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藥品  >   藥品品牌  >   能全素  >   一味堅強,是種殘忍的教養

一味堅強,是種殘忍的教養

2017-05-16 14:47

人的一生有兩個重要能力需要學習,一個是堅強獨立的能力,一個是接納自己脆弱的能力。

01

曾看到兩個“堅強”的新聞,讓我出離憤怒。

一個是一位優秀教師,為了救學生被車撞死了。

記者采訪了她的兒子:

你母親死了,你怎么沒哭啊?

“因為我母親生前經常教導我做個堅強的人,

我一定要堅強,做生活的強者,

讓母親九泉下放心。”

評論員給予了表揚和肯定:堅強的孩子!

另一個是傅彪的孩子,

傅彪患肝癌死了,記者同樣采訪了他,

問出了類似的話:

“我父親死了,但是我一滴眼淚沒掉,

因為我父親生前經常教導我做個堅強快樂的人,

我一定要堅強,讓爸爸放心。”

評論員同樣給予了表揚和贊許:

你父親會為你的堅強而驕傲的! 

有人說:最偉大的教育是讓人變得柔軟。

可我們打小接受的堅強教育,

卻是給柔軟的心圍上一層厚厚的墻。

于是就經常聽到這樣的話:

“難過的時候,忍忍就過去了。”

“想哭的時候,努力笑一笑就好了。”

“這點小事不值得掉眼淚,你是最堅強的。”

“你哭起來很丑,要笑。”

有人問一個堅強的大俠,

江湖生涯,你最高興的是什么?

大俠說:“這世界,再沒有能讓我哭的事了”,

“那讓你最悲傷的事呢?”

大俠沉默了一會,

重復了上句話:

“這世界,再沒有能讓我哭的事了。”

02

作家韓大茄《你不必按照別人的經驗去生活》講述的一個細節,讀來讓我心有戚戚:

每次去親戚家的路上,媽媽都一再叮嚀:

要做個乖孩子,不要隨便接受別人的東西。

所以每次別人給我東西,我都習慣性地抬手拒絕。

通常都是媽媽在一旁和別人客套半天,

示意我可以接受的時候,我才敢接。

有時候別人給的好處太大,

媽媽跟別人客套了許久,就是不說可不可以接。

于是我就打死也不要。

結果回來,媽媽不夸我乖也就罷了,還說我蠢。

韓大茄感嘆:“所以我習慣了拒絕別人的好意,

別人的好意還沒說完,

我就在心里盤算該怎么拒絕了。”

這說的是不是也是我們?

人生而脆弱,嬰兒時期的我們,

都是光明正大袒露自己的脆弱:

餓了就哭,走累了就要抱抱,

連睡覺都會是一種投降睡。

長大,我們學會了隱藏、偽裝自己的脆弱。

當面對別人的好意、關心,

漸漸下意識地給出這樣的答案。

“就那樣呀。”

“我很好呀。”

我們把這種行為謂之堅強。

“很多人都克制自己不愿啟齒請人幫忙,

因為他們覺得那樣做等于承認自己的弱小。”

馬克斯在《硬球》中說。

時代有時如此殘酷,

竟然不允許人有脆弱的權利與時間。

03

瑞典人克洛普以登山為生。

1996年春,他騎自行車從瑞典出發,

歷經千辛萬苦,來到了喜馬拉雅山腳下,

一番休整后,

開始與其他12名登山者一起登珠峰。

但在距離峰頂僅剩下300英尺時,

他竟決定放棄此次登峰,返身下山。

那意味著前功盡棄、功敗垂成啊。

他的理由看起來很不勇敢:

他預定返回時間是下午2點,

雖然他僅需45分鐘就能登頂,

但那樣他會超過安全返回的時限,

從而無法在夜幕降臨前下山。

同行的另外12名登山者無法認同他的明智決定,繼續頑強向上攀登。

最終他們大多數到達了頂峰,

但錯過了安全時間,葬身于暴風雪中。

試想若是我們當時在旁邊,我們會干什么?

恐怕我們會不由自主地喊道:

加油啊,克洛普你要堅強。

臺灣女作家艾莉曾很討厭聽到“加油”。

有一段時間,她瘋狂喜歡上了騎單車,

沒多久,就變得有些畏懼。

她畏懼的并不是曾臉部摔出三處骨折,

也不是爬坡時像是快折斷的腰、

用錯力而導致的肩頸酸痛。

“我最討厭的是在拼了命爬著的山坡上、

在漫長得像是沒有盡頭的道路上,

聽到有人熱情地對著我喊:

加油!

加什么油呢?

你看不出來我已經快沒力了嗎?

我怎么還會有辦法加油?”

04

來看一個造句題,小學生的題。

要求:把以下四句話用關聯詞連接:

(1)李姐姐癱瘓了

(2)李姐姐堅強地學習

(3)李姐姐學會了多門外語

(4)李姐姐學會了針灸

“正確”答案,受過多年“堅強”教育的成年人都不難得出——

李姐姐雖然癱瘓了,但堅強地學習,

不僅學會了多門外語,而且還學會了針灸。

結果有一個孩子寫:

雖然李姐姐堅強地學會了針灸和多門外語,

可她還是癱瘓了。

后來,發現更猛的孩子寫道:

李姐姐不但學會了外語,還會了針灸,

她那么堅強地學習,終于癱瘓了。

李姐姐之所以癱瘓了,是因為堅強地學習,

非但學會了多門外語,甚至學會了針灸。

李姐姐是那么堅強地學習,

不但學會了多門外語和針灸,最后還學會了癱瘓。

李姐姐學會了多門外語,學會了針灸,

又在堅強地學習癱瘓。

亮點總在最后:

李姐姐通過堅強的學習,學會了多門外語和針灸,

結果照著一本外文版針灸書把自己扎癱瘓了!

孩子的眼中,往往是更真實的世界,

一味讓人堅強,有可能是種殘忍的教養。

05

“生活不相信眼淚,命運不相信弱者”,

你是否曾用這句話宣告自己的堅強?

一定要堅強。

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

堅強成為了一種文化與高級追求,

滲透到了很多人的骨髓里。

于是我們堅強了,卻變得冷漠了,

于是我們獨立了,卻沒有方向了。

2016年9月,喬任梁因抑郁自殺后,

人們熟悉了一個詞:微笑抑郁,

才發現現代人染上了一種“默不作聲的崩潰”——

看起來很正常,

會說笑、會打鬧、會社交,表面平靜,

實際上心里的糟心事已經積累到一定程度了。

不會摔門砸東西,

不會流眼淚或歇斯底里。

但可能某一秒突然就積累到極致了,

也不說話,也不真的崩潰,

也不太想活,也不敢去死。

這種狀態有一個專有名詞——堅強癥候群:

指的是從小染上“堅強”這株毒菌,

所產生的各種癥狀聚集現象。

以往,這個詞多用來形容男性,

現也漸漸蔓延到女性身上。

他們或是漠視身體發出的不健康信號,

或是從來絕口不提自己的喜怒哀樂,

盡管他們可以滔滔不絕談論自己的理想、工作、嗜好。

總而言之,他們努力避免暴露自己脆弱的一面。

直到一天,無意看到了美國小說家MadeleineL’Engle的一段話:

“當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

我們曾以為,等我們長大,

我們就不再脆弱,

然而長大就是一個接納脆弱的過程,

活著本身就是一種脆弱。”

心中一震,醍醐灌頂——

我們一直誤會了脆弱。

佯裝別人眼中堅強的模樣,

我們也就放棄了正視自身脆弱的機會,

拒絕了放肆地哭,

我們也拒絕了肆意地笑。

誤解1:  這個世界上,有人可以選擇不脆弱

脆弱并不是一種選擇。

事實上,研究發現,

能夠接納脆弱的人在面對困難時反而更堅韌,

也更容易修復自身。

誤解2: 脆弱等于虛弱

就好像清晰地看清并承認自己的問題,

是一種很有能力的表現;

允許自己脆弱是充滿勇氣的狀態,

是一種很有力量的狀態。

誤解3: 不掩飾脆弱就意味著自曝其短

脆弱是有邊界的,脆弱也是有程度的。

成熟的方式是,你在不同的人面前,

根據你們之間的邊界,

讓自己表現出不同程度的脆弱,循序漸進。


06

美國明尼蘇達州的生化學家佛瑞,

做過一個有趣的實驗。

他召喚了一批志愿者,

先放了一部情感電影給他們看,

如果被感動得哭了,

就將淚水滴進試管。

幾天后,再利用切洋蔥的辦法讓同一群人流下眼淚,也收集進試管內。

這項有趣的實驗,結果顯示,

因悲傷而流的“情緒眼淚”和被洋蔥刺激出的“化學眼淚”成份大不相同。

在“情緒眼淚”中,蘊含著一種兒茶酚胺,

而“化學眼淚”中卻沒有。

兒茶酚胺是一種大腦在情緒壓力下會釋放出的化學物質,過多的兒茶酚胺會引發心腦血管疾病,

嚴重時,甚至還會導致心肌梗塞。

可見,能哭,有時也是一種能力。

古代羅馬著名角斗士馬提諾斯就是一個愛哭的家伙,在嚴酷的訓練、慘烈的比賽間隙,

馬提諾斯都會在自己的房間內號啕大哭,

古羅馬人戲稱馬提諾斯的角斗士王者之冠是“哭出來的”,但并不妨礙他成為一個著名的角斗士。

“痛哭”只是被他用來化解自己的心理負面情緒,

避免自己的負面情緒堆積,影響訓練和比賽。

換句話說,適時的哭泣重啟了人們的情緒開關,

一味堅強,負面情緒積累過多,必然“過剛易折”。

如果哭一次不夠,那就哭兩次。

07

撒切爾夫人,人送外號“鐵娘子”。

她的名言“有些人被打倒了,而另一些人變得更堅強了”在英國人盡皆知,

她的另一件軼事,同樣為人所津津樂道。

那是撒切爾夫人第一天出任英國首相,

參加完就職典禮后,撒切爾夫人回家,

踩著有力的步伐,撒切爾夫人有力地叩響了門:“嘭嘭嘭”。

撒切爾先生正在家中為其準備慶功宴,

其實,從門外那有力的高跟鞋聲,他已經聽出來是誰,只是習慣性問了一句:“誰啊?”

剛剛榮登首相之位的撒切爾夫人很是得意,

大聲回答道:“我是英國首相!”

結果,屋內半晌無語,也沒人來開門……

撒切爾夫人并沒惱怒,略微一想,

就知道問題出在了哪里。

只聽她清了一下嗓子,

溫柔地說:“親愛的,開門吧!我是你太太。”

這一回,雖然聲音不高,

但門很快就打開了,

丈夫給了她一個熱烈的擁抱……

示弱,讓撒切爾夫人找回了自己的女人味。

事實上,正如拾遺君以前所寫:

活到極致的人,都是雌雄同體,

每個人不論性別,

都具有陰陽兩個部分,

兩個部分都渴求被滿足,被接納。

我們內在的男性渴求冒險、創造和自由,

內在的女性則渴求被愛、依賴與包容,

適時的示弱,只是在接納一個完整的自己。

正如艾莉所說:

“脆弱不是堅強的對立面,

脆弱是堅強的一部分。

你必須先暴露出自己的脆弱,

要敢于面對交出自己的不足。

然后,才能夠變成后來堅強的樣子。”

08

諾姆曾經在以色列問一名反恐部隊指揮官:

你是從哪里找來那些用于反恐任務的惡狗的?

問這個問題的潛臺詞是:

在街上流浪的野狗既然能在“狗咬狗”的惡劣環境中活下來,一定能成為優良的反恐犬。

這個思路是不是很像我們接受過的堅強教育:

逆境讓人堅強,堅強讓人成長。

因而人們掩飾自己的脆弱,

哪怕是強撐堅強,

人為給自己制造出一人獨行的逆境。

但是,教官的回答恰好相反:

流浪狗是最沒用的,

因為它們的行為莫測,很難訓練成才。

只有那些受到良好照顧,得到關愛,

生命有保障的狗,才適合訓練成反恐犬。

諾姆認為人也是如此:沒必要故作堅強,

擺出一副堅強的姿態,

大方主動接受關愛和照顧,

才能讓你強壯,讓你更好地迎接日后的艱辛。

有人強撐堅強,終成無謂;

有人放下偽裝,終成無畏。

因而,我們須明白:

人的一生有兩個重要能力需要學習,

一個是堅強獨立的能力,

一個是接納自己脆弱的能力。

網友薦論

  • 上周感情受挫 工作不順 考試臨近 各種不美好壓在心頭 整個人如同行尸走肉 上班 吃飯 看書 睡覺
  • 一年多了,聽到的最多的勸慰是:你一定要堅強!聽到的最多指責是:你怎么一點兒也不堅強!可是,失去了摯愛的我,沒有辦法不哭泣…一直以不夠堅強為恥,直到看到這篇文章,其實人心都是肉長的,并非鋼鐵,讓自已有脆弱哭泣的時刻也沒有什么不對,那是為了釋放內心巨大的悲與痛,修復創傷,讓自已有更強大的內心去面對未來的生活,積攢面對重創也能活下去的勇氣!
  • 是的,沒有必要假裝堅強。只是會有時候顧忌別人的感受,選擇哭的方式與地方而已。如果哭是一種宣泄的方式,大聲的哭吧,如果示弱是一種愛,為何不示弱呢?別人知道的只是那么一會會,因為世上的新聞太多,要更新的事情太多,你只是你周圍的一小份子而已。你舒坦了,日子就好了。有時,眼淚,示弱不是軟弱的表現,只是你的一種情感表達的方式而已,有時它是愛,有時它是恨,有時它是悲傷,有時它是喜悅,有時它又是接納,你好了,情緒好了,生活就好了,世界也就好了。生活中很多人就是由于不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有很多的極端事件的發生。
  • 嘿,也謝謝君長期關注,這兩三個月,能給君這么多啟迪,也是一件讓我們愉悅的事情。
  • 只有柔軟,才能以各種姿態面對困難和挫折。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