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網投網  >   刑一人而天下恐,給我們提了什么醒?

刑一人而天下恐,給我們提了什么醒?

2017-04-01 14:42

導讀:

1.如果為了自己的一點兒小利,貽大害于他人,甚至置別人于死地,那就連“盜亦有道”的壞人都不如。

2.法律的公平正義,歸根結底,要在人民心中而非判決書上實現。

3.律師不只是代理對象的律師,更是整個社會法治系統的基石,應當追求代理對象的合法利益最大化,而不只是代理對象的利益最大化。

4.將個人的失誤與集體捆綁,實質上,就是要讓集體為個人埋單

有朋友問我對刺死辱母者被判無期一案的看法。關于這個案子,很多專業人士、熱心人士做了各個角度的分析,防衛問題、量刑問題,乃至背后的打黑問題、經濟問題,都有詳盡的討論,我就不再班門弄斧了。

值得注意的是,為什么在短短一兩天內就有億萬人關注這個案子,而且群情如此激憤呢?將心比心,感同身受,對自己的正義向往和安全處境感到擔憂,恐怕是重要原因。套用古人的話,可以說是“刑一人而天下恐”,值得深思。這給我們提了什么醒呢?

為一己之小利貽他人以大害在有些人那里心安理得

人為自己謀利益,本來無可厚非,但應當以不損人為底線。超過這個底線,損人而利己,就是壞人了

實際上,壞人為了自己的長遠利益考慮,在不正當謀利的時候,也不一定會隨意傷害他人。比如,壞人造假藥,往往是以無效成分代替有效成分,但很少會用有毒成分;壞人搞詐騙,往往只求謀財,一般并不害命,也不會隨意侮辱人。這就是所謂“盜亦有道”。

如果為了自己的一點兒小利,貽大害于他人,甚至置別人于死地,那就連“盜亦有道”的壞人都不如了。

很遺憾,在辱母案中,我們就看到了一些這樣的人。他們只要自己的利益,而不管這個利益合法還是不合法!合理還是不合理!合情還是不合情!更不管別人是死還是活!反正,只要能夠壓榨對方,就要吃干榨盡。

比如,放高利貸的吳某。他收取的高息本身就是非法的;蘇銀霞歸還的錢和被他占去的房子的價值,早已大大超過借款本金和法定利息;即便從高利貸角度看,“欠款”也只剩17萬元,不到已還款額的一成——已經得利這么大了,剩下這一點兒,何必著急呢?蘇銀霞已經無路可走了,得饒人處且饒人吧?——這是正常人乃至有長遠眼光的壞人的應有想法。可惜,吳某不這樣看。于是,他讓蘇銀霞吃大便……

比如,催債的杜某。蘇銀霞并不欠他的錢;他半路來趕場,本來并不是要債的主角;已經堵住了蘇銀霞企業的門,已經將蘇銀霞母子拘禁、打罵,蘇銀霞已經顏面掃地——都把人家折磨成這樣了,可以了吧?作為一個催債的打手,盡到“職責”了吧?——可惜,杜某也不這樣看。于是,他脫下褲子,當著兒子的面,對蘇銀霞進行猥褻……

比如,催債人李某等。杜某已死,不能再報復誰了——作為現場目擊者,證實一下杜某猥褻的關鍵環節,關系到于歡的死活與刑期的長短,有何不可呢?這難道不是對自己良心的一種彌補嗎?——從判決書看,張博、幺傳行、張書森這樣做了,而李某等其他催債人卻沒有……

比如,原告方的三個代理律師。死刑慎用,是我國的法治原則,也應當是每一個律師的常識;于歡在母親極端受辱、個人安全持續受到威脅的情況下,臨時抓到水果刀反抗;杜某并沒有被當場殺死,據報道,還開車去醫院了,還與人口角了,而后才失血而死——無論是檢察院的公訴,還是法院的一審,乃至各方專家、各路大俠的分析,于歡罪不至死是所有人的共識——對于是否適用死刑來說,本案毫不復雜,沒有半點兒難度,然而,從判決書上可以看到,原告方的三個代理律師竟然都要求對于歡“判處死刑立即執行”!這是為什么呢?為什么呢?為什么呢???!!!

或許有人說,律師拿誰的錢就為誰辦事,追求代理對象利益最大化,有錯嗎?有錯!律師不只是代理對象的律師,更是整個社會法治系統的基石,應當追求代理對象合法利益的最大化,而不只是代理對象的利益最大化。更何況,殺死于歡,是誰的利益呢?是杜某家人的利益嗎?是嚴某的利益嗎?是郭某的利益嗎?

有評論說,看完判決書,為當事律師的業務能力和智商著急。深究起來,其中的曲折恐遠非“智商”二字所能調侃得了……

孝親護母,是人之常情,更是中國文化的倫理價值底線。

中國文化推崇仁愛,但強調愛有差等,需要推己及人、由近及遠,其原點就是對父母的孝。孝是仁愛之本、德教之根。因此,《論語》說,“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孝經》說,“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禮記》才說,與殺害父母之仇人“弗共戴天”;孔子才說,與殺害父母的仇人“不反兵而斗”,也就是隨身攜帶武器、隨時準備復仇的意思。

中國文化強調家國同構,經常將愛家之情與愛國之心、孝親之愛與忠君之義聯系在一起。換句話說,一個連父母都不敢保護的茍且偷生的窩囊廢,更不可能為了國家的事情站出來。求忠臣于孝子之門,一直是中國文化的重要傳統。正是出于這種考慮,古代中國的執政者一般都對因父母之仇而殺人的孝子保持同情,經常減輕乃至免于處罰甚至表彰。這樣的案例非常多,許多評論進行了專門分析,我不再重復。

雖然殺了一個人,重傷兩個人,雖然并沒有被判死刑,但于歡一審被判無期,還是激起了億萬人的憤慨,也與這種文化傳統有關。

但有些人并不在乎這樣的傳統,也沒有這樣的憤慨,反而認為于歡“不能正確處理沖突”,換句話說,是于歡小題大做了,反抗姿勢不正確

比如,在一審法官看來,杜某當著兒子的面,脫掉褲子,猥褻母親,只算“有侮辱言行”,是“不當方式討債”,是“過錯”而已。這位法官似乎沒有聽說過“士可殺不可辱”這句話,似乎不知道這樣的“不當方式”、這樣的“過錯”意味著一對中國母子一輩子生不如死。

對于這一點,在場的其他人都比一審法官清楚得多。杜某撞死人卻可以逍遙法外,后半場趕到卻成為催債主角,顯然比其他催債人更受幕后老大看重,自有“過人之處”。我們可以猜測,杜某當著兒子的面,猥褻母親,并不是一時沖動,而是祭出了自己的催債“殺手锏”——讓蘇銀霞母子生不如死,一輩子抬不起頭——這個“殺手锏”同樣也被在場的其他人所理解,包括催債人、蘇銀霞母子、蘇銀霞企業的員工。大家都知道這是比堵門、打罵、搶房子、吃大便更為嚴厲的升級性手段,一審法官卻偏偏“不懂得”……

對于這個案件,也有人提醒大家“情感歸情感,法律歸法律”,不要“用道德代替法制,用情感綁架法律”。在群情激憤的情況下,這樣的提醒是必要的。一旦任由情感影響法律,法治也就蕩然無存,對所有人來說,都將事與愿違。

但是,還有人跑得更遠,聲稱“網絡傳播必須在尊重事實的前提下,定罪量刑必須交由專業人士”,“傳播之前裁判文書必須得看懂,沒有證據支撐的一些媒體報道慎傳播”。三個“必須”,一個“慎傳播”,霸氣側漏,相當刺耳。

而且舉了具體的例子,“根據法院認定的事實和被告人于歡母親蘇銀霞的證言,對方有一人自己脫掉褲子當著他面【注:原文如此,“面”似為多字】的面露出下身,并非有些媒體說的露出xx【注:隱去原文兩字】往蘇銀霞的臉上蹭”。其實,媒體就是懷疑一審認定事實不準確,才去深入調查、挖掘細節的,怎么能夠用判決書上寫沒寫來決定記者調查結果的真假呢?更不要說,還煞有介事地要求“慎傳播”……

不過,國家主管部門并沒有為這樣的“霸氣側漏”背書。各大中央媒體都在積極報道,司法、檢查、公安乃至地方紀委、政法委均已介入調查。

法律的公平正義,歸根結底,要在人民心中而非判決書上實現。民意沸騰,群情激憤,就已經最清楚地表明,辱母案的一審判決沒有在人民心中實現公平正義。

法治是全體人民的事業,而非個別司法人員的禁臠。如果對人民的心聲置若罔聞,乃至視媒體監督為寇仇,將審判看成外人不能置喙的自留地,這根本就不是什么“專業精神”,更與依法治國背道而馳,反而會給枉法裁判、司法貪腐提供土壤。

更何況,審判辱母案的一審法官并不能壟斷“法律專業人士”這個稱謂。對一審判決提出質疑的網民,不僅僅是法律領域之外的人,還包括刑法學專家、知名律師、其他地方的司法工作人員,等等。網民就是上網的人民,什么專業背景的人都有,把他們都當做非法律專業人士來嚇唬,這個邏輯本身就很荒誕。

更何況,辱母案一審法官也是人,一審判決書也是人寫的,出現失誤是可能的,不需要、更不應當將個體的失誤與司法、與法律乃至與國家相捆綁,而后再以司法、法律、國家的名義要求大家如何如何。將個人的失誤與集體捆綁,實質上,就是要讓集體為個人埋單。

就辱母案來說,很多法律專業人士都對一審判決書進行了有理有據的分析和質疑,當然對錯還可以討論。我們在此僅提一點:在判決書第14頁第五行,將“2016年4月14日”誤寫為“2015年4月14日”了

一審判決書是正式的法律文書,出現這樣明顯的筆誤,當然很不應該。不過,我們也可以理解,無論是法官寫錯,還是打字員打錯,都是人之常情,也很難絕對避免。指出這一點,只是為了提醒有些人,一審判決書是人寫的,失誤是存在的,并非不可質疑。

網友薦論

  • 為什么大家都在討論我們是不是影響了司法公正,為什么沒有人去考慮一下是不是我們的法律出了問題(O_O)?法律本就該是集體的共識,如果某條法律的實施導致了大多數人的反對,這說明這法律很可能不再適合這個群體。如果法律本身沒問題,但實施之后,對于個案,群體集體反對,那說明實施的過程出了問題。
  • 法律的權威來源于群眾的共識,來源于群眾的支持,不因為它是法律而莊嚴神圣。
  • 這篇文章寫得好,只可惜改變不了什么,官僚依舊橫行,牛氓依舊霸道,奸商依舊缺德。。。。。
  • 這篇文章太片面了 每個字眼都在為于歡母子說話 不否認于歡因母被辱而殺人情有可原 至于借高利貸 那個利息于歡母親是知道卻借 她知道該還多少 但是她沒有 而且她前面就與多家貸款公司有金融糾紛 從這里面就能看出人品
  • 如果人品可以計入法律,那要法官干什么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