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易眾網  >   司法要講人性,才能真正體現公平正義

司法要講人性,才能真正體現公平正義

2017-04-21 11:48

法律的公平正義,就是天理民心,存在于老百姓的心里,司法裁決的結果,要讓老百姓信服,才能真正實現公平正義。

前兩天,最高人民法院常務副院長沈德詠在山東調研,專門就司法與人性的關系做了闡述。

他說,“我國有著數千年文化傳統,天理、國法、人情是深深扎根人們心中的正義觀念,蘊含法治與德治的千古話題。所謂天理,反映的是社會普遍正義,其實質就是民心。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民心所向關系到執政根基。”

沈德詠分析指出,法律在最大程度上體現了對社會正義的分配,一個案件的審判,首先要最大限度追求法律正義;同時,要兼顧社會普遍正義。這體現了德治的要求,也體現了對民意的尊重,是講政治的表現。人情也是德治應有之義。

他強調,講人情,不是要照顧某個人的私人感情,而是要尊重人民群眾的樸素情感和基本的道德訴求,司法審判不能違背人之常情。

這番話,講出了司法的真正目的,就在于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真正的司法正義,并不是法律工作者們念念叨叨的法條正義,那不過是一種從概念到概念的偽正義,是法律工作區別于其他工作的一道專業墻而已。

專業墻固然有必要,但我認為更多是用來約束以“公檢法”為代表的司法工作者的,讓司法保持相對的標準和流程,盡可能減少司法工作者個人偏好對案件的干預,而不是用來約束老百姓對司法案件的討論的。

普通老百姓雖然不懂條文,缺乏嚴密的法律思維訓練,屬于法律專業墻之外的吃瓜群眾,但他們心中,卻有著真正的正義。為什么最近許多案件引發激烈的輿論反應?原因就在于此。這絕不是什么輿論綁架司法,這是真的天理民心。沈德詠這番話,值得每一個法律工作者好好研讀。

就拿最近看到的兩起案件來說,都是同樣的“非法采伐、毀壞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罪”,河南盧氏縣檢察院和廣西南寧江南江南區檢察院,采取的措施就完全不同。盧氏縣的做法,引起了普遍爭議,而廣西南寧江南區的做法,卻感動了網友。兩者之間的區別,就在于是否有人性關懷。

《河南法制報》帶著表功的心態,報道了由盧氏縣檢察院提起公訴的秦某涉嫌非法采伐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罪案,法院作出一審判決為秦某罪名成立,判處3年有期徒刑,緩刑3年,罰款3000元。

秦某發現其農田附近的山坡上長著類似蘭草的“野草”,便在干完農活回家時順手采了3株,被森林民警查獲。經河南林業司法鑒定中心鑒定,秦某非法采伐的蘭草系蘭屬中的蕙蘭,“屬于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當時,秦某被公安機關行政拘留7日。

2016年8月29日,盧氏縣檢察院檢察官在查看兩法銜接信息平臺上的這一行政處罰信息時,認為秦某已涉嫌非法采伐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罪,盧氏縣森林公安局應作為刑事案件立案偵查,遂發出《要求說明不立案理由通知書》。盧氏縣森林公安局接到該通知書后,依法對秦某立案偵查,并順利移送起訴。

學過法律的都知道,犯罪由主客觀兩個條件構成。先從主觀來說,什么是主觀?就是明知故犯。一個老農,在自己家農田附近發現蘭草,順手采回家,他并不是什么蘭草專家,不認識什么“蕙蘭”,只是認為像蘭草而采摘,報道中也沒有提到他拿了這三株蘭草去牟利。所以主觀上,他是否構成犯罪的故意?值得懷疑。

再說客觀。媒體報道中稱蕙蘭為國家重點保護植物,但這種野生蘭草遍布南方山區潮濕地段,在我國有著廣泛的分布。查閱國家一級、二級植物保護名錄,并無蕙蘭。蕙蘭為重點保護植物的說法,實際來自于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的“附錄II”的管理品種。這僅僅是一個國際間貿易公約,是用來規范國際間貿易行為的公約,而不是國際保護公約。

條約附錄能否作為“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的認定標準?能否用國際條約來審判國內公民?如果可以據此對國內公民進行審判,那么中國加入的諸多國際條約,是否都要照此辦理?如果都辦不到,為何單單要按照這個條約來執行?

量刑與案值相關。野生蕙蘭根據珍稀程度,價格從幾元一株到幾萬元一株不等。老農所采的三株野生蕙蘭,到底價值幾何?是否足夠達到3年有期徒刑的量刑標準?

法律上還有個合法孳生收益問題,老農是在自己家田地附近山坡采到的三株野生蕙蘭,這片山坡歸誰所有?是村里的土地還是國家所有,甚至是否為老農所耕種農田的附屬土地?蕙蘭雖說是野生,但如果是生長在村里或者老農自己家地里,應當算是合法孳生,又該如何量刑?

權之一柄,操縱于心。心中若有善意,則對民寬松,心中若只知條文而不懂人性,便會過于苛責。老農秦某,明明已經由公安機關做出了行拘7日的處罰,被檢察院看到了,覺得處理過輕,一定要提起公訴,提起公訴不說,還要判處3年有期徒刑,緩刑3年,罰3000。在老百姓看來,就是罰過于罪。

同樣是檢察院,廣西南寧江南區檢察院的做法,就贏得了網友一片贊譽,甚至有人感動得落淚,就是因為,他們在處理的過程中充分考慮了人情因素,體現了人情與法理的統一。央視《今日說法》欄目,報道了這一事件。

2015年2月23日上午,廣西南寧的農民張樹添(44歲,初中文化),為了開荒種芭蕉樹補貼家用,雇了輛挖掘機,把家后面的一片林地給鏟平了。這片林地屬于南寧良鳳江國家森林公園的鳳凰嶺林區。被張樹添砍倒的樹木中,包括55株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植物樟樹。

根據“非法采伐、毀壞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罪”的規定,砍掉2棵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就屬于情節嚴重,面臨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現在被砍了55棵,情節十分嚴重。當天,張樹添就被批逮。老張承認確實是自己雇了挖掘機砍伐樟樹,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如果盧氏縣檢察院來處理,必定是重罪,緩刑都沒有機會。然而,江南區檢察院認為,張樹添完全不知道香樟樹是國家二級重點保護植物,更不知道屋后的大片土地是國有資產而非無主荒地。

檢察官認為,自己作為公訴人,都不能識別有多少樹木屬于國家的保護植物。張樹添砍伐樟樹,應該不是為了牟利,而是認知上的錯誤。懲治犯罪固然重要,但已經被破壞的林地并不能得到有效救濟,而且被告一家人的生活很可能因此被毀掉。

于是,檢察院決定出面協調,促成了張樹添和森林公園之間的刑事和解。張樹添真誠悔罪,保證絕不再犯,他向森林公園道歉,賠償經濟損失16612元。而這筆錢,被用來購買樹苗,在破壞的林地上重新種植,張樹添負責這些樹的養護和培育。

2016年2月3日,南寧市江南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此案,判決張樹添構成非法毀壞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罪。鑒于張樹添與良鳳江國家森林公園已經達成和解,積極在破壞的林地上種植并護理珍貴樹木,恢復林地生態,所以酌情予以從輕處罰,判處有期徒刑2年,緩刑3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000元。

隨后,張樹添開始養護林木,一年過去了,森林公園和檢察機關的工作人員來檢查被毀林地的恢復情況,發現小樹苗已經茁壯成長,覆蓋了之前大片裸露的土地。森林公園的植物專家還教了張樹添一些既能養好樹木,又能增加收入的方法。這個案件跟前面盧氏縣完全不同。從案情看,不像蕙蘭法定地位不明,樟樹是名正言順列在“國家二級重點保護植物”名單上,而且一砍就是55棵。同時砍伐的還有明確所有權的國有林場的樹林,屬于毀壞公私財物。這些都屬于情節特別嚴重的犯罪行為。

但最終的結果卻是在檢察院的幫助下,雙方和解,判二緩三,張樹添承擔起開發利用山林的職責,同時可以從中獲取收益。各方面達到了最大平衡,人性獲得了勝利,法律維護了尊嚴,張家多了一處收入來源,各方都是贏家。

法律的公平正義,就是天理民心,存在于老百姓的心里,司法裁決的結果,要讓老百姓信服,才能真正實現公平正義。這樣的做法,就不會引發爭議,而是受人稱頌。

網友薦論

  • 感覺我一不小心也會犯罪,相信大多數人都和我一樣不太清楚哪些具體的植物是受保護的!只列入保護名單而不宣傳與廢紙有何區別?
  • 只是擔心司法的人性不具普遍意義,而是某些特權階級的擋箭牌。
  • 謝謝上墻,我補充一下,按文中所述,如果案情大不同,那第一個案例就是有罪無罪的問題了!人性不人性不是這個案例的切入點,司法機關是否造成冤案錯案才是切入點
  • 在依照現有法律被判有罪的情況下,考慮社會因素人性因素現實因素,做出減輕或者免于處罰的判決,甚至做好善后幫扶工作,才叫司法體現人性。
  • 我純屬吃飽了撐得,從文章內容能否放進標題這個帽子的角度扯兩句。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