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易米陽光  >   在匆匆人生行程中,你只不過是一個過客,所以別把自己太當回事

在匆匆人生行程中,你只不過是一個過客,所以別把自己太當回事

來源: 拾遺 2017-03-30 17:36

但倘若一個雞蛋從25樓落下來,有人見了,心想,不就是一個雞蛋嗎?無所謂地迎頭去碰,會怎樣呢?你會聽到“叭”的一聲,在這“叭”的一聲中,碰了的,當然有雞蛋,但同時破裂的,還有那顆迎頭去碰的頭顱。所以,千萬別小視了一個雞蛋,作為雞蛋,也千萬別小視了自己。一個弱小的雞蛋,當擁有了相應的條件,能讓一塊堅硬的石頭,害怕得顫抖。

“在高大堅硬的墻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 ——村上春樹009年,村上春樹領取耶路撒冷文學獎時,說了一句讓所有人震撼不已的話:“在高大堅硬的墻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村上春樹為何要這么蠻橫地永遠站在雞蛋一方?因為——“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是一枚雞蛋,我們都是裝在脆弱外殼中的靈魂,很多時候都必須面對一堵冷酷的高墻。”這堵高墻可能是惡勢力,這堵高墻可能是行政體系,這堵高墻可能是司法體系……“這堵墻實在太高太堅硬,在不明真相之際,如果我們不站在雞蛋一邊,雞蛋立馬就被撞碎了。”

村上春樹說。村上春樹這話是什么意思?就是在不明真相的較量中,如果我們一開始不站在弱者的雞蛋一方,不站出來對強者進行一個制衡,那么即便雞蛋是對的,也可能會被立馬碾碎。所以我們不明真相之際,在脆弱的雞蛋和堅硬的石頭較量中,我們不妨先選擇“站在雞蛋一邊”,這樣才能為雞蛋爭得一個“辯解”的空間和時間。如果“辯解”的結果證明雞蛋是對的,那我們為“好人沒被冤枉”鼓掌。如果“辯解”的結果證明雞蛋是錯的,那也無妨啊——壞人還是將受到懲罰,只是延遲了一點而已。延遲了一點,又有什么關系呢。

“事情發生后先永遠站在雞蛋一邊”,這不僅是一種道義,更是一種理性。“我支持法院,不能被輿論左右了。”“如果殺人不犯法,那就是鼓勵殺人。”“易中天說的話,證明他就是一法盲。”“不能因為同情,就損害程序正義。”“辱母殺人案”被南方周末曝光后,很多讀者、學者、專家站出來,無比理智的指出:情感的歸情感,法律的歸法律。這些話,看起來好像都很有道理,但其實正如學者朱學東所說:“看似理性,實則雞賊,全是利益的盤算,特別壞。”我只想問這些理智的人:當一幫人把我們的母親按進馬桶屎,當一幫人當著我們的母親放黃色錄像,當一幫人用生殖器侮辱我們母親的時候,難道我們還要進行無比理智的盤算嗎:“我如果拿起刀自衛,算不算違法?”“我如果殺了人,算不算正當防衛?”“我這樣殺了人,是不是小命不保?”但凡這時候還這樣盤算的人,都是孬種。

有點血性的兒子,自當不顧一切奮力一擊。在這種情況下,我一定支持于歡——這種腦殘的感性,比夫們理智的盤算,高貴一萬倍。很喜歡胡適先生的一段話:“爭你們個人的自由,便是為國家爭自由!爭你們自己的人格,便是為國家爭人格!”這句話,也是“事情發生后,我先站在雞蛋一邊”的原因所在。從孫志剛案到鄧玉嬌案,從錢云會案到唐慧案,從聶樹斌案到李天一案,從呼格吉勒圖案到雷洋案,…………如果不是很多人選擇站在了“雞蛋”一邊,那案件的真相可能就此永沉大海了。而正是因為我們選擇先站在了“雞蛋”一邊,中國的司法體系才由此更加進步和完善。“不明真相之際,在雞蛋和石頭的較量中,我先站在雞蛋一邊。” 

 這看似是一種無比蠻橫的選擇,但這樣的選擇其實更加理性,也更具有人性的溫度。因為有一天,我們自己可能就會成為那枚面對高墻的雞蛋。前段時間,一扒手在廣東行竊,其他人都視若無睹,一巴西青年卻一沖而上,被扒手打得頭破血流也決不松手。很多人問:“你一外國人,干嘛管這閑事?”巴西青年回答:“我妹妹在中國讀書,如果她遇到這種情況,我也希望有人幫她。但在此之前,我應該先幫別人。”“在雞蛋和石頭的較量中,先站在雞蛋一邊。”我覺得這也應該成為法官、檢察官、警官的重要考量。這不是說在處罰判罰時要傾向于弱者,而是在處罰判罰之前要盡量保護弱者,因為對弱者而言,你們就是堅硬的“高墻”。先設身處地地站在“雞蛋”的角度想一想,再作出的處罰判罰可能便更具“人性的溫度”。這段時間,姜文正在拍一部電影《俠影》。

這部電影的原型,就是民國的施劍翹。施劍翹的父親,被大軍閥孫傳芳所俘虜。但孫傳芳卻違背戰時不殺俘不戮降的原則,不僅殺了施劍翹父親,還將其尸首示眾三天。施劍翹發誓要為父親報仇。她苦苦等待十年,終于覓得一機會,連開三槍,將孫傳芳當場擊斃。擊斃孫傳芳后,她立馬去警察局自首。當時面臨的判決,只有死刑一條路。但很多人為她叫冤,并聯民上書。最后接手這個案子的是著名法官居正。“一個抽象的法律,決不能預料將來事件發生情形之變化,而包舉無遺。”“我國是禮治社會,禮俗是支配人們行為的重要準則,也應成為判案的參考。”

所以最終,居正特赦了施劍翹,認為她“其志可哀,其情可原”,老百姓們紛紛拍手稱快,盛贊這次判決。拾遺君講這個故事不是要求特赦于歡,而是覺得司法人員在處罰判罰時應多些“人性的考量”。一位法律學者說:“法律從根本上講應該體現人性,如果法院的判決讓絕大多數人感到了憤怒,那一定是忽略了人性的考量。”前段時間,美國法官Caprio在微信上火了。因為他斷案實在是太有人情味了。隨便舉一個例子:一位女士因違章停車被告上法庭。Caprio問:“你知道庫欣街10點前是不準停車的吧,而你停車時是9點59分58秒,你違法了。”一看只差2秒,Caprio看不下去了,轉身問警察:“奎恩警官,因為兩秒你就想把姑娘送進牢里嗎?”警官說:“規定了10點就是10點,早一秒都不是10點。”Caprio對女士說:你有什么想辯解的?”女士說:“可是我車上的表顯示是十點啊。”Caprio說:“所以你把責任推給你的表了嗎?”女士說:“表顯示的時間確已過10點。”Caprio回頭對警察說:“女士相信自己車上的時間,那我就相信她。”

然后,Caprio就駁回了法官的判罰。Caprio法官這樣任性判罰的例子還有很多,但美國人并沒覺得他判罰不公正,恰恰相反,他贏得了無數美國人的喜歡——“Caprio法官,讓我們看到了法律的嚴謹和人性的光輝其實并不沖突。”法律學者李澤有句話說得好:“中國和歐美司法的差距,往往不是差在法律條款上,而是差在人性的運用上。”沒錯,最大的差距是人性的差距。以前在報媒做記者時認識了一位法官周明。周明在基層法庭做法官時遇到一件案子,一位老太太兒子剛死,就被媳婦告上法庭,“媳婦要求分割老太太兒子的遺產。”開庭那天,周明見到了那位老太太。老太太精神接近崩潰,一個勁地絮叨:“我兒子骨灰還沒回來,我就成了被告……”周明一頁一頁地翻看案卷材料,心也一點一點發涼:“市區房屋登記在兒媳婦名下,銀行貸款是小夫妻一起還的,車輛登記在媳婦名下,工資是兒子的。”按法律規定,這些都是兒子夫妻的共同產,“作為遺產分割的話,老太太份額很小。最關鍵的是,兒媳婦明確要求,房屋應歸她。”老太太接到傳票后,抱著一男孩來到法庭。男孩是他領養的,用來延續香火。

老太太眼里充滿絕望:“如果將房子判給她,我就去死。”按照現有的證據,判罰并不難。但不難的后果可能就是——老太太自殺。周明不想面對這樣的結果,于是開始大范圍調查。跑房產公司,跑物業公司,跑老太太兒子工作過的公司、村委會……“十幾趟跑下來,案件事實逐漸清晰:買房子時,老太太兒子大學才畢業幾月,不可能拿出幾十萬房子首付款,而那時老太太兒子和媳婦也還不認識……”調查清楚后,周明作出判決:“我將汽車判給了媳婦,將房子所有權判給了老太太,由老太太負責償還全部貸款,并給予媳婦二十多萬元。”對這個判罰,媳婦最后沒有異議。而老太太把判決書放在兒子墳頭上,泣不成聲地連連感謝。這時,周明說了一句讓我銘記一生的話:“能讓剛性的法律產生人性的溫度,這就是法官的價值。”最好的判罰是有原則的悲天憫人。最人性的,就是最好的。自從有法律以來,無論中外,最震撼人心的判罰,都充滿了人性的光輝。

“經典判罰的溫度,就是人性的溫度。”正如盧梭所言:“一切法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銅表上,而是銘刻在公民的內心里。”寫《往事并不如煙》的章詒和,說過一句很有意味的話:“我們和前輩最大的差距在于人性。”在這里,拾遺君套用這句話:“庸官和好官最大的差距也在于人性。”柴靜在一篇文章里說過一件事,有一次,她去采訪一個政府官員,當地正搞拆遷,這位官員拿著小馬扎,跑到居民樓下,一連坐了十幾天,費盡唇舌為居民爭取哪怕多一點點的利益。柴靜問他:“這是個公共用地拆遷,從現行法律來說,你可以貼一張告示就拆,為什么你還要這樣做?”官員說:“因為如果有一天我的房子被拆,我也是一個老百姓。”這,就是“人性的溫度”。辱母殺人案發生后,很多人覺得事不關己:“干卿屁事啊!”我想回答,當然關我屁事啊:“如果我遇到同樣情況,該如何保護自己的媽媽?”“如果我遇到同樣情況,我也希望有人站出來挺我。”正如那個巴西青年站出來發聲一樣,“如果遇到這種情況,我希望有人幫我。但在此之前,我應該先幫助別人。”而且,站出來發聲更大的意義在于——亞馬遜雨林一只蝴蝶振動翅膀,也許兩周后就會在美國得克薩斯州引發一場龍卷風。

 對的,我說的就是蝴蝶效應。永遠不要低估個體可能產生的胡蝶效應,孫志剛、雷洋等案,就是最好的例證。大家都站出來,最壞的結果是“壞人被延遲受罰”,但最好的結果卻能引發“三贏”的蝴蝶效應:1. 推動司法體系更加進步和完善。2. 讓執法司法官員更具有“人性”意識。3. 讓更多人避免成為下一個于歡、雷洋。“在堅硬的墻和脆弱的雞蛋之間,我一開始會永遠站在雞蛋一方。”希望更多人懂得這句話所代表的意義。

別把自己太當一回事,在匆匆人生行程中,你只不過是一個過客,在人類歷史長河中,甚至還比不上一粒砂石的分量。不把自己看得太重,其實是一種修養,一種風度,一種高尚的境界,一種達觀的處世姿態,是心態上的一種成熟,是心志上的一種淡泊。


網友薦論

  • 于歡這件案子,我同意對他量刑,但不是因為網上很多推文描述的那樣。我讀完了庭審判決書,有很多細節也希望大家去讀一下。里面有一個細節我記憶深刻:受害人掏出生殖器,這時候于歡是沒有任何行動的,是警察來了表示不在管轄范圍內之后,于歡沖出去,但受害者那邊不讓于歡出去的時候于歡才開始拿水果刀……我們應該要理性,沒必要去給司法貼標簽或者“旁征博引”案例去非黑即白定論。作者的“站在雞蛋一方”我非常同意,我們要做的就是讓子彈飛一會兒,等到我們了解到真相后,再去具體的理性分析。我們不僅要站在于歡的角度,也要站在法官的角度。我覺得現在國家能容得下那么多議論本身就說明了國家在進步,所以希望這件事能有一個公正的判決,更能推動中國司法體系的進步!
  • 有網友時常提起馬雅可夫斯基的一句話:“當社會將你逼得走投無路的時候,你還有最后一條路走,那就是犯罪。永遠記住,這并不可恥!”縱容以暴易暴,法治秩序崩解,最后每個人都會成為受害者。碎片化的信息只能得出碎片化的結論。案件還未終審,事實還待查證,宣泄的情緒也該適可而止。弱者是個模糊定義,一個規則沒人遵守的社會,人人都可能是弱者!欠債可以不必還錢,殺人可以不必償命。法律的溫度也體現在條文中,否則也沒有從輕減輕免除等等一說了。既然談西方法律制度,辛普森殺妻案不知如何看,法官嚴守中立,也不會有文中談到主動去調查了解的做法了。在我們國家法治基礎還不是很高的前提下,是否應該先尊重規則,再談談溫度。雞蛋不是用來碰石頭的,有時候石頭卻是給雞蛋遮風雨的!總之一句話,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以善良的民意為參考!
  • 同意最后的三贏,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他母親作為一個企業家,怎么可能不知道高利貸的后果,但依然還要去借。兒子保衛母親傷人,這一點但凡有血性的人都會這樣做,但事實他確實傷了人。討債者,在走上這條路的時候應該清楚知道這條路樹敵很多,很有可能不得善終。
  • 說實在的,這件事發生到現在,我很悲憤,倒不是因為于歡被判處的罪行過重,而是因為在冷冰冰的法律面前,一些人虛偽丑陋的臉龐顯得特別無恥可恨。俗話說殺人償命,判無期這件事站在法律面前自然是無法辯駁的。然而審視案情的過程卻發現,這樣的審判令人難以信服,甚至說希望二審是能夠改為輕判的。換做是任何一個常人,都不可能做到袖手旁觀,但法因人而制也約束人,很多東西是需要徹頭徹尾完善的,準確而清晰有速的完善。這世界不是不能變好,而是每一個環節里的人,都應該在其位謀其職,若能如此,那句世界會變好又何嘗會顯得如此可笑呢?
  • 不要因為個例而攪亂規則!這個事件,遠沒有外表那么簡單!而簡單的論斷,恰好被某些媒體(個人)利用。其實,最擔心的是民心的絕望!這里面,有多少操作,你我不知!而這種綁架輿論的行為,總是不妥!所以我觀看,不敢妄下結論,雖然,我也會如同那個小伙子那么做!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