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藥品  >   藥品品牌  >   觀鶴  >   想要成功,前提你必須先成長

想要成功,前提你必須先成長

2016-10-19 17:00

最近,張靚穎和男友馮柯的婚訊在網上曝光了;隔天,張靚穎的母親親筆寫就千字檄文,控訴馮柯只將女兒當做賺錢工具,反對兩人結婚。隨后馮柯和張靚穎分別發聲明。一件家事,就這樣被發酵成一件八卦群眾的大事。搞了很多笑話。

網絡寫手們各顯神通。有為張靚穎打抱不平的,探問她到底做錯了什么;有從這件事中分析中國式母女關系的;有人把馮柯與張靚穎的關系,和郭德綱與曹云金的師徒關系做比較的;還有人扯出張靚穎出身單親家庭,說她對老男人馮柯的愛,是因為童年陰影,是對父愛的呼叫轉移,可能嗎?

最后一個觀點我最無法茍同。我很反對當下很多人,遇到雞毛蒜皮點事,就往“童年陰影”上靠,好像長大后出現任何問題,都是童年時父母沒養育好種下的禍根。且不說“童年陰影”是個復雜的心理學名詞,在運用前有很多充要條件需遵守;再說,人的一生都在學習成長中,如果唯“童年論”,那就等于抹殺了一個人成年后自我成長的努力。

在我看來,凡事就拿“童年論”當盾牌的人,潛意識里對責任是逃避的,因為大部分人的童年際遇自己都無法把控,那時受到的傷害、養成的惡習,多由“大人們”教養不當造成,所以,今天的種種不良也可推脫的干干凈凈。沒有人會永遠站在正午十二點的陽光下,影子就落在腳底邊;人生的太陽起落總有時,其實所有的陰影背后,都是因為有光亮在照射。

我的青春期,很長一段時間也處于陰影中。

父母在一家部委直屬的大專當老師,那所學校建校時放在市郊,所以我的小學就在學校旁邊的鎮中心小學就讀。鎮里的小學,招收的多是周邊村里的孩子。當年我在班里相當人五人六,用的文具、穿的衣服、吃的零食,都是小伙伴們羨慕的對象。加之我5歲上學,父母多少要輔導一下功課,在班里成績一直遙遙領先,老師偏愛也很正常。

記得九歲那年,第一次和父母去北京旅游,在北京頤和園拍了照,后來升到五年級,有篇課文就是學頤和園的,我拿著那張彩色照片到班里炫耀,結果同學們都不信,非說我身后的萬壽山是照相館里的背景布,把我氣半死。

我以全縣第一的畢業成績考上縣初中,父母卻把我轉學到市里的高校附中。我的同學,父母大多是這所大學里的教授;他們從托兒所穿著開襠褲就是同學,小團體像鐵桶一樣牢固,作為一個“外來戶”,剛進入青春期的我曾相當孤獨。

記得剛開學第一個月,英語老師請了三天假,去上海接機她在美國讀博士的先生。回來后,為表達歉意,她帶了幾個NBA的周邊,作為當天上課的獎品。男生們都瘋了,一個勁舉手回答問題。我一臉蒙圈,NBA是什么?周邊是什么?要知道,那是上世紀90年代初啊。那年冬天,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圣誕節。收到的賀卡,除了能放音樂的基本款“奢侈品”,還有同學的姐姐從國外寄來的立體卡,最簡單的紅白綠組合,卻精致到刷新我的審美觀。

我一面欣喜一面自卑,因為我正處于鄙視鏈的底端;而我的學習成績,也不足以讓自己屌絲逆襲…我之后的人生,就是個不斷努力不斷受挫爬起來拍拍屁股繼續重來的普通人。

父母力所能及的“富養”,在我小學畢業那天就已結束。很多年前,我也曾怨怪過父母,如果讓我上縣中,還和熟悉的同學在一起,青春期就不會那么孤單;如果不是因為小學沒基礎,只能跟著收錄機自學英語,而從初一開始統一學,或許我不會那么懼怕英文;如果讓我在市里讀小學,也學鋼琴舞蹈書法圍棋,不會每次匯報表演只能做壁花小姐……可后來我發現,他們給了我很多當時自己并不知道不明白的東西。

我去農村的同學家里雙搶過,我能分得清稻子和稗子,也懂得看云識雨;我爬過桑樹養過蠶,偷過桃子摘過柿子,知道很多果樹知識;我見過很多苦難的家庭,難以翻盤的命運,不得不輟學的伙伴,所以對生活一直感恩敬畏……更重要的是,我從陰影處來,往光亮處走,所以生命的底色,一直充滿著希望。

蔡崇達說過一句話,“理解是給別人最好的禮物”——因為你既經歷過好,也見識過壞,所以才更慈悲,也更寬容。我很早就知道,生活不總是甜的,但沒關系啊。如果世界真像翻糖蛋糕一樣,那也是可怕的甜膩吧。有時聽一些年輕父母說,“兒女一定要富養”,然后拼了命給出最好的物質條件,希望孩子見識過一些好東西,“日后不會被隨便誘惑”。

我一直覺得這是謬論。什么是真正的“好東西”?

世界是很多分層的。小鎮名媛選擇在德克士聚餐;北京頂級商場的幼教中心,上千平米只接收百把孩子學習玩耍;你為攢夠一年薪水出門窮游興奮不已,比弗利山莊的隱形富豪,卻在思考買一把什么樣小羊皮沙發看下雨……好東西層出不窮,誘惑永遠存在。如何與自己的心和諧相處,如何相信自己,熱愛生活,才是更重要的事吧。

前段時間,看了部紀錄片,是曾獲奧斯卡提名的電影人、《我在伊朗長大》漫畫作者Marjane Satrapi,回顧自己兒時的經歷。

Marjane Satrapi說,對在伊朗長大的孩子而言,人生的不公從童年便開始萌芽。他們幼年時就被迫面對變革與動蕩,注定與俗世幸福無緣。“這個國家經歷了太多變故,沒有誰過的是正常的生活。”但這些童年陰影,并沒有阻礙其中的佼佼者生存下來,比如用《我在伊朗長大》一書,使世界重新認識伊朗的Marjane Satrapi。

Satrapi從小就是叛逆姑娘,不喜歡老師,也不尊敬警察,拒絕戴黑色頭巾,喜歡穿學校不允許的牛仔夾克,收藏在伊朗算違禁品的音樂專輯……如此種種,導致父母將14歲的她轉移到維也納,青春期被迫一人長期在海外生活。但她依然找到了讓自己內心平靜的辦法。Satrapi說自己很感謝這段經歷。因為那些“陰影”,她逐漸找到自己作為藝術家的獨特身份和表達方式沒有人能選擇自己的童年。但早年的動蕩,未嘗不能成為日后力量的來源。也正是因為之前無法獲得一種普通而平和的生活軌跡,之后獲得了平凡的幸福,才會更加珍惜。

不是所有的童年陰影,都會成為成年后不幸的借口;大部分糟糕的經歷,也不至于擊穿我們的內心;況且,還有很多人是從逆境中破土而出的。顧城說: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有一天,生命力頑強的你,會把皮膚上的傷口,長成獨一無二的勛章。這時你就會明白,所有的陰影背后,都會有光亮。

網友薦論

  • 自己媽媽的話都不聽 不幸福也活該
  • 祝穎幸福,很喜歡她!
  • 自找的,怨不得別人,
  • 自食其果,早晚的事,
  • 自己愿意誰也沒辦法,傻女人有時挺氣人的隨她去吧!
聲明:
1、除挖了看原創的內容之外(原創內容歡迎轉載,但必須備注來源:挖了看),挖了看發布的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為更廣泛地傳遞信息普及相關知識,挖了看上的部分文章為轉載,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系(0515-88890809),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或協商稿費;
3、為了讓有版權及高質量內容得到更好傳播,可以永久免費在挖了看上投稿,有機會獲取更多宣傳資源,詳情請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4、挖了看發布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盡快與挖了看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5、挖了看律師顧問:江蘇莘莊律師事務所姜海生律師:微信13615156969。

© 2019 挖了看網 walekan.com 鹽城清法網絡科技有公司 蘇ICP備16013988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58733394 侵權投訴聯系我們微信號:qinhao0528

網站地圖 專題

极速时时大小