以她勸寶玉“會會這些為官做宰的人”。為何寶玉鐘情黛玉?

因為只有黛玉懂他這份閑情——“人應該生活,而不僅僅是生存。”人生,并不是拿來用的。人活著的意義在于享受生活,如果活得太實用太沒趣,便失去了生命的意義。正唯賈寶玉追求無用之用,才把生活活成了詩。三月中旬,桃花灼灼。寶玉坐在桃樹下品賞《會真記》。風吹過,桃花落得滿身滿書皆是。寶玉怕腳糟踐了桃花,便用衣服將花兜起來,然后來至池邊,將花瓣抖落池中。任它飄飄蕩蕩,流出沁芳閘去了。偏在此時,黛玉也來了。她擔著花鋤,掛著花囊,拿著花帚。寶玉便說:“來把花掃起來,撂在水里。”黛玉說:“撂在水里不好,流出去遇到臟水臭水,仍就遭塌了。把花裝在這絹袋里,拿土埋上隨土化了,這才干凈。”

于是便有了寶黛的第一次葬花。世人皆知黛玉葬花,卻不知寶玉也葬花。那一回,香菱跟一眾小丫頭斗草,一來二去,就斗毛了,打了起來。然后把香菱新裙子弄臟了,一哄而散。接下來,就又出現了寶玉葬花一幕!“寶玉蹲在地下,將方才的夫妻穗與并蒂菱用樹枝兒摳了一個坑,先抓些落花來鋪墊了,將這菱穗安放好,又將些落花來掩了……”在忙忙碌碌、勾心斗角的賈府里,只有植物學家寶玉懂得閑下來領會大自然的美妙。找個地發呆,遙望滿天星斗的浩瀚。清晨推開窗,嗅聞遠山木葉的芬芳。靜靜蹲下來,觀看一朵花開的美麗。其他人不但不懂寶玉,還嘲笑他呆氣:“你說可笑不可笑?看見燕子,他就和燕子說話;河里看見了魚,他就和魚說話;見了星星月亮,他就咭咭噥噥的……”賈府里的這些人常常感嘆生活無聊無趣,卻不知有聊有趣其實就藏在他們身邊。蘇軾說:“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唯有像寶玉這般閑下來慢下來,做一些“和魚說話”之類的無聊事,才會懂得:心有多閑,樂趣就有多大。賈璉鮑二老婆私通,被王熙鳳撞見,結果平兒成了出氣筒,被鳳姐給揍了,然后引出了一段“平兒理妝”的故事。

寶玉安慰平兒后,便開始指導平兒化妝。“拿些燒酒噴了,熨一熨,把頭也另梳一梳,洗洗臉。”平兒洗了臉,寶玉說要擦上些脂粉。他將宣窯盒揭開,將花棒遞給平兒:“這是紫茉莉花研碎了,兌上香料制的。”平兒倒些在掌上,撲在臉上,很容易勻凈,不像別的粉那樣青重澀滯。然后寶玉又拿出裝胭脂的白玉盒,里面盛的胭脂,如玫瑰膏子一樣。“這是上好胭脂擰出汁來,把渣滓澄干凈,再配上花露蒸疊而成的………………平兒經過寶玉一番裝扮后,竟然變得艷光照人,甜香滿腮。由這件理妝小事便可以看出。寶玉多懂生活啊,他真是一個生活家。周作人在《北京的茶食》中說過一段話:“我們于日用必需的東西以外,必須還有一點無用的游戲與享樂,生活才覺得有意思。看夕陽,看秋河,看花,聽雨,聞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飽的點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雖然是無用的裝點,但是愈精煉愈好。”大富商郭標的四女兒郭婉瑩,從小錦衣玉食。

但這個“上海的金枝玉葉”,后半生卻頻遭磨難。50歲時,被趕出大宅去刷馬桶,直到十指變形。但即便去刷馬桶,她也要穿著優雅的旗袍。沒有烤箱,她用飯盒也要蒸圣彼得堡風味的蛋糕。沒有茶具,她用搪瓷缸子也要天天喝自制下午茶。朋友說:“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搞這些無用的講究!”郭婉瑩說:“活得像個人,才能看見美。”活得像個人,才能看見美——這句話,也是寶玉的生活哲學。因為這些無用的裝點,他的生活美成了詩。那一回,寶玉黛玉葬完花后,一起坐在桃樹下看《西廂記》。寶玉笑道:“妹妹,你好看嗎?黛玉笑著點頭。寶玉便將自己比作張生,將黛玉比作崔鶯鶯:“我就是這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傾國傾城的貌。”

黛玉嗔道:“欺負我,我告訴舅舅去。”寶玉急了:“我要有心欺負你,變個大王八。”黛玉撲嗤一笑:“呸!嚇你而已。”情投意合的兩人,就這般虛度著時光。再一回,寶玉給黛玉講故事:說揚州有座黛山,山上有個林子洞,洞里有群耗子精,耗子有天下山打探。發現廟里有紅棗、栗子、落花生、菱角、香芋五種果品。老耗子便拔令箭問:“你們誰愿意去偷?”耗子精們自告奮勇,“我去偷紅棗。”“我去偷栗子。”“我去偷落花生。”“我去偷菱角。”只有香芋無人去偷。因為香芋個大,偷起來有難度。老耗子再問:“誰愿擔起偷香芋的重任。”一只小耗子站出來:“我去。”老耗子說:“你這身板,不行。”小耗子急了:“別看我瘦弱,我有計謀。”大家問:“那你怎么偷呢?”小耗子說:“我先變成香芋,混在香芋堆里,然后用分身法搬運?”大家說:“你會變嗎?先變一個看看。”

小耗子一搖身,變成了一個美女。大家笑了:“你不是說變香芋嗎,怎么變成小姐了?”小耗子說:“你們沒見過世面吧,只認得這果子是香芋,卻不知林老爺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黛玉聽了,翻身爬起來,按著寶玉笑道:“我把你爛了嘴的!我就知道你是編我呢。”情投意合的兩人,就這般虛度著時光。最好的愛情和最好的友情都是這樣,因為擁有這樣無用的事情才變得無比美好。就像李元勝寫的那首《我想和你虛度時光》——我想和你虛度時光,比如低頭看魚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離開浪費它們好看的陰影。我還想連落日一起浪費,比如散步一直消磨到星光滿天我還要浪費風起的時候坐在走廊發呆,直到你眼中烏云全部被吹到窗外。我已經虛度了世界,它經過我疲倦,又像從未被愛過但是明天我還要這樣,虛度滿目的花草,生活應該像它們一樣美好一樣無意義,像被虛度的電影那些絕望的愛和赴死為我們帶來短暫的沉默我想和你互相浪費一起虛度短的沉默,長的無意義一起消磨精致而蒼老的宇宙比如靠在欄桿上,低頭看水的鏡子直到所有被虛度的事物在我們身后,長出薄薄的翅膀。海子說:“今夜我不關心人類,我只想你”。

這才是最好的友情和愛情。寶玉黛玉寶釵三人去妙玉庵里喝茶。妙玉對寶玉說:“你這遭吃的茶是托他兩個福,獨你來了,我是不給你吃的。”寶玉品后感嘆:“真是輕浮無比。”黛玉品后卻問:“這也是舊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竟是大俗人,連水也嘗不出來。這是五年前我收的梅花雪,去年的雨水那有這樣輕浮,如何吃得。”一對比,就知道寶玉更懂茶。妙玉嘴上說:“獨你來,我不給你吃。”心里卻是:“你真是我的知己。”妙玉給寶釵用的杯子是瓟斝,給黛玉用的杯子是點犀,但給寶玉用的杯子,卻是她自己用的綠玉斗。因為劉姥姥喝了一口茶,妙玉連珍稀的成窯杯都不要了,但這次,她卻將自己的杯子給了寶玉。因為只有寶玉,能品她沏的好茶。眾姐妹邀請寶玉去品一首好詩,這首詩叫《桃花行》。“寶玉看了并不稱贊,卻滾下淚來。”賈寶玉為何會落淚呢?緊接著一句,點明了原因:“便知出自黛玉,因此落下淚來。”寶琴問:“你猜是誰做的?”寶玉說:“自然是瀟湘子稿。”寶琴說:“我作的呢。”寶玉說:“不可能。”

寶釵出來幫腔:“杜甫也不是首首只作‘叢菊兩開他日淚’之句,也寫過‘紅綻雨肥梅’等媚語呢。”寶玉說:“反正我認定是瀟湘子稿。”在經過眾人的輪番考驗后,寶玉始終堅持:“這是瀟湘子稿。”最后大家心悅誠服:“知黛玉者,寶玉也。”明代生活家說過一段金句:“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癡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縱觀我半百的人生,所交之友,大多還真是有深情有真氣的人。癖與癡最能娛己娛人。深情與真氣相投,是同好。同好是交友的基礎,然后成同道而喜樂無窮。”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世間許多大用,都是從那些看似無用的癖好中衍生出來的,“無用”之癖好常常隱藏著有用的潛質。當我們功利地拒絕這些“無用”之癖時,其實放棄了很多隱藏在其中的“大用之用”。余光中說:“天下的一切都是忙出來的,惟獨文化是閑出來的。”據說,賈寶玉其實就是曹雪芹自己。若曹雪芹活著時不是一個萬般“無用”之人,中國就會少一部偉大的《紅樓夢》了。所以莊子說:無用之用,方為大用。

幾千年來,中國文化一直倡導人生要有用,為社會所用,為國家所用,為家庭所用。一切無“用”之物都成了奇技淫巧。“我想學哲學。”“這有什么用,能當飯吃嗎?”“我就是喜歡畫畫。”“畫畫有什么用,能賣錢嗎?”“媽媽,我想出去旅行。”“旅行有什么用?能賺到錢嗎?”從小到大,從生到死,我們都在和“有沒有用”這個詞打交道。我們所遇到的一切人事物,都被父母、愛人、上司以及我們自己,習慣性地劃分為“有用”和“無用”兩類。彈鋼琴是有用的,玩沙子是沒用的。上補習班是有用的,過家家是沒用的。下圍棋是有用的,玩積木是沒用的。我們以“功名、權力、財富”為標準,如果不能“最直接地應用”,如果“短期內無法出成果”,如果沒有“眼下能看見的利益”,那我們就不要去碰這些“無用”的東西。有用則寵之,無用則棄之。

實用主義,已深深長進我們骨髓里。但曹雪芹恨死了這樣的功利主義、實用主義,因為這樣的人生實在是太無聊太無趣了,所以他要用《紅樓夢》來反抗這樣的價值觀,他就要大寫特寫賈寶玉來倡導“無用”。世界上許多美妙都是由無用之物帶來的,比如聽一夜窗外的雨打芭蕉聲,比如畫一幅夕陽下的大漠孤煙直,比如寫一筆龍飛鳳舞的蘭亭序,比如彈一曲心旌搖蕩的琵琶行,這些看似無用的無聊事,帶給心靈上的驚喜、撫慰、寧靜、安然,卻是任何有用之物都無法企及的。正因這些無用之事,我們才從野獸被還原人。正因這些無用之事,我們的生存才被還原成生活。正因這些無用之事,我們的心靈才變得從容有余裕。梁文道在《悅己》中如是說:“讀一些無用的書,做一些無用的事,花一些無用的時間,都是為了在一切已知之外,保留一個超越自己的機會,人生中一些很了不起的變化,就是來自這種時刻。”

人活到最后,無用比有用更有意義。如果說“有用之用”是物質需求的話,那么“無用之用”則是精神的補償。如果說“有用之用”是肉體滿足的話,那么“無用之用”則是心靈的慰藉。如果生命是一場奔跑。那么終點其實沒有那么重要。跑得快或慢也沒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要在奔跑的旅途中,學會尋找和享受一些“無用之事”:花一點時間等一朵花開,看一片初春的嫩芽綻綠,在陽光里閉上眼睛感受一下微風吹過面頰,讓心靈不至于在應付疲憊的奔跑中失去彈性而枯竭,這才是“賈寶玉”的意義所在。很喜歡民國老課本里那篇文章,雖然只有一句話:“三只牛吃草,一只羊也吃草,一只羊不吃草,它看著花。”我們,不一定老是要趕著去吃草,也可以試著閑下來,成為那只看花的羊。

賈寶玉的雙性化性格特征在其生活的各個方面都得到了充分的顯示。這種性格類型的形成原因是多方面的。中國傳統的陰柔型文化因素,為賈寶玉這個形象的出現提供了深層的文化基礎;明中葉以后至清中葉的啟蒙思潮為這個形象的產生提供了現實的時代的文化氛圍;曹雪芹對女性文化的崇拜和對男性文化的批判是塑造這一形象的最直接的思想動因。所以這一形象的出現既不是作者的即興創作,也不是一種生理-心理的變異,而是傳統文化、啟蒙思潮與作者思想感情等多重因素融合之后的自然化生。


網友薦論

  • 每每讀的拾遺君的文章,不禁熱淚盈眶,李白“三謝不能餐”而我卻“三拜不敢讀”,的確從小到大,父母社會都在潛移默化的告訴我們,只有做有用之事,讀有用之書才是正途,卻忘記了我們曾經擁有的無用之術,而這無用之術卻是中華五千年歷史文化的傳承,是我們安身立命的更本。當下,總有人渴望慢下腳步,在自己的世界中安穩,平淡的活著,可社會中的其他人卻視其為異類,認為其不學無術,誰不愿泛舟江上,對月小酌,誰不愿南山采菊,戴月歸家,然,奈何?奈何!
  • 不好意思,第一次贊賞,才得知拾遺君設得獎賞錢數這么低,再一次被深深感動,為善良的作者。我個人認為,您提供這么好的文章已付出了許多精力和時間,只要不是質疑式的評論,您可以不必回復。這樣會耗費您更多的精力。您提供這么好的作品已是對我們讀者最好的饋贈,如有冒昧和不當之處,還請海涵,祝您生活愉快!
  • 別人笑我瘋癲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很多人常說:等我有錢了再享受生活,等年紀大了再養生,等閑了再浪漫。永遠都在等!其實,工作之余養養花、寫寫字、作作手工,也是在享受生活。從現在開始,少油少鹽少糖、春捂秋凍也是養生。與心愛的人一起做飯、打掃、洗漱也是一種浪漫。過怎樣的生活是自已的選擇,有時與外界并無太大關系。只要愿意,每個人都能把平凡的生活過得如寶玉一般。生活永遠不缺乏美,只是少了發現美的眼睛!
  • 拜謝。拾遺君。 幸福包含兩個定義:創造幸福得能力和感知幸福的能力。現在人們只看重前者而忽略后者。這就是有用與無用。 關于《紅樓夢》,鄙自中學始,粗讀細讀十遍有余。常讀常新更無厭倦,以致現在品味字字珠璣。拾遺君講解到位,如飲美酒。再謝。 由此聯系到虛度的二三十載光陰,我在生活中不拘小節,不喜拘束,常常做出一些沒有目的不求結果的事,時而有人訕笑我的行為全然無意義,像童稚一般……但我覺得這就是我要的意義。我始終認為,我們總要忙一些沒有動機沒有目的的事,甚至每天單調的重復這件事,經年累月。然后它必然會帶給你想要的,或者讓你開始明白這世界的含義,或者讓別人開始明白你的含義。 始讀拾遺君,如老友重逢。
  • “讀一些無用的書,做一些無用的事, 花一些無用的時間,都是為了在一切已知之外, 保留一個超越自己的機會, 人生中一些很了不起的變化,就是來自這種時刻。” 這句話真好,生活中常常有人評論:你這樣做,有什么用呢?為什么要“有用”?為什么時時時事事都要求有用處才去做?開始,我還辯解,隨后,只剩下莞爾一笑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