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金融  >   網貸品牌  >   銀子鋪  >   這個時代,我們尤其需要殉道者

這個時代,我們尤其需要殉道者

2017-04-26 16:54

我比較喜歡《奇葩說》的一點是,他們的話題總是很有意思。

最新一期的《奇葩說》就特別有意思,它把探討的話題從身邊那些一地雞毛的事情上拿開,轉到了一個非常超現實主義的話題上來:

如果一個外星生命的蛋出現在地球上,你會怎么辦?

這個話題頗有些歷史經典悖論的意思。記得小時候讀的那些個厚厚的百科全書,世界野史上都會有專門一章用來說外星人,而總會有那么一小節,用曖昧的語氣說,其實美國人已經發現外星人了,但為了種種原因,把他們全都毀滅。

因為如果讓這樣一個未知的東西成長起來,后果不堪設想。

當時的外星人照片,現在看起來比較假

《奇葩說》這個辯題也是一樣的設定,即該外星生命擁有遠超地球人的智慧,一旦它孵化成功,地球人將對它永遠失去控制,之后會發生什么誰也說不準。然后是呵護它成長還是干脆毀滅掉它,都交給你來決定。

如果你愛看諸如《獨立日》,《天襲》或是《異形》這樣的電影,那你估計會支持毀滅掉這個蛋。而如果你是《E.T.》,《第九區》,《星際迷航》等電影的粉絲,那你估計會覺得留著它也不是壞事。

我相信國內的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將這個蛋砸爛,畢竟如果外星人真的有敵意,將劉慈欣《三體》中黑暗森林的意識深深刻在腦海里,那帶來的可能會是一個巨大的災難。就像我們不會對豬講豬權,不會對牛將牛權,甚至研究了這么多年都沒法搞清楚他們的意思。比我們高等太多的外星人可能也不會對我們講人權。

但我心里就是有那么一點不甘心,不甘心我們永遠和其它文明發生不了聯系,不甘心不同文明之間只有廝殺和炮火。所以雖然現實中,我也會支持將這個外星蛋砸碎,但既然是辯論,我要說一些我一直想說的東西。

1 “他們都在哪兒呢?”

其實現在的我們探討這個命題是很悲觀的。

1950年的一天,德高望重的諾貝爾獎獲得者,著名物理學家費米發出了一聲絕望的詰問:

“他們都在哪兒呢?”

費米認為,理論上講,人類能用100萬年的時間飛往銀河系各個星球,那么,外星人只要比人類早進化100萬年,現在就應該來到地球了。可我們至今不僅沒有發現過任何地外文明的訊號,甚至連遙遠弱的電磁波感應都沒有感知到。

同樣的,即使有無數個平行宇宙,我們也從來沒有察覺到任何來自未來的人類“穿越”回來的信號。

也許僅剩的可能是,高等智慧生命也無法穿過漫長的時間和空間,來和我們打個招呼,揮一揮手。

這是全人類巨大的遺憾,與龐大的孤獨。

我們人類發展這么多年,其實有不少地方已經到瓶頸了。

現在我們是2017年,從三十年前的種種暢想未來的科幻文學中我們都可以看到前人對如今科技發展所寄托的希望,在他們描繪的21世紀中,人們已經在外太空設立了太空基地,普通人也可以乘坐飛船遨游宇宙;能源問題得到解決,再也不會有為了爭奪能源而血流成河的殘酷戰爭;醫學技術也得到了迅猛的發展,曾經困擾著人類的絕癥都迎刃而解……

可現在,這一切幻想都依然止步于幻想,且愈發渺茫。

然后我意識到,自從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之后,幾十年來我們的物理理論幾乎都只停留在對原有理論的修補與證明上。在包括理論物理和芯片技術在內的不少領域,現代科學家的認知并不比百年前的科學界泰斗所研究出的成果有多少實質性的突破。

也許除了遠超我們的地外智慧文明,沒有人能點醒我們讓我們進步,讓我們徹底擺脫這種原地打轉的窘境。

但按照費米所提出的悖論,有極大可能我們這輩子都無法認識到其他文明。

正是因此,這些文明一旦出現,對于人類而言才尤其可貴。

無數科學家窮其一生想要發現這些可遇而不可求的高等文明,無數的外星生命探測儀至今仍在宇宙中孤單地運作著,播放著來自人類世界的音樂和畫面。

1979年,美國向無限的宇宙發射了探索者號飛船,上面帶著一切可以讓外星文明認識到我們也是一個文明的信息,諸如人類的畫像,勾股定理,亞當夏娃等。這艘飛船至今已經飛離地球超過110億英里,雖然一無所獲但繼續前進著。

這一切絕不該因為人類單純的恐懼就被貿然毀滅。

2 每個人都享受科技,總該有人愿為它犧牲

羅振宇提出了一個觀點:玩不起的賭局就不該去嘗試。

他和其他贊成毀滅地外文明的辯手都認為,地外文明的價值觀和宇宙法則也許是我們無法理解甚至與我們完全背道而馳的,面對人類更極有可能是完全碾壓的優勢。如果我們無法控制風險,那么選擇呵護它無異于養虎遺患。

這個觀點是有道理的,但結論我并不同意。

即使這是一場賭局,我們所有人也都無法置身事外。

因為科技的所有成果,都是全人類共享的。

在我們享受普及到生活每個角落的科技成果時,在我們感嘆“科技改變生活”時,我們必須意識到,科技的發展本身就是具有危險性的,化工、地質、航天……幾乎所有的科學研究都伴隨著一定程度的危險性,以身殉職的科學家更是不計其數。

每個人都在享受科技成果的同時,始終都有人前赴后繼地為它犧牲——這是一件非常壯烈,充滿著英雄主義情懷的事情。

十五年前,劉慈欣寫過一篇叫做《朝聞道》的小說,主角丁儀作為對物理學懷揣極致熱情的科學家,面對有可能帶來宇宙真理的高等高等文明“排險者”時,與無數科學界同仁一起以身殉道,愿意用立刻結束生命來換取真理的答案。

丁儀說,站在“真理祭壇”前的他,就像是站在一個大動物園的門口,那里面有他做夢都想看到的神奇的東西。如果這次不去,以后真的再也沒機會了。

丁儀和他的科學家同伴一起在真理祭壇上化為絢爛的火球。而人類的發展,需要這樣把自己當作祭品,去照亮未知宇宙的人。

更何況,按照霍金的說法,如果人類科學瓶頸再得不到突破,幾百年內人類就會瀕臨窮途末路。

我們的祖先骨子里是有血性的。所以孔子會在數千年前說出這句氣勢如虹的“朝聞道,夕死可矣”。

貪生怕死,一味追求生存繁衍是所有生物的本能,但我們熱愛自己的生命,熱愛我們創造出的文明,本質上都是對某種“終極真理”和“終極之美”的追求。這也是我們繁衍生息,一代一代創造文明的意義。

為了這種被追求的“終極”,每個人都應當是悲壯的殉道者——就像是目睹父親殉道的丁儀女兒,最終也走上了和丁儀一樣的路。

3 其實我想說的,不僅僅是外星文明

在《奇葩說》的整場辯論中,讓我覺得最有所觸動的,是黃執中老師的發言。

“這個辯題的核心是,有兩樣東西都很重要,一個叫做好奇心,一個叫做安全感。當兩個東西相沖突的時候,我們怎么做選擇?”

好奇心,就是探索和嘗試的動力。

一個有好奇心的人,他面對這個世界會充滿疑問,充滿探索欲;比起“安穩”,他更追求無限的可能性,不要一眼能看到三十年后的生活_哪怕這伴隨著風險。

黃執中說,他想要探討的并不是什么外星人的蛋,這個辯題的本質也并不止步于此。

曾經的我們無所畏懼滿心好奇,現在呢?

這段話是很引人深思的。

我們都在討論,說最成功的教育不是教會了孩子什么樣的知識或者技能,而是培養出了他的求知欲和好奇心。

但有時候成長的殘酷就體現在,我們必須親自去一點點否認,小時候篤信甚至迷戀的東西。

比如這個世界無數的可能性,宇宙之外無數的可能性,以及自己人生無數的可能性。

一個朝九晚五循規蹈矩絲毫不敢越出雷池一步的,“小心翼翼的大人”,壓根不會注意到那顆來自外太空的,充滿無限可能的蛋。 

還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我把這個問題拿去問了身邊的幾個朋友,他們都是如黃執中所說的,“好奇心戰勝了安全感”的年輕人,逃脫體制、勇于漂泊、敢于嘗試。

但他們并不是都選擇了去呵護這個外星蛋。

也許事關自身的選擇與事關全人類生死存亡的選擇對于選擇者的難度是不一樣的,但其實,對于你自己來說,全人類的毀滅并不比你個人的毀滅更可怕。

其實看一個人的觀念,不要去看他對世界上的政治問題怎么看待,那些離我們太遠了。

想要了解一個人的觀念,就看他如何對待自己。

他對自己的職業,對周圍的人,對待自己的家庭和伴侶,對待自身財富怎么做,就是他觀念的全部。

所以我還是愿意相信,這個世界上保持著強大“好奇心”的年輕人依然大量地存在著。

這個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并不是因為敲碎了自己世界里的那顆蛋,而變得“雖生猶死”的行尸走肉。

這是我對這個世界的一點理想主義的期望。

《奇葩說》是一檔為數不多能夠帶領人思考的綜藝節目,卻又能把深刻的思索用幽默輕松的語言方式和綜藝手段包裝起來以被觀眾接受。

黃執中曾經說,最初《奇葩說》節目組邀請他的時候,告訴他,這是一個嚴肅的辯論節目。值得肯定的是,這么多期以來,盡管為了節目效果,每位參與人員都有過夸張出位的表演,交鋒中也時不時出現滿屏的屏蔽詞,但它真的始終是一檔“嚴肅的辯論節目”。

節目組探討愛情、親情、前程、美德,以及像這期一樣,通過一個看似無厘頭的命題,去探討人生的選擇和意義。

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思考這些命題,而這檔節目,正是給了我們一個思考的引導和空間。

如同馬東所說,其實最初的《奇葩說》也像是這樣一顆未知的蛋,他們不知道每一期節目會有怎樣的結論,是否能讓觀眾滿意,是否能保證所有的論點都能讓觀眾受益。

但它包含了無限的可能性。所以,它就值得被細心呵護,直到破殼而出。


網友薦論

  • 看到自由引導人民這個油畫就猜到你支持哪個論點了
  • 我思考過我們生物成長,繁衍,死亡是為了什么?可能是為了進化——從單細胞生物變成多細胞,從魚爬上岸,從走獸站起來變成我們直立行走的人類。如果說追求安全是為了保全我們的話,那好奇心就是促使我們進化的契機。現在這個外星蛋也許就是這個契機,至于它究竟是淘汰我們的潘多拉魔盒還是促使我們進化的伊甸園蘋果,不試試怎么知道?
  • 很愛奇葩說,我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說著正經的話,過著正經的生活,我想我這么愛奇葩說,是因為我是奇葩嗎?朋友說,是因為你羨慕他們。我想,是啊,因為他們活成了那么多可能。打心底里感謝奇葩說,希望永遠不要停。
  • 話說當年的“小靈通漫游未來”,對于未來的一九九零年代的描述,多么不可思議!!!!現在都過去三十年了,雖然沒大的區別,但是手機,終端,這些,卻都成了現實!!!所以人類還是在進步的,但是不是跳躍式的進步。
  • 在辯論圈里有一個定式“新手學黃執中必死”。執中學長的結辯大多運用受身,將辯題上升到價值上的討論,加上執中學長那精妙的語言。雖然很多人都知道學不好,但總想去學黃執中。因為他的風格就代表了多數真正熱愛辯論人的初心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