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365金融  >   如果你是于歡,遇到辱母的人到底怎么做呢?

如果你是于歡,遇到辱母的人到底怎么做呢?

來源: 曉看 2017-03-31 18:58

大家都知道在社會上我們該注重的就是基本法律法規,可是發生了于歡刺死辱母案后,我們的觀點有開始改變了一些,到底什么是正義呢?面對法制社會的我們,到底怎么做呢?

法官判案,除了依據法律條文以外,社會影響是必須考慮的因素。

“于歡案”(為何不稱“刺死辱母者案”,請看前文《于歡案評論上億,我們參與了法治共識的形成》)的最新進展是,在場的10名討債人(原為11名,其中杜志浩死亡)已經全部抓獲歸案。這是該事件啟動重新調查以來,發布的第一個消息,展示的是依法辦事的姿勢。

在這之前,隨著中文網絡上億條評論的參與,上千條推文,十余家媒體的深度報道,使得“于歡案”成為創紀錄的全民關注事件。

一 進展

在輿情不斷發酵的同時,國家司法系統迅速做出了反應,層級一級比一級高。3月26日一天,傳來的都是這樣的消息:

10:43,山東省高院通報,已受理當事人上訴。

11:15,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消息稱,已派員調查于歡故意傷害案。

12:50,山東公安發布消息稱,省公安廳派出工作組對案件辦理情況進行核查。

16:27,山東省人民檢察院發布消息,宣布對“于歡故意傷害案”依法啟動審查調查。

17:27,聊城發布發布消息稱,聊城市已成立由市紀委、市委政法委牽頭的工作小組,針對案件涉及的警察不作為等問題全面開展調查。

這些表態中,除山東高院屬于例行公事外,最早表態的最高人民檢察院顯示了極強的輿論嗅覺、政治敏感性以及果斷的行動力。在此之前,山東無論是媒體還是官場,對此都保持了冷靜克制的態度,一片靜悄悄。直到最高檢的消息出來,才迅速跟進。若是之前就已經在研究應對辦法,那就是“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最有意思的是聊城,任你山呼海嘯,我自巋然不動,本該是所有機構中最早拿出態度的,結果卻成了最后一個。這份呆萌的定力,令人捉急。

司法系統各級機構紛紛表態,重啟對“于歡案”以及涉及到的黑社會、高利貸等情況進行調查,這給了許多關注此事的人們以希望。

“輿論不應裹挾司法”,真正希望法治社會的人,同樣不愿看到這樣的場景。案件若能平反,應當是在合符法律規范的前提下實現,否則,就不是真正的法制。

二 法律分析:翻盤可能

那么我們來看一下,純粹從法律角度,“于歡案”是否存在翻盤的可能。這部分由我的朋友,浙江京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法學博士李迎春律師完成。他認真閱讀了這份24頁的判決書,認為案件的判決的確存在法律上的改判空間。以下是他的專業分析:

我國現行刑法采行“犯罪構成”的理論,一個行為是不是構成犯罪、構成此罪還是彼罪,需要結合犯罪主體、犯罪的主觀方面、犯罪客體、犯罪的客觀方面四個要件進行刑法上的評價。

在本案當中,于歡用水果刀捅傷四名暴力催債人員并致一人死亡、二人重傷的行為,無疑已經符合故意傷害罪的構成要件。從這個意義上而言,一審判決將本案定為“故意傷害”而非“故意殺人”,是符合刑法相應規定的。

在于歡的行為在構成“故意傷害”的情形下,應當如何追究他的法律責任?

首先,是否存在法定免責事由,也就是是否可以將于歡的行為認定為“正當防衛”;其次,于歡的防衛行為“是否超過必要的限度”;再次,從量刑角度而言,于歡的行為是否可以認定為“自首”。前兩者屬于刑法規定的“不負刑事責任”和“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責任”的情形,后者則屬于“可以從輕處罰”的法定情形。

刑法第二十條規定,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正當防衛超過必要限度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該條同時規定,幾類惡性暴力犯罪中的特別正當防衛情形,不負刑事責任。

結合本案,于歡維護其母、并在警察離開之后持刀捅人的行為究竟是否符合“正當防衛”的法定含義,是本案追責的關鍵所在。一審判決認為,“雖然當時其人身自由權利受到限制,也遭到對方辱罵和侮辱,但對方均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經出警的情況下,被告人于歡和其母親的生命健康權利被侵犯的現實危險性較小,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所以于歡持刀捅傷被害人不存在正當防衛意義上的不法侵害前提”,因此不認定“正當防衛”。

那么究竟本案的“不法侵害”是否存在、是否處于持續狀態、是否是為了制止不法侵害以及是否超過必要的限度?僅僅從判決書上就可以得出結論,不法侵害不僅存在,而且一直處于持續狀態。

自2016年4月14日下午4點多鐘至晚上23點,暴力逼債者將于歡和其母蘇銀霞限制在公司財務室,吃完晚飯之后,又限制在公司一樓接待室。在接待室里,當著于歡的面,杜志浩(本案被害人之一,死亡)等人圍成很小的圈子,向蘇銀霞胸部彈煙灰、逼迫蘇銀霞聞臭鞋子,杜志浩將褲子脫到臀部、露出生殖器侮辱蘇銀霞……等等系列情形,顯然已經對于歡和蘇銀霞構成了非法拘禁,并且通過裸露生殖器等方式對蘇銀霞極盡猥褻和侮辱。

在這個過程中,非法拘禁顯然一直處于持續狀態,杜志浩等人對蘇銀霞的強制猥褻、侮辱行為也處于“正在侵害”。在警察到現場說了一句,“要賬不能打架,不能打人,好好說”,隨即離開。正是在未得到警察幫助的情形之下,被摁在長沙發上的于歡不堪忍受其母受辱,拿起水果刀捅向了杜志浩等人。杜志浩在自駕車前往醫院救治的過程中休克死亡。

這些事實,從書證、物證、證人證言,蘇銀霞、于歡的供述均能夠得到驗證。故此,于歡在警察離開之后,不堪其母受辱,又無法擺脫暴力逼債者的人身控制之后,做出了憤激的行為,依法應當認定為“正當防衛”。

關于第三個“自首”問題。刑法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刑的,屬于自首,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從證人證言及蘇銀霞、于歡的供述來看,于歡的行為符合刑法關于“自首”的認定。于歡捅傷杜志浩等人后,終止了暴力討債人對自己母子的不法侵害,把刀交給了警察,沒有繼續擴大傷害。在歸案之后,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刑。自首的認定,也是可以作為于歡從輕處罰的法定事由的。

如果二審法院能夠認定于歡行為中的“正當防衛”情形,并在量刑環節認定“自首”,于歡在二審改判的幾率就會非常高。于歡的量刑的合理預期應當在5年以上10年以下。當然,從嚴格規則主義出發,二審法院也有必要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將“民意”與“規則”做適當區隔,從而實現形式法治的堅守。

三 惰性

“要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這些年來,冤案的糾正成為兩高的工作亮點。然而,每一起轟動社會的冤案平反,都來得非常的不容易,呼格案、陳滿案、念斌案,莫不如此,惰性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在于歡案的再審過程中,有沒有惰性的元素?

于歡案的上訴代理律師殷清利表示,于歡家人已經絕望了,他接到案子的時候,再晚一天,就過了上訴期了。在上訴期的最后一天,他及時把上訴狀遞交到省高院。一個多月以后的3月26日,省高院才宣布受理。

在輿情如此洶涌的情況下,聊城當地始終沒有任何說法,直到上級層層表態之后,聊城才最后一個發聲。這多少也是一種惰性。

有惰性的,還有濟南公安局微博。該局曾經涉及開公司放貸,被媒體公開報道。相關案件近期也在審理過程中。該微博就對網絡輿情不屑一顧,以輕蔑的態度說“世界多奇葩,毛驢懟大巴”暗指群眾為不自量力,以血肉之軀對撞鋼鐵大巴的“毛驢”。這多少反應了一種惰性的情緒。

于歡案涉及到社會倫理底線,情節令人憤怒,并且驚動了最高檢介入,有關方面必須給公眾一個明確的交代。同時,案中還涉及到高利貸、黑社會以及可能存在的警方瀆職等問題。影響到縣域經濟的企業經營環境,金融環境,有關方面借此進行一番整治,是很有必要的。

最后,雖然此案影響極大,但目前各方當事人均局限在縣一級,關系并不復雜,想要調查清楚,難度并不大,應當很快就會有結果。

綜合以上,回到案件本身。殷律師準備做無罪辯護,不是沒有可能,但難度極大,這樣的裁決,難以平復各方面情緒,必須進行妥協。法官判案,除了依據法律條文以外,社會影響是必須考慮的因素。所以,二審法官一定會拿出一個令各方相對滿意的結果,當然,前提是“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既不能顯失公平,更不能所謂“輿論綁架司法”,造成有司系統與媒體的對立情緒,造成社會情緒的撕裂。

由此,于歡案翻盤的可能性極大,但無罪的可能性不大,最大的可能就是防衛過當。

即便如此,于歡案揭示出來的縣域之內,民營企業的經營困境以及社會治理的諸多問題,并不會隨著于歡的改判而消失。這是一個更加值得關注的問題。

網友薦論

  • 嗚呼,士可殺不可辱。
  • 我山東大漢憤而擊之。
  • 唯一“法治”的秦國(朝)(據孫皓暉先生《大秦帝國》)也被埋葬在歷史里
  • 輕判也不可能,同樣的理由,但更多是為了當地官僚的嘴臉。
  • 你這個是打架斗毆致人死亡,犯故意殺人罪,死刑立即執行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