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食品  >   自嗨鍋  >   自嗨鍋自煮火鍋方便嗎  >   幸虧我不是個漂亮姑娘,否則我在研究什么好吃,別人都在研究怎么吃我

幸虧我不是個漂亮姑娘,否則我在研究什么好吃,別人都在研究怎么吃我

2017-05-11 15:12

一直以來我都有一個夢想,就是我們在說到一起吃飯的時候,心里想的只有那些食物,沒有那些七七八八的雜念。

吃小籠包時,不想別的,只想“抓住包子的皺褶處猛然提起,包子皮驟然下墜,像是被嬰兒吮癟了的乳房一樣,趁包子沒有破裂趕快放進自已的碟中,輕輕咬破包子皮,把其中的湯汁吸飲下肚,然后再吃包子的空皮。”。

吃重慶火鍋時,不想別的,只想“拌上椒麻,淌下蒜泥,從紅油里撈出十秒不到的鮮切毛肚,就著油碟和霧氣,直吃個汗流浹背,酣暢淋漓。”,用郭沫若的話來說,叫做“吃上一肚子,香你一輩子。”

1926年時,吳梅先生宴全體東南大學同仁于南京。席間說了什么,聊了什么,有哪些人,梁實秋先生一句話沒說,獨獨就在那頓飯上吃的火腿,他給記了整整半個世紀:

席間上清蒸火腿一色,盛以高邊大瓷盤,取火腿最精部分,切成半寸見方高寸許之小塊,二三十塊矗立于盤中,純由醇釀花雕蒸制熟透,味之鮮美無與倫比。先生微酡,擊案高歌,盛會難忘,于今已有半個世紀有余。 

如果你在吃小籠包時不想著怎么開窗喝湯,怎么感受小籠包進嘴的溫熱,盡看著二兩小籠包,心里念的都是對面姑娘的胸脯肉四兩。如果你在吃紅油火鍋的時候不想著怎么把肉片涮得又好又嫩,不吃個汗流浹背,盡想著隔壁大妞的烈焰紅唇。那你其實更適合去酒吧,去夜店,不要坐在飯桌上對不起這些食物了。

GQ昨天寫了篇稿子,叫做《一桌沒有姑娘的飯局,還能叫吃飯嗎?》,里面寫三四十歲的中年男性們吃飯,一定要拉上個把小姑娘吹牛逼。

作者請一群中年男人吃飯,隨叫隨到了一個八面玲瓏,胸大有腦的姑娘到場,帶動了節奏,活躍了氣氛。

前些日子,我做局,邀請一群美食家在北京聚會,這群人來自天南海北,都是中年男性,人人滿腹經綸,再好的美食對這群人來說也是家常便飯,于是我偷偷加了一道菜,叫來了一個姑娘,名叫露露,一個中戲畢業的美女,湖北武漢人,胸大有腦,曲線玲瓏,堪稱尤物。

美食千種不及胸脯二斤,何況一個就不止二斤。一對碩乳在飯桌上蕩漾,姑娘能開玩笑,接得住話,有人把天聊死了她也能海底撈月,勇于自嘲,說話滴水不漏,該喝酒喝酒,該聊天聊天,笑聲恰到好處,同時又不過分熟練,言談舉止間,又有一些青澀與業余,就如同看上去沒肉摸上去有肉,恰到好處,最難將息。

那日有一位投資圈的大佬,姑娘離席,大佬深情地看著姑娘搖曳的背影,我問大佬:你覺得這姑娘如何?

大佬悵然若失,沉吟良久,緩緩在唇間吐出兩個字:我操。

顯然要么這故事就是他編的,要么這姑娘不是他朋友。否則照他這種寫法,他遲早會一個朋友都不剩。既然不是朋友,只能是專業陪吃飯的。中間吃飯的那些在老男人以及作者看來“極美”的扭捏作態,自然也就可以理解了。

我承認在中國,這樣的飯局非常多。常常是一個會來事的姑娘,陪著一大堆老男人觥籌交錯,說著一些根本沒必要說的場面話,敬著一些既無法帶來樂趣也毫無價值的場面酒,席間以調戲小年輕為樂,以尬聊為榮。真正重要的事情早就在席前或是席后談好了,很難想象這樣的局除了娛樂以外還有什么用處。

關鍵是當那群老男人回家以后,所有人都不覺得自己喜歡這樣的飯局,所有人都覺得這是應酬,都覺得這很累帶不來快樂,但下一次他們還是會繼續這樣的局。

這就是所謂的面子。

而在這樣的局里,醉比人重要,人比酒重要,而酒比菜重要,明明是吃飯,飯菜反而成為最不重要的一個環節。

所以我雖然愛好美食,但我最討厭去的,就是這樣的局,因為在這樣的局上,沒有人關心食物,再好吃的食物也會變得索然無味。

我喜歡在吃飯的時候就說飯菜本身,每道菜品上來,都能和同行的人聊聊這道菜的體驗。如果能和這道菜的作者聊聊,那更是再好不過了。

日本或是上海北京的高級壽司店,廚師都會坐在你的面前做壽司,每做完一貫壽司,就和你聊聊這個壽司的用料,吃法,聊聊它的歷史和獨特之處。

而前段時間去東京吃懷石料理,每道菜廚師都會專門上來給你講解這是什么,怎么做的,有什么講究。而中間勢必會有一道菜,是廚師非常驕傲自豪地出來,為你盛上一碗大米飯,配合著小菜一起吃——那個大米是真好吃,而廚師盛大米的樣子也是真自豪,對食物本身的自豪。

在這里,吃飯是很純粹的事情。縱使沒什么名貴食材,也比和一群吹牛逼的老男人,“八面玲瓏”的社交名媛,“豪乳四斤”的中戲女生一起吃山珍海味要舒服的多。

真的,無論你們大多數人怎么想,甚至無論我自己平時怎么想。

只要一坐到餐桌面前,我的眼里就只有食物。

我會早晨從徐家匯跑去人民廣場,就為了吃一頓好吃的早飯。也會一個人到新開的館子,點上一大堆新菜,讓店家以為我是隱藏的米其林評委。

所以我很討厭類似“一個女孩如果答應和你出來吃飯看電影,就是答應和你上床”,或是“沒有哪個男的是想吃飯,都想發生點什么”這樣的說法。

正是因為這樣的說法,讓我根本不敢單獨找女孩當飯搭子,而我認識的男人要么沒有美女不來,要么吃得比鯨魚還多,比河馬還快。

所以我希望你們也都能純粹一點,吃飯的時候就只想吃飯的事情,多用舌頭和胃思考問題,少用下半身行嗎?

用GQ那篇文章下,一個姑娘的評論結束今天的推送吧,她說

幸虧我也不是個姑娘,也不是個帥哥,否則到了飯局上,我在想哪些菜好吃,哪些肉最嫩,別人都在想怎么吃我。

網友薦論

  • 容我歪一下,這不是最嚴肅的對專注美食的勸解嗎。
  • 我家客廳被一對燕子看中了 我只要一開門 那對燕子就進來 來來回回好幾次了 每回我都輕輕的求這對夫妻飛出去....-哎 總之 我不能和燕子住在一屋子里面吧 如果它們住在外面我是非常歡迎的 哎 怎么辦..
  • 我覺得吃是人生最重要的事,就算叫柳巖 波多野結衣來跟我吃飯,我也是只想吃東西
  • 哈哈哈哈我就是那種上了飯桌就不說話只想專心致志吃飯的人
  • 席間縱有尤物,眼中只有食物~————《一個吃貨的修養》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