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家居  >   家居品牌  >   寫意森林  >   一線城市房價暴漲導致了一個嚴重的后果

一線城市房價暴漲導致了一個嚴重的后果

來源: 曉看 2017-03-31 17:58

每個人的夢想就是在一線城市擁有一套屬于你的房子,父母甚至為了你,不敢死去,你為了一套房子沒有養老敬老還拖累了父母折磨了自己。你想要到一線城市去,那里有你想要的生活。但你必須為此付出高額房價的代價,并且難以翻身,一旦購房,終身都將受其奴役。一線城市房價暴漲導致了一個嚴重的后果。這些其實并不屬于你,而只屬于你的開發商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不過就是食物鏈上的蚍蜉。

北京、上海、深圳的房價,已經高到離譜的程度。

任何一個經濟快速發展幾十年,貨幣超發幾十倍,城市化進程持續不斷的經濟體,都會面臨資本過剩,資產價格上漲乃至房價飆升的結果。日本的東京、韓國的首爾、臺灣的臺北、泰國的曼谷就是前車之鑒。

不過,今天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房價,已經遠遠超出了這些經濟體的想象。一是中國大陸體量巨大,大規模的人口基數推高了房價;二是城市化起點低,改革開放之初的城市化率只有20%,最終將有超過近十億進入城市,如此多的人口在如此短的時間里涌入城市,這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三是政府采取了推高房價的土地財政,對商品住宅用地采取拍賣方式,導致天價地王頻出,最終都落到了房價上。

北上深的高房價,導致了一個嚴重的后果,就是新入場的外地年輕人無論如何努力,都難以在這些城市購買上一套自己的房子。雖說“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一觀念已經成為政府房地產新政的理論依據,但年輕人依然不可能買得起北京的一套房子。

不要說年輕人,就是那些成功人士,A股上市公司,資產幾百上千億,年營業額幾十上百億的企業,臨到年終核算的時候,有一半的盈利連北上深一套房都比不上。更有ST寧通B、ST新梅等100多家上市公司,通過賣房來摘掉虧損帽子,刷新財務報表,做實業不如炒房子。

真正的城市原住民和城中村居民,則是除政府和開發商之外,最大的獲利階層。如果把整個房地產市場分為食肉族和食草族,以政府和開發商為代表的是食肉族的大型食肉類恐龍,而以拆遷戶為代表的原住民則是其中的小型食腐類恐龍。其他什么溫州炒房團、前期買房者都不過是分得一小杯羹的食草族而已。

這個市場結構就這樣固定了下來。那些懷揣夢想,剛剛大學畢業,走進城市,想要謀得一席之地的年輕人,處于食物鏈的最低端。尤其是那些沒有任何背景,全身上下,窮得只剩下才華,不管是進了體制內的高校、政府,還是在巨型企業上班,月薪無論是上萬還是上十萬,其實都面臨“欲當房奴而不可得”的悲慘境地。這已經形成了對年輕人的結構性統治。你想要到一線城市去,那里有你想要的生活。但你必須為此付出高額房價的代價,并且難以翻身,一旦購房,終身都將受其奴役。當詩和遠方的田野,并不屬于你,而只屬于你的開發商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不過就是食物鏈上的蚍蜉。在這里,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吃蚍蜉。

即使是這樣,我也堅決不認為年輕人應該焦慮。這個世界很大,你們的青春和夢想不應該在焦慮中度過。當一個市場的價格已經讓你支付不起的時候,轉頭離開也許才是最好的方式。這個過程并不悲傷,反而應該是一種瀟灑。在李方的筆下,他為兩位離開北京回到老家的同事感到傷感,為北京感到難過。他看到的是感情,但他沒有看到的是,兩位在北京經歷過一番風雨,擁有了大城市培養出來的敏銳市場感覺的人,回歸到了屬于自己的土地。帶著經驗和知識,離開了飄在空中的樓閣,他們也許能夠創造更多更大的價值,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哪里來的那么多的兒女矯情?前面是一片開闊的處女地,風在吹,花正好,不管是生活也好,還是創業也罷,拋開房子的束縛,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中國那么大,許多人說只有最大的城市才有最好的夢想。我并不認可所謂只有一線城市才能創業的說法。大中國的二線城市里,有相當多優秀的城市,成都、重慶、貴陽、長沙、青島、煙臺、蘇州、無錫、常州、嘉興、湖州……等等,太多太多了,不要以為只有一線城市才有創業創新的機遇。

一線城市成本高企,必然發生人才、資源的外溢和轉移,這對年輕人來說,同樣意味著機會。正如當年制造業從英國轉移到美國,從美國轉移到亞洲四小龍,從亞洲四小龍轉移到中國大陸,現在則擴散到東南亞、印度、非洲一樣。機會無時無刻不在出現,重要的是你要抓住機遇。面對歷史性的機遇,是選擇城市,還是選擇事業,年輕人應該作出怎樣的決斷,完全取決于個人的價值觀。

(成都府南河畔)

(重慶長江夜景)

對于我來說,當初從復旦研究生畢業的時候,我已經在上海某高校擔任青年教師和學生輔導員,戶口和編制都已經解決,這時候面臨兩個選擇。一是可以選擇留在復旦,以復旦在職教師的身份繼續攻讀博士學位。二是有個我很想得到的進入媒體行業的機會,但是,這個機會在杭州。

作為一個年輕人,是選擇一個自己喜歡從事的工作,把它作為事業堅持下去。還是選擇自己不那么喜歡的工作,但卻可以呆在大城市里。我的想法很傳統,事業才是一個人安身立命的基礎,而不是你住在哪里。在一個大城市里,生活也許舒適,或許繁華,但你活得不快樂,有什么意義呢?于是與女朋友商量之后,我選擇從上海來到杭州,進入了這家省級媒體。一年后,我們結婚了,她也從復旦畢業,進了杭州一所高校。

雖然不能夠跟一些創業成功人士相比,但就我自己而言,也算是實現了自己的愿望,在杭州有了個溫馨的家,上班只要10公里,不堵車15分鐘可以到單位。兒子就近入學,走路只要5分鐘。工作雖然辛苦,但好在自己喜歡,在北京上海人看來可能不過爾爾,但我還是挺滿足的。

我始終認為,一個人應當以事業為重,要追求一些精神層面的東西,不應該被外在的東西所綁架,尤其在你想要做點自己喜歡的東西,卻因為房子被束縛,那就應該果斷拋掉束縛,追求自己想要的青春。人生苦短,如果一個人不能按自己的意愿生活,活著還有什么意義?二線城市正在崛起,中國市場這么大,應該有100個國際化的二線城市,也許不是今天,也不是明天,但這樣的機會一定會出現。一線城市的利益格局已經固化,沖進去只能替別人買單。有條件的,現在正是高位離場的時候。把在一線城市積累下來的人脈、資源、經驗、知識都轉化為在二線城市開拓的動力,適時離開,從一線城市蚍蜉,轉為到二線城市攀登食物鏈,追逐自己事業的時候已經到了。

這個轉變正在發生,身邊已經有不少朋友開始從北京、上海趕到杭州工作。早在十年前,上海的制造業基本就搬遷一空,后來,基礎性研發也搬走了。就在前兩天,跟上海的一位朋友聊起,他準備把公司總部放在上海,在成都或者重慶設立研發、生產中心。面對這種趨勢,你們還要繼續為別人買單嗎?

也許,這不僅僅是個人的機會,更是時代的機會。

網友薦論

  • 原來是復旦研究生,九陽九陽
  • 我認識不少從上海,北京回到二線的朋友,現在都發展得挺好的
  • 欲當房奴而不得,被限購了。除非離婚
  • 還不是天朝的破政策引起的?那些說房子不是必須品的,房子不是必須品是什么?什么是安居樂業?就是要有安定的住所,方能愉快的工作。哪怕是外出打拼回家時那個叫家的房子是你自己的。別忘了那些查出來的腐敗案。政策整出的問題,只有最底層的老百姓買單,政府并不會給你買單。北上廣為啥房價那么高?并不單只是因為人家收入水平高吧?即算是我們這種上不了線的城鎮房價也遠遠超出了地方的收入水平幾百條街。別的不想多說,沒有腐敗就沒有傷害。
  • 有件事,不知道說出來你聽了什么感受,前些年在杭州好運路那邊買了個房子,一直放著,直到16年3月份左右,我在外地的生意需要資金,賣了,10000左右,16年幾乎干的和狗沒區別,賺了100萬,17年春節后來杭州,聽說那里房價好像20000左右了,心理不知什么滋味,干死干活那么幸苦創業賺點錢,不如躺一年,遲10個月賣房賺得多,我現在總在想,是繼續創業好,還是拿著這點錢試著繼續買房加入炒房者里面去好?很是糾結,對于炒房,我支持韓寒的看法,哎,這社會到底怎么了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